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七章 招兵买马

2015年2月15日 更新

  关于如何重建特勤一组,我心中其实还是有一些想法的,除了我与七剑之外。还是需要再找一些人回来进组,而比较让我中意的,也觉得一定需要找到的,便是特勤一组原来的组员,也就是破烂掌柜赵中华和林豪,至于徐淡定,我基本上是没有太多的想法了,毕竟他此刻在外交部做得还算不错,而且即使是驻法武官,跟宗教局这边的工作也是有一些联系的。
  
  徐淡定做得不错,并且听说还有向上晋升的机会,我可不想因为我的一句话。他就抛下现在的工作过来投奔我,若是如此,罗澜以及他的岳父岳母肯定会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的,这可就不划算了。
  
  除此之外,我还想将一人招入特勤一组,那就是华东神学院的年轻教授阿伊紫洛。
  
  这个身材并不算高的长辫子彝族姑娘,她拥有比许多老教授更加敏锐的学识和对于蛊毒、巫术等手段深刻的领悟力,尽管上一次鲁东蝗灾案的合作并不是一件美好的回忆,但是我却相信她的专业一定能够让未来的特勤一组,更加广泛和专业。以及拥有更多的保障。
  
  我这几年与阿伊紫洛保持着比较正常的交往,好算是比较熟悉,而她对于神学院这样一个环境似乎也有一些厌倦了,所以我觉得倘若自己伸出橄榄枝,她应该不会拒绝。
  
  人就这么多,特勤一组是一个准军事化的战斗队伍,不需要太多的骨干成员,人多了反而容易导致资源分散,不好操作。
  
  听到了我的想法,王朋拍了拍我的肩膀,感慨地说道:“我先前还为你担心。觉得你若是人手不够,可以从我四组里面调,不过回头一想,以你现在的江湖人脉,倒也用不着我来操心。如此就好,很期待你以后的表现,志程,虽然努尔已经不在了,但是我们,依旧是一辈子的好兄弟!”
  
  王朋与我紧紧握手,我瞧见他已经有些沧桑了的脸孔,很认真地点头。
  
  人生得二三知己,真乃至幸之事。
  
  我本来已经对特勤一组人员的构成基本上确定了,没想到在报到之后的第二天,宋司长却给我派来了一个人。说是帮我管理特勤一组的计划和内务,这事儿我本来想要拒绝的,结果当瞧见来人的时候,我却根本就没法拒绝了。
  
  因为老宋派来的,却是一个我绝对没有想到的熟人。
  
  欧阳涵雪。
  
  我与欧阳涵雪认识,还是在二十多年前我进入金陵宗教局的时候,她那个时候是分局人事科的干部,负责分配粮票和宿舍。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儿,这让当年懵懂的我十分有好感,不过我不断变迁,后来回金陵来跟申重他们见面的时候,才晓得欧阳涵雪已经调离金陵,去了浙河,从此再无音讯。
  
  我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却没想到她居然出现在了总局。
  
  二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小姑娘此刻已经变成了成熟干练的美妇,不是所有人能能够如同小颜师妹一般驻颜有术,所以岁月多多少少还是在她的脸上留下了一些痕迹,不过相比以前,她的身上却多出了几分知性和成熟的韵味,让人忘记了她当年青涩的模样。
  
  宋司长瞧着我一脸惊讶的模样,问我这个人要不要接收,不要的话,他在帮我换一个。
  
  我望着笑盈盈的欧阳涵雪,哪里会拒绝,她前来特勤一组,负责的是内勤方面的事情,也就是帮着联络各部门,以及帮一组成员管理考勤、计划、工资、福利以及诸如一切杂物的大总管,并不会参与太多的战斗任务,所以这样的人我不需要一个多厉害的高手,而是细心而又信任得过的人,无论从哪一点来看,欧阳涵雪都足以胜任这个职位。
  
  离开了宋司长的办公室,我忙不迭地问起了欧阳涵雪这些年的工作经历来。
  
  她告诉我,说离开了金陵之后,她在浙河余杭工作了两年,接着就跟现在的先生认识了,两人恋爱三年,然后结婚生子,后来她先生调到国家科学院,她也跟着调过来了,在京都宗教局里面一直做些庶务,倒也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事情,就是相夫教子,而调到总局是我走之后的事情,一直有听过我的消息,不过却没想到上面居然会调她过来,加入特勤一组。
  
  欧阳涵雪的经历简简单单,我又与她聊了几句,方才晓得她的女儿都已经十五岁了,都已经快成年了,突然觉得时间过得真的是太快了,当年比花还娇嫩的小姑娘,现在都成了孩子她娘了。
  
