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九章 平地惊雷

2015年2月12日 更新

  这座位于太行山深处的矿场其实并不大,为了隐秘和掩人耳目的目的,它显得十分狭小。除了几个堆煤场和矿洞之外,整体的建筑就只有一个三层砖楼、一间大仓库和十几座管理人员住宿的小院落,我们为了管理的需要,将这两百多人的可怜矿工全部都集中在了三层砖楼之中,由那十余个意志尚存的同伴负责安抚,至于那些受伤和被擒住的监工和供奉,则都押在三楼的小房间里。
  
  我晓得武穆王若是真的来临,只怕是暴风骤雨的攻势,所以也没有留下多少讲究,直接将这些人的腿都给打断,接着挨个打昏,确保一旦混乱起来。这些人也不会给我们造成多大的麻烦。
  
  接着就是王木匠的工作,他将在这灭魂奴御阵的基础上,利用参与的材料重新布置,尝试着弄出一个可以勉强防御这三层砖楼的阵法来。
  
  虽说并没有太多的用处,不过此时此刻,却多少也能够给人予心理安慰。
  
  紧接着我们轮流放哨,而没有轮到的人则盘腿休息,养精蓄锐,安安稳稳地等待着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或许是武穆王的狂怒,或许是杨劫带来的援兵。
  
  有着这两百多好苦难矿工。我们没有别的选择。
  
  我们既然救了他们,给予了希望,就尽量不要让这泡沫破灭,成为一种绝望的恐惧。
  
  于是我们终于等到了武穆王。
  
  如我所料,作为太行武家的家主,此人并不是一个习惯于单打独斗的家伙,而且据从林间回来报信的小白狐儿所说,他除了带了二十多个高手队之外,还带了十五人的枪手,这些枪手一律带着微型冲锋枪,看那款式。感觉应该是从滇南对面走私过来的。
  
  据闻武穆王掌管着附近整个区域的白粉市场,跟那些刀枪不离身的毒贩关系十分亲密,有这么多的枪支,也算是正常。
  
  只是修行者之间的战斗,若用上枪,那就真的太不讲究了。
  
  不过若是说到枪,受过专业军事培训的我们哪里会惧怕,当下我们也是拿出了先前从矿场武器库里面收集而来的枪支和子弹,接着张励耘则潜入黑暗之中去。
  
  这一夜,他是唯一既没有休息、也不曾放哨的人,整晚的时间里一直都在鼓捣一个东西,此刻就是看成效的时候了。
  
  从人数上来看,我们这一方占了决定性的劣势,因为抛开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智障矿工,这儿满打满算。我们只有八个人,而对方,则有超过四十人。
  
  所以数量不占优势,那么我们就只能从别的地方找补了。
  
  武穆王从林中走到了矿场前面的马路上时,我也正好出现在了矿场的门口,孤孤单单的一个人,面对着一大群气势汹汹的家伙,说实话。着实有些孤胆英雄的感觉。
  
  我站住了,武穆王也平静地站在了我面前的二十米处,而他身后的一帮人如众星捧月地将他给围拢,整齐划一,就像一支部队。
  
  两人对望,目光在半空中交织在一起。
  
  沉默,死一样的沉默。
  
  过了了好一会儿,武穆王才叹了一声道:“陈志程,你真的实在是一个让人讨厌的家伙,一点儿眼色也没有,又不知道进退,我觉得若是再将你留在世间,这简直就是对我的一种侮辱!”
  
  能够使这个家伙头疼,真的是一件让人愉悦的事情,我嘴角翘起,微微一笑道:“所以你出了钱,叫亭下走马过来刺杀我师叔,以及我?”
  
  武穆王眉头一皱,寒声说道:“陈志程,你别以为杀了一个所谓的天下第一杀手,就能够跟我叫板,这事儿若是你师父亲自过来,我倒也忍了,不过你——哼,真当我与亭下走马那个一击不中、远遁千里的快枪手一般对付,是吧,现在我就出现在你面前了,说吧,你想怎么办?”
  
  我平静地说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要你死!”
  
  “要我死?哈哈,真是个笑话,这天下要我死的人无数,然而几十年过去了,可曾有一个人如愿?”武穆王仿佛听到一个大笑话一般,仰头笑了几声,接着脸色陡然一寒,手一挥,厉声说道:“想要我死,那你先下地狱吧!”
  
  他一声令下,身后的枪手居然二话不说,直接将手中的冲锋枪举了起来,接着朝我这边一阵扫射。
  
  突突突、突突突!
  
  修行者的战争,一般都是用刀剑、拳头以及诸般手段来解决的,不过从来没听说过用枪——这是一种传统,也是一种潜规则,任何违反的人,都将受到所有人的鄙视,然而当初金花公子的无耻,似乎正是从这一位手上学得,这骤然的举动,着实让人有些出乎预料之外。
  
  然而我既然胆敢如此,自然也是有着充足的准备,就在那些人手腕一动,眼神飘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躲在了围墙之后去。
  
  我听到外面一阵噼里啪啦的枪响,呼啸之声簌簌而过,让人胆寒,扬声喊道:“武穆王,你若是有本事,就过来与我一战啊,用枪算是哪门子的手段?”
  
