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章 恐怖如斯

2015年2月12日 更新

  大爆炸过后的矿场门前,余烟袅袅,遍地都是哀嚎。武穆王晓得此刻倘若不能将这儿的局面给稳住,只怕以后都要被人瞧不起了,甚至还有可能动摇他太行武家家主的根基,心中杀意浓烈,从怀中缓缓地摸出了一把金光灿灿的扇子来。
  
  扇子依旧是当年那把金扇,不过与当日略有些不同的,是上面的猛虎图文已然不再,一片空白,显示出了太多的遗憾来。
  
  这玩意与刀剑不同,属于奇门兵器,一寸短、一寸险,又有许多诡异之处。我之前并没有怎么领教,心中多少也有些发虚,不过此刻既然已经过来了,就要认真面对,于是剑出之后,一个滑步而上,与武穆王轰然撞了起来。
  
  叮!
  
  长剑与这金扇陡然相撞,就兵器而言,按理说是长剑最占便宜,然而给我的感觉并不一样。我的饮血寒光剑仿佛斩在了一根棍子,或者一根狼牙棒这般的钝器一般,有着巨大的反震力,而就在我准备一转剑尖,准备改斩为削的时候,却发现这金扇尖端之处正好将我的长剑卡住,左右不得。
  
  区区一把扇子,之所以能够给我这般的感觉,那是因为武穆王的力量绝对强悍,方才会如此,而他的厉害之处并不仅仅只有力量之道。但见此人的金扇上下翻飞,点、戳、扫、斩,诸般妙法一一施展而来,却有一种短刃的套路。
  
  我仗着长剑的优势,不断与他拉开距离,然后大开大阖地交手,但是武穆王却与刚才他那堂弟一般,走的都是那贴身缠斗的路子。
  
  他们的身法一样诡异,总是在扭转之间,莫名其妙地就贴到了我的身边,接着一招犀利的手段迭出,就足以致命。
  
  我先前雄心万丈,然而真正与武穆王交上了手,心中不由变得沉重起来,一边挥剑。一边注意脚下的道路,将场面给不断僵持住,拖延时间。
  
  而就在我与武穆王交手之时,在另外一边,以张励耘为首的七剑已然找上了随着武穆王而来的高手团。
  
  这些高手团都是武家历年来笼络的供奉,他们有的是太行附近有名的修行高手,有的则是犯了案子的亡命徒,更有甚至。还有血债累累、臭名昭着的通缉犯,但是武穆王“不拘一格降人才”,将这些人全部纳于帐下,好吃好喝地供奉着,就是指望他们能够帮自己维持偌大的灰色产业,而这些人投桃报李,倒也是十分的拼命,干事向来妥当。
  
  不过再凶悍的亡命之徒,能够像武穆王这般平静面对死亡擦肩而过的,终究还是太少,这些人刚刚经历过这偌大的变故,那一声惊雷平地起,将大部分人都吓得胆寒,此刻就这几个,却也不能和蓄势以待的七剑正面抗衡。
  
  不过即便如此,他们也是有着足够厉害的手段,一时半会,倒也和七剑斗得有声有色,不相伯仲。
  
  当然,这不过是表象而已,七剑的犀利别人不晓得,与他们日夜相处快三年的我,自然是知道的,所以才决定拖住武穆王,让七剑将场面收拾干净了,这才是我绝地反击的最好时机。
  
  我晓得这个道理,而人老成精的武穆王却也是知道的,故而瞧见我这般若即若离,就是不与他硬拼,不由得冷笑起来:“想拖延时间,你实在是太天真了!”
  
  这话儿说完,武穆王举起了手中的金扇,微微一震。
  
  随着他这一震,我突然感觉到一股血腥的炁场在扇面之上游动起来,紧接着他一转手腕,猛然朝着我这边一扇,那气息便宛如实质一般,化作利箭,朝着我这边飞射而来。
  
  我心中一跳,将饮血寒光剑猛然一抖,挡住这利箭,结果感觉魔剑虽然将这股锐利挡住,那气息却化作两半,朝着我扑面而来。
  
  即便是没有了冲击力,但是这股气息阴寒如霜,将我浑身给冻得一阵僵直,这让我下意识地往后一退,失声喊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武穆王冷声哼道:“你以为能够与我拉开距离,却不晓得我这迷毒罡气可长可短,化作扇风,逐步累积,却可以让你露出足够的破绽,继而魂飞魄散——年轻人,你终究还是想得太简单了,你真的以为我平日里就是个每天打理产业的老财主么?你可知道灵界,可知道奈何桥,可知道冥河三千丈?什么都不懂,还好意思找我麻烦,换陶晋鸿过来吧!”
  
  他说得张狂,手中的金扇再次起舞,果然阴风阵阵,将这空间给渲染得鬼气森森,宛如死地。
  
  我一边往后退,躲开这阴风袭体,一边诧异地说道:“迷毒罡气?”
  
