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五章 不速之客

2015年2月10日 更新

  门外的那人突然这么一喊,我瞧见林荣宝的眼睛在那一刻陡然生光,仿佛燃起了希望。不过很快又黯淡下来。
  
  外面叫了两回,所有人都朝着我看来,而我则平静地对着正在接受王木匠盘问的孙博严说道:“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吧?”
  
  孙博严倒是个懂眼色的人,点头应了一声,接着朝外面大声喊道:“罗胖子,你他妈的是过来捣乱还是咋的,老子这儿刚刚享受起来,你就跑过来搅局?”
  
  门外的罗胖子嘻嘻贼笑道:“老孙,真不是兄弟我搅局,武总管找你确实是有急事,宝儿姐若是有意见。兄弟我不介意帮她先出出火,嘿嘿……”
  
  孙博严瞧向我,而我则挥了挥手手,让众人散开,接着点头,让他将外面的罗胖子放进来。
  
  孙博严得了吩咐,冲着外面说道:“行了行了,你个龟儿子,真的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那你先帮我在这儿顶着。我去看一下武总管那里,到底有啥要事。”
  
  他走过去开门,而我则如同影子一般跟在他的身后,吱呀一声,门开了,外面有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秃头胖子,搓着手,迫不及待地冲了进来。
  
  这胖子一边搓手,一边贼兮兮地笑道:“哎呀,老孙,兄弟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宝儿姐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根本不是你一个人能够应对得来的,你赶紧去见武总管,兄弟我先跟宝儿姐大战三百回合,帮你趟趟路,免得您生分、分——啊,兄弟,什么情况,有话好说,什么都可以商量,别这样,我害怕……”
  
  罗胖子话语陡转,是因为两把铁木剑已然架在了他的脖子上面,这木质冰冷,风寒锐利。透骨的杀意凛然,当下也是两腿一哆嗦,差一点儿就吓尿了。
  
  张励耘平缓地将那门给关上,笑着一脚将他给踹到在地,然后说道:“身上有什么武器,都乖乖交出来,不要让老子搜!”
  
  那罗胖子头都不敢抬,从腰间摸出两把短刃。又从脖子下面摸出一块黑色令牌,哆哆嗦嗦地说道:“哎呀,到底是哪路的朋友,走过路过,别伤及无辜,我罗胖子平日里最善良的,走路都怕踩到蚂蚁,好人一个,您手可得稳点,别抖啊……”
  
  他一副贪生怕死的模样倒是让气氛顿时一松,我笑着说道:“罗胖子,你抬起头来,看看认不认识我?”
  
  那罗胖子抬起头,接着满屋子的烛火瞧了我一眼,一张肥脸顿时就变得煞白,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直哆嗦地说道:“你、你是陈老魔……”
  
  我颇有些好笑地对张励耘说道:“小七,你看,现在我在江湖上的名声,大得我都不敢相信是真的了。”
  
  张励耘躬身点头道:“你谦虚,这些都是实打实的威名。”
  
  我耸了耸肩膀,然后对地上的罗胖子说道:“武穆城找孙博严什么事情?”
  
  罗胖子怨恨地望了旁边噤若寒蝉的孙博严一眼,这才哭丧着脸说道:“武总管说今天晚上有点不太平,找老孙过去呢,估计就是想嘱咐他几句,让他加强戒备,看好法阵,莫让宵小进来——呃,我错了,您是一等一的英雄豪杰,我、我……”
  
  罗胖子跪倒在地上,浑身抖如筛糠,显然是惧怕到了极点,而我则沉吟一番,问他道:“武穆城在何处?”
  
  罗胖子回答道:“在小院办公室,就前面拐角左转就到。”
  
  我点头,对旁边的张励耘说道:“我押着这家伙过去,看看能不能将武穆城那老小子给拿下,有了那个小子在手上,不愁武穆王不露面,而你过前面去,拦住矿场的武家客卿,不让这些家伙坏了事——尾巴妞,你跟老王在这里,将这个祸害人的法阵给破了,令旗拿去。”
  
  我将八卦异兽旗交给小白狐儿保管,让她与王木匠留在此处,破解法阵。
  
  众人听命行事,一番交代之后,我将罗胖子那宽大的长袍脱下来,披在身上,然后押着孙博严出了门。
  
  两人离开法阵方室,缓步行走,我问孙博严道:“你可知道,武穆城有些什么本事?”
  
  孙博严小心翼翼地回答,说:“武总管他擅长用枪,不是手枪的枪,而是两柄银色梨花枪,每一根只有三尺长,不过舞弄起来,却有夺日月光辉之势,除此之外,他功力深厚,力大无穷,一拳能够击飞一头发疯的蛮牛,至于别的秘术,小的就不是很清楚了……”
  
  我点头,这时有一个喝得酩酊大醉的家伙从旁边走过,眯着眼睛打量我们,疑惑地问道:“老孙,你旁边这个兄弟,看着面生了?”
  
