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章 亭下走马

2015年2月7日 更新

  我不知道小白狐儿为何会突然出手拍掉我手上刚刚剥好的茶叶蛋,眼看着那茶色斑纹的鸡蛋在地上蹦跶两下,最后停在了椅子旁。我诧异地问道:“怎么回事?”
  
  小白狐儿一脸严肃地走到了我跟前,蹲下,用筷子将这茶叶蛋给夹起来,放在餐桌上,然后用那铁筷子将其戳开。
  
  我瞧见破开的茶叶蛋里根本没有蛋黄,而是一大团还在蠕动着的细小虫子,这些虫子如同蚯蚓一般,不过极为微小,红色的斑纹一节一节,相互绞在一起,让人感觉极为恶性。旁边的几人瞧见这情形,都不由得胃中翻腾,有一种想要呕吐的冲动。
  
  就在我们莫名诧异的时候,杨劫已然一个闪身。冲到了那个负责打饭的食堂大妈跟前,手中的短刀一出,比在了她的脖子上,接着将她给拉到了我们的跟前来。
  
  “是谁指使你给我们下毒的?”张励耘又惊又怒地冲她吼道。
  
  打饭大妈瞧见周围几个恶声恶气的家伙,顿时就是一阵惊慌,哭丧着脸说道:“大兄弟,你别凶我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你倒是说啊?”
  
  她放声嚎哭,而张励耘则一把将她给按在了餐桌上。指着那被小白狐儿挑开的虫鸡蛋说道:“看看你干的好事吧!”
  
  打饭大妈一脸痛苦地说道:“大兄弟,不就是鸡蛋生虫么,大妈给你再来一份,不要你的钱行不行?”
  
  她这话语说得我们哭笑不得。小白狐儿瞧见这打饭大妈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心中不忍,对我说道:“哥哥,她好像不知道内情,要不然先别冲动,把他们这儿的负责人和厨师都找来,问一问到底什么情况再说吧?”
  
  我抿着嘴巴不说话,而张励耘则笑了:“尾巴妞,你到底还是太善良了,你看看,我们这么多人的早餐都没有问题,唯独只有陈老大的鸡蛋被下了毒,这事儿她若是逃得了干系,我还真的不信了!”
  
  被张励耘点出这要害,那打饭大妈却是不再伪装,而是一扭腰肢,竟然脱开了他的掌控,三两下一绕,想要从这里逃出去。
  
  不过她倒是想得太美,就在她一发动的时候,餐桌旁边的我、张励耘、布鱼、杨劫和小白狐儿立刻散将开来,特别是七剑成员与我,这些年来在一起训练剑阵,通过那羽麒麟的牵连,配合已然十分默契,将她给遥遥围住,不让她有突围的机会。
  
  那打饭大妈瞧见我们如此迅疾,脸色一变,将操弄饭勺的双手一翻,却是滑落除了两把又快又利的狭长匕首,将身子低伏,摆出了一个如同螳螂一般的姿势来。
  
  五人将她围住,我将另外一个没有剥开的茶叶蛋朝着前面一扔,平淡地说道:“易容术吧?”
  
  那打饭大妈嘿嘿一笑,用一个低沉的男人嗓音说道:“你们的警觉性倒是蛮高的。”
  
  他将手往自己的脸上一抹,原先那满是油光和肉痘的脸立刻就是一阵变形,而后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则是一个很寻常的路人脸孔,瞧见他这副模样,我十分意外地说道:“咦,你不是亭下走马?”
  
  他有些意外地说道:“你怎么知道?”
  
  我平静地说道:“我瞧见我他当年的照片,英姿勃勃的一个男人,还穿着白衬衣,这样的男人有些自负,对于自己的容貌十分在意,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是你现在这副鬼样子——另外,我能感觉出你的生命炁场来,相比于一个成名近三十年的中老年人来说,你未免也太年轻了。”
  
  那人被我们给围着,却夷然不惧,平静地说道:“不错,果然是近年来名声鹊起的新一代高手,黑手双城,果然名不虚传。”
  
  我微笑着说道:“既然知道我的来路,却还敢过来杀我,你的胆子也正是不小——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徐墨!”
  
  那人倒也不惧,平静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我有些不是很清楚,而旁边的张励耘则说了起来:“千面人徐墨,这个家伙据说跟解放前的川东杨家有些渊源,学会了一手出神入化的易容本事,于是便叫了这么一个名字,后来因为冒犯祖辈,被川东杨家追杀,生死未卜,再无消息,没想到居然投到了亭下走马的麾下……”
  
  张励耘毕竟是世家出身,对江湖上的诸多掌故了然于心,而被他这般讲出来历,那徐墨也是有些诧异,黑着脸说道:“没想到我倒是碰到了个江湖百晓生了,连我当年的那点黑历史,都能够翻出来。”
  
  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徐墨,刺杀既然失败了,那就认命吧,你若是肯积极配合,供出亭下走马的踪迹,我未必不会放你一马,你说如何?”
  
