分享到:

第五十九章 傅青主梦中传道

2015年2月4日 更新

  得过且过的人浑浑噩噩,然而只有懂得真正感悟自然的人,方才能够看穿一切。拥有真正的收获。
  
  我们在那井眼之下仔细搜寻过,除了一具尸骨,基本上什么都没有找到,之后为了对付那武穆王的袭击,时刻担忧,倒也没有再仔细多瞧,反而是闲着无事的林齐鸣,有更多的时间来打量这个陌生的地方。
  
  他是一个连蚂蚁搬家都能够看上一整晚的家伙,何况是在这样一个诡异而神奇的地方呢?
  
  于是林齐鸣在那具腐化成灰的尸骨之下,发现了蹊跷。
  
  所谓蹊跷,其实就是一种与雕刻符阵所不同的图文。这些图文或许是一种文字,或许是一种心法,总之林齐鸣撅着屁股,蹲在那里看了许久。一直看到了自己完全能够将这些图文都映入脑海的时候,这才惊觉有些不对劲,而后一路奔忙,倒也没有想起来。
  
  一直到了他抵达部队营地,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方才晓得可能出现了问题。
  
  因为他做了一整晚的梦。
  
  梦,自然不是噩梦。而是一个陌生的老头,鹤发童颜,长须着胸。对着他说了很多奇怪的经文和道理,他在梦中,竟然将自己经脉中的气劲按着教导运行了一个周天,居然还真的成了。而且比寻常要雄厚许多。
  
  南柯一梦。
  
  并非只有梦,当林齐鸣醒过来的时候,在自己的胸口,发现了一个淡淡的印子,就好像是用水墨在很久之前写就一般,擦也擦不去,直到此事,林齐鸣方才感到惶恐不安,找到了我,对我说明了缘由。
  
  这段经历听得我一阵惊讶,当下也是问他,说那个仙风道骨的老头儿有没有说自己姓甚名谁?
  
  林齐鸣点头,说师尊名讳傅山。
  
  我眼睛一睁,不由得惊声确认道:“傅山?可是傅山傅青主?”
  
  林齐鸣摸头,尴尬地低头回答:“他就只是略微地讲了一下,我梦中迷迷糊糊,懵懵懂懂的,也没有敢多问一句。”
  
  我让他将胸口扯开,给我看一下那个印记,林齐鸣照着做,我瞧见在他肥硕的胸口处,正好有一个全真龙门的图契,心中想着果然,如果我猜测得不错,这一位隐居于那井眼之中的名士,恐怕还真的是那傅青主了。
  
  傅青主何人?
  
  他是明清之际的思想家、书法家,明诸生,明亡为道士,隐居土室养母,康熙中举鸿博,屡辞不得免,至京,称老病,不试而归,顾炎武极服其志节。此人于学无所不通,经史之外,兼通先秦诸子,又长于书画医学,据闻此人哲学、医学、儒学、佛学、诗歌、书法、绘画、金石、武术、考据等无所不通,被称为清初六大师之一,道号“真山”,是全真龙门派第五代弟子还阳真人郭静中的徒弟。
  
  我少小不读书,然而入茅山之后,闲暇无事,杂学却看得颇多,这样一位大牛,自然也是知晓的,没想到居然是这一位,而倘若是真的,只怕林齐鸣算是真的撞上大运了。
  
  要晓得,傅青主在末法时代开端的时候,可是最有希望得道成仙的一人,在当年的江湖地位,只怕还在我师父陶晋鸿之上。
  
  当然,或许因为时间久远的关系,林齐鸣或许不能学得其中精髓,但是哪怕只有一成,他也足以能够在来年的集训营中获得较好的名次,甚至夺得魁首。
  
  当下我也是将此事给林齐鸣一一说来,这小胖子嘴巴立刻惊讶成了“0”字型,一副被五百万砸中了的幸福表情。
  
  各人自有际遇,我简单问了几句,得知林齐鸣梦中所学,唯有功法,不知道那位傅青主是否还会梦中相授,不过我估计他未必会愿意让我知晓,或许我问得太多,而林齐鸣又全盘托出于我,只怕就不会再来,于是简单询问一番,然后叮嘱这小子勤加学习,一定不要辜负际遇,其它的倒也没有再交待。
  
  因为学生众多,我们在部队营地又多待了三日,次日黄养神与我辞行,而第三日清晨,我们也乘坐部队提供的汽车离开,处于安全的考量,归途倒也没有再继续拉链,而是乘着火车返回了沪都。
  
  返回学校,教务处便组织了学生进行总结,虽说这是一次并不成功的夏令营,很多东西,都没有按照教学大纲的东西去进行,然而这一场变故却教会了孩子们什么叫做真正的险恶,同时也竖立起来一种学习的压迫感。
  
  唯有你感到无力的时候,方才会将自己的潜能给逼到最大。
  
  这里面,最受刺激的恐怕就是跟着我们一路颠簸辗转的白合、林齐鸣和董仲明,而作为酒陵大师的得意弟子,被我一直隐藏身份,当做秘密武器的白合,更是在这一次事件中获得了一种与平日修行所完全不同的感受。
  
