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七章 什么情况

2015年2月11日 更新

  张励耘、小白狐儿、白合、布鱼、林齐鸣、董仲明和朱雪婷七人分别跃上墙头的时候,外面的喧闹声顿时一静,我便晓得他们已然在短暂的时间里处理好了外面大部分的敌人。及时赶了回来。
  
  瞧见这七人在墙头屹立,武穆城脸色阴晴不定,而那邋遢老头却注意到了七人手中的北斗七星剑,一脸肉痛地说道:“奢侈,太奢侈了,如此珍稀的龙须木墨晶,竟然被你们浪费到这桃木剑之上,实在是、实在是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北斗七星剑本质乃最为珍稀的天生黑铁木,不过为了掩人耳目,南南在制作的时候,于外面涂覆了一层混合着朱砂、龙须木墨晶等物的涂料,使得这剑看起来像是桃木剑一般。邋遢老头不明就里,自然是心疼异常,然而他这话听在七剑耳中,却是赞扬,七人的脸上都不由得露出了骄傲的神色,接着冲我问道:“剑主,七剑既来,有何吩咐?”
  
  我往后退了两步,这才指着那天王左使的亲弟新球先生说道:“帮我拦住他和其余人,我好有时间将武穆城这龟儿子给拿下!”
  
  “如你所愿!”
  
  七剑从墙头飞下。七把剑在空中挥舞,寒光如雪,长剑如林,内中有隐隐龙气激发,却是化作七条隐龙凝于上空,交叠而成了一道充满力量的密网,将他们七人融为了一体,接着剑招一变,却是将那搅局的邋遢老头给卷入其中去。
  
  邋遢老头王新球虽然出生旁门左道,却是个守规矩的人,他先前应邀出手。并不曾想与武穆城一起围攻于我,而是叫光头大汉先行退下,却不知道此人一点进退都不知,反而与其携手,给了我巨大的压力,尽管实在生死较量中,他不会将此节说破,心中也有些不喜,故而朗声一笑,冲着为首的张励耘说道:“好剑阵,老头子我倒是来领教一下,你们这些年轻人,到底能够搞出什么花样来……”
  
  他是天王左使的亲兄弟,也是神秘的鲁东八连营中人,辈分极高。身手也是匪夷所思,自然有资格说出这话儿来,然而一入阵中,他便发现一件恐怖的事情,那就是自己所面对的这七位年轻高手,居然配合无间,心意如一,完完全全地仿佛一个人一般。
  
  这事儿就有些恐怖了。要晓得人终究不是机器,阵法千变万化,运转之间,终究还是有破绽可行的,然而面前这四男三女进退之间,竟然涵盖了诸天变化,一如七星北斗,毫无破绽,无懈可击。
  
  这样的剑阵当真是让人头疼了,因为此进彼退,彼进此退,七人如同一只手掌,灵活得让人发狂,更加让他郁闷的是,本以为即便是法阵严密,他也能够一力降十会,结果真正发挥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这七人,莫不是当今年轻人中的精英高手,每一个单独拎起来,都有让人眼前一亮的震撼之处,实在是无法形成倾倒性的压力,更不用谈什么速度破阵杀敌。
  
  事实上,就如同卷入了江中旋涡,虽说还能够尽力挣扎,但是终究还是落入了下风。
  
  什么情况?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但是光是天王左使亲兄弟这一个头衔,便能够让王新球横行一时,然而怎么陡然之间,这个世界好像变了模样一般,七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小家伙,居然将他给留在了此处,并且不断打压,几成摇摇欲坠的态势?
  
  这情况不仅将王新球搞得有些摸不着北,连旁边沾沾自喜的武穆城都给吓愣了。
  
  哎呀吗呀,到底是怎么回事,要变天了么?
  
  七个人、七把剑,还有一个江湖宿老,以及场中其余的武家供奉,那战斗是如此激烈,而这些都是宝贵到极点的时间,我哪里能够浪费,当下也是对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杨劫吩咐了一声,让他在旁边掠阵,收拾其余的小喽啰,以及有可能放暗枪的家伙,而后我将手中的饮血寒光剑微微一抖,做了一个邀剑式,对着武穆城说道:“现在终于算是公平了,武穆城,该我们了!”
  
  武穆城双手紧紧捏着手中那鸡卵粗的短枪,脸上的疤痕像蜈蚣一般蠕动,恶狠狠地咬牙说道:“小子莫得意,你真的当我怕了你么?”
  
  我平静地说道:“你怕或不怕,我都要杀你,与恐惧无关;拿下你,不过是为了杀武穆王的前奏,若是连你我都难以制住,谈什么别的东西呢?而你也不要太多抱怨,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既是恶人,既行恶事,便要从容地面对恶果,面对着惨淡的人生,以及淋漓的鲜血!”
  
  我这一番装模作样的话语,让武穆城顿时就火冒三丈,怒声吼道:“乳臭未干的小子,有点三脚猫的功夫,就敢在大爷面前卖弄了,那么让我给你点血的教训,教一教你怎么做人!”
  
