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章 真凶疑云

2015年2月6日 更新

  我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发现地上有两个战士一条狼犬,都倒在了血泊之中。我刚要上去检查伤势,结果有一个战士伸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对我说道:“那家伙朝着湖边跑去了,快追!”
  
  他脸色苍白,不过好像并没有伤到要害,我瞧见旁边有战士也赶了过来,当即霍然而起,朝着来人吩咐,让他们救助地上的伤员,而我则倒提着手中的小宝剑,朝着前方的湖边奋力冲去。
  
  如此追了百米。我瞧见前面有一个黑影正在奋力飞奔,当下也是冲着那人大声喊道:“马如龙,你别跑,不然只有死路一条!”
  
  那黑影浑身一震。回过头来,我借着那星光一瞧,却正是马如龙那个家伙,不过他在确定追来的人就是我之后,更是没有再多犹豫,一路飞奔,那矫健的速度简直让人叹为观止。我距离得比较远,瞧见小白狐儿从林中倏然而出,也朝着他掩杀而去。心中顿时就轻松许多,朝着旁边大声吩咐道:“将他围起来,不要让他下湖了!”
  
  我一路追赶,前方的小白狐儿终于将他给拦在了湖边。手中一把铁木剑,将这家伙给死死缠住,不让他离开,等我赶到的时候,张励耘、杨劫配合着局里面的其他同志,已然将他给团团围住。
  
  这马如龙能够做到华东神学院的副院长,自然也是有几把刷子的,小白狐儿与他较量一番,感觉他此刻有一种以命博命的架势,却也不与他多加纠缠,而是抽空闪身退了出来。
  
  我适时赶到现场,瞧见马如龙站立在人群之中,手上握着两把尖刀,不丁不八地站着,不断地喘着粗气,显然累得不行。
  
  经过几天的亡命生涯,我面前的这一位前副院长此刻再也没有往日的翩翩风度,全身上下灰扑扑的,脸上手上尽是肮脏的泥土,头发散乱,一双眼珠子干涸无神,就好像是丧家之犬,无比的狼狈,瞧见他这副模样,我一脸冷漠地说道:“马如龙,在你下决定蛊惑张文伯对杨院长下药的时候,可曾想过自己会有今天?”
  
  马如龙脸色平淡地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杨影之死,管我屁事?”
  
  我眯着眼睛,瞧被围在众人之中的马如龙,磨着牙齿寒声说道:“你不知道?果然是狗嘴硬的啊,不过张文伯却已经将你给卖得一干二净了,你还胆敢狡辩,真的当我们都是傻瓜对吧?你自己说,这毒药是不是亭下走马交给你的,而背后雇佣杀手行凶的,难道不是你这个狗日的?”
  
  马如龙将脑袋抬了起来,扬声说道:“大丈夫行得正坐得直,从来不会遮掩,我说过我不知道此事,你何必相逼?”
  
  我捏了捏手,骨节噼里啪啦一阵响,而那阴测测的声音则从嗓子眼里钻了出来:“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对吧,实话告诉你,在你逃亡的这几日里,你上饶马家,现在一大家子都在局子里面蹲着呢,据我所知,你马家稀土矿、贸易、酒店和物流等产业,全部都被查封了,你应该了解我们办案的手段,不查得你浑身透明,是不会罢手的,你还有必要在这里死死硬撑着么?”
  
  听到了我这话语,马如龙一双眼睛立刻瞪了起来,冲着我厉声大吼道:“陈志程,你他妈的太欺负人了!”
  
  我毫不犹豫地冲他喊道:“你现在知道后果了吧,当初又何必做出那事儿呢,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要杀杨院长,挤走你的事情,是我做的,你真有本事,干嘛不来杀我呢?”
  
  我这一通怒吼将马如龙吼懵了,他胸口一阵剧烈起伏,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平缓下来,咬牙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陈志程,你可敢与我一战?”
  
  听到他的邀约,我不由得笑出了声来,这家伙事到临头,居然还想着逃脱生天呢。
  
  要晓得,他这般被人团团围住,已然是瓮中之鳖,却还妄图通过与我的单独较量,来获得逃脱的机会,不过他这般的说,我倒也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于是冷声哼道:“马如龙,你当真以为自己的那丁点本事,能够拿得出手么?实话告诉你,对你这样的家伙,我甚至都不用武器,空手便能够将你拿下。”
  
  马如龙一步踏前,大声喊道:“那好,上饶马如龙,领教你这茅山大师兄的手段!”
  
  他摆出了一个标准的比武姿势,一把尖刀朝上,一把尖刀朝下,左右错开,与我敬礼,而我则将小宝剑缓缓收回了怀中,捏了捏拳头,寒声说道:“我曾在杨院长的灵前起过誓言,一定要将杀害她的真凶给绳之以法,现如今,就是我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呔!”
  
