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一章 七剑成员初亮相

2015年2月4日 更新

  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在这般让人激动的时候。陡然瞧见红盖头之下的那张脸,竟然是英华真人,这着实让我整个人都惊住了。
  
  虽说英华真人驻颜有术,气质俱佳,与寻常女人又有不同,多了几分出尘之气,但她终究还是我的长辈,也是小颜师妹的师父,我哪里胆敢多想,满腔的欲火瞬间熄灭,赶忙放开了她的手。朝着后面退开,一脸震撼莫名的神色,而被我揭开盖头之后,却见那身穿婚衣的英华真人豁然而起。手指轻挑,屋子的四处角落有一股青烟陡然升腾而起,与房中弥漫,接着仿佛有佛音禅唱,充斥在空间之中。
  
  我没有感觉到这些布置有何危害,故而没有妄动,而当英华真人做完此法。却对着旁边说道:“你出来吧!”
  
  她一声话出,床边的木柜那柜门一开,却见到一身素衣的小颜师妹从里面走了出来。朝着英华真人深深一躬,我瞧着两人的模样,不由得愣住了额,出言说道:“师叔。小颜,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我有点看不明白了……”
  
  英华真人长身而起,对着我平静地说道:“志程,当初我邀你出茅山,前来华东神学院,可曾答应过你什么?”
  
  我点头说道:“您说会想办法让我和小颜师妹在一起……”
  
  她微笑着说道:“既如此,我不是已经实现承诺了么,何必多问?”
  
  我疑惑道:“可是……”
  
  我还待多言,小颜师妹却哇的一下哭了起来,冲入了我的怀中抽泣道:“大师兄,我师父她是使用了那李代桃僵之术,偷天换日,将我与你成亲所分担的所有噩运,给一举承担了去,我本来不愿意的,结果她将我给制住了,困在了这里……”
  
  听到小颜师妹的话语,我如遭雷轰,瞪着双眼惊声说道:“师叔,这怎么可以?若是如此,那么倒霉的,不就是你了?”
  
  英华真人瞧见我和小颜师妹一副如丧考妣的表情,却是摇头笑道:“偷天换日不假,不过我倒不是引厄上身,你要晓得,小颜福缘浅薄,必然受不住这般的转变,最容易受到危害,反而是我,对于天道早有所悟,能趋利避害,预感福祸,反倒保险,此为其一;其二我虽说代小颜与你拜堂,但是却与你并无夫妻之实,即便是劫数当头,必然也是微不足道,与我并无太多危害——今日之后,我茹素百日,必可避祸,你们无须紧张……”
  
  我感觉嘴中发苦,难怪当初师父听到这事儿,脸上是那么一副表情,难怪前几日小颜师妹有些反常,原来所有的一切,竟然是这般模样。
  
  我整个人僵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半天过后,这才推金山倒玉柱,直接跪倒在地,郑重其事地磕头说道:“志程多谢真人成全,我今生今世,一定会用尽自己所有的力量,护得小颜周全,也会永远对她如此此刻一般,珍而重之,不离不弃!”
  
  我这话儿一字一句,说得情真意切,说着说着,却感觉泪水都流了下来。
  
  男儿膝下有黄金,这是当年李道子教会我的,让我不要轻易下跪,然而此时此刻,我却觉得面对着这样一位伟大的女性,实在是难以表达我心中的敬意,而小颜师妹也跪倒在地上,与我一同叩首,算是将先前那拜高堂的礼仪给补上了,泣不成声地说道:“师父,多谢师父成全……”
  
  被我们两人这么一拜,反倒是英华真人有些尴尬了,她将我们两人给扶了起来,然后说道:“你们两个别这样,搞得我好像就要故去了一般,这事儿就是个调虎离山之计,走一个行事而已,骗了老天,成全了你们——此事机密,即便已成事实,但是最好还是不要告知别人的好!”
  
  我和小颜师妹手拉着手,坚定地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英华真人看着床头的两个红蜡烛,笑道:“良辰吉日,我便不耽搁你们的好事了,这屋子的四角点着的,是洞庭湖龙线香,此物能瞒天机,助子嗣——别的我就不多说了,你们都是过来人,能够明白的……”
  
  她说话,身子一扭,整个人却化作了一条细线,从那窗缝之中倏然而走,而就在此刻,却听到她轻斥道:“你这小丫头片子,蹲在窗脚听什么,回去睡觉!”
  
  这话儿说得我和小颜师妹面面相觑,英华真人刚才施展的奇门遁甲术并不稀奇,只是到底是谁,没事跑到窗脚去呢?
  
  白合,还是小白狐儿?
  
  又或者小颜的那几个小师妹?
  
