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八章 血债累累

2015年2月11日 更新

  倘若没有这邋遢老头王新球,我倒还是可以留下武穆城一命,然而此刻我却不能心慈手软。只有以雷霆手段杀掉这儿的主心骨,将场面给镇住,方才能够处理接下来的一大堆烂事,也不会受到这个邋遢老头的变数,生出许多事端来。
  
  所幸我这些年来勤练不辍的修行,使得我已然能够将上一次渡劫之后的境界给稳固住,不但那经脉比之前宽阔了许多,就连陡然之间的爆发,也出乎意料的顺利。
  
  扑通一声,武穆城人头落地,所幸是被饮血寒光剑给斩落,剑身将脖子的伤口封堵。没有出现漫天鲜血喷洒的血腥场面。
  
  不过即便如此,这变故也让场中所有的敌人给震惊到了。
  
  在此之前,他们都是晓得武穆城此人手段的,自谓不如且不说,而且还差得甚远,原本以为平日里凶猛得如同一头恶虎的武穆城能够将这些麻烦给解决了,结果还没有交手许久,就给人斩下了头颅,这样的情形让众人胆寒,所以除了躺倒在地下的。其余人都忍不住豁出性命,锋利朝着外面突围而出。
  
  七剑连忙收紧法阵,正要防御,却听到那邋遢老头一声厉喝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老子只是路过,莫名丢了性命,实在不划算,所以就不跟你们这些少年英豪拼命了,走也!”
  
  他与七剑酣战到了此刻,却也大概摸出了一些虚实,当下身子一扭。朝着董仲明胸口一抓。
  
  董仲明举剑来挡,结果王新球与他差之毫厘而过,腾身跳上了墙头,接着一路飞奔,却是头也不回地冲出了矿场,不见踪影。
  
  瞧见这人最终还是逃离了此处,张励耘脸色一黑,冲着我大声喊道:“老大,我去追!”
  
  我挥手拦住了他,往着暮色渐深的远方,叹了一口气道:“算了!”
  
  人是从董仲明的缺口逃走的,他涨红着脸走到我跟前来,对我说道:“陈老师,对不起,我……”
  
  我摇头笑道:“与你无关。王新球的大哥是世间闻名的天王左使,他虽说没有自己大哥一半的厉害,但也不是我们能够轻易对付的,倒也怪不着你;而且走了也就走了,一来那天王左使虽说是邪灵教左使,有名的大魔头,但是当年他对我曾经有恩,我多少也得还点人情。二来王新球这人其实倒也不坏,具体事情具体分析,倒也不能将他一概而论……”
  
  张励耘还是有些不甘心地说道:“可是,他若是逃走了,让武穆王得知了怎么办,我们此刻……”
  
  我嘴角一挑,冲着周遭的七人笑道:“我们过来的目的,不就是找武穆王呢,他不来,我们有个什么意思呢,要的就是敲山震虎——我们先前的想法是伏击武穆王,直接私下里解决问题,然而计划不如变化,现如今有了这个黑矿场,和里面几百名被他奴驭的矿工,形势陡转,着急的便不是我们,而是他了,准确来讲,我们已经抓住了他的痛脚,随便一捏,他就不得不随着我们的节奏而来!”
  
  小白狐儿一脸迷惑地问道:“哥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指着小院里一堆东倒西歪的供奉和监工,以及远处的矿洞说道:“我们要杀武穆王,并不仅仅只是因为他与我之间的仇怨,而是为了那几百名可怜的矿工,以及不让他再次害人,那么那些人我们不得不管,不过这几百号人一时半会我们是转移不出去的,所以我们只有留守此处,以逸待劳,而另外一边,则通知宗教局的人过来驻场接手,将此事了结。”
  
  小白狐儿摇头说道:“可是武穆王绝对不会束手就擒的,他一定会垂死挣扎,甚至亲自过来,将一切证据给消灭!”
  
  我笑道:“这不正是我们所期待的么,之前不知道武穆王躲在那个乌龟壳里面,而现如今他自己送上门来,还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加美妙?”
  
  众人懂了,不过张励耘却告诉我,山里面,移动电话没信号,他找个人去问一下,看看有没有座机,我让众人散开,有的去负责安抚那些可怜的矿工,有的则将这些助纣为虐的监工和供奉给看管起来,大家各自散开,而我则找到了杨劫,问他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杨劫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然后说道:“大师兄,师父之前对我说过,让我一直留在你身边,保护你,就如同一个影子一般;现在师父死了,我不知道自己的去处,所以就遵循她的遗命,一直追随而来。”
  
  我笑着说道:“我这么大的人了,哪里还需要你的保护?”
  
