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三章 令人发指

2015年2月9日 更新

  八月初,我辞去了华东神学院教务主任的职务,恢复了自由身。而这个时候的新院长也走马上任了,是一个来自兄弟学院的负责人平调过来的。
  
  我跟他做过交流,觉得是一个踏实而富有进取精神的领导,相信他能够带领着华东神学院,继续走向辉煌。
  
  小颜师妹扶灵回山,在埋葬祖灵的后山结庐而居,守孝三年,这是因为她对于英华真人心中有太多的内疚,不过还是有一些英华真人的弟子选择留了下来,比如程莉和谭滢等人,所以临行前。我与她们在一起吃了顿饭,算是辞行。
  
  席间说了许多事情,这几年的点点滴滴,以及好多往事。十分怀念。
  
  期间程莉突然说起一件事情,告诉我她师父曾经跟她私底下说过一件事情,说茅山里面,有人可能会对她不利。
  
  听到程莉突然提及此事,我下意识地眉头一皱,问她英华真人什么时候说出这话儿来的,程莉告诉我。是在她出事的前三个月。
  
  我问想要害英华真人的那个家伙是谁,为什么?
  
  程莉摇头说不知道,只记得那几天她师父情绪不是很好。比较暴躁,不过却不肯跟任何人谈及此事,对她说起,也不过是一时失言。而后又不再谈及——她这些天来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一直在犹豫是否跟我说,毕竟就目前而言,杀害英华真人的凶手已经找到了,并且伏了法,再次提及的话,多少也有些不合时宜,仿佛在否定我们这些天的成果一般。
  
  程莉的话让我陷入了沉思之中。
  
  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江湖,即便是在我师父陶晋鸿领导下的茅山宗,也未必人人齐心,不过倘若杀害英华真人的凶手不是亭下走马,而是另有其人,那么想要悄无声息地杀掉英华真人,除了特别熟的人,不然必然是十大长老级别以上的人。
  
  十大长老之中,有谁会对英华真人生出杀心呢?
  
  我眼中浮现出几个最有可疑点的人影,不过却又否决了他们的可能性,闭上眼睛,有些头疼,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不是我所希望看到的。
  
  此事我暂且搁下,而接下来我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先将另外一个人给解决了。
  
  那个人就是武穆王,太行一霸。
  
  太行武家能够传承千年而不灭,自然是有着绝对核心的手段和人脉,特别是传闻中的那两本集齐当年天下方士心血而成的仙书,使得他们的后辈总能够出现厉害的人物,我与武穆王交过手,也瞧见过他兄弟武穆生与一字剑的交锋,晓得这两位兄弟都是能够称雄江湖的枭雄,虽然我有着足够的自信,但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必须要有一些计划,以及帮手。
  
  所幸我这三年来倒也没有闲着,以张励耘为首的七剑目前已然成型——天枢星张励耘乃北疆王外侄,天璇星尹悦洪荒异种,天玑星白合青城高足、转世重修,天权星余佳源异兽化形、传承崂山,玉衡星林齐鸣清末傅山传道,开阳星董仲明为人刻苦,摇光星朱雪婷出身天下道庭白云观……
  
  这样的每一个人,单独拎出来,都是江湖之上新生力量的拔尖人物,而如今聚齐,组成七剑,足可抗衡无数英雄。
  
  有了七剑,我的想法便能够得到进一步的实施,而他们对于我又是绝对的信任,当我提出要拿武穆王的人头,来给七剑的成立祭旗之时,没有一个人提出反对意见。
  
  他们大部分人都瞧见过武穆王的暴行,晓得此人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就会给无数人带来伤害,而除掉他,则算是替天行道。
  
  侠以武犯禁,不过在他将自己织进了权力和金钱构建而成的防御网中,我只有以非常手段为之了。
  
  在与程莉辞行的第三天,我与七剑出现在了太行山西麓一处山谷外的树林中。
  
  这树林就是当日我们遇到应颜小哥萧应武受伤的地方,而往前再走一刻钟左右,便能够到达当年出事的那个黑煤窑。那儿当初武穆生与我们对质的时候,曾经带着我们过来瞧过,里面锈迹斑斑的机械设备和满是灰尘的建筑,表明这里已经废弃多年,没有再投入使用,不过我却晓得这不过是武家的手段,对于一个能够产出龙须木墨晶的矿场,他们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最有可能的,不过就是掩人耳目地歇业一段时间,紧接着就死灰复燃,悄不作声地重新开张。
  
  这是我的猜测,而真正来到实地的时候,我才发现我所猜的果然没错,还没有到达黑煤窑的附近,就能够感觉到附近的戒备明显地紧张许多,我们除了发现一支巡逻队外,还在远处的树林中发现了两个暗哨。
  