  我无从得知,不过英华真人既然将这些人都给赶走了,又得了英华真人的保证,我整个人的情绪就变得轻松了下来,将小颜师妹脸上的泪水抹干净,就这那两根婴儿手臂粗的红蜡烛灯光,仔细打量面前的这一位仙女一般的美人儿,那叫做一个“灯下看美人,越看越喜欢”,说不出的爱意绵延,不由出声说道:“小颜,刚才你师父临走的时候,说的那话,你可知道什么意思?”
  
  小颜师妹整张脸一片酡红,仿佛喝醉了一般,低头不敢看我,细声说道:“我怎么知道啊,你那么聪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咯……”
  
  我收敛了情绪,此刻抱着娇妻,心思又开始活泛起来,轻轻啄了一下她的红唇,然后在她耳边说道:“你师父是想告诉我们,这线香有助受孕,我们两个努力一番,来年说不定就能够生一个大胖小子了呢!”
  
  小颜师妹的耳朵最是敏感,被我口中的气息喷得难过不已,身子扭来扭去,呢喃着说道:“大师兄你这个坏蛋,要万一是个女儿怎么办?”
  
  “若是个女儿,可不能像你这般美,最好长成个包子脸,免得总是被别家的坏小子整日惦记着,哼……”
  
  “那怎么行?我才不要呢,我——啊,大师兄,你手往哪里摸,不要……”
  
  洞房花烛明,燕余双舞轻,此中闺房妙事,不足外人道也,次日清晨,我拥着娇妻醒来,心中豪情万丈,感觉多年奋斗,到了今天,总算是过上了我想要的生活,本想再行一番云雨,结果被小颜师妹一脚踹下了床,告诉我一件事情,那就是即便是我们两人已然成亲,但是为了她师父的安全,我们在外人的面前,还是得自欺欺人,不得承认此事。
  
  我满口答应,还想一亲芳泽,然而却被告知不胜体力,肿胀难受,让我改日再说。
  
  我刚刚得享鱼水之欢,自然很多东西都不懂,小颜师妹一蹙眉,我便心疼不已,便也不敢图一时之快,轻举妄动,当下也是好生安慰一番,接着便出来招待众位前来祝贺的亲朋好友们。
  
  我屋子里没有人,出外面逛了一圈,结果发现张励耘带着小白狐儿、白合、布鱼、林齐鸣、董仲明和朱雪婷,从小树林中出来。
  
  七人都到我面前,我正想招呼,却听到那张励耘朝着我拱手说道:“天枢星张励耘,代号贪狼,主祸福、欲望。北斗七星的主星!”
  
  “天璇星尹悦,代号巨门,五行属阴土,化暗,主是非。北斗第二星!”
  
  “天玑星白合,代号禄存,五行属己土,主福禄。北斗第三星!”
  
  “天权星余佳源,代号文曲,五行属癸阴水,天权伐星,主文采。北斗第四星!”
  
  “玉衡星林齐鸣,代号廉贞,五行属木、火,主复杂、平衡。北斗第五星!”
  
  “开阳星董仲明,代号武曲,五行属阴金,主财运。北斗第六星。”
  
  “摇光星朱雪婷,代号破军,五行属水,司夫妻、子女。北斗第七星!”
  
  七人各报名号,接着异口同声地冲我拱手说道:“北斗天罡七剑,拜见主星阁下!”
  
  听到这话儿,我当时就愣在了当场,过了好半天,我方才醒转过来,一脸诧异地朝着张励耘问道:“小七,这事儿是怎么搞的,怎么一夜之间,你就将这七剑的架子给搭起来了?不过这人选,可不是我们当初定的啊?”
  
  小白狐儿冲着我笑道:“哥哥,你昨夜春风一度,好不痛快,不过我们这些家伙倒也没有闲着,无聊之下喝酒,完了之后就随便聊了聊,结果没想到大家对小七哥的这计划十分感兴趣,而他在了解了我们大家的情况之后,越发地觉得了我们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实在是太合适不过了,于是就将位置给定了,怎么,你有意见?”
  
  相比小白狐儿的娇惯,张励耘倒是客气,对我说道:“老大,我昨天跟大家聊了一下,觉得实在是太契合了,就临时决定了,本来想找你商量的,不过感觉你洞房花烛夜,不可能有时间理会我,就先带他们练了一下,结果发现实在是天作之合,真的,我觉得真的是太巧合了……”
  
  几人纷纷表示如此,我倒也不再多说什么,而是从怀中掏出了七块羽麒麟,交到每一个人的手上,然后对他们众人说道:“好吧,既如此,就从今日开始,主掌北斗天罡七剑,就此成立!”

  1. 王小焱:

    后来包子就是他女儿

  2. 1667878386:

    还以为林齐明是老大里

  3. 猫猫:

    七剑不是有林豪吗?小破烂也太倒霉了吧,阑尾炎就把位置丢掉了。

  4. 起司起司:

    QwQ

  5. 小破烂:

    七剑竟然没我的份?一个阑尾炎就把我排除在外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