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六章 欢迎回家

2015年2月14日 更新

  特勤一组,听着感觉是好遥远的事情,它在当年组建不久的时候。迅速成为了总局旗下的一张王牌,任何荒诞悬疑的案件,只要交到它的手上,便能够迅速获得进展,外交失踪案、白云观国宝失窃案、三峡孩童被掳案、南方省闵教覆灭案、鲁东蝗灾案……一个个重磅案件,代表着它曾经无比辉煌的过去,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更新换代频繁的总局里,已经有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这个辉煌的名字了。
  
  很多人甚至无比奇怪,为何行动处下面,有特勤二组、三组和四组,却没有一组呢。这到底是怎么一个说法?
  
  时过境迁,人走茶凉,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那个让人无比敬仰的特勤一组了,当年的一组成员里面,我和张励耘去华东神学院做了教书匠,徐淡定平调到外交部成了驻法武官,努尔、张大明白失踪不见,三张牺牲于战场,小白狐儿隐遁,布鱼入了崂山。林豪整容卧底,赵中华归乡,一时间各处飘零,难以再聚。
  
  而今时今日,它终于又如同浴火凤凰,再一次出现在总局的编制之中,这里面有的人回来了,有的人则永远都不可能再回来。
  
  留下的人,只有继承着前辈的遗志,方才能够一步一步地走下去。
  
  当我说出这一句话来的时候,张励耘、小白狐儿和布鱼激动得热泪盈眶。没有谁会比他们这些亲身经历过特勤一组辉煌年代的人,更加期待着重现荣光,而其余的四人在这样的气氛感染下,也不由变得格外肃穆起来。
  
  离开了王红旗的小楼办公室,我找到了当年的顶头上司老宋。
  
  这些年过去了,他也是媳妇熬成婆,从主管行动处的业务副司长晋升成了正职,这家伙见到我之后异常高兴,冲过来紧紧与我相拥,热情得好像与我是失散多年的情侣,我好不容易将他给推开,这宋司长笑嘻嘻地说道:“黑手双城,你最近两年,在江湖上的名声可比咱们局的王总还要响亮,别人甚至将你列为当今天下年轻一辈中的第一高手。怎么,是嫌弃俺老宋不如你,都不跟我联系了对吧?”
  
  我苦笑着说道:“宋头儿,我的老领导,你这是在骂我呢——这两三年里,我在华东神学院规规矩矩地当着教书匠,哪里能跟你这官运亨通的总局大佬相比?”
  
  宋司长夸张地摆手说道:“还不够厉害?九七年太行山一仗,你一战成名。杀了金花公子,打了武穆王的脸,一人单挑燕赵百名群雄,杀得那些家伙鸡飞狗跳,一时间北方绿林噤若寒蝉,提到你陈志程的名字都莫名一阵胆寒,冷汗直流;而后你蛰伏数年,一出手便将那嚣张跋扈的天下第一杀手亭下走马给弄死了,你知道有多少人吓得半夜惊醒么,没想到你还要折腾,转手又将武穆王灭了,将太行武家直接连根拔起——你知道现在别人都叫你什么吗?”
  
  我一脸冷汗,说道:“都叫我啥咧?”
  
  “破门绝户,黑手双城陈老魔!”
  
  宋司长夸张地叫了起来,一脸兴奋地说道:“不是我夸张,现在你在江湖上面的名声,绝对要比王总要厉害得多,别人都叫你陈老魔,把你当成了身高三丈、面青目赤的索命恶鬼了,要是那些人知道你回归总局,重建特勤一组,只怕那些有心思做坏事的家伙,难免会三思而后行……”
  
  我耸了耸肩膀,一脸无奈地对他说道:“宋头儿,具体到底怎么回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别在这里损我了——好了,别的不多说,陈志程前来归队,请接收!”
  
  我冲他敬了一个礼,而宋司长则郑重其事地回了我一下,一脸肃穆地说道:“之所以说这么多,主要是想要表达一句话,那就是——欢迎回家!”
  
  我此番回来,除了重组特勤一组之外,还会兼任另外一个职务,就是二司的副司长。
  
  这个职务并非宋司长以前的业务范畴,而是一种职务待遇,表明总局对于我这一次回归的重视,虽说这样的提拔并不是循序渐进,不过正如宋司长所说,我这几年来虽然并不在总局,也没有立太多的功劳,但是有着特勤一组之前的功劳簿,以及我此刻表现出来的赫赫战绩,倒也没有什么人会说三道四,唯一心中可能有些不服的,可能就只有其余的几个特勤小组领导。
  
  特勤二组黄养神、特勤三组赵承风、特勤四组王朋,这三人这几年来表现得异常活跃,特别是在年初的那一场大事件中,都有着特别优异的表现,也赢得了局中老人的看重,这些人要实力有实力,要功劳有功劳,而我一来就站在了这么一个位置,成为了他们名义上的领导,这事儿可能会有些难办。
  
  宋司长跟我交谈了几句,听着他话语里面的意思,就是上面并不打算帮我解决,具体的情况,还是让我自己来处理。
  
  组织并不是保姆,不会给你包办到底,管任何事情,它只是给你一个平台,而你倘若连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那么就实在没有必要在这个位置上再待下去。
  
  因为你没有这个能力。
  
  我与宋司长在办公室交谈良久,将特勤一组今后的组建工作大概聊了一些,具体的细节就等到后面的工作中再继续沟通。
  
  我离开宋司长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然而刚刚走出办公楼,便瞧见黄养神、赵承风和王朋都在外面等我。
  
  赵承风热情地迎了上来,对我说道:“陈副司长,从下班起,我们几个组长可一直都在这儿等着呢,就等着给你这位未来的上级接风洗尘,你可千万不要拒绝啊!”
  