  瞧见布置,完全就是一个半军事化的营地来着,看得出来,经历过那一次事件之后,武穆王明显地提高了戒备。
  
  我之前对此人做过调查,晓得太行武家的势力不但渗透进了矿业、酒店服务员、运输以及制造等行业,而且还在地下博彩、走私、毒品以及制假行业有着极大的市场份额,不过这些都有职业经理人在打理,作为武家的掌舵人,武穆王此人却并不常出现公众场所,甚至很少有人知道他平日在哪里,所以我才会放弃前往武家在晋西的大宅,而是直接来到了这深山之中。
  
  龙须木墨晶是一种堪称战略性的重要资源,应该是武家最看重的产业之一,别的地方他可以撒手不管,但是这里,绝对是他需要亲自盯着的。
  
  而看守这里的人,也必然就是值得他信任的亲信。
  
  我站在树林之中发号施令,而七剑则四处出动,将此处的地形和防备情况打探清楚,一直到了晚上,夜幕降临的时候,我们便融入了这夜色之中,并且朝着黑煤窑摸了过去。
  
  因为有了充分的准备,所以我们并不会像应颜小哥他们那般不专业,也没有给这些戒备森严的家伙任何机会,很快就接近了矿场。
  
  为了掩人耳目,这儿是采取白天休息,晚上开工的节奏,不过因为设计的缘故,使得矿井里面的灯光并不容易渗透出来,使得即便我们在边缘处,也只能瞧见几盏昏黄的灯光,宛如鬼火浮动。
  
  这气氛有些诡异,而一邻近矿场,小白狐儿的眉头便皱起来了,对我说道:“哥哥,这里有一种古怪的法阵。”
  
  我皱眉道:“什么?”
  
  小白狐儿摇头说道:“不知道,就是一种让人昏昏沉沉、头晕目眩的炁场,让人思维变得迟钝。”
  
  我点头,一拍胸口,将阵法大师王木匠给唤了出来,让他看一下到底什么情况。
  
  王木匠浮空而立,眯着眼睛瞧了一圈,倒吸了一口凉气道:“我靠,好歹毒的阵法,没想到时隔几百年,我居然还能够再一次见到这灭魂奴御阵出现于这世间……”
  
  我诧异地问道:“什么情况?”
  
  王木匠对我说道:“这是一种极为歹毒的法阵,它存在的目的不是伤人,而是控制和奴驭,让长时间处于其中的人丧失最基本的思考能力,消灭人本身的欲望和反击能力,除了吃喝拉撒,以及服从命令之外,不会去想任何事情——这种将人变成狗的法阵太过于伤天害理,曾经被人打击到灭绝,却没想到居然又出现在世间来了。”
  
  我听完之后,心中一阵寒冷,原来我之前以为的那些智障,并非是天生如此,而是被阵法控制,成为了只懂得工作的机器,任武穆王奴驭……
  
  好残忍的手段,正如同王木匠所说,这完全就是抹杀人类的人性,将人给变成了狗。
  
  一种只懂得劳作的牲口。
  
  听到王木匠解释完之后,无论是我,还是七剑,都群情激奋,恨不得立刻将这个地方给端了,不过作为领头人,我不得不保持冷静,询问王木匠一个重要的问题:“里面那些被阵法控制的人,倘若能够救出来,是不是还有变成正常人的希望?”
  
  王木匠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也只是听过,具体的情况并不是很清楚,不过时间短一点还好,倘若是过了三五年,这些矿工作为人的那一部分思维已经停止,想要重新恢复,必须花费很长一段时间的引导,甚至有可能永远都不会恢复呢——当然,具体的事情,还得问这方面的专家,至于我,还是专注于阵法比较好一些。”
  
  我点头,表示明白,然后对身边的七剑说道:“诸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做的意义了么?”
  
  众人在黑暗中齐刷刷地点头,接着按照我的手势,一个一个地潜入了矿场之中,当瞧见他们陆续进入之后,我也深吸一口气,纵身一跃,与王木匠朝着那灭魂奴御阵的阵心摸了过去。
  
  那是在黑煤窑的库房方向,我越过了一大片的露天煤堆,一直来到了这平房的外面,突然瞧见房内电灯一亮,下意识地一蹲,结果听到里面竟然传出一种奇怪的呻吟声来。
  
  嗯……

  1. 江伟波:

    顶上

  2. 江伟波:

    大湿胸

  3. 晨风-依旧:

    杨知修杀了华英么

  4. 我是疯子1985:

    真有可能是杨知修吧!

  5. 弥勒:

  6. 陆客:

    其实如果是真的智障,管吃喝,不虐待,生活条件好点,倒也还行。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