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章 引蛇出洞

2015年2月6日 更新

  冯乾坤能够找到这儿来,自然也是有所准备的,当下也是双手合十。沉声说道:“太湖孟五。”
  
  那女尼三十来岁,虽然剃着一个光头,但是却也眉清目秀,唇红齿白,颇有些徐娘半老的风韵味道,此刻素衣而立,眉头一皱,平静地说道:“贫尼倒不知道这太湖孟五是何人,两位施主若是烧香,不如等到明日庵堂开放,再行前来。此刻时间不早了,您们还是请回吧?”
  
  冯乾坤却不慌不忙地说道:“这位师太,孟五已死,我自然晓得。不过那是他自作自受,与旁人无关,您别草木皆兵,我这里真的有紧要的事情,您看,东西都准备好了。”
  
  他一说,我立刻将皮箱子给搬了出来。一摸机关,啪的一声,那箱子便打开了。露出了绿油油的钞票来,一沓一沓,颇为诱人。
  
  然而瞧见这些钱,那女尼却是眼观鼻、鼻观心。不为所动,双手合十于胸前,一声佛号过后,平静地说道:“施主您若是想要给本庵添点香油钱,自可放到那功德箱里面,不用出示在贫尼面前,出家人万物皆空,金钱财帛,皆如过眼云烟,毫无用处——贫尼还有晚课,就不陪两位了……”
  
  这女尼说完话,竟然转身就离开了,留下我和冯乾坤面面相觑,我举着手上的箱子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总不能将钱真的放到功德箱里面吧?”
  
  冯乾坤摇头说道:“孟五那个死鬼,他先前也没有说这事儿啊,定是哪里有问题了,咱想回去吧,改日再来。”
  
  两人携手离开云岫庵,当确定身后无人跟踪的时候,我抹去脸上的些许伪装,压低着嗓子对冯乾坤说道:“老冯,你的路子是不是有问题,怎么你一说起孟五,别人便立刻改口,不再多言?”
  
  冯乾坤摇头说道:“不可能啊,孟五是江阴着名的掮客,据我们的江湖关系所说,经他介绍过来的生意就有好几桩,他们不可能会有怀疑啊?”
  
  我眉头皱起道:“既然如此,莫非是在试我们?”
  
  冯乾坤点头说道:“有可能,不过到底什么情况,我们先看过这东西再说。”
  
  说罢,他带着我来到转角处,却是从怀中拿出了一块乾坤镜来,用牙齿将右手中指咬破,然后在镜面之上涂了一点儿血,接着我听到了如同收音机一般的杂音,有点像是两个女人的对话,然后在冯乾坤的调节下,逐渐的清晰起来:“……师父,好多的钱啊,为什么不收呢?”
  
  “玉儿,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我刚刚收到线报,说离我们这里不远的沪都,华东神学院的院长遇害,别人都说是我们幕主做的,现在风声这么紧,又有两个陌生脸孔过来做生意,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许是条子摸过来试探我们的呢。”
  
  “可是,可是这事儿到底是不是幕主做的呢?”
  
  “谁知道,幕主神出鬼没,有四个代理人,我只是其中的一个,跟其他的代理连面都没有见过,彼此不识,许是别人的生意呢?”
  
  “好可惜啊,那高个子把箱子一打开的时候,满屋子都是钞票的味道,要是我们接了这单生意,十中分一,玉儿又可以买好多好多漂亮的衣服了……”
  
  ……
  
  两人的对话从那乾坤镜中传了出来,我眼睛瞪得硕大,却是听出了里面的声音,一个正是刚才逐客的女尼,而另外一个玉儿,可能是她的徒弟,只不过这乾坤镜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有这般神奇的功效,我倒是第一次听闻,也不知道有什么忌讳,全程都不敢说话,连气都不敢大喘,就怕惊扰到了对方。
  
  不过好在两人并没有交谈多久,那声音便越来越远了,当最后一丝声音消失之后,冯乾坤收起乾坤镜,而我则赶忙问起此物。
  
  对于我的问题,冯乾坤倒也没有什么好避讳的,告诉我这乾坤镜乃茅山十宝之一,分为子母两镜,子镜放置于暗处,而母镜则能够听到子镜收集的声音,而从刚才的对话来看,看得出来那亭下走马还是十分谨慎的,与下面的人联络并不紧密,要想从这儿获得突破口,只怕能难。
  
  亭下走马的生意掮客总用有四个,而茅山却只知道其一,倘若想要引蛇出洞,只怕就算是我们花上了真金白银,有这些掮客作为中介,我们也未必能够见得了他的面,至于想通过这女尼的线摸过去,只怕也未能有好的结果。
  
  除非……
  
  我思忖了好一会儿,提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建议来,那就是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得所动这个女尼,出钱杀人,至于要杀的那个对象,就选择我吧。
  
  对于我的提议,冯乾坤断然否定,觉得这样做实在是太冒险了,这世界上哪里有人闲着没事,请杀手过来杀自己,而且还请的是天下第一杀手,这不是有病么?
  
