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八章 峰回路转

2015年2月15日 更新

  茅山宗不能通信号,所以符钧是特地走到了山下的一个小村子里给我打过来的,电话那头。他告诉了我两件事情,第一就是宗门之内有人传言,说李师叔祖命不久矣,而第二件则是闭关多年的师父昨日出关,让他通知我,即刻返回茅山来,有要事相商。
  
  听到那个一脸严肃的青衣老道有可能在不久之后死去的消息,我当下不由得一阵心慌,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事实上,李道子不但是让我走上这条道理的领路人,若是屡次三番地救过我,若是没有他,我只怕都不能够降生于这个世界之上。这样的恩情。是任何人都不能够替代得了的。而且在我的心中,我这李师叔祖完全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世间几乎没有他做不了的事情,如此一个屹立在世界之巅的人物,突然说走就要走了,让我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
  
  我在接到符钧的通知之后,立刻放下了手头的所有事情,马不停蹄地往着茅山赶回,一路上心中都处于极度的忐忑之中,归心似箭。生怕我稍微晚到一点,就有可能见不到他的最后一面。
  
  因为我一直在想一点,那就是当日我与武穆王生死决斗的时候,那家伙一掌拍断了跟随我多年的小宝剑,这事儿让我耿耿于怀,后来仔细回想起来的时候。感觉除了除了武穆王的血魔掌太过于犀利,恐怕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加持在小宝剑之上的符文可能变化了,而最根本的原因,则来自于绘制符文的李道子,他很有可能出了事。
  
  如此一想,我便感觉到了一种巨大的危机降临到了他的身上。心情无比失落,如此一路奔忙,终于在次日清晨,重回到茅山宗。
  
  此次与我一同回山的,还有杨劫,这孩子自从英华真人故去之后,就变得越来越沉默了,整天都躲在黑暗之中,不会给别人多少存在感,不过我却又有另外一种感觉,那就是他在英华真人遇害一事之后,变得更加成熟和犀利起来,别的不说,影子面具下面的那一双眼睛,就有一种宛如刀子般尖锐的感觉。
  
  重回茅山宗,前来迎接我们的并不是符钧,而是小颜师妹。
  
  分别大半年的时间,再一次见到小颜师妹,我感觉她的气质突然发生了浓重的变化,仙气盎然,却是跟英华真人有些相似了。我听说本来英华真人仙逝过后,长老会挑选了一位英华真人的师妹来执掌秀女峰,本来是打算让小颜师妹这秀女峰首徒来协助的,不过她并没有担下这个差事,而是在英华真人的墓地附近结庐而居,然后修习从木灵尊者俞千八那儿夺来的两本书籍,栽花修行,倒也清闲。
  
  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历练,反而使得她在修行一道上,有了更多的体悟,方才有了我所见的这般风姿。
  
  小颜师妹与我成亲一事,仅限于极少数的人知晓,茅山宗内部晓得的人也不多,故而她此刻前来,倒也没有与我有多亲近,简简单单地说了两句,然后从旁边叫来一人过来。
  
  在小颜师妹旁边一直等候的,是一个长相平凡,唯独两道剑眉英气勃勃的少年郎,却是我师父的关门弟子萧克明,他走上前来与我拱手,咧嘴说着说道:“大师兄,符师兄他现在是清池宫的执事,师父闭关不方便的时候,他负责众位师弟的功课,一时半会抽不出时间,我就赶过来给你带路了——你不会嫌我分量太低了吧?”
  
  这家伙性子还没有定下来,十分洒脱,也有些轻浮的感觉,不过话语之间,倒是与我十分亲近。
  
  我摆手笑道:“你的分量还轻么?别人都说你萧克明是茅山新一代中的佼佼者,还有人将我、你符钧师兄和你并列为茅山三杰——要晓得,我在你这个年岁的时候,都还没有拜师学艺,入得门中,而你现在却已经名声在外,声动四海了,怎么如此自谦呢?”
  
  萧克明摆手说道:“哪里哪里,大师兄你在江湖上的名声显赫,符师兄则已经快要统管清池宫了,我哪里能和你们相比?都是别人瞎传的,作不得准的!”
  
