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章 通天手段

2015年2月16日 更新

  黄芽白雪神仙府,瑶草琪花羽士家。
  
  神仙府洞口两侧的石雕对联依旧还在,不过两旁杂草丛生。那野草从石缝中拼命挤出来,倒是将好几个字给掩盖了住,我随着李道子穿过洞口,来到里面,瞧见这儿不知道多久没有住人,里面一股灰尘之气,左右一看,房间依旧还是两个,当初的一应物件散落各地,或者是蒙上了灰,或者是长了青苔,角落里还有一些奇怪的黑色嘎达,我仔细一看。却是人粪便干涸之后的模样。
  
  显然。在我们离开此处之后,又曾经来过一些人,不知道这些是错入其中的山民,又或者别的什么,总之将这儿搞得一团糟,实在是有些让人头疼。
  
  穿过转角过道,我与李道子来到了里面的那个房间。
  
  那个被我自小认为神秘无比的洞穴,此刻出现在我面前,我才发现里面的巨大石鼎居然倒了,茶几也碎成数瓣。山风从缺口处吹过来,呼呼拂面,让人有些睁不开眼,这儿灰尘倒是没有多少,不过里面的一应之物都被风云侵蚀,腐烂得不成模样。
  
  李道子在缺口处望着远处朦胧的山麓。沉思了好久,这才扭过头来,对我说道:“我们就在这里吧,三日之后,准备作法,回魂延命。”
  
  得到吩咐之后,我便如同当年那个小杂工一般。开始对这神仙洞府收拾起来,将零碎的东西搬出去,又去半山腰的泉眼中打来了几桶水,冲刷里面的灰尘,接着将那些不知道是那些混蛋留下来的陈年老屎给一点一点儿地扣除去,又用饮血寒光剑削制了合适的家具,放置在此处。
  
  诸如此类的事儿,我办得十分勤力,即便此刻的我无论是地位,还是修为,都已经到了寻常人所不能企及的地步,但是在李道子面前,我晓得自己最终也不过是当年那个忙碌终日的小屁孩而已。
  
  我虽说多年未曾做过这种事情,不过到底是自小养成的本事,做得倒也不差,只不过神像府中实在是太过于凌乱,我一直忙活到了晚上,方才将地方给收拾起来,看过去,勉强能够算得上一处人住的地方,到了傍晚时分,我准备去山下打几只野兔或者山鸡过来,被李道子拒绝了,他告诉我,若是腹中无碍,便不要贪食口舌之欲,一切顺应天道便是了。
  
  我的记忆中,自小是跟随着李道子吃过很多荤腥,本能地觉得吃些烤兔烤鸡并不妨事,虽说后来听宗门之中的人说起他一生茹素,心中还有些窃笑,而此刻听见他认真说起,方才明白,当初他之所以弄出这么多荤腥,只怕是为了正在长身体的我,才不得不如此。
  
  我心中感伤,不过却也是拱手应下,离开神仙洞府,摸黑找了一些蘑菇山菌野蕨菜,回来之后,加点米,生火做了一锅野菜粥。
  
  内中没有荤腥,李道子倒也没有拒绝,十分有胃口地吃了三碗,我坐在篝火的一侧,隔着跳跃的火焰仔细打量这个已过百岁的老人,想着他年轻的时候,曾经叱咤风云、名动江湖,而此刻却小心翼翼地喝着一碗野菜粥,眼神里有如孩童一般黝黑明亮,仿佛只有这一碗野菜粥一般,心中突然多出许多对于人生,以及对于这个时间的明悟。
  
  李道子吃过晚饭之后,便回到了内室休息,并不与我多聊,依旧和当年的情形一般,只可惜他离开之后,我的身边既没有小白狐儿,也没有胖妞,连墙上的老鬼也不曾出现,焰火跳跃,似乎多了几许孤单。
  
  我此番前来,是为了护法,保护李道子在布阵行云之时,不受任何外界的干扰,所以我并没有待在洞中伤春悲秋,而是将锅里面的野菜粥收拾妥当之后,来到了外面,将整个峰顶巡视一番,大概地打量了一下周遭有可能出现的危险,接着又想象了一番有可能出现的敌人,眯着眼睛在寒夜中巡视良久,一直到了凌晨时分,方才回转,盘腿而坐。
  
  我次日醒来的时候,发现洞府之中平添了许多变化,首先就是一种草汁混合的符文,充斥着整个洞府的墙壁和天花之上,这些莫名其妙的符文与我所见到的那些并不一样,也不是李道子以前的作品,简洁有力、精湛诡异,透着一股超出人类认知的神性。
  
  我在角落处瞧见了正在挥笔画符的李道子,此刻的他精力全部都集中在了笔尖之上,原本显得十分衰老的身子轻灵地宛若狸猫,不时一个脚尖轻点,人便倒挂着上了顶壁去,宛若一只大壁虎。
  
  李道子的气息绵长,身手轻灵,以至于我都无法警觉到他是什么时候完成的这些符文,不过我也没有打扰,只是静静地在原地看着,欣赏着符王这近乎于艺术一般的手段。
  
  是的,这真的就是一种艺术,不知道的人或许并不会发现其中的精妙之处,然而我却是学过一部分符文制作的,方才晓得用那柔顺的鼻尖画出这么多时而刚劲有力,时而缠绵柔和的精妙符文来,一丝不差,又充斥着灵性和力量,这个得有多难,但是瞧见李道子那种全神贯注之后的轻松挥洒,却又止不住地从心中感慨,这天下,怎么会有这般厉害的人物呢?
  
