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六章 北斗七剑

2015年2月10日 更新

  “新球先生?好别致的名字啊……”
  
  我缓缓地抬起头来,那肮脏老头儿嘿嘿笑道:“老子晓得你是在笑我这名字土气,不过爹生娘养。父母给的名字,老子也没有办法不是?但说句实话,年轻人你出手太黑,实在是有些凶煞过度了……”
  
  他一番说教,倒是想跟我说点道理,不过那疤脸光头大汉瞧见我的模样,却是猛然一震,高声喊道:“你、你是黑手双城陈志程?”
  
  我凛然笑道:“正是在下,武穆城,你我无仇无怨,不过既然你是武穆王的堂弟,又负责此处。那么就不要怪我不告而来了!”
  
  武穆城咬牙说道:“我堂兄前几日还给我打过电话,说你这家伙蛰伏多日,有可能会伺机而动,没想到果真如他所料,你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闯到了我这里来,还好有新球先生在,不然我们这矿场,又要变成你扬威江湖的垫脚石了……”
  
  孙博严说武穆城为人高傲,然而此刻开口闭口便是新球先生。看来是有将面前这老者拉下水的意思,而那邋里邋遢的老头对于这种马屁却是十分受用,点头之后,对我说道:“原来你就是近年来在江湖上名声鹊起的黑手双城陈志程啊,我看年纪也不大啊,为什么被人提及你,都称呼你为陈老魔呢?”
  
  这老头儿言语之间,颇有些冒失之处,我瞧见他周身的炁场,颇有些高深莫测的感觉,于是也不想太过于得罪。拱手说道:“都是江湖人以讹传讹,不足为据。”
  
  新球先生摇头说道:“不,别人说,我倒也不太信,不过我那大哥曾经私底下也提起过你,说不能收你为徒,而让你投身入了茅山,是他这辈子的几大遗憾之一,每每回想起来,都不由得几声长叹——我那大哥天纵之才,能够让他牢记的人,自然不会太过于简单……”
  
  我有些诧异地问道:“你大哥是?”
  
  新球先生没说话,而武穆城却洋洋得意地说道:“姓陈的小子,好叫你晓得,你面前的这一位。可是邪灵教天王左使的亲兄弟,哼哼!”
  
  天王左使……王新鉴?
  
  我的眉头猛然一跳,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当年在神仙府中出现的那个天兵天将形象的大汉,那个家伙可是逼走李道子、与我师父平分秋色的邪道巨擎,也是邪灵教的精神偶像,实在没想到,我面前的这个邋遢老者,居然就是他的亲兄弟。不由得失声喊道:“你是邪灵教的人?”
  
  新球先生摇头说道:“非也非也,我大哥是邪灵教的天王左使,并不代表我也是,鲁东八连营,你可晓得?”
  
  我点头说道:“莫非是齐鲁大地,与孔府、岱庙、崂山道士齐名的八连营?”
  
  新球先生不屑地说道:“崂山马马虎虎,就孔府和岱庙的那几个小把戏,哪里能够与我们八连营齐名?也就是我们兄弟不想争那个名气罢了,若是真的计较起来,直接杀到孔府、岱庙去,让那些井底之蛙瞧瞧我们的本事,方才晓得这世间的厉害。”
  
  就在他吹嘘之时,院子外面一阵异动,紧接着刚才的那个醉汉带着一群人出现在了院子里,冲着里面喊道:“武总管,刚才老孙传了个纸条给我,说你这里有危险……”
  
  我瞧见这围将而来的众人,脸色铁青地看着屋子角落艰难爬起来的孙博严道:“你小子当真是不怕死么?”
  
  那家伙一边吐血,一边恣意地笑道:“辟谷丹而已,真的当我是什么都不晓得的乡巴佬?陈老魔,我法螺道场上百条的人命落在你的手上,现如今,也是你该偿还的时候了……”
  
  他桀桀地笑着,我能够感受到他眼神之中的怨毒,不过即便如此,我却也没有太多的紧张感,而是平静地环顾四周,然后朗声说道:“三年前,我来过这个地方,心里面就在想,有朝一日,我一定会回来,将这个鸟煤窑给他妈的封了;而现在,我回来了……”
  
  我重重地停顿了一下,然后举起手中的剑,用尽所有的力气放声吼道:“我来了,用我手中的剑,问一下诸君,谁要挡在我的面前?”
  
  随着我的一声长啸,整个矿场陡然震动了一下,紧接着那股让人沉闷的炁场一下子就散去许多,空间一清,让人觉得连呼吸都变得那么顺畅,这是留守在原地的王木匠和小白狐儿发动了,将这灭魂奴御阵给直接破去,而与此同时,矿场四周都传来了喊杀和兵器的碰撞声,一时间杀声喧哗,仿佛大军莅临一般。
  
  这状况让武穆城脸色一变,冲着我大声喊道:“你到底带了多少人来?”
  
