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章 追杀始端

2015年2月7日 更新

  马如龙自断经脉而亡,如此刚烈,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过的。
  
  要晓得这人越老越怕死。他活到了五六十岁,基本上属于每天睁开眼睛来,恨不多多吸两口空气的家伙,如今却选择了死亡,而留下一个疑团让我噬心,显然是对我的憎恨已经到了一个极度的状态,才会用自己生命的终结,来让我不痛快。
  
  往着地上的这具尸体,我沉默了许久,张峰他们敢了过来,了解过情况了之后。找到了我,对我说道:“陈主任,你别想得太多了,马如龙这是自知必死。畏罪自杀,我们人证物证俱在,再拿下亭下走马,杨院长的大仇基本上就算是报了。”
  
  我点了点头,对他以及他的同事表示了感谢,要晓得弄出这么大的阵仗来,绝对是华东局使了大力气。从这一点上来说,我都得领卢拥军的情面。
  
  犯人既然已经抓到,那么抓捕行动就算是终结了。我站在湖边,望着漆黑的夜里许久,吹着湖风,让自己的脑袋保持清醒。好好地思考着一些事情,我想过了很多想起了这两三年的点点滴滴,与小颜师妹之间的爱情,与七剑之间的友谊,以及与华东神学院一众教师和学生之间的情谊,这些东西才是我最宝贵的收获,然而随着英华真人的逝去,恐怕都要随我而去了。
  
  英华真人逝去,华东神学院迟早会迎来新的掌门人,而小颜师妹回山守孝,我自然也不会在此停留,那么我接下来的道理,到底该走向何方呢?
  
  这件事情,我自己都有些迷惘了,不过想来小颜师妹未必会愿意让我折回茅山,与她长相厮守。
  
  她之所以要为英华真人守孝,那只不过是处于深深的内疚之中,用这种清苦的生活来处罚自己,而我的陪伴则会让她赶到无所适从,所以为了两人以后的相处,我此刻尽量不要出现在她面前,扰乱她的清修才对。
  
  而如此,我又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天下之大,竟无容身之处。
  
  我想了半宿,方才觉得此事最终我还是得去找师父请教,他安排我去哪儿,我就去哪儿算了,总好过自己来动脑筋。
  
  当然,所有的一切,得在抓到最后的凶手,以及白合、董仲明和林齐鸣夺得头筹之时再说。
  
  离开,我也要风风光光、有首有尾地走。
  
  我在湖边待了很久,然后才在张励耘、布鱼、杨劫和小白狐儿等人的陪伴下折回,回到驻地的时候,才得知此次行动中有一位战士殉职了,就是最开始发现马如龙的那两名战士之一,与他一起走的还有一头军犬,而另外一个人则是身受重伤,不过好在经过紧急救助,倒也没有太多的妨碍。
  
  从这里可以看出,马如龙应该是生出了必死的决心,要不然也不会出手这么重。
  
  他原本以为凭借着自己玄妙的傀儡术能够在重重包围中逃过一劫,不过却实在是太高估了自己的水性,也根本没有想到我先前喊出的那一句“别让他下湖”的话语,根本就是在误导他,让他以为只要逃入湖中,就能够逃脱生天。
  
  实际上布鱼一直在水下蹲着呢,就等着请君入瓮。
  
  我的腹黑让马如龙吃了一个大哑巴亏,这使得他临死的时候如此郁积,以至于最终做出那般的事情来。
  
  我也是忙碌许久,在了解完情况之后,在当地提供的招待所里面倒头睡下。
  
  次日醒来的时候,我的手机一直在想,这是一款爱立信的数字手机,已经不再是大哥大的砖头了,嗡嗡的震动让人头疼,我隔了好久方才捡起来,却听到电话那头的冯乾坤冲着我大声喊道:“大师兄,有情况……”
  
  我迷迷糊糊地说道:“什么事,是不是要钱,我走的时候,不是留得有一张存折给你么,直接从那里面取就是了。”
  
  冯乾坤气急败坏地说道:“错了,亭下走马那家伙正好就在赣西,计划出现偏移了,你知道么,云岫庵那边传来消息,说他接下来,准备这两天就给出一个结果来,你到底在哪里,我们立刻赶过来,你一个人,未必能够对付得了他呢!”
  
  这话儿听得我一阵激灵,从床上一下子就蹦了起来,大声喊道:“我靠,不会吧,他怎么能在赣西呢?”
  
  冯乾坤哭丧着说道:“我怎么知道呢,刚刚听到的消息,现在我师父正准备往你那里赶过去呢,你千万要小心一点,别被他得了手,要是如此,那我们可就闹了天大的笑话,自己花钱弄死自己,这事儿传出去,可真的不好听啊?”
  
