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二章 白莲如花

2015年2月9日 更新

  我师父陶晋鸿近年来因为修为已然逐渐进入瓶颈,故而经常会闭关修行,而茅山宗的日常事务。则基本上交由长老会上面处理,而这些长老大部分人都醉心修行,不太喜欢处理庶务,故而使得年富力强的杨知修能够崛起,继而成为了茅山宗内部比较强力的一派,他的主张是兼容并蓄,比较能够照顾大多数人的想法,于是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
  
  茅山宗刑堂自然是会为门下弟子讨个公道的,对那些妨害茅山利益的人,也会给予最坚决的打击,不过值此和平时期。大家都不愿意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去与一方土豪死拼。
  
  现在既然所有涉及到英华真人的凶手都已伏法,那么见好就收、点到为止,似乎更符合茅山宗的利益一些。
  
  我能够明白宗门的选择。不过对于我来说,武穆王此人乃一代凶獠,打虎不死,必受其伤,这些年我休养生息,一边磨练七剑,传经布道。一边稳固凝聚自己的修为,至如今,终于可以出来做点事情了。
  
  我先前对自己的未来颇有些迷惘。而此时此刻,却终于明白了自己所要努力的方向。
  
  那就是,尽可能的,让自己身处的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公平一些。
  
  武穆王必须死,不管是为了我自己的安危,也是为了英华真人,她既然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来给予我近三年的幸福时光,那么我就用这家伙的人头,来给她祭奠。
  
  不过这话儿我不打算说给冯乾坤讲,甚至不会表露出太多抵抗的态度来,三十而立,我已然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了。
  
  正如别人称呼我的,“黑手双城”,我应该要名副其实,方才不会辜负大家的期待。
  
  茅山宗刑堂的人员在现场经过勘测之后,基本上确定了亭下走马已然死亡,此事便算是了解了,刘学道长老带着众人回山复命,而我则和几位身边的人在医院养伤,张峰代表的华东宗教局过来看望我,对我说已经对上饶马家进行了彻查,把他们盗采稀土的矿场和一众产业都给与了查封,至于这里面发现的诸多污垢,以及地方上面的牵连,则会将案子转移到地方部门去,这边算是结案了。
  
  张峰告诉我两件事情,第一件就是当地的稀土矿盗采十分猖獗,那些可以制造高科技产品的矿藏被这些丧心病狂的家伙用白菜一样便宜的价格,卖到外国去,日本人甚至成吨成吨地买回去,埋在自己的土地里面作为战备储蓄,而我们这边却没有一点儿防范手段,将那黄金当做泥土卖,实在让人痛心。
  
  然而这里面牵扯到许多地方派系的利益,一言两语说不清楚,而且也不是我们的职能范围,只有转交给相关的部门,至于这种现象能不能够得到遏制,这个就没有办法了。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宗教局本来就总是会被人诟病,而且还有民顾委这样一个机构牵制着,做事不得不小心点,不然会容易惹得重怒。
  
  第二件事情,那就是通过查账,并没有发现马家有一笔款子的支出是给亭下走马的。
  
  也就是说,请亭下走马杀害英华真人的,也许并不是马如龙,他之所以被卷入到这一场凶杀案中,也许只是适逢其会,一种巧合而已。
  
  当然,这也只是一种猜测,宗教局办案子,毕竟还是得凭证据才行。
  
  我心中既然已经有所决断,就不会将武穆王参与此案的事情告知于他们,这事儿江湖事江湖了,那家伙既然已经出手了,我就好好地下棋应子,让武穆王晓得,他要对付的这个家伙,并不是那么好惹的。
  
  案件差不多到了尾声,不过依旧还在调查中,随着亭下走马的死去,宗教局对嘉禾海盐的云岫庵进行了突击抓捕,将里面的代理人进行了抓捕,追回赃款,并且意外地抓到了亭下走马的一个姘头,经过审讯之后,很快就查清楚了亭下走马这个杀手组织的脉络,这才晓得亭下走马化名为马松彬,活动于江浙一带,开了好多家福利院和非营利性的养老院,而且还在中西部地区捐助了多所希望小学,其中有一所,居然就在麻栗山附近。
  
  亭下走马一边是大名鼎鼎的慈善家,一边是黑白通吃、横行于地下世界的恐怖杀手,这样的结果实在是出乎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没有人会想到这个恐怖的家伙,居然还有这么一面,也没有想到,现实生活中的他十分节省,如此巨富,却还居住在一个六十多平的陋室之中,家具都十分破旧,连一台彩色电视都没有。
  