  那人喝得有点大,走路的步子都一晃三摇的,但戒备之心却蛮重的,孙博严身子一阵僵直,紧接着对那人说道:“秦裕你个龟儿子,没事少喝点酒,那天武总管心情不好,直接将你给踢走了——你真的喝醉了,这不就是罗胖子么,闪开!”
  
  他一把将那人给推开,醉汉滚落在地,郁闷地呻吟道:“你个狗日的,推什么推,势利眼,以为掌管了一个法阵,就了不起么,钱你拿得最多,女人也上杆子地给你搞,老子啥都没有捞着,喝口小酒,这也是事儿?”
  
  在那醉汉的骂声中,我和孙博严转过拐角,瞧见了前面的小院精致,里面传来昏黄的光芒,那家伙看了我一眼,问我道:“陈先生,我已经带你到这里来了,还想怎么样?”
  
  我指着那敞开的院门,对他说道:“里面有人守着么?”
  
  孙博严摇头说道:“武穆城平日里最是傲气,对自己的身手十分自信,从来不会安排人给他守着,觉得太麻烦,应该不会有。”
  
  我点头,然后对他说道:“我们一起进去,然后你将他引到门口来,事情就结束了——对了,张嘴!”
  
  孙博严下意识地照做,结果我的右手往怀里一摸,掏出一颗红色药丸来,丢进了他的嘴巴里面去,接着在他下巴处轻轻一碰,药丸就滚落进了喉咙里,这家伙被噎得够呛,不断咳嗽,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哭丧着脸对我说道:“陈先生,你这是在干嘛?”
  
  我微微一笑道:“我不太信任你,所以给你服了一种虫药,如果你想要跟武穆城报信,那么这药丸便会立刻化作万般虫蛊,充斥在你的心肝脾肺之间,让你全身都布满这种虫子,一连痛苦七日,绝望而死……”
  
  孙博严脸都吓白了,一连摇头道:“陈先生你别这样啊,我哪里敢胡乱报信,我……”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平静地说道:“不用解释,我现在信任你了。”
  
  两人进了院子,然后来到那办公室的门前,孙博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过去敲门,咚咚咚、咚咚咚,两回过后,里面传来一个沉稳的男声:“谁?”
  
  孙博严回答道:“武总管,是我,老孙,罗胖子说你找我,我就过来了。”
  
  那人问道:“嗯,另外一个人是谁?”
  
  孙博严道:“罗胖子。”
  
  “哦……”里面的那个男人应了一声,接着对他说道:“那行,你进来吧!”
  
  孙博严推门而入,我躲在门旁,瞧见那门被推开,露出一条缝,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家伙居然浑身一绷紧,整个人朝着里面猛冲,大声吼道:“武总管,有敌人,黑手双城陈老魔啊……”
  
  这一声“啊”,陡然之间变得尖锐,自以为脱离了我监控的孙博严被随后冲入其中的我一掌拍在了后背之上,剧痛使得他声音无比高亢。
  
  茅山掌心雷!
  
  孙博严仿佛被一头烈马撞上,整个人朝着前面飞起,接着一道锋芒陡升,将他的身体给直接拍到了旁边去,而后这锋芒与我陡然拔出的饮血寒光剑狠狠地撞到了一起。
  
  铮!
  
  一声炸响,我朝后退开,感觉手中长剑不停晃动,有恐怖的力量从剑尖一直蔓延到了我的手臂上,使得我整个人都有些发麻。
  
  孙博严说得果然没错,武穆城此人,天生巨力。
  
  骤然的交锋之后,两人倏然而分,我退到了门口,而与我交锋的那个人,则一直退到了墙边,双手一震,却是两柄银色梨花短枪,上面的红色樱穗不断晃荡。
  
  这是一个有着硕大头颅的大汉,秃瓢,那脑袋之上,横七纵八的分布着十来道伤疤,将他本人给渲染得格外凶恶。
  
  房间里面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黑衣老者。
  
  这老者头发散乱,一脸灰白的络腮胡,就好像是路边乞丐一般,不过一双眼睛黝黑晶莹,给人的感觉却是一个了不得的高手。
  
  两人与我遥遥相对,接着光头大汉的脸上露出了凛然的笑容来:“我说为什么整个晚上都心神不宁,原来是有不速之客啊?不过正所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今天正好新球先生也在,您真的是赶巧了!”
  
  那脏兮兮的老者也咧嘴一笑,嘿然说道:“年轻人真急躁啊,莫上火,将头抬起来,让我看看你到底是谁?”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到底谁是不速之客?
兄弟我那啥……一会还会加更,不过可能晚一点。

  1. 我是疯子1985:

    沙发?

  2. Eweart:

    大师兄坐板凳?

  3. 流水:

    艹 王新球?

  4. 格格:

    小外公王新球!

  5. 运:

    要是茅山有人杀害杨颖,那就太悲哀了,老陶这掌门做的,哎

  6. 运:

    大师兄真是天不怕地不怕,有了七剑有依靠了

  7. Rorschach_Ye:

    锵锵锵锵锵锵锵锵锵

  8. 虎皮猫大人:

    且看一下剑阵的威力吧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