  外面传来了武穆王不屑的话语:“都什么年代了,还固守着那些烂规矩,活该被弄死!”
  
  他说这话来的时候,我感觉头顶上有东西抛了过来,眯着眼睛一看,顿时就是一个战栗,接着箭步往着旁边飞快跑开,躲入了一处煤堆之后,结果还没有等我藏好,便有一道巨大的雷鸣之声响起,我刚才站着说话的地方却是出现了一个大坑,而靠着外面的半边围墙则是轰然倒塌,一片狼藉。
  
  对方一上来就没有按照规矩行事,我却并没有任何惊慌,而是嘴角往上轻挑,露出了会心的微笑,接着朝旁边喊道:“武穆王说不要按照江湖规矩,那么我们就按照他的规矩来办吧!”
  
  话音一落,六把枪出现在矿场的几个制高点,开始对矿场前面进行压制性射击。
  
  虽说矿场这里的武器并不先进,一半双筒猎枪,一半青海造的仿五四手枪,这样的火力,倒也是将对方嚣张的气焰给压了下去。
  
  不过这些枪到底没有十几把微型冲锋枪的火力猛,在一阵爆发之后,立刻被压制了回去。
  
  这些枪出现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伤人,而是将敌人给尽量地驱赶到我们预定的地点去,就在对手的冲锋枪以狂风暴雨的姿态倾泻子弹的时候,我冲着埋伏在远处的张励耘吹了一个口哨——这口哨的意思是,敌人入瓮,可以开搞了。
  
  于是在哨声未落的那一刻,我听到了一声震耳欲聋的滔天炸响,这爆炸声如此恐怖,以至于在整个深山之中来回震荡,余音绵长。
  
  这顿爆炸用去了矿场库存炸药的一半存量,由前秘密部队成员的张励耘分点布控,接着引爆。
  
  大地在颤抖,仿佛有万人在奔走,接着尘埃喧天,刺鼻的炸药味混合着翻滚的气浪,朝着四面八方吹了过来,让人的眼睛都忍不住眯了一下。
  
  当我再次冒出头来的时候,那矿场前面的马路牙子上面简直就是一片修罗地狱,以几处爆炸点为中点,陡然间出现了好几个巨大的泥坑,到处都是残肢断腿,以及烧焦的尸块,有人并没有当即死去,浑身焦黑地在地上翻滚,也有人一身火焰,凄厉地叫着,更多人倒地呻吟,痛苦地难以自持,那血将地上渗透得湿漉漉的,让人看着一阵胆寒。
  
  我甩了甩不断轰鸣的耳朵,将劲气逼出,方才能够听到声音,接着我瞧见一个血色的圆圈出现在巨大的泥坑中间,过了一会儿,我瞧见那圆圈的中心,正是太行武家的家主武穆王。
  
  在刚才的爆炸中,他并没有受到太多的伤害,可能被爆炸的冲击波给影响到,所以脸色有些发青。
  
  不过当他瞧见周围的惨状之时,那青色的脸却变成了黑色。
  
  一场爆炸之后,武穆王身边只剩下九个还算是能够站立着的人,至于其余的家伙,要么变成尸块,要么重伤倒地,已无再战之力了。
  
  我重新回到了原来站立的地方,然后冲着一脸冰寒的武穆王说道:“我刚才其实有一句话没有说完,那就是,若论别的手段,我们未必不如你,只不过不想而已,而你既然逼着我们突破了底线,那么吃亏的人,终究还是你!”
  
  砰、砰、砰!
  
  就在我说话的时候,枪声再次响起,不过这枪却是七剑放的,可惜的事情是没有一枪打到人。
  
  面对武穆王这样的顶级高手,用枪,其实是一种累赘。
  
  我一挥手,枪声骤停,七剑丢下了手中的枪支,而是将北斗七星剑给拿了出来,接着陆续出现在了我的身后,而对面的武穆王则是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已经有很久没有生气了,也很久没有这么想要杀掉一个家伙了,而现在,我想说,你死定了!”
  
  我拔出饮血寒光剑,平静地说道:“这句话,也是我想对你说的,共勉吧!”
  
  剑出!

  1. 走走停傍:

    加油

  2. 弥勒:

    用武穆王的人头来为七剑扬名天下

  3. Eweart:

    杂毛小道

  4. 晨风-依旧:

    仙书神卷在武穆王身上吧

  5. 月半子:

    大师兄,要开挂了,魔尊附体,秒杀一切

  6. 那把饮血寒光剑:

    饮血寒光剑加上北斗七剑定斩那厮头颅!

  7. 我是疯子1985:

    搞定这个大boss就有秘籍了!

  8. 缘份天空:

    无限风光在险峰、路漫漫。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