  我却反问他:“除了这个方法,你还有什么更好的法子,让那个家伙露面呢?”
  
  冯乾坤摇头,没有说话。
  
  虽说冯乾坤否定了这个建议,但是他回去与刑堂长老刘学道汇报过后,却意外地获得了批准,茅山准备拿我当做诱饵,将那天下第一杀手给引蛇出洞来。
  
  于是冯乾坤在第二日,又再次登门拜访云岫庵。
  
  这一次他依然被回绝。
  
  而到了第三次的时候,不知道冯乾坤是怎么打动了对方,那女尼居然同意了他的请求,并且将钱给收下了,答应将此事报上去,至于成不成,这个就跟她无关了。
  
  这事儿着实让人欣喜,而接着我这边收到了联合调查小组那里传来的消息,说华东局的人在一列前往上饶的火车上发现了马如龙,经过短暂交锋,他中途逃脱了,现在逃入了鄱阳湖,没有了踪影,现在局里面正在组织人手对他进行围追堵截,不过情况不容乐观,因为马如龙毕竟是这儿土生土长的家伙,对地形和道路十分熟悉,据说水性也十分厉害,不一定能够搜得出来。
  
  听到这个消息,我与冯乾坤那边商量了一下,虽说目前基本上肯定了杀害英华真人的凶手,就是那亭下走马,但是马如龙这边的线索也不能断,我无须在此处一直盯着,不如先前往赣西九江,参与对马如龙的追捕行动,而这边则由茅山刑堂盯着,一旦有消息传来,立刻通知到我。
  
  商量妥当之后,我立刻这番回了沪都,紧接着与张励耘、杨劫、尹悦、布鱼等人一同乘当天的班机前往赣西,与当地的宗教局人员进行汇合。
  
  到了赣西,与有关部门的人员接上头,我才晓得卢拥军当初对我的承诺有多认真,当地甚至借调了一个团的部队,以演习的名义,在鄱阳湖附近进行梳子一般的排查,而与此同时,一直处于监视状态的有关部门也开始行动了,对上饶马家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查,不但查封了他们名义下的所有产业,而且将相关的负责人也都请到局里面喝茶。
  
  在鄱阳湖上面,还有专门的水警部队,总共十艘快艇进行支援和搜查工作,务必让马如龙这个家伙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插翅也难飞。
  
  看到这阵仗,我也能够理解到卢拥军以及华东宗教局对于杀害英华真人的凶手,到底有多愤恨,人家好好地做着学问,为秘密战线培养后备力量,结果就这般不分青海皂白的死掉了,不管是给茅山,还是给系统内部一个交待,都是十分有必要的。
  
  华东局在这方面做得十分细致,我发现自己也没有什么插得上嘴的地方,只有跟着张峰一起,与当地的有关部门人员约谈,并且了解马如龙的逃亡经历。
  
  在消息传来的第三天夜里,我们接到消息,说有人看到马如龙在周溪镇的虎头山一带出没过。
  
  听闻消息之后,我们立刻出发,随着大部队前往那虎头山附近。
  
  当我们赶到的时候,已经确定了大概的范围,马如龙被封住了去路,水上没有办法逃离,而陆地上则被半个团的战士给封锁着,很有可能就躲在虎头山到泗山林场这一段的山林中,当地部门配备了二十多条狼狗,我也跟带着自己的人,跟着大部队进发,朝着林子里面搜索而去,四处都是犬吠与火把,十分热闹。
  
  大部队搜索得十分细致,几乎是拉网式的搜索,而我便也没有太多的办法,只是在其间游弋,就等着有消息传来,立即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去。
  
  快要到凌晨两点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冯乾坤打来的。
  
  冯乾坤跟我说他打了我大晚上的电话,这回总算是接通了,我说我这里信号不好,有什么事情,他告诉我那边传来消息,说同意了,不过要提价,一百五十万。
  
  我让他答应下来,还想跟他说些什么,却听到前面传来一阵喧闹声,好几个人激动地喊道:“找到了,在那儿……”
  
  我当下也是挂掉了电话,匆忙朝着前方追了上去。

  1. 流水:

    晚上加一更吧 这点东西不够看啊

  2. 弥勒:

    板凳吧

  3. 船长:

    就是一楼说的1好

  4. lvy:

    好看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