  不过这些都是私事,欧阳涵雪在京都以及总局宗教局工作多年,对于一应关系的处理自然是十分熟练,有了她的加入,我也算是放下心来,相信特勤一组终于不用想以前一般,将所有的事情都交由努尔去处理了。
  
  再也没有努尔和徐淡定这么两个贴心和能干的助手了,不过若是有这么一个大总管,倒也是件贴心的事情。
  
  我是个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家伙,既然有了欧阳涵雪过来,我便也不用对注入办公室选址、训练基地、成员档案、工资福利、职称待遇等一系列事情去操心了,将她介绍给张励耘、小白狐儿、布鱼等人认识,让她带着新成员们,跟后勤处的那一帮人打交道,而我则带着小白狐儿前往冀北沧州,开始找齐一组的成员。
  
  我找到赵中华的时候,他正在院子里面行气,这小子比起三年前来说,变得更加成熟了,好一个英姿勃勃的青年,站立如枪,上下翻飞之间,宛如蛟龙出海,十分厉害。
  
  赵中华这几年在家乡蛰伏,一直都在勤修苦练,究其原因,还是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过于弱小了,不但是国术,修为依旧如此,而经过这些年的打磨,终于也算是有了一些模样,我一找过来,他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并且告诉我,说我现在在冀北的名气如日中天,若是对别人说是跟随了我,相信道上的朋友定然会惊掉大牙。
  
  当日我在太行山与那些闻讯而来的江湖高手交锋,虽说来自各地的人都有,不过最主要的还是冀北一带,故而才叫做燕赵群雄,那一次为了逃命,我出手并不手软,所以这所谓的名声,定然是凶名,我也并不觉得有多光荣,老脸一红,也不接腔。
  
  赵中华是一组老人,熟门熟路,我中午到达,他晚上便已经将家里面的事情交代清楚,背着个包裹准备跟我离开了。
  
  我还得去沪都,所以让赵中华直接进京报到,三人分离之后,在前往沪都的火车上,小白狐儿对我提出一个问题,那就是小破烂这几年一直都在等到我的征召,不过七剑的名单最终定下来,却没有他的名字,这事儿他虽然一直没有提及,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不过恐怕是有点让他伤心了。
  
  我叹息了一下,事实上七剑本来是有赵中华的名额,他毕竟是跟随着我打天下的老伙计,不过七剑成立的时候,他却因为急性阑尾炎临时缺席,而我洞房花烛夜的时候,张励耘他们都已经将名单确定下来,剑阵都练了好几回了。
  
  这事儿实在是有些造化弄人,此刻七剑已然成型,再塞一个也不是回事儿,我也是没有什么办法,也只有在以后的时间里,尽力补偿他了。
  
  赵中华是一心一意跟着我混的老兄弟,而阿伊紫洛却是根本没想到我会找她加入特勤一组。
  
  我重返华东神学院,即便是刻意低调,不过原来的一班同事都还是纷纷过来招呼,连学院的新院长也跑过来与我问好,着实有些衣锦还乡的意思。那新院长晓得自己之所以能够调到华东神学院这个冉冉升起的一流院校来,少不了我的点头和支持,于是表现得格外热情,而对于我想要借调学院教授前往总局去这种挖墙脚的行为,也给予了无条件的支持,让我多少也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学院那边没有任何问题,但是阿伊紫洛却纠结起来,她归根结底,还是一个研究人员,对于加入一个一线准战斗的团体里,还是有些不适应的。

  但是最终她还是被我说服了,毕竟在总局里,她一定会拥有比现在更好的实验室。
  
  就这么一个条件,便让阿伊紫洛点头同意了。
  
  找齐了赵中华和阿伊紫洛,我基本上就将特勤一组的大架构给搭起来了,然而唯一让我有些遗憾的事情是,林豪回不来了。
  
  政治处的人告诉我,他已经打入了敌人内部,一时半会,是没办法回来的。
  
  我明白卧底的危险之处,又是找人、又是托关系,结果到最后都一直没有能够如愿,只好作罢,接下来的时间就一直在整合特勤一组,给予磨合,倒也没有怎么出任务,时间一直不温不火地推进到了两千年的时候,我突然接到了二师弟符钧的一个电话。
  
  符钧告诉我,说李师叔祖可能不行了。

  1. 我是疯子1985:

    先抢沙发!李道子真的不行了?!

  2. 弥勒:

    毕竟也好大岁数了,李道子走好

  3. 大神--殷:

    李道子要走了

  4. 啊啊啊啊啊:

    老陈的炮灰团聚集成功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