  马如龙一步上前,双手舞动如飞花,却是想要一鼓作气,杀我一个措手不及,瞧见他这刀法犀利,双刀靠走,扫、劈、拨、削、掠、奈、斩、突,颇有些章法,刀锋之处,有劲气充裕,便晓得此人到底还是有些真材实料的,于是放下轻视之心,认真地错身而上,一双手作虎形,随时都准备捉拿他的手腕,将他那双刀给夺下一把来。
  
  我年纪不大,但是修为却稳,一招一式,皆是天马行空,随手拈来,即便是手上没有武器,却也能够将场面给牢牢控制住,在加上旁边这些人的虎视眈眈,给了马如龙莫大的压力,这让他处处受制,不敢过分的激进,唯有不断地施展手段,却是将那一套精妙的双刀技法,从头使到了尾。
  
  我一开始不与马如龙正面交锋,而是不断地迂回,等到差不多了解了他这双刀的套路之后,这才将血劲往着右眼一涌,人朝着刀光剑影之中猛然冲了进去,接着在千钧一发之际,右手往前一抓,却是将一把尖刀的刀背拿在了手上,而左手则是一击掌心雷,重重地轰在了马如龙胸口。
  
  这掌心雷虽说对阴邪之物最为克制,但并不是说对人就没有什么伤害性,这雷意凛然之间,却也使得马如龙浑身一震,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而我则紧紧抓住了他的双手,厉声喝问道:“怎么样,你还觉得自己挺能,对吧?”
  
  被我紧紧控制住的马如龙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从我说道:“我自然知道不是你的对手,不过你真的以为我的手段,就紧紧只有如此么?”
  
  他这话儿说完,我突然感觉到面前的这个人是那么的不真实,凝目一看,却见倏然之间,被我制住的马如龙变成了一个木头傀儡,而在另外一边,有一个黑影朝着湖水中一个猛子扎了进去,空中还有那家伙得意之极的张狂之声:“陈志程,你害得我家破人亡,不过你别得意,我一定会回来的,而到了那个时候,一定会让你不得好死的……”
  
  我将手中的傀儡往地上一扔,心中想着果然不能小觑天下英雄,这马如龙别看着不怎么样,但是这傀儡术居然能够骗过我眼中的临仙遣策。
  
  别的不说,光这一个手段,都有让我刮目相看的实力。
  
  不过,他朝着湖水里面逃去,这选择似乎太过于搞笑了,我耸了耸肩膀,对着旁边的尹悦和张励耘笑道:“他说他一定会再回来的,不过却没有想到,会回来得这么的快……”
  
  我的话语还没有说完,湖畔的水立刻变得一阵浑浊,接着波涛汹涌,刚才还潜入其中的马如龙像一条死狗一般,被直接抛上了岸边来。
  
  翻滚的湖水中,露出了布鱼光溜溜的脑袋来,冲我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马如龙果然是好算计,通过与我的比斗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而自己则悄悄地潜入了水里面去,他自以为得计,觉得这里没有人的水性会比他好,但是却没有想到,水性再好的人类,在食狗鲶化身而成的布鱼面前,终究不过是浮云一团。
  
  马如龙在空中一阵腾云驾雾,摔落在岸边的时候,五脏六腑都离了位置,一口老血又喷了出来,眼看着没有什么反抗能力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防止他再行那傀儡之术,我还是叫人上前去,将他给死死捆住。
  
  然而就在张励耘他们擒住马如龙的时候,这个家伙突然冲着我诡异一笑,厉声吼道:“陈志程,你真的以为自己找到杀害杨影的凶手了么?”
  
  我淡然地指着他说道:“不就是你么?”
  
  马如龙含糊地说道:“自然不是我,我知道到底是谁想要杀她,不过到底是谁,你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了吧,哈哈……”
  
  我感觉有些异常,冲着他旁边的张励耘喊道:“掰开他的嘴!”
  
  我喊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张励耘伸手撬开他的嘴巴,结果发现马如龙将自己的舌头嚼成了一团肉块,而后他吐出了几口黏稠的鲜血,却是自断经脉而亡。
  
  马如龙死了,然而他就是真正的幕后凶手么?
  
  我一时之间,陷入了沉思之中。

  1. 旭:

    比伞三强太多,不像伞三总是自说自话。

    • 三哥:

      读tao san夲三 不是伞三哈哈

  2. 坏蛋:

    太行武家跟弥勒接上头了吧

    • 弥勒:

      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3. 路人甲:

    那个什么三的写的前面还行,后面就全差多了,感觉不是一个人写的

  4. Eweart:

    大师兄坐前排

  5. 毛衣:

    搜魂术啊!

  6. 旭:

    @楼上,看清楚是仐三还是夲三,兄弟,要换副眼镜了

    • 弥勒:

      你一楼写的不就是伞吗

  7. 旭:

    回复 弥勒 伞和仐同音,怎么和夲一样,多读点书,买本字典看看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