  写字画符,此非一时一日的功效,而这个时间点的李道子,则真的已经是站到了世界的巅峰,能够瞧见他此刻的手段,对于我来说,莫不是一场巨大的机缘。
  
  我盘坐在地上,静静地看着李道子挥斥方遒。
  
  他动我静,如此不知不觉竟然又过了一天,李道子整个人都沉静在了符文构造的世界里,而我也是被他这样的手段给深深吸引了,觉得自己的境界似乎在这样的旁观中,又增长到了自己都不能觉察的层次之上去。
  
  知道他笔落完毕,终于不再运行之时,我才猛然醒悟过来,李道子之所以叫我前来护法,并非是有多看重我的手段,更多的,则是想要最终教导我一场。
  
  一想到这里,我的眼泪就忍不住往外面流了下来。
  
  李道子花完符文,沉默了良久,十分钟、二十分钟,又或者半个小时,我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就瞧见李道子僵立在原地,身子佝偻着,双腿屈膝,仿佛一头雄鹰,蓄势待发,准备腾飞而起的模样,到了最后,他终于动了,从腰间摸出一把朱砂与黄豆,朝着前方的空处猛然一撒,紧接着轻轻一拍。
  
  他这一掌,平缓地就仿佛是在抚摸情人的温柔,然而炁场却在一瞬间被炸开,那一应物件悉数嵌入了墙壁的符文之上,接着整个符阵彼此牵连起来,活灵活现,仿佛在这一刻就生生的活了过来,那平面的图案一下子立体起来,一收一胀,就好像是在呼吸一样。
  
  随着这符阵的运行,我感觉到神仙洞府之中的一切,居然和外界的炁场隔绝开来,逐渐地形成了一个自有的天地。
  
  打一个比喻,就好像水里的一个气泡,在这一刻居然浮出了水面,除了气泡与水面衔接的一个点之外,自己仿佛就独立在这个世界上一般。
  
  这个就是洞天福地的概念,没想到那种古人为之疯狂的地方,我这师叔祖竟然能够通过一天的时间,将它给生生的弄出来。
  
  真的是……符王之名,简直就是让世间的所有人都为之动容!
  
  太强了!
  
  我心中震撼莫名,而这个时候,李道子则走到了我的跟前来,平静地说道:“这个地方,只能维持两天时间,而它的作用则是屏蔽这个世界的意志,让我们超脱于物外,不受监控,而明日夜间子时,我会在洞中点燃十二根法烛,每一根若是能够安然烧过子时,便代表我能多活一年,如是全数亮着,我便还有一轮时光,但若是全数熄灭,我活不过次日。”
  
  我拱手说道:“师叔祖,徒儿不才,一定会用性命确保蜡烛不灭,安然烧完!”
  
  李道子摇头笑道:“你倒真的有那么好度过么,这个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即便是我弄出这么一个龟壳来,瞒过上天,但是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悟道雄奇如诸葛孔明者,最终也逆不过天意,病逝五丈原,我又能够有多少期望呢?”
  
  我坚定地说道:“师叔祖你是好人,这老天倘若一定要让你故去,我就豁出性命,一定要逆天而为,反了他娘的!”
  
  李道子看着我良久,然后对我说道:“志程,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你想必也知道自己的情况,我曾说过,你若是入魔,我亲手了结你,不过现如今我命不久矣,已然不能兑现承诺了,不过你可以答应我,永远不要堕入魔道么?”
  
  他的眼神在那一刻,变得无比锐利,仿佛能够刺穿我的内心,我迎着他的注视,认真地说道:“好!”
  
  李道子似乎松了一口气,然后平静地说道:“如此便好,我要去准备布阵了,你且在旁看着!”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若说武力修为,李道子或许不如当世之间的一些顶级厉害者,但是若说这通天手段,天下间有谁能与之相提并论?
李道子,百年前的最天才之一,最后一个还未消失的传奇,一个时代的标志。

  1. 弥勒:

    沙发

  2. 大神--殷:

    好激动

  3. 晨风-依旧:

    如果大师兄不来李道子估计能成功

  4. 格格:

    莫非王新鉴来捣乱,两人同归于尽?

  5. 波音747:

    在乡下见过一次破烂道士画符做法,那纸符画好甩手就燃,那地上无风起个小龙卷风,大约3-4层楼高,那道士一把桃木剑指挥龙卷绕事主家院子5圈算是帮事主家除去污物了,煞是厉害!收费二十万。

    • 月半子:

      这么牛逼啊

    • 八点正:

      哪里有啊?

  6. 虎皮猫大人:

    傻波伊!老李你要弄这些做什么!穿梭那阴阳回来见大人我就是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