  她和杨劫两人是同年同月同日生,而她有着先天的意识,只不过杨劫自小在茅山长大,而她则一直过了很久,方才拜入青城山门下。
  
  但是在这一场变故中,相对于杨劫来说,她的表现算不得多好,也曾恐惧,也曾惊慌,也曾随波逐流。
  
  她根本没有表现出自己的实力来,这让她耿耿于怀。
  
  回来之后,白合终于脱下了自己名师之徒的高帽子,开始认认真真地与别人一样,忽略了自己的起跑线,完全融入到了这一个团体之中。
  
  每一个阶段,都有每一个阶段的目标,白合似乎找到了自己的目标,如此便也挺好。
  
  看到每一个学生都在进步,我的心中感受到了一种无所不在的满足,而仔细想一想,方才晓得这也许就是为人师表的乐趣所在,不知道我师父当年看着我如此成长,是否也如我一般,欢欣鼓舞呢?
  
  我回校之后,没待几日,又去了一趟江阴省的梁溪东港,找到了慈元阁的方鸿谨。
  
  我找他,不为别的,只为谈一桩生意。
  
  碳晶。
  
  这玩意别人不知晓,但是作为当下江湖之中的第一商户,慈元阁自然是最为清楚的,而当我将这东西拿出来的时候,无论是方鸿谨,还是他们的首席鉴定师,都惊呆在了当场,而我也得知了这所谓的碳晶,到底是何物。
  
  我从黑煤矿中获得的这东西,全名叫做龙须木墨精,是洪荒远古时代的一种巨木,经过成千上万年的地质运动,最终凝聚而成的一种矿物质,那种龙须木便如凤凰栖息的梧桐一般,原本是远古真龙盘踞的巨木,因为天长日久,故而也带着许多真龙之气,以及龙涎体液,最是珍贵无比,而这么多年的变化之后,凝聚成晶,就变成了一种格外珍稀的炼器材质。
  
  就这样的龙须木墨精,不须多,拇指大的一点儿,研磨成粉,涂抹在兵器之上,便有堂皇之气,能破大部分的妄邪,天生自带一股龙气。
  
  所谓龙气,说来也许,不过有了这种气息长存,除非是很针对的手段,一般都是万邪莫进的,寻常人家要是有这么一件挂在堂中,可保三代平安。
  
  这玩意平日里出现,就跟钻石一样,都是用克拉来算的,而我这里,则完全就是一大坨,怎么叫人不惊讶?
  
  不过在鉴定之后,方鸿谨又问了我:“陈主任,这东西,可是从武家那儿,取来的?”
  
  做生意的,讲究的就是一个消息畅通,太行山一事已然在江湖上流传出来,他不可能不知晓,我倒也不做隐瞒,点头应下,方鸿谨微笑着说道:“这龙须木墨精,当下却正是太行武家垄断,别无他家,我多嘴问一句,你这东西,是打算拿来卖,还是自己留着?”
  
  我大概估量了一下这里面的数量,对他说道:“一半自用,一半卖出。”
  
  方鸿谨沉声说道:“陈主任,咱们也做了这么久的生意,也都是朋友,那么实话对你讲,此物价值连城,不过我若是收,只能给之前市价的一般价格,不然不敢冒这么大的风险,这个你可同意?”
  
  方鸿谨说的这事儿也是有讲究的,这是一个规矩,叫做“赃物收一半”,也就是说,来历不明、有可能惹麻烦的物件,不管有什么交情,这种行当里面都只会给出一样的价钱,而像是这龙须木墨精,他们即便是收了,也得存个三年五载,等风头过了,才会诸多曲折,慢慢地放出来,免得惹上祸事。
  
  我同意了他的说法,让慈元阁帮我分解出一半来,其余的款子直接打到我的账户之中,接着马不停蹄地赶往金陵,将此物和优昙婆罗花灵一同交给南南。
  
  南南这边的进展破快,此刻已经到了附符的阶段,得到了我送来的材料,顿时就痴迷了,也顾不得招待我,便又匆匆投入了工作之中。
  
  我在金陵并没有多待,因为我接到了英华真人的电话,她告诉我,既然我与小颜师妹已经有了夫妻之实,那么她便帮我们举办一个婚礼,此事过后,我与小颜师妹便也能够名至实归地在一起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恨不得插上翅膀,立刻飞回沪都去。

  1. Eweart:

    大师兄坐沙发

  2. 大师兄:

    楼上不厚道

  3. 蓝咖:

    板凳也可以

  4. 弥勒:

    然而弥勒早已看穿一切

  5. Rorschach_Ye:

    多写点啊,看得连不过瘾

  6. 苗疆道事:

    哦 哦、

  7. 温利武:

    慢工出细活,别急

  8. 起司起司:

    啪啪啪(。・ω・。)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