  我想起来了,这玩意当年他在被诸天二郎阵中的无数二郎真君围困之时,曾经使出来过,光凭这玩意,他便能够在恐怖到极点的法阵之中脱身而出,并且还用其污染了数尊灵体,以至于后面整个法阵都陷入了崩溃,没想到他此刻又用出来了,而且只有亲自感受之后,方才晓得果真是一种邪门到极点的功法。
  
  武穆王瞧见了我脸上的诧异,陡然间一阵得意,紧接着朝着我周遭扇出几道罡风,将我的退路断去,紧接着一个扭身,倏然靠近了我的身边,金扇展开,扇柄如刀锐利,朝着我的心口戳来,而我进退不得,也只有横剑去挡,结果就在此时,那武穆王双足发力,那地下陡然一沉,接着他的左手在一瞬间变得通红。
  
  这手,就仿佛烙铁一般红得诡异,上面的热力冉冉,竟然有一股血光透体而出的感觉。
  
  血魔掌!
  
  我想起了武穆王的成名手段,这东西最为歹毒不过,一旦中招的话,全身立刻血液逆转,坏死当场,紧接着那血液会集中在头颅之上,在达到一定的极限之后,陡然炸开。
  
  那画面,就好像是一个被戳破的气球一般。
  
  然而就在他使出这一招的时候,我却不慌反喜,左手同样也从怀里掏了出来,上面却是握着一把小宝剑,正好朝着他拍来的掌心戳去。
  
  用削铁如泥的小宝剑,对上那滚烫发红的肉掌,这就是我在千钧一发之际所想出来的对策。
  
  而且还是蓄谋已久的手段。
  
  然而当小宝剑刺到那血魔掌之上的时候,我并没有感觉到一下刺穿的爽利,反而是有一种撞到了墙上的阻力,接着我听到一声“咔”的脆响。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一股巨大的掌风平地刮起,我再也稳不住身子,整个人朝着后面跌飞而去。
  
  呼!
  
  从空中摔落下来,我连忙举起左手一看,却见陪伴了我快二十年的小宝剑,居然在刚才与武穆王血魔掌的对撞之中,断成了两截。
  
  望着这小宝剑的断口,我的脑子轰得一下,顿时就懵住了。
  
  武穆王腾空而起,从上空如鹰一般地扑落而来,桀桀笑道:“你这法剑,之所以坚固锐利,全凭上面的符文加固,却不知道我这血魔掌,可是用那最污秽的冥河水浸泡炼制而成,对此物最为克制,你刚才的举动,不过是以卵击石,怎么可能获胜?”
  
  听到他的解释,我心中巨震,巨大的懊恼浮现在心头,而就在此时,武穆王已然腾然冲了下来,我慌忙横剑而挡,结果却感觉自己被一头奔跑中的大象撞到了一般,又是一个腾身,朝着后面跌落而去。
  
  两次跌落,将我的平衡完全打破,而瞧见我如此模样,那武穆王脸上流露出了难以抑制的狂喜,大声吼道:“志程小儿,今时今日,却是我给我儿和我那可怜的小虎报仇的时候了,去死!”
  
  他先是破去跟随我多年的小宝剑,接着又通过言语,使得我心神不宁,懊恼不已,紧接着一记倾尽全力的血魔掌,就要取我性命。
  
  武穆王胜券在握,觉得自己这一掌,一定能够将这个怨恨已久的仇敌给击毙,接着风卷残云,将其余喽啰斩尽杀绝,然后收拾一番,便能够继续逍遥法外。
  
  然而就在此刻,他的面前却是出现了七道剑光,而这些剑光最终凝聚成了一股蓬勃狂野的龙气,狠狠地与他这血魔掌轰然撞到了一起。
  
  这血魔掌污秽不已,能够腐蚀天下间大部分的法物,然而这龙气则是最为堂皇,两者击在一起,整个空间都是一阵晃荡。
  
  武穆王一个翻身,落在了地上,而在一瞬间,他瞧见有七个人,七把剑,布作北斗七星阵,将他给遥遥地笼罩当场,他皱着眉头,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威胁,将手中金扇合拢又张开,张开又合拢,如此三次,方才一字一句地咬牙问道:“你们七个这玩意,到底是什么?”
  
  我瞧见七剑已然将场面清理干净,及时来援,心中暂且将小宝剑断裂的强烈失落感给压下去,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张励耘说道:“你告诉他吧!”
  
  张励耘点了点头,一脸狂热地吼道:“北斗七剑,前来拜访!”
  
  此刻,才是七剑真正意义上的江湖初战,而让他们扬名立万的,却是一个将太行山笼罩在阴影下面几十年、能够堪比天下十大的男人——我们,真的能够成功么?

  1. 弥勒:

    先把沙发坐稳

  2. 流水:

    诶 小宝剑都被玩坏了

  3. 晨风-依旧: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4. 月半子:

    宰了老不死,把他扇子拿去换元宝,钻石打造神兵,或者给魔剑升级用

  5. 木三:

    经典呀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