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九章 空手夺刃

2015年2月8日 更新

  亭下走马化身十六幻影,就在我使用临仙遣策,将这些幻影给一一斩破的时候。他却将自己的真身藏匿在了虚无之间,穿过一切障碍,出现在我的身边,手中的饮血寒光剑朝着我的脖子处抹来。
  
  这天下第一杀手对自己的这一剑格外自信,以至于他在使出这陡然一记的杀招之时,却是将自己雇主的话语带到了我的耳边。
  
  这是临死赠言,让我在黄泉之下,可以瞑目而走。
  
  果然是武穆王。
  
  我心中巨震,然而当声音响起的那一刻,我已然感觉到了自己即将死去,根本就没有闪避的时间。心中微微苦笑,没想到我竟然是以这种屈辱的方式,永远地离开这个我所深爱的世界……
  
  铮!
  
  就在我以为自己即将死去的那一刻,我的耳边却陡然响起了这么一记金属撞击声。紧接着我感觉到有一个身子挤入了我的怀里,用手中的利刃,挡住了亭下走马的必杀一击。
  
  这人是谁?
  
  我和他朝着墙上猛然撞去,这一击力量出奇恐怖,我被撞得眼冒金星,血气翻滚,而怀里的这个人影却陡然一番。横刀而立。
  
  这人却是杨劫,这个从亭下走马出现开始,就一直躲在阴影角落里面的他。却是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出现,并且将我的性命从那天下第一杀手的剑下救了出来。
  
  此刻的杨劫不断地咳嗽着,显然也是受了内伤,一口血吐了出来。不过那身子却是纹丝不动,稳稳地守护在我的面前。
  
  他出现的时机和方式出奇的精准,连亭下走马都没有继续追击,而是意外地朝着杨劫问道:“好厉害的五行遁术,那么你又是谁?”
  
  这个戴着影子面具的毛孩子回答道:“护法杨劫!”
  
  亭下走马眉头耸动,不由得生出了几许爱才之心,对他说道:“本来我出手,现场断然不会有人生还的,不过我瞧你此刻的身法和悟性,颇有我当年的几分风采,如果你愿意改换门庭,拜入我麾下,我可以收你为徒,传承衣钵,饶过你一命,你看如何?”
  
  这家伙此刻呈现出君临天下的态势,一副根本不将任何人瞧在眼里的模样,却肯为杨劫破这个例子,可见他对我这小师弟的欣赏,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高度,然而面对着这样的诱惑,杨劫却用一种坚定而果决的口气回答道:“我一生的使命,就是守护在他的身边,矢志不渝;至于你,你杀我师父,此仇不共戴天,我恨不得喝你血食你肉,怎么可能认贼为师呢?”
  
  亭下走马郁闷地说道:“我这辈子杀过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你帮我回忆一下,你师父到底是谁?”
  
  杨劫说道:“英华真人,杨影。”
  
  亭下走马诧异地说道:“那茅山女长老不是只收女弟子么,怎么还教出你这么一个异数?小子,倘若你师父不是我杀的,你是不是就愿意拜我为师了?”
  
  杨劫毫不客气地回答道:“做梦!”
  
  就在两人交谈的时候,张励耘等三人已然拿下了千面人徐墨的性命,围到了我的面前来,问我伤势如何,我深吸一口气,感觉胸口发闷,不过却也顾不得那么多,沉声说道:“此人乃修行者之中的巨枭,实在厉害,你们三人结成三才阵,将他围住,给我助阵,我好好地会一会他!”
  
  张励耘、布鱼和小白狐儿三人散开,正好将亭下走马围住,他与杨劫之后的对话也落入了尾声,亭下走马爱惜杨劫的身手,不过所谓人才,既然不能为己所用,那么还是死去最好,所以他再次将饮血寒光剑高高举起,准备将这后生,给一剑斩杀。
  
  我手中小宝剑,实在是有些不趁手,好在张励耘还有把龙纹软剑,便将手中的北斗天枢剑交给了我,就在亭下走马起手挥剑的时候,我将他这剑势给拦了下来。
  
  两剑相交,我不再与其硬碰,而是施展剑意,与其缠绵,以柔克刚,化其锋芒。
  
  风眼,土盾,深渊三法的前两者皆是缠战之中的绝佳手段,这种诡异的魔功让亭下走马有些无所适从,即便是以他那种恐怖的剑法与身手,一时之间却也难以看出我的破绽,而即便是他有着压倒我的修为和境界,但是在三剑布阵和随时都有可能奇兵突出的杨劫面前,却总是有些束手束脚,难以形成瞬杀的效果。
  
  在没有与亭下走马交手之前,我难以想象到有人的剑法竟然能如他一般的诡异,比起一字剑的雄奇和刚劲来说,他的剑法更是超乎想象之能事,让人有一种竟然可以这样出剑的惊诧。
  
  不过即便如此,他终究还是不能占我分毫便宜,在放弃了与他硬拼之后,我凭借着临仙遣策,却是料敌于先,总能够将他的杀招给提前化解。
  
  这样别扭的搏杀是亭下走马这个杀手之王许久以来最难受的一仗,而他瞧见地上咕噜噜转动的徐墨头颅,脸色更是黑得吓人。
  
  为什么,会这般的难受,就好像在水中交手一般?
  