  我将饮血寒光剑垂落前指,绕着四周一圈,紧接着说道:“你都有这么多部下和帮手,就不许我有几个志同道合的伙伴么?”
  
  武穆城脸色铁青,终于不再忍耐,甚至都没有呼唤旁边的新球先生,提着短枪便朝着我冲了过来。
  
  他本来就是一个十分厉害的高手,如此盛怒之下,却是发挥出了恐怖的速度来,骤然而至。
  
  我则显得不慌不忙,一套真武八卦剑,将这家伙宛如海浪拍打的凶猛攻势给平缓地应了下来,而他这边疯狂进攻,旁边的那些人却也没有闲着,而是纷纷扬起手中的兵器,朝着我这边扑了过来。
  
  武穆城果然如同孙博严所说,是个顶厉害的高手,特别是手中的一对银色梨花枪,简直神出鬼没,让人防不胜防,不过这些对于我来说,又显得不是那么勉力,当下也是稳稳地应付着,并不着急与他分出胜负,反倒是旁边的那些家伙倘若是觉得有机可乘,我便直接使出重手,用了两三个人的性命来警告所有蠢蠢欲动的家伙,莫靠近我,不然死的只有他自己。
  
  叮叮叮、铛铛铛……
  
  小院之中,身影翻飞,我与武穆城斗得难分难解,两人看似势均力敌,不过却也有着许多差别,一番争斗下来,我感觉武穆城虽说体壮如牛、一双臂膀拥有巨力,但是对这几年一直巩固状态的我来说,到底还是差了一些,倘若我竭尽全力,最终落败的那一个,必然就是武穆城。
  
  然而我却不能陡然之间下死手,因为我晓得一点,即便是我勉力将武穆城给拿下,旁边的新球先生未必会如此一般不动声色,甚至有可能抛下脸面,直接杀将过来,与我硬碰硬地撞在一起。
  
  不能速胜,那边只有拖延。
  
  因为此刻我并非一个人作战,既然整个矿场最主要的力量都集中在了这个小院子附近,那么其他的地方,则就可以任新成立的七剑发挥了。
  
  那些家伙,就如同磨刀石一般,能够将七剑们磨得无比锐利,而当他们解决好一切,重新聚拢于此之时,便是我反击的时机了。
  
  武穆城与我缠战几个回合,侧耳倾听,能够感受到自己的手下在黑夜之中频频失利,顿时也急了,顾不得颜面,对旁边的那邋遢老头说道:“新球先生,此人带了许多厉害的帮手,倘若不能将他速速拿下,只怕我们矿场就此沦陷,而那龙须木墨晶,只怕就不能按时供应了,所以还请您速速出手,帮我杀了这狗贼!”
  
  那邋遢老头原本还有些固执地本着江湖规矩,并不准备上前与旁人一同围殴于我,此刻听到武穆城的请求,当下也是朗声说道:“那你们且退下,让我来与他一会!”
  
  新球先生一言方落,身子便立刻化作一片扭曲的状态,下一秒出现的时候,竟然就在我的左侧,满是老茧的左手,陡然一张,呈虎爪,朝着我胳膊抓来。
  
  这人的手段实在是太诡异了,以至于我在应付武穆城的时候,竟然来不及回剑去挡,只有将左手一翻,与他硬拼了一记。
  
  轰!
  
  一声炸响,竟然有风从中产生,朝着四面八方吹了出去,我即便是用上了土盾,却也止不住朝后退开几步,那邋遢老头却又是冲上前来,再次抓向我的胸口,旁边的武穆城却并不按照邋遢老头的话语后退,而是一声高呼,抓住这个机会,手中双枪,朝着而我的下阴和心脏处,一前一后地捅将过来。
  
  这两招,一明一暗,十分凶险,我长剑只能挡住心脏那一枪,而下阴处的那一记,却是根本就避之不及。
  
  因为更为致命的,却是邋遢老头宛如毒蛇一般尾随而来的攻击。
  
  天下间,果然高手无数,稍微一个大意,便有可能命丧黄泉,我心中骤然收紧,正准备将血劲激发之时,突然一个淡影出现,手中利刃一搅,却是将武穆城那夺命的一枪给拨开了去,我连忙往后一躲,退开一看,不由得惊讶地喊道:“杨劫,你不是在学院里么?”
  
  我此番前来太行,只带了七剑,至于杨劫,则留在了神学院与他的几个师姐在一起,却没想到他竟然出现在了此处,而且还在关键时刻,帮我挡去一记致命的攻击。
  
  杨劫没有说话,而就在这个时候,这小院子的围墙之上,突然多出了七道身影,正是张励耘他们及时赶到,朗声说道:“北斗七剑,前来拜访!”

  1. Eweart:

    大师兄坐沙发?

  2. 奇:

  3. Rorschach_Ye:

    略屌

  4. Rorschach_Ye:

    七件套刷完经验来打boss了

  5. 运:

    七剑初试锋芒,期待

  6. 运:

    还没更新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