  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杨劫的好意,然而他却表现得十分坚定,这孩子平日里虽说话儿不多,但是却极为倔强,也很有主意,认准了的事情,从来都不会改,讲了两句,我瞧见他坚定而清亮的眼神,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做别人的影子,很辛苦的,你真的愿意为了别人而活着?”
  
  杨劫笑了,发自内心地说道:“大师兄,从我懂事之日起,我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晓得自己的责任是什么,所以你不要再劝我了。”
  
  我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认真地说道:“从此以后,承蒙关照,拜托了。”
  
  解决完杨劫的事情之后,我没有继续停留,而是找到了被控制起来的孙博严,对着这个胆敢在我面前耍花样的家伙说道:“虽说那药丸不是真的,但是拳头却从来不假,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孙博严视死如归地说道:“要杀便杀、要剐便剐,何必说那么多羞辱我的话,你动手吧,老子要是眨一下眼睛,就不是法螺道场出来的!”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冷然笑道:“你这态度让我还以为回到了战争年代呢,别慌,看你腿都抖了,何必装成这副模样,我现在自然不会杀你,自有法律来审问你,至于到时候你是被发配到白城子,还是一颗子弹结束你罪恶的生命,这些都与我无关。当然,你也可以期待一下,你们的大老板,也就是武穆王会过来救你们,不过到时候你就会绝望地发现,他一定不会是你们的救星……”
  
  孙博严闭目不语,而这时林齐鸣找了过来,对我说道:“座机找到了,不过发现被人剪断了,刚才找了一下,一时半会也排不了线,只有找人出外面去联络。”
  
  我点了点头,沉思了一下,将杨劫叫了过来:“有将事情得让你去办——这里有两个电话号码,一个姓宋,一个姓黄,你得离开这里,前往最近的村子,找到电话,将这里的消息告诉他们,并且请求他们速度前来支援,不然情况就会很糟糕。这事儿关系到我们所有人的生死,你可晓得?”
  
  杨劫点头,问了几处细节,转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他离开之后,我则开始忙碌起来,巡视了一下矿场,然后来到了聚集在一起的矿工前,张励耘告诉我,这里总共有二百一十六个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我听了并没有什么感觉,然而真正瞧见这些人的时候,却给震撼到了——眼前这些双眼无神、一脸茫然的男男女女浑身脏兮兮的,形如槁木,行尸走肉一般,靠近了便能够闻到一股发馊的臭气,因为长期在矿下工作,大部分人都佝偻着身子,让人瞧见了,特别的震撼。
  
  我走到这些人的跟前来时,心中一阵酸楚,而白合则带了十几个哭成泪人的矿工找到了我,说他们几个是刚刚被抓到这里不久的,暂时还有些意识,没有跟其他的同伴一般,完全失去自我,而法阵被破掉之后,差不多能够与人交流。
  
  我询问了这十几个人,最大的五十来岁,而最小的才十四岁,他们有的是被拐卖过来的,有的则直接是被武家掳掠过来的,在这里过着生不如死、畜牲一般的日子,更加让人发指的事情是,那些供奉对于这些女性的矿工随意凌辱,而一旦有人稍微反抗,轻则拳打脚踢,重则取人性命,至于尸首,则和那些矿难或者劳累致死的人一起,丢到矿场后面的一个天坑里面去。
  
  我被人带着来到了那个天坑,方才发现被设成了一个炼制恶灵的法阵,鬼气森森,让人不寒而栗。
  
  而后经过盘问,我才晓得是一个炼鬼的客卿做的,至于那个家伙,则在刚才的混战之中,被杨劫一刀割断了脖子,连得意手段都没有施展出来,便直接也做了一头屈死鬼。
  
  我越是深入地了解,越是能够感受到这武穆城和太行武家犯下的累累血债,以及丑恶到极点的嘴脸,也越发地下了决心,一定要除掉此人。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我们积极地处理着一切问题,并且一直在等待着杨劫的消息。
  
  终于到了凌晨,天灰蒙蒙的时候,矿场的前方来了一个人。
  
  然而来的这人,并不是我们所期待的杨劫,而是矿场的主人——武穆王!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有时候,一些表面高大正义的人,比那些被曝光出来的,更加黑暗。
连续加更好多天,有点累了,于是决定今天不加更,感觉自己萌萌哒,晚安大家。

  1. 奇:

    感觉自己萌萌哒

  2. 我是疯子1985:

    居然不是沙发

  3. 弥勒:

    不加更一点也不萌︶︿︶

  4. 克罗:

    居然不是杨劫,出乎意料啊

  5. 虎皮猫大人:

    傻波伊们!不要再催更了,这里本来就不是首发,你催了作者也看不到。

  6. 猫猫:

    杨劫是二隐星之一。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