  这小子一边摆手谦虚,一边却忍不住眉开眼笑,嘴角止不住地上扬起来,显然对自己被列入茅山三杰的行列之中,显得格外的兴奋。
  
  两人寒暄几句之后,开始往里走,我脸色变得严肃起来,问起了李道子的消息来。
  
  萧克明因为明空目的关系,天赋异禀,对于符箓之道十分擅长,故而自入山来,十天倒有三天跟着我李师叔祖学艺,是整个茅山之中,与李道子关系最为亲切的几个人之一,连小颜师妹帮我求来的护身符,都是通过他的关系得来的,所以不管宗门之中对于李道子的谣传如何,最为真实的,恐怕就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算得了准。
  
  听到我的问话,萧克明左右一看,这才低声对我说道:“那些都是谣言,你别信,李师叔祖乃天人转世,哪里这么容易故去,但他这几年来,精力一日不如一日倒是真的,不过这一次算是到了节点,要想安然度过,可能需要做些布置——具体的事情,我知道得也不多,这个得见到师父了,你问他,才能晓得。”
  
  我点头,心中稍微安歇一点,然后也不再多言,匆匆而走,在路口的时候辞别小颜师妹和杨劫,然后直上清池宫。
  
  到了清池宫,我才发现师父正在大殿之上检查门下弟子的功课情况,符钧在在旁边招呼着,显得十分忙碌,不过我们一入其中,师父便发现了我,他遥遥地朝我挥了挥手,表示知道了我的到来,接着冲萧克明做了一个手势,然后继续忙着他的事情去。
  
  萧克明按照师父的吩咐,将我带到了旁边的偏殿来,找了两个蒲团落座之后,开始陪我聊天。
  
  说是聊天,其实大部分时间都在询问我外面的情况,这个从小就进了山门的少年郎对于外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和探知欲,跟上次一样,问了我无数的问题,从上外人的日常生活,到世面上的新闻,以及宗教局和学院里面的各种事情,简直就是个好奇宝宝,而当我问起在宗门之中发生的事情时,他则显得十分沮丧,对我反复表示:“无趣极了。”
  
  对于萧克明的这种状态,我有些担忧,他就好像是一个关在牢笼里太久的小雀儿,因为罕有在山外生活的经验,对外界充满了向往,然而倘若他真正出去之后,或许会被花花世界迷乱了双眼,走上歧途;又或者被残酷的事实给惊吓到,饱受挫折……
  
  当然,这些不过都是我此刻的想法而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我终究还是不能左右别人的人生。
  
  比起萧克明来说,我更担心的是李道子的生命安危,所幸的是师父并没有让我久等,很快他便完成了考较门下子弟修为的事儿,在符钧的陪伴下来到了偏殿,瞧见了我,微微一笑道:“志程,你最近辛苦了。”
  
  我看着师父那如春风拂面的微笑,眼中一酸,从蒲团上站了起来,恭谨地喊道:“师父,我……”
  
  师父的意思,是我在英华真人遇害之后的善后事宜中,出力甚多,而我之所以难过,是因为我觉得英华真人之死,跟我脱不得干系。师徒之间心有灵犀,他瞧见我一副难过的表情,摆了摆手,然后劝慰我道:“杨影之死,关系颇多,不过与你却没有多少关系,我心中自有计较,你无需太过自责,不过今天让符钧叫你回来,你可知道因为何事?”
  
  我躬身回答道:“可是为了李师叔祖?”
  
  他点了点头,挥了挥手,让符钧和萧克明退下,待两人离开偏殿之后,他才长叹了一口气,对我说道:“李师叔入道多年,修为已入化境,按理说还能够活得更久,不过这些年来,他一直饱受病痛折磨,而今时今日,却已然撑不了多久了……”
  
  我听到师父亲口说出这话儿,眼泪顿时就落了下来,难过地说道:“李师叔祖之所以如此,全部都是因为我——我,罪该万死啊……”
  
  我晓得李师叔祖他这些年来的病痛,主要都是因为帮我渡劫的缘故,于是那内疚就如同毒蛇一般吧,噬咬着我的内心,让我痛苦不已,然而师父却平静地笑了笑,对我说道:“很多事情,都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所以你若是一直自责,恐怕就辜负了你李师叔祖的一番心血,而至于为什么让你赶回来,一是他想见你一面,二来则是他准备作法延命,而我觉得最好的护法,便是你了,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
  
  我本来还沉浸在痛失尊长的悲恸之中,听到这一句话,陡然间一阵激动,伸手抓住了我师父的胳膊,兴奋地大声喊道:“师父,李师叔祖还可以延命?”
  
  师父回答:“自然!”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再见李道子,遥遥想起当年那个不苟言笑的老帅哥,那个风度翩翩的青衣老道,心中不由得多出几分感慨来。
唉……

  1. 我是疯子1985:

    又是沙发!

  2. 我是疯子1985:

    延命最好别出什么幺蛾子才是。

  3. 弥勒:

    大家新年快乐

  4. 杨影:

    把年过了再死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