  听到我的劝降,那家伙却是一脸不屑地说道:“陈志程,你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么,还想让我投降认命,我看应该认命的人是你自己吧?你真的当我们不知道你茅山引蛇出洞的伎俩,本来幕主并不想理会你们的,没想到金主除了不容拒绝的大价钱,这才顺带着将你那性命给收走的,真的当自己那一百五十万,能够让幕主亲自出手么?”
  
  徐墨一语道破我和冯乾坤的计划,这让我有些意外,而他更是指出了另外还有人想要杀我,那个人到底是谁呢?
  
  我的脸色一变,而就是现在,那千面人徐墨一扭身,原地突然出现了一股刺鼻的白烟,而他则化作一道肉眼看不到的影子,朝着门外射去。
  
  他想要逃离,不过却到底还是低估了我们的手段,我都没有出手,那小白狐儿、张励耘和布鱼便先一步站好位置,三把剑陡然而出,封住了他的去路。
  
  这三人手中所那的铁木剑,是南南费了一年半的时间倾力炼制的,这剑厉害,除了木剑本身的材质之外,它剑身的长度、剑柄的规格以及诸多讲究,都暗合了北斗七星的诸般变化,而剑身之上更是绘满了各种符文,彼此牵连,而在最后的处理之中,南南还在剑身之上涂抹了从武穆王那里弄来的龙须木墨精,不但坚硬如钢铁,而且还有一股堂皇而然的龙气。
  
  最关键的是,这些剑之中,还注入了那优昙婆罗的花灵,而有了剑灵的法剑,方才是真正得以自傲的法器。
  
  这东西此刻虽说还是缺些沉淀,不过时间一久,必然就会成为震惊江湖的法器。
  
  作为最满意的作品之一,南南将其命名为“北斗七星剑”。
  
  这剑名字虽然普通大众,不过威力却着实让人刮目相看,那徐墨学得一种让人眼花缭乱的身法,整个人比那鬼灵还要轻灵许多,然而无论他再怎么折腾,都冲不开张励耘、小白狐儿和布鱼的剑阵之中,左冲右突,十分狼狈。
  
  所谓北斗七剑,并非说缺人了便不能成阵,这阵法无数变化,此刻陡然一转,那三才阵施展而出,却是让这人无计可施。
  
  千面人徐墨的名气虽大,不过像他们这个行当,讲究的是一个突然性,陡然而出的手段才是最致命的,而一旦暴露了,那持续力则显得有些匮乏,我也不让人伤他性命,只是让张励耘他们将他的力量给消磨着,就等着他精疲力竭的时候,将其擒下,便可以盘问出许多我们所需要的东西来。
  
  然而就在徐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突然将两把匕首朝着自己的大腿处猛然一扎,大声吼道:“我以我血祭,幕主,目标出现,速速前来!”
  
  那鲜血洒落地砖之上,立刻化作了一大滩的黑色鲜血,而就在此时,上面一阵红光游动,紧接着我感觉到了一股恐惧的力量从那血泊之中腾然升了出来,下意识地朝着附近的三剑大声喊道:“你们三个,退!”
  
  我身上陪着羽麒麟的母玉,这命令比我的吼声更早地传达到了他们三人的脑海中。
  
  不过即便是他们往后退开,时间也已然晚了,却见那血泊之中突然升起了一个血红色的身影来,整个身子猛然一阵旋转,接着剑光升天而起,张励耘、布鱼和小白狐儿都受到这一股巨大的推动,不由自主地朝着后面退去,我瞧见那红色影子在出现的那一瞬间,手中的利刃竟然朝着小白狐儿的脖子,当下也是心中一跳,箭步踏前,小宝剑抽出,将这利刃给挡了下来。
  
  铛!
  
  一声铮然之音,我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剑风吹来,即便是我下意识地用了土盾之法转移力量,也止不住这股巨大的压力,一连往后退了三步,方才稳住了身形。
  
  “不错!”
  
  一声喝彩,却是从那个血影人的嘴中喊出,我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感觉周遭的炁场恢复原来模样,仔细一看,这才发现刚才眼中的血影不见,此刻不过就是一个满脸慈祥的中年人,腆着个富态的肚子,眯着眼睛朝着我看了过来,我下意识地问道:“亭下走马?”
  
  那中年胖子点头微笑道:“是,鄙人马如亭!”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今天惯例不加更,谢谢大家的理解,么么哒。
咯咯哒,亭下走马是个胖子,这里面是有原因的,后面会讲到,大家别黑我。

  1. Rorschach_Ye:

    胖纸

  2. 太慢了:

    太慢了

  3. 弥勒:

    板凳

  4. 格格:

    肚子里面有武器!

  5. 边缘:

    马如亭,和马如龙什么关系?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