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三章 尘埃落定

2015年2月13日 更新

  武穆王在死去的那一刻,无论是我,还是七剑之中的任何一个人。都陷入了死一样的沉寂之中。
  
  在此之前,尽管我们大家都表现出强大而无畏的满满信心,但其实从他出现,并且将我给击飞的那一刻起,所有人都知道,此刻的武穆王,远远还不是我们所能够力敌的对手,无论是此刻尚且还很年轻的我,还是同样年轻的七剑,都不足以挑战这个笼罩太行山几十年于黑影之后的男人。
  
  所以他的死去,使得我们都有些难以置信,没想到如此艰难的事情。居然被我们给办成了。
  
  原来特勤一组的成员倒也还好说,毕竟曾经跟着我征战多年,面对过无数强大的敌人,特别是新加入其中的成员,譬如白合、朱雪婷、林齐鸣或者董仲明,都有些如在梦中。
  
  事实上,双方的实力悬殊还是非常巨大的,特别是他们这些小家伙,尽管能够在宗教局的集训营中获得如此优异的成绩,但是单独一个拎出来。甚至都挡不了武穆王全力的一掌,若不是有张励耘、小白狐儿和布鱼这三个经验老道的前辈与我在前面扛着,只怕那北斗七星剑阵再精妙,也顶不住武穆王的“一力降十会”。
  
  然而成王败寇,再多的虚构都挣脱不了此刻的事实,一个实力足以媲美天下十大的顶尖高手,此刻就落败于一个茅山弟子以及一帮乱七八糟凑到一块儿的杂牌军手上,也难怪武穆王临死之前是那般的无奈,因为这样的结果,实在是让他九泉之下,也难以瞑目。
  
  一直过了许久。检查完武穆王魂飞魄散的林齐鸣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像疯子一样笑了起来:“小床单,你捏一下我的脸,让我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董仲明恶狠狠地拧了一下林齐鸣还有些微胖的脸蛋儿,然后冲着我兴奋地喊道:“陈老师,这是真的么,我们居然将武穆王给宰了?”
  
  我看着这帮年轻的队伍,心中充满骄傲,大声说道:“对,我们将武穆王给宰了,七剑的第一次亮相,便能够震惊世界!”
  
  这一句肯定让七剑里的所有人都热泪盈眶,觉得这几年来的所有辛苦,都在一瞬间变成了蜜一般的甜,尤其是林齐鸣。他甚至放声大哭了起来。
  
  两年前,还在他年少懵懂的时候,曾经喜欢过一个女生,结果陡然间就离奇死去了,这样的打击深深地刺激到了他的内心深处,让他对于所谓的正义以及公义,都有了一个更加深刻的认识,而此刻瞧见这个祸害了无数人的武穆王死在面前。一种强烈的荣誉感,在心中油然而生出。
  
  陈雨爱,你看到了么,我现在已经能够保护像你一样的弱者了。
  
  从此以后,我将走上一个完全不同于以前的道路,成为这个社会秩序中默默无名的守护者了呢,你会为我骄傲么?
  
  武穆王既死,所有人都处于一种前所未有的放松状态,大家又笑又跳,仿佛过年一般,而我则从巨大的畅意之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将断成两截的小宝剑给从地上捡了起来,凝视良久。
  
  这把来自于李道子的小宝剑陪伴了我无数岁月,从神仙洞府里面的切菜刀,到后面的杀人利器,它一直都陪在我的身边,我曾经以为它会一直陪着我走下去,却没想到此时此刻居然折在了这里,武穆王的确强大,他的那血魔掌也足以能够泯灭一切,不过这并不是小宝剑突然折断的理由,我心中隐隐有一种强烈的不安感,尽管此刻我还不知道它来源于哪里,但是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心悸,一直在心头游绕。
  
  如此沉思许久,直到七剑开始收拾起现场来,我方才从这样的情绪中解脱出来,开始指挥着大家处理后事。
  
  武穆王刚才被围殴至死,倒也不能说我们人多欺负人少,事实上一开始处于人数优势的一方反而是他,只不过那些人被我们各个击破了,方才最终形成如此局面,而他带来的这三十几号人里面,也并非人人都死于爆炸以及之后的拼杀,打扫战场之后,我们发现了十一个伤者,以及无数烂肉,除此之外,还有见机不对,转身逃走的家伙。
  
  且不管后者如何,这些伤者虽说助纣为虐,但是我们终究还是不能随意抹杀他们生存的权力,当下也是将他们给集中带回矿场,尽力救治。
  
  当我们将这些伤员刚刚安顿下来之后,天色已经大亮,一顶暖暖的太阳从东面的山头跃起,照亮了整个林区。
  
  矿场里面依旧硝烟袅袅,到处都是死尸,但是我们却也没有更多的精力来收敛,攻占矿场一役以及与武穆王的援军一战,消耗了我和七剑巨大的精力,所以稍微停歇之后,除了七剑里面体质最为特殊的小白狐儿和布鱼在维持秩序之外,其余的人都开始盘腿而坐,进入了回气修行的入定状态。
  
