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二章 时间匆匆如流水

2015年2月5日 更新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倘若是天空晴朗,我们抬头仰望星空的时候。便能容易发现那北斗七星的存在,它就像一个漏勺一般,天枢、天璇、天玑、天权四星为魁,组成北斗七星的“斗”,而柄状三星分别是——玉衡、开阳、摇光,最终组成了我们最为之熟悉的星子。
  
  所谓“认星先从北斗来,由北往西再展开”,讲到就这这个道理,而自古以来,对北斗七星以及整个星辰的崇拜信仰由来已久,远在道教形成之前。就已经出现过了,“北斗主死,南斗主生”,这阵法倘若是依照北斗七星三百六十周天的诸天星辰变化来排演。自然是一件格外繁复和精彩的手段。
  
  这样的手段,古人曾经尝试过无数,而根据各自的领悟不同,则又各有变化,张励耘所教习的这北斗七星剑阵,却是由北疆王传承而来。
  
  至于北疆王是从天山神池宫中拿的,又或者是这些年来游历天下的收获。这个秘密已经随着北疆王的离奇失踪,而变成了一个不解之谜,不过值得肯定的是。通过我们与宗教局内部文档的对比和变化,这一套北斗七星剑阵,比目前市面上所能够瞧见的所有剑阵,都要犀利和神奇。它甚至能够将七个人的意志联合起来,从而产生一加一大于二的作用,让寻常人也能够与最顶尖的高手较量。
  
  这才是我所希望看到的,在经历过了与天山神池宫大长老以及太行武家的武穆王的交手之后,我方才晓得,这人一旦入了化境,整个人却是能够超脱肉体这个容器的束缚,继而通过自己的意志和神识,从空间之中涉及力量,并且为之所用。
  
  道法自然,故而自然无穷大,能够将自己融在空间之中,这便已然有了与寻常修行者所截然不同的品质,也是让人绝望的地方。
  
  此刻的我,虽说已然处于即将能够突破瓶颈的状态,但是终究还是差上一线,故而在与武穆王的交手中方才会落败,而即便能够战胜功力大损的神池宫大长老,那也不过是师叔祖李道子借用了一下我的身体而已。
  
  车开得快不快,固然跟车本身的质量问题有关系,但是最重要的,则是司机有所不同。
  
  七剑的建立让许多人都感到兴奋,而身为其中的成员,则显得格外的用心,当得到了我给出的羽麒麟,这种从天山神池宫中带出来的秘宝玉佩让七人在一段距离之内,心意相通,先前还感觉到有些生涩的地方,一下子就变得格外的融洽起来,而且彼此都能够感受得到对方的想法,以及周遭每一个人下一步的趋势,这样的感觉让七个人都有些发狂了。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般犀利的阵法秘器,而它们又怎么会落在我的手上呢?
  
  七个人心中满是疑惑,可能只有小白狐儿才了解实情。
  
  羽麒麟一共八件,除了七件小的,还有一件母佩,由我掌握,必要的时候,我可以配合着北斗七星剑阵行事,共同诛杀敌人,而这样的配合甚至都不需要言语,简答的几句话,或者一个眼神,便能够代替一切。
  
  天底下哪里会有这般的默契,仿佛这羽麒麟就是为了这北斗七星剑阵而量身打造的一般。
  
  接下来的几天,七人开始在附近的农场林地里面,开始了对于此剑阵勤奋练习,而这里面还有一些变故,比如陈子豪的表妹朱雪婷,她此刻可是在白云观中与凌云子学习,还未出师,故而还不能随意出外,不过这事儿在她打电话给师父咨询之后,却得到了一个肯定的答复,白云观告诉朱雪婷,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凡事最终还是要看她自己的心意。
  
  朱雪婷能有什么心意,一边是一个古怪呆板的老道士,一边是一群志同道合的“同龄人”,还有许多哥哥姐姐,年少活泼的她自然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白云观尊重了她的选择,并且告诉她,学成之后,再继续返回白云观中,完成自己的修行。
  
  朱雪婷由此留在了华东神学院,而与她一般处境的,还有布鱼道人余佳源。
  
  这个白白净净的光头年轻人自从认祖归宗之后,便一直留在了崂山修行,此番过来,只为送礼,结果不曾离开,倒是让我有些担忧,不过他却告诉我,崂山诸多功法和手段,无缺真人也差不多教授于他,至于许多只传掌门和长老的绝密手段,他一个外来人也没有机会插手,故而索性趁着这个差使,便辞行下山来了。
  
  跟朱雪婷不同,布鱼他本就是一出来,就没有打算回去的。
  
  这让我十分高兴,因为相对于师门情谊而言,布鱼让我感觉他似乎更加喜爱与我们在一起的岁月,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件让人愉悦的事情。
  
  仔细回想起来,那个似乎,可以说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一段时间,我就像是春天里播下种子的农民伯伯,每日浇水除草,辛勤劳作,而地里面的庄稼也颇为争气,一天天地茁长成长了起来,看着这碧绿的叶子和结实的植株,怎么叫人不高兴呢?
  