  我整个脸完全就黑下来了,先前之所以提出这样的建议,是因为觉得倘若能够得到刑堂的保护,特别是刘学道在身旁,我终究还是有些信心能够与之一战的,但是若是单独面对,我未必能够在那天下第一杀手的手下幸存下来,毕竟这家伙的战绩实在是太过于彪悍了,就连邪灵教十二魔星里面的黑魔,可都死在他的手下呢。
  
  我此刻整个人都清醒过来了,连忙起了床,然后防备地走出房间,出去找人,这才得知张励耘和布鱼两人去当地的有关部门做口供去了,而其余的人员则准备奔赴上饶,进行对马家产业的督查,张峰他们已经离开了,留下话儿告诉我,说这儿的事情差不多已了结,琐碎的事情就不劳我了,回沪都等待就行。
  
  招待所里,只有贪懒觉的小白狐儿和杨劫在我身边。
  
  我浑身发冷,不敢在招待所久留,而是叫上这两人,然后前往当地的有关部门去,路上的时候,小白狐儿嚷着饿了,要去吃早餐,结果我草木皆兵,不敢妄动,于是就饿着肚子前往。
  
  到了地头,张励耘和布鱼正好录完口供,然后告诉我,说马如龙的尸体已经着手运回沪都去了,而接下来则是对马家的查账,看看是否有一笔款子流出,流到了那个账户,又或者下面的去处是哪儿,这些都是经济侦查的一部分,还是由专业人士来做,而我们,则是不是先返回沪都,等待结果再说?
  
  我基本上没有太多的意见,将冯乾坤话语里面的内容告诉了他们,张励耘吓得一声冷汗,苦笑着对我说道:“老大,你这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摇头,说不是,旁边的几个人都黑了脸下来。
  
  这天下第一杀手的名气实在是太大了,由不得大家的心理压力巨大,而且既然是要执行引蛇出洞的计划,那么我们暂时还不能返回沪都,而且还要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来。
  
  只是没有茅山刑堂和刘学道长老的保护,这风险也实在是有些太大了。
  
  我告诉他们,刑堂那边已经竭尽全力地赶过来了,不过一路波折,最早也只能在今天晚上抵达,只要我们熬过一天,事情就晴朗了许多,倒也不用那么担心你。
  
  小白狐儿一脸郁闷地说道:“哥哥,你以后要是再干这种蠢事,能不能跟我们商量一下?”
  
  我当下也是好言宽慰大家,说亭下走马名气虽大,而且也刚好在赣西,不过他也是刚刚接下单子,还得熟悉几日,未必会现在就赶过来,大家不要太急躁了,而且此次若是能够擒下此人,杨院长的事情也差不多算是能够得到一个了解了,省得我们再多奔波。
  
  如此一阵劝解,众人方才释然,左右一看,都觉得腹中饥饿,准备去食堂吃点早餐。
  
  在当地的工作人员引导下,我们来到了食堂,因为时间有些晚,过了高峰期,所以餐厅里面的人倒也不多,这儿毕竟是福利单位,所以品种多样,而且物美价廉,倒也是十分不错的去处,琳琅满目的品种,既有北方的包子馒头等面点,也有南方的清粥小菜、酸辣粉条,极为爽口,大家各自点了自己喜爱的食物,而我则没有什么胃口,就叫了两个茶叶蛋,一杯豆浆和一块薄饼,端着托盘来到角落坐下。
  
  修行者因为许多能量消耗,所以许多都是大肚汉,我身边的这几位也都是,特别是小白狐儿,这小妞儿点了一大堆的东西,肉馅包子都有好几斤,看得餐厅负责点餐的阿姨眼睛都要凸出来,唯独我是最少的,小白狐儿这吃货瞧见了,一脸惊讶地问道:“哥哥,你没胃口么?”
  
  我摇头,说心里有事,不太想吃东西。
  
  张励耘点了一碗兰州拉面,一边搅动着辣椒,一边问我到底什么事,说出来大家集思广益一下。
  
  我一边剥着茶叶蛋,一边说起了今后的事情来,众人听着,我刚刚说完,张励耘笑着说道:“既如此,不如我们重返总局,将特勤一组的架子给重新撑起来呗?”
  
  布鱼也点头说道:“是啊,是啊,我一直在想,咱们特勤一组什么时候再成立呢?”
  
  特勤一组?
  
  一听到这个字眼,我的眼中立刻浮现出了努尔、徐淡定、张世界、张良旭、张良馗他们的身影,心中一阵黯然,正想将剥好的鸡蛋放入口中,而就在这时,小白狐儿突然脸色一变,伸出手来,一把拍在了我的手上:“哥哥小心!”

  1. 船长:

    沙发

  2. Eweart:

    大师兄坐板凳

  3. 八点正:

    挻吓走嘛丁卫来啦!

  4. 晨风-依旧:

    下毒的高手

  5. 徐学智:

    更新的太少。看的着急

  6. Rorschach_Ye:

    看着着急

  7. 1123:

    嚼舌自尽 魂魄还在吧 不是茅山善于鬼道吗。。有时觉着是本武侠小说 有时又是本鬼怪修真小说。。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