  我们不知道接下来迎接的,到底是杨劫带来的援军,还是另外一拨武家的帮手,所以不得不抓紧宝贵的时间休息,并且严阵以待。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当我行完整个周天之数的时候,听到耳边有人叫我,睁开耳朵,却见到杨劫已经赶了回来。
  
  陪着他一同过来的是晋西煤都的副局长,姓古,据已经成为司长的老宋介绍,是值得总局信任的同志,能够得到这样评价的人,自然是与太行武家没有太多牵连的官员,而与此同时,古副局长除了带来十人的手下之外,还从附近军区带来了整整一个排的战士。
  
  有了这些人,场面勉强能够稳住了,我在杨劫的带领下,跟古副局长见了面。
  
  尽管我没有与这位四十多岁的古副局长见过面,但是我本人在宗教局系统已经算是比较出名的大人物了,所以他自然也是有听说过我的,甚至还算是比较敬重,所以双方的交流到了没有太多的问题,只不过他的人,以及随之而来的战士们对于矿场门口的血腥场面颇为不适应,也震撼于武穆王全军覆灭的消息,屡次对我投来畏惧的目光,让我感觉十分不习惯。
  
  古副局长这边有宋司长那儿的交代,不过因为事情匆忙,他也没有来得及多了解什么,到达矿场之后,也只有维持秩序,甚至为了置身事外,他都没有对我,以及昨夜发生的事情进行太多的了解,也没有跟我有过多的交流,保持着一种敬而远之的态度。
  
  我能够理解他此刻表现出来的态度,毕竟现在的事情并没有定论,他表现得太过于热切,要万一风向变了,只怕到时候想脱身,都有些来不及。
  
  毕竟武穆王虽说此刻已经死去,但是太行武家却并没有倒,另外一个重要人物还在朝堂之上,到底鹿死谁手,这还是未知之事。
  
  古副局长表现如此,我也不愿意表现出太多的热情,稍微交流一番之后,我让张励耘与他应付,接着继续修行,一直到了下午时分,黄养神带领的中央调查组进驻矿场,我才再次露面。
  
  简单的寒暄过后,众人散开,我与黄养神站在矿场的最高点,望着夕阳下面的矿场和树林,他方才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充满怀疑地对我说道:“武穆王真的死了?”
  
  我平静地说道:“尸体虽说运出了山,不过想来你应该也是见过了的,有什么疑问么?”
  
  黄养神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你可能对太行武家接触不多,所以对于武穆城以及整个太行武家,没有太多的概念,不过我从小就与之接触,所以更加知道武穆王的强大,据说他这些年来罕有里面,却是一直都在灵界修行,他之前被你宰掉的那头翼虎,便是从冥河便收养而来,这样强大到能够自由出入传说中冥河灵界的人,居然被你给杀了,说句实话,实在是有些超出了我的想象。”
  
  我点了点头,对他说道:“的确,武穆王有超乎我想象之中的厉害,过程其实很困难……”
  
  黄养神打断了我,说道:“不过他最终还是死了。”
  
  我点头:“对,他死了,毫无疑问。”
  
  黄养神用一种不认识的眼神看着我,好一会儿之后,这才用一种凝重的语气说道:“老陈,你的变化,真的有一点让我不敢认识了,不过我还是想问一句,你为什么一定要让武穆王死?”
  
  我看着他,从他眼中瞧出了许多怀疑来,沉默了几秒钟,我徐徐地吐出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要他命的,不是我,而是他自己——亭下走马的事情,你听说过了吧,是他最先动手的,从谋害我师叔英华真人,到对我下手,武穆王步步紧逼,我不得不应招而已;除此之外,你一会儿去看一看被拘禁于此的那些矿工,就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对他动手了。”
  
  黄养神听到这话儿,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过了好久,他低头说道:“对不起!”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今天有加更,不过依然会晚一点,另外跟大家商量一个事情,那就是过年期间,小佛会保持更新,不过如果加更没有那么多,也请求大家理解,作者也是人,也有人情往来,也有家人陪伴,也要过年的,所以如果加更不多,大家别骂萌萌哒的小佛啊,O(∩_∩)O
当然,如果有时间,我也尽量多加,努力一点,为了……

  1. 那把饮血寒光剑:

    杀了武魔王会有很多后遗症的

  2. Eweart:

    杀!

  3. 八点正:

    骑在蜗牛上

  4. Eweart:

    小宝剑断了是不是意味着李道子出事了?

  5. 格格:

    小宝剑折断,李道子也要仙去!

  6. Rorschach_Ye:

    啊?!符王也挂了!?

  7. 色猪:

    看来平胸妹要开口说话了妮!哈哈哈!我喜欢平胸妹!

  8. 罢铁木:

    小佛用的方言跟我家乡方言一样。黄养神里面的`养神’是骂人的话,一般代指家养的大形动物,如猪,狗,牛,羊等。就是指被骂的人没有教养,说话做事跟猪,狗一样。象个养神。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