  当然,我自然不是农民伯伯,而孩子们也不是种子,不过他们的进步,真的是可以用肉眼来瞧见的,七剑自不必说,他们这么久以来,都显得特别的刻苦,除了平日里自己的修行要顾及,而且还得在张励耘的交代下,参习那北斗七星剑阵的一万零八百般的变化,而这些变化,则都是根据创阵之人用天上星辰的移动和强弱程度来断定的。
  
  这样的练习几乎能够将人给逼疯,不过这些性子不一的成员们,居然能够强忍住了心中的厌烦和抗拒,一遍一遍地完成。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一遍比一遍更加有灵性。
  
  时间悄然无声地过去了,九七年一晃而过,九八年又匆匆而走,那一年的集训营并没有办成,因为一场罕见的洪灾突如其来的降临,将所有的一切计划都给打断了,那是一场二十世纪全流域型的特大洪灾之一,赣西、湘南、鄂北和浙河四省受灾最重,全国有二十九个省市地区遭受不同程度的洪涝灾害,受灾人口两亿多,直接经济损失达到一千六百多亿。
  
  在这样的一场全国性的大灾害中,作为有关部门的后备学院,华东神学院也第一时间组织起来,有各位老师带领着,奔赴不同的灾区抢险救灾,甚至还出现过一位学生牺牲在洪灾现场的英雄事迹。
  
  这一场恐怖的洪涝灾害并非单独的、偶然的,普遍的观点在于天灾加人祸,天灾自不必言,至于人祸,主流的观点无外乎一江一河的前段流域大量的水土流失,无休止的伐木和生态破坏,让河道没有蓄水能力,另外还有一部人黑心的官员对水利款上下其手,捞得空空之后弄出来的豆腐工程,根本经不住任何冲击,一碰就垮了,甚至惹得国务院那个老人迸发出了杀意。
  
  吏治难清,国之悲哀。
  
  不过除此之外,据说还有一些别的原因,不过我因为已然不在中央,故而得到的消息并不多,虽然能够从王朋等人的只言片语中得知他们非常的忙,但我却也没有什么插手的机会,只有带着学生们在洪涝里面泡着,尽己所能地抢险救灾,能救一人是一人。
  
  倘若是九七年的时候是打基础,而九八年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洪灾,却磨练了这些学生的意志。
  
  在这样的天灾面前,人的本身是如此的脆弱,也越发刺激了学生们,变得更强。
  
  九八年在大喜大悲之中落下了帷幕,而九九年的时候,则上面又下达了对某种组织的严查任务。
  
  因为那个组织的极大危害,使得这成为了一场极为广泛的任务,以至于我们这些在学校里面的人都受到波及,学生们被借调,而我则接到卢拥军的通知,让我带领华东神学院的教师队伍,加入这一场浩浩荡荡的行动中来,而这里面因为某些原因,故而不加详述,总之在这一次任务之中,华东神学院因为表现出色,使得我们有三个人获得了参加夏季集训营的资格。
  
  这三个人分别是白合、董仲明和林齐鸣。
  
  他们三人,将承载着这一代华东神学院所有人的梦想,也让英华真人紧张不已,因为如果这里面的任何一个人能够脱颖而出,那么她就能够提前兑换自己的诺言了。
  
  对于这三人,作为他们的老师,我自然是充满了信任,额英华真人则显得有一些怀疑,她总感觉三个孩子还太小了,只怕会吃亏。
  
  我信心满满地告诉她,一定要放心,我的学生,一定能够抱着那份荣誉返回华东神学院的。
  
  英华真人说但愿如此。
  
  我真的很想让她亲眼看到学生们载誉归来,然而天算不如人算,就在学生们还未有前往京都报道的时候,英华真人被害的消息,便传了出来。

下一章:
  1. 我就是我:

    沙发!

  2. 我就是我:

    话说新娘子是谁啊?

  3. 小白:

    新娘是英华真人?