  亭下走马的剑法越到后面,开始越慢了下来,我感觉到他整个人就像是那弹簧一般,不断地给自己的剑势蓄积力量,就等待着陡然爆发的那一刻。
  
  何时能够爆发?
  
  我不知道,然而时间拖得越长,我的心中就越发的没底,因为我晓得一个道理,弹簧压得越用力,爆发的那一刻,越是恐怖。
  
  我既期待,又恐惧,一直等待着。
  
  几分钟之后,亭下走马终于爆发了,在一剑回转的时候,他陡然腾空而起,手中的饮血寒光剑化作了万般光芒,就好像是灼热的太阳一般,刺伤了我们每一个人的眼膜,而就在这样的剑意之下,三剑谨守的三才阵瞬间被破,被他一招给戳破,而张励耘、小白狐儿和布鱼三人,则各自中剑,跌飞而去。
  
  这是顶尖高手的较量,一个意识、一个想法甚至一个眼神,都能够决定战斗的胜负,而就在那万般光芒凝聚成一道光,朝着我的胸口扎来的时候,我也出了一剑。
  
  任你千万剑,我只击向一个点。
  
  这一个点,是亭下走马这诡异剑法最强的一处,也是最弱的一处,如此天堂地狱,唯一的差别就在于两个字——角度。
  
  斜四十五度角不仅能够仰望天空,也可以破解这般杀人的凌厉剑法。
  
  杀手之王终于在这一剑给我点出了破绽,他一个凌空倒翻,落在了我前方两丈远的地方,脸色变成了猪肝色,饮血寒光剑前指,对着我厉声喊道:“你怎么可能看穿我剑法的奥义?”
  
  我冷冷一笑,平静地说道:“据说手下无数豪雄性命的杀手之王,手段也不过如此,当年邪灵教黑魔当真死于你手?我真的有些怀疑呢!”
  
  听到我这侮辱的话语,亭下走马身子猛然一震,对着双目通红的我寒声说道:“你敢质疑我?”
  
  血劲在消退,临仙遣策的力量正在迅速衰弱,然而我却不得不勉力维持着,甚至不惜咬破舌尖,将这种状态一直保持着,此刻的我,已然达到了自己一生修为的顶峰时刻,整个人如同绷得最紧的弓弦,不过脸上却露出了平淡如水的微笑,继续挑衅道:“来啊,你这个蠢猪,真的以为我胆敢花钱请你,就是想要凭借别人的保护?错了,在我眼里,你们这些老东西,不过土鸡瓦狗,随时供我扬名而已……”
  
  “杀!”
  
  亭下走马一声暴吼,身子微微一抖,竟然化作了三十六条黑影,这些黑影在瞬间产生,接着朝我这边一齐杀来,给人的感觉,好像陡然之间化身为千军万马,誓要将我给斩杀于剑下。
  
  这一招,依旧是亭下走马一身手段的最强一式,不过与刚才相比,这一招显得更加恢弘,更加诡异,也更加恐怖。
  
  就在亭下走马发动的那一瞬间,我也一咬舌尖,一口血箭朝前喷去,接着一剑朝着眼中的那一个黑点刺去。
  
  叮!
  
  这一剑击到了实物,不过就在对面传来恐怖到极点的力量时,我却是猛然一转剑尖,接着错身而过,与对手贴身在了一起,口中厉声吼道:“饮血寒光剑,你这魔兵,还不归主?”
  
  嗡!
  
  一声轻鸣,电光火石之间,那亭下走马瞧见我出现在了他的剑锋之下,正想反手取我性命,却发现自己手中的剑突然变得不再那么听话,原本魔气凛然的长剑依旧如故,只不过那气息却是朝着他自己的身体里面侵蚀而来,感觉到了这种阻力,他便不能再专心对付于我,而就是这么稍微的一点迟钝,手中的长剑却是嗡然作响,紧接着脱离了他的掌控,出现在了我的手上,顺便一带,在他胸口开出一道血痕来。
  
  空手夺白刃!
  
  极限反杀!
  
  亭下走马一瞬间就呆住了,他甚至都没有闹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瞧见自己手中的长剑被夺,脸色一变,一个箭步朝着边缘跑开,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却从怀中掏出了八面令旗,朝着周遭的地上掷去,口中大声呼喊道:“王木匠,帮我留住此人!”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今天有加更,不过会晚一点。
啊哈,再过一个星期,别人到底是会祝你情人节快乐,还是恭喜发财呢?

  1. 吴杰超:

    干掉他

  2. 流水:

    看吧 魔剑回来了

  3. 晨风-依旧:

    天下第一杀手连自己的成名兵器都没有,赚的钱都买啥了。

    • 弥勒:

      你懂的

      • 陆左:

        你是说他之所以身材走样是因为钱都用来买吃的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