  他热情地与我握手,而我则跟黄养神、王朋一一握过,这才一脸无奈地说道:“大家都是老相识,也是兄弟伙,说这么多见外的话儿干嘛,难道老赵你对我有意见,要是如此,我可要给你好好地沟通一下才好!”
  
  赵承风倒是个妙人,听到我的话儿,耸了耸肩膀说道:“得,原本还想好好地碰一下领导的臭脚,结果你这么不矜持,那我就不装了,哈哈!”
  
  四人相互握手,黄养神一脸惭愧地对我说道:“老陈,对不起。”
  
  他这话儿自然是为了他那位长辈的行为在道歉,我辛辛苦苦地扳倒武穆王,结果却给黄天望占了便宜,这让面子有些薄的黄养神挂不住,不过我倒是没有太多的介意,宽厚地一笑,拍拍他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对赵承风是假客气,但对于王朋则透出了几分亲切,毕竟我与这位青城山梦回子高徒自小认识,当年他、努尔与我亲也是近得几如兄弟,握过手后,我与他紧紧相拥,彼此对望,情分尽在不言中。
  
  大家寒暄过后,自然也不停歇,准备在附近找一个地方喝酒。
  
  我临行前找到张励耘,让他找到局里后勤处的负责人员,帮着其他人安排一下,而我则就不跟他们一起了。
  
  四个人并没有前往多么高级的场所,就在附近的一个猫耳胡同里面,找了一家正宗的老京都餐馆,热腾腾的火锅,清汤白水涮羊肉,芝麻酱裹着,二锅头喝着,几杯过后,那情绪便上来了,话语颇多,讲起这些年的往事,以及当今的局势和秘闻,五花八门,不亦乐乎。
  
  席间气氛最活跃的当然是赵承风,这个出身于龙虎山的家伙外号叫做“袖手双城”,自然是一个善于调节气氛的家伙,总是能够将场面掌控在自己手中,一语针砭时弊,也能够照顾到所有的人,而黄养神是世家出身,言谈举止却也不茬,也没有被赵承风的风头掩盖,唯独王朋与我,两人话语并不是很多,反倒变成了陪客。
  
  如此一顿饭,从傍晚吃到深夜,大家都喝得有点儿高了,不过彼此之间却亲近不少,被餐馆给轰出来之后,摇摇晃晃地出了门,各自离去,我往着原来分配的住处走去,没走两步,后面有人叫我,我回头,却见王朋站在黑暗处,一双眸子晶亮,正冲着我笑。
  
  他这么一笑,我也不由得乐了,走过去,狠狠地拍了一下他的胸口,而王朋则伸了一个懒腰,对我说道:“一整晚听赵承风那龟儿子唧唧咕咕,烦了吧?”
  
  我吐出口中浊气,郁闷地说道:“可不是,除了他自己,有谁耐烦?”
  
  王朋问我要不要再去喝一杯,我摇头,说喝多了头疼,咱哥俩也不在乎那一顿酒,不如走一走,消点酒气。
  
  他点头,于是两人并肩往回走,王朋笑着说道:“你别看赵承风今天晚上这么捧你,不过你回到总局来,最不爽的人,恐怕就是他,这你恐怕不晓得吧?”
  
  我耸肩说道:“哪里可能不晓得,我与他共事也有几年了,他屁股一撅,拉得什么屎,稀的还是干的,我一目了然。”
  
  王朋摇头,正色问我道:“不说那家伙,对了,你重建特勤一组,有什么打算么?”
  
  我想了想,然后说道:“我得招人,除了我带来的这几个外,还有几个人选,我想要将他们给招到门下来。”

  1. 弥勒:

    沙发

  2. 流水:

    年初到底怎么了

    • Rorschach_Ye:

      是的,尽写一些有的没的,一句话分十句写…..看得肉疼

      • 弥勒:

        哎哟!你最好别看了

  3. 八点正:

    年初是抗洪救灾

  4. 我是疯子1985:

    地板都没了

  5. 晨风-依旧:

    抗洪救灾也要宗教局出马?

    • 陆左:

      你以为是简单的洪灾吗?太天真了~地球人~~~

  6. 看书不仔细:

    九七杀了金花公子,熬了数年再杀武穆王,回总局复命王红旗再说起年初的事情,怎么可能是九八年

  7. 东东:

    3楼的肉疼还看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