  4. 流水:

    第六十一章 七剑成员初亮相  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在这般让人激动的时候。陡然瞧见红盖头之下的那张脸,竟然是英华真人,这着实让我整个人都惊住了。    虽说英华真人驻颜有术,气质俱佳,与寻常女人又有不同,多了几分出尘之气,但她终究还是我的长辈,也是小颜师妹的师父,我哪里胆敢多想,满腔的欲火瞬间熄灭,赶忙放开了她的手。朝着后面退开,一脸震撼莫名的神色,而被我揭开盖头之后,却见那身穿婚衣的英华真人豁然而起。手指轻挑,屋子的四处角落有一股青烟陡然升腾而起,与房中弥漫,接着仿佛有佛音禅唱,充斥在空间之中。    我没有感觉到这些布置有何危害,故而没有妄动,而当英华真人做完此法。却对着旁边说道:“你出来吧!”    她一声话出,床边的木柜那柜门一开,却见到一身素衣的小颜师妹从里面走了出来。朝着英华真人深深一躬,我瞧着两人的模样,不由得愣住了额,出言说道:“师叔。小颜,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我有点看不明白了……”    英华真人长身而起,对着我平静地说道:“志程,当初我邀你出茅山,前来华东神学院,可曾答应过你什么?”    我点头说道:“您说会想办法让我和小颜师妹在一起……”    她微笑着说道:“既如此,我不是已经实现承诺了么,何必多问?”    我疑惑道:“可是……”    我还待多言,小颜师妹却哇的一下哭了起来,冲入了我的怀中抽泣道:“大师兄,我师父她是使用了那李代桃僵之术,偷天换日,将我与你成亲所分担的所有噩运,给一举承担了去,我本来不愿意的,结果她将我给制住了,困在了这里……”    听到小颜师妹的话语,我如遭雷轰,瞪着双眼惊声说道:“师叔,这怎么可以?若是如此,那么倒霉的,不就是你了?”    英华真人瞧见我和小颜师妹一副如丧考妣的表情,却是摇头笑道:“偷天换日不假,不过我倒不是引厄上身,你要晓得,小颜福缘浅薄,必然受不住这般的转变,最容易受到危害,反而是我,对于天道早有所悟,能趋利避害,预感福祸,反倒保险,此为其一;其二我虽说代小颜与你拜堂,但是却与你并无夫妻之实,即便是劫数当头,必然也是微不足道,与我并无太多危害——今日之后,我茹素百日,必可避祸,你们无须紧张……”    我感觉嘴中发苦,难怪当初师父听到这事儿,脸上是那么一副表情,难怪前几日小颜师妹有些反常,原来所有的一切,竟然是这般模样。    我整个人僵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半天过后,这才推金山倒玉柱,直接跪倒在地,郑重其事地磕头说道:“志程多谢真人成全,我今生今世,一定会用尽自己所有的力量,护得小颜周全,也会永远对她如此此刻一般,珍而重之,不离不弃!”    我这话儿一字一句,说得情真意切,说着说着,却感觉泪水都流了下来。    男儿膝下有黄金,这是当年李道子教会我的,让我不要轻易下跪,然而此时此刻,我却觉得面对着这样一位伟大的女性,实在是难以表达我心中的敬意,而小颜师妹也跪倒在地上,与我一同叩首,算是将先前那拜高堂的礼仪给补上了,泣不成声地说道:“师父,多谢师父成全……”    被我们两人这么一拜,反倒是英华真人有些尴尬了,她将我们两人给扶了起来,然后说道:“你们两个别这样,搞得我好像就要故去了一般,这事儿就是个调虎离山之计,走一个行事而已,骗了老天,成全了你们——此事机密,即便已成事实,但是最好还是不要告知别人的好!”    我和小颜师妹手拉着手,坚定地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英华真人看着床头的两个红蜡烛,笑道:“良辰吉日,我便不耽搁你们的好事了,这屋子的四角点着的,是洞庭湖龙线香,此物能瞒天机,助子嗣——别的我就不多说了,你们都是过来人,能够明白的……”    她说话,身子一扭,整个人却化作了一条细线,从那窗缝之中倏然而走,而就在此刻,却听到她轻斥道:“你这小丫头片子,蹲在窗脚听什么,回去睡觉!”    这话儿说得我和小颜师妹面面相觑,英华真人刚才施展的奇门遁甲术并不稀奇,只是到底是谁,没事跑到窗脚去呢?    白合,还是小白狐儿?    又或者小颜的那几个小师妹?    