  当知道这样的结果之后,我整个人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之中。
  
  一个人,到底是在追求什么,才会过上这样极端的两种人生呢,亭下走马这个家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我心中生出了许多好奇,然而可惜的事情是,这个传奇的家伙,已然死去,魂归黄泉,成为了一个永恒的传说,只能流传在别人的口耳之间。
  
  我们在赣西九江养了一个多星期的伤,这才一同返回了华东神学院,卢拥军找到了我,询问我有没有兴趣接手英华真人的位置,如果我点头了,他立刻打报告到总局去,将这件事情给落实下来。
  
  我已然做了快三年的教书匠,倘若这里还有小颜师妹,还有英华真人以及其余的朋友,一辈子我都愿意待下去,只可惜今非昔比,物是人非,这儿已经不再值得我任何的留恋了,于是我对于他的建议给予了婉拒,当得知了我的想法之后,卢拥军表示了遗憾,不过他也晓得,龙潜于渊,却终究有一飞冲天的时候,华东神学院到底还是一个小池塘,终究不能容得下我。
  
  华东神学院暂时由我指认的那位副院长负责日常工作,而我则开始准备移交手续,不过此刻的神学院已经逐步走上正轨,诸多制度和程序都已经建立了,只要不出现太大的方向性错误,便能够继续将优势保持下去,并且成为一流的学府,正如英华真人希望的那样。
  
  半个月后,经过长达一个多月集训的林齐鸣、董仲明和白合载誉归来,在这次精英汇聚的集训之中,三人分别获得了第一、第五和第二的好成绩,将华东神学院的名气推向了巅峰。
  
  宗教局一年一度集训营的成员,并非仅仅只是从各大院校中选拔,而是从各省各区中选拔出最值得培养的优秀人才,这里既有各大院校的尖子生,也有基层宗教局的优秀人员,以及在各岗位表现出色的世家子弟、名门后辈等等,可以说是群英汇聚、众星云集,所以这个名次的含金量十分沉重,甚至可以这么讲,获得第一名,也就是说成为了宗教局最有潜力的年度新人。
  
  这个荣誉,能够让林齐鸣在这条道路上走得更远,也能够拥有更重要的资历和名誉。
  
  当然这些都不是他们最想要的,回归之后的三人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拜祭了为这个学院付出了巨大心血的前院长。
  
  英华真人的遗体虽说已经被运回茅山宗的祖灵中安葬,不过为了纪念这一位让学院脱胎换骨、翻天覆地的院长,学院方面还是在院内一处风水绝佳的地方给她竖起了一座雕像,下面还放着杨院长生前的衣物,算是一处衣冠冢,林齐鸣、董仲明和白合三人手捧着白莲花,注视着面前这座栩栩如生的雕像,沉默了良久,方才将鲜花敬于碑前。
  
  他们完成了英华真人的期待,完成了我们所有人的期待,而此刻过后,他们将迎来了毕业,成为华东神学院有一批的毕业生,走向工作岗位。
  
  我在旁边陪着,站了良久,看着三人激动的表情,深吸一口气,然后说道:“很好,我听说过了,这一次集训营中强者如云,高手辈出,在这样的人群中还能够脱颖而出,说明你们已经真正成长起来了,杨院长的泉下之灵倘若有知,一定会为你们感到欣慰的。”
  
  经过三年的修行,原本有些痴肥的林齐鸣此刻却也变高变瘦了,一双眼睛黝黑晶亮,充满神采,对我说道:“陈老师,如果不是你以及杨院长的悉心教导,我们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成绩的,所以说,我们最应该感谢的,除了杨院长,便是你了。”
  
  我摇头说道:“当初我将你从蓝翔带出来,便是觉得你有这样的前途,方才如此,不必多谦,而且你有此刻的成就,都是傅真人的功劳,与我没有太多的关系。好了,这些都是客套话,说正题,你们对自己毕业之后的道路,有什么想法么?”
  
  三人都笑了,对我说道:“陈老师,七剑本是一体,而你是剑主,又何必问我们的意见呢?”
  
  我点头说道:“既如此,那我们就用一个罪恶满盈之人的脑袋,来给即将震惊天下的七剑祭旗吧!”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白莲如花,赢得集训营头名,如此激动人心的事情此刻却变得平淡,一切都是因为那个最为期待的人,已经故去了,物是人非,不过,所有的一切,也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风云年代,搅动天下风云。

  1. Eweart:

    大师兄坐沙发

  2. Eweart:

    板凳也拿走

  3. Eweart:

    地板也不留

  4. Eweart:

    残暴的大师兄!!

  5. 我是疯子1985:

    不会吧,这么快!我登录的功夫地板都没了!

  6. 八点正:

    骑着蜗牛来

  7. Eric:

  8. 弥勒:

    帅的人总是在最后出场

  9. 这里人少:

    相忘于江湖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