  他的手往身后一抓,却是摸出了一根短棍来,紧接着将双枪往这短棍之上一拧,上面似有机关卡槽,咔嚓一声,竟然化作了一条如龙长枪。
  
  长枪在手,武穆城立刻摆了一个赵子龙血战长板桥的架势,紧接着这银枪一挑,便朝着我陡然刺来。
  
  年刀月棍,一辈子的枪,此乃民间俗语,说的就是那枪法,得用一辈子的时间琢磨,而即便如此,倘若是没有悟性,也未必能有成就,而这武穆王的枪法虚实兼备,刚柔相济,出招时锐不可当、虚实相生,让人觉得颇为犀利,我不明就里,当下也是出剑与之周旋,一经交手,方才得知此人却是以力度见长的大封大劈和猛崩硬扎,刚柔兼施,实在是了不得的枪法手段。
  
  这长枪可比短枪雄奇,我与他酣战十数招,却见武穆城风格陡然一变,身子一扭,长枪横扫,立刻展现出优美功架,这劲力饱满、步活身灵、枪路纵横、变化多端,端的是“枪似游龙扎一点,舞动生花妙无穷”,让人叹为观止,心生寒意。
  
  武穆城是我见过的玩枪者中,最溜的一个。
  
  不过也仅此而已。
  
  在于他将这长枪舞动成一道旋风的时候,我却是将全身魔功提升到了巅峰状态,手中长剑与心中意志凝成一线,紧接着我一个箭步前冲,对着前方的空隙平平地刺出一剑。
  
  这一剑,既没有“依然秋水长天”的雄奇,也没有“西江月”的一往无前和犀利。
  
  它就是那么普普通通的一剑,与寻常人刺出去的,几乎没有太多不同。
  
  然而即便如此,它终究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我这一剑,穿过了万千枪影,最后落在了武穆城左边的手腕之上。
  
  饮血寒光剑一带一划,却是将武穆城大半个手掌都差点斩了下来,不过即便没有,那家伙也是发出了一声惨烈的叫声,紧接着抽身疾退,然后握着血肉发白的伤口,一脸难以置信地冲我喊道:“这怎么可能,你这一剑如此随意,我明明感觉可以避开的,为什么最后还是被你伤到了?”
  
  我将长剑朝着头顶上扬起,接着不远处的灯光打量剑尖之上逐渐消失的血珠,平静地说道:“武穆城,我的年纪不如你,修为或许也抵不上你多年苦修,不过我们两人终究还是有一些不同,你可晓得是什么吗?”
  
  武穆城咬牙问道:“什么?”
  
  剑尖之上的血珠消失了,而我则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境界,懂么?你我之间的境界不一样,我对这世间充满敬畏,故而能够花更多的时间去找寻事物的本源,而你则将整个心思,都放在了如何让自己的手段更加花哨上面去,孰高孰低,这个问题你还是留到黄泉下面去想吧……”
  
  我既然建立优势,便也不再拖拉,也不与武穆城多做口舌之争,而是将长剑前指,一阵暴风骤雨地冲锋。
  
  面对着我陡然加强的攻势,失去左手支撑的武穆城不得不转攻为守,一边拼命抵挡我如骤雨而来的剑势,一边朝着旁边的邋遢老头求救:“新球先生,此人太过厉害,救我!”
  
  他刚才与我战得实在是太过于投入,知道此时方才有时间打量旁边的战况,然而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却是整个心都拔凉拔凉。
  
  被他寄予厚望、力挽狂澜的新球先生,此刻却是被七剑给牢牢地控在了当场,左冲右突而不得,身上已然多出了十几道细碎的伤痕,至于旁边的一众供奉,则死的死、伤的伤,却是没有几人能够再次站立起来了。
  
  什么情况?到底什么情况?
  
  武穆城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快要崩溃了,不过越是如此,他的凶性便越发的强大起来,猛然一咬牙,伸出右手在自己脸上抓出数道血淋淋的伤痕,接着厉声吼道:“老子今天拼了,给你瞧一瞧我武家的仙书神卷,就算是同归于尽,我也……”
  
  这话儿还没有说完,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身子一轻,接着腾空飞了起来,天旋地也转,知道最后落地的时候,方才瞧见有一具熟悉的无头尸体,在原处轰然倒地。
  
  妈的,真不讲道理,老子大招都还没有放!
  
  临死之前的武穆城,定然如是想。

  1. 船长:

    杨劫出的手吗?

  2. 流水:

    不会吧 这小子是抢人头高手么

  3. 弥勒:

    杨劫不能留!

  4. 奇:

    杨劫专修抢人头啊

  5. 克罗:

    天生是魔星护法

  6. 那把饮血寒光剑:

    砍人头?是我老人家的专利。

  7. 吴杰超:

    杨劫又抢人头

  8. 晨风-依旧:

    神卷激发要见血,很适合大师兄啊,临仙遗策加仙书神卷双挂齐开

  9. Rorschach_Ye:

    过年期间多写点啊,等得肉疼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