我无从得知,不过英华真人既然将这些人都给赶走了,又得了英华真人的保证,我整个人的情绪就变得轻松了下来,将小颜师妹脸上的泪水抹干净,就这那两根婴儿手臂粗的红蜡烛灯光,仔细打量面前的这一位仙女一般的美人儿,那叫做一个“灯下看美人,越看越喜欢”,说不出的爱意绵延,不由出声说道:“小颜,刚才你师父临走的时候,说的那话,你可知道什么意思?”    小颜师妹整张脸一片酡红,仿佛喝醉了一般,低头不敢看我,细声说道:“我怎么知道啊,你那么聪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咯……”    我收敛了情绪,此刻抱着娇妻,心思又开始活泛起来,轻轻啄了一下她的红唇,然后在她耳边说道:“你师父是想告诉我们,这线香有助受孕,我们两个努力一番,来年说不定就能够生一个大胖小子了呢!”    小颜师妹的耳朵最是敏感,被我口中的气息喷得难过不已,身子扭来扭去,呢喃着说道:“大师兄你这个坏蛋,要万一是个女儿怎么办?”    “若是个女儿,可不能像你这般美,最好长成个包子脸,免得总是被别家的坏小子整日惦记着,哼……”    “那怎么行?我才不要呢,我——啊,大师兄,你手往哪里摸,不要……”    洞房花烛明,燕余双舞轻,此中闺房妙事,不足外人道也,次日清晨,我拥着娇妻醒来,心中豪情万丈,感觉多年奋斗,到了今天,总算是过上了我想要的生活,本想再行一番云雨,结果被小颜师妹一脚踹下了床,告诉我一件事情,那就是即便是我们两人已然成亲,但是为了她师父的安全,我们在外人的面前,还是得自欺欺人,不得承认此事。    我满口答应,还想一亲芳泽,然而却被告知不胜体力,肿胀难受,让我改日再说。    我刚刚得享鱼水之欢,自然很多东西都不懂,小颜师妹一蹙眉,我便心疼不已,便也不敢图一时之快,轻举妄动,当下也是好生安慰一番,接着便出来招待众位前来祝贺的亲朋好友们。    我屋子里没有人,出外面逛了一圈,结果发现张励耘带着小白狐儿、白合、布鱼、林齐鸣、董仲明和朱雪婷,从小树林中出来。    七人都到我面前,我正想招呼,却听到那张励耘朝着我拱手说道:“天枢星张励耘,代号贪狼,主祸福、欲望。北斗七星的主星!”    “天璇星尹悦,代号巨门,五行属阴土,化暗,主是非。北斗第二星!”    “天玑星白合,代号禄存,五行属己土,主福禄。北斗第三星!”    “天权星余佳源,代号文曲,五行属癸阴水,天权伐星,主文采。北斗第四星!”    “玉衡星林齐鸣,代号廉贞,五行属木、火,主复杂、平衡。北斗第五星!”    “开阳星董仲明,代号武曲,五行属阴金,主财运。北斗第六星。”    “摇光星朱雪婷,代号破军,五行属水,司夫妻、子女。北斗第七星!”    七人各报名号,接着异口同声地冲我拱手说道:“北斗天罡七剑,拜见主星阁下!”    听到这话儿,我当时就愣在了当场,过了好半天,我方才醒转过来,一脸诧异地朝着张励耘问道:“小七,这事儿是怎么搞的,怎么一夜之间,你就将这七剑的架子给搭起来了?不过这人选,可不是我们当初定的啊?”    小白狐儿冲着我笑道:“哥哥,你昨夜春风一度,好不痛快,不过我们这些家伙倒也没有闲着,无聊之下喝酒,完了之后就随便聊了聊,结果没想到大家对小七哥的这计划十分感兴趣,而他在了解了我们大家的情况之后,越发地觉得了我们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实在是太合适不过了,于是就将位置给定了,怎么,你有意见?”    相比小白狐儿的娇惯,张励耘倒是客气,对我说道:“老大,我昨天跟大家聊了一下,觉得实在是太契合了,就临时决定了,本来想找你商量的,不过感觉你洞房花烛夜,不可能有时间理会我,就先带他们练了一下,结果发现实在是天作之合,真的,我觉得真的是太巧合了……”    几人纷纷表示如此,我倒也不再多说什么,而是从怀中掏出了七块羽麒麟,交到每一个人的手上,然后对他们众人说道:“好吧,既如此,就从今日开始,主掌北斗天罡七剑,就此成立!”

  5. 大师兄:

    英华陨

  6. 吴杰超:

    少了一章?

  7. Rorschach_Ye:

    死啦?好歹是个长老,这么容易挂

  8. Rorschach_Ye:

    更更更更更更更更更更更更更更更更更更更更更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