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一章 心头的魔

2015年2月16日 更新

  李道子回到了临崖的那个房间去布阵了,我跟随着他来到原先他画符炼丹的房间,只见缺口处雾气蒙蒙。原先的一应景物都化作了黑暗,显然他已然用大法力,将这地方给隔绝开来,屏蔽了上天的感知。
  
  他从随身携带的行囊之中掏出了一大堆的东西来,有布幡、令旗、甘露碗、镇坛木、法尺、法绳、三清铃、鱼子、圆磬、青玄印等等物件。
  
  这些的每一件物品,他都摆放得各有玄机,让人不敢妄动,每摆放一件,他的口中就是念念有词,表情极为虔诚。
  
  我晓得他口中所念诵的,并不是所谓的诸天神灵,而是那玄之又玄、却又无所不在的自然之力,也就是整个世界本身的意志。
  
  他是如此的专心致志。让我忍不住心中的紧张。一遍又一遍地舔着嘴唇,期待着明天过后,这个老人依旧还在我的身旁,一如往日一般,在茅山宗的后山深居浅出,默默地注视着我,虽然我未必能够见到他,但是知晓他还在这个世界上,还对我保留着一丝期待,我便已经心安了。
  
  将一应法器布置妥当。忙碌了一整天的老人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疲倦之意,他没有理会我,而是来到蒲团之上,盘腿而坐,默默入眠。
  
  李道子休息了,我却没有一同歇下。而是走出了神仙洞府之中,站在五姑娘山的山顶之上,望着茫茫夜色,心中想着师父先前的欲言又止,到底在担忧什么呢,这个世界上,到底有谁会一直盯着我师叔祖。不希望他继续活下去呢?
  
  我在洞外坐了许久,那山风吹起林涛,虫鸣几近有无,整个世界一片宁静,而我则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感动,觉得这世间,或许并不是我们所见到的那么复杂。
  
  它其实很简单,我们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只是简简单单地生存而已,只不过欲望让一切变得复杂。
  
  而此时此刻,我唯一的想法,即使让我的这位李师叔祖一直活下去。
  
  如果有谁想要阻止这一切,我就会毫不犹豫地站出来。
  
  就算是对方踏过我的尸体,也可能成功。
  
  我自信满满。
  
  在充满了期待与担忧的等待过程中,时间变得无比的缓慢,不过真正度过之后,却是一转眼的事情,很快就到了第三日的夜间时分,巡查过五姑娘山的我返回神仙洞府,与李道子对面而坐,此刻的他已然显现出了寻常老人的疲态,脸上的老人斑发黄,双眼开始变得浑浊了,无神地四处张望一番,接着瞧向了我。
  
  他盯着我很久,突然谈了一口气,对我说道:“志程,你可知道,我遇见你的这三十多年以来,心中一直都处于反复的煎熬之中?”
  
  我认真地点了点头,问道:“是因为我内心之中的魔头么?”
  
  李道子盯着我的眼睛,然后说道:“对,是的,事实上最理智的方法,并不是将你养活,屡次救你,培养你,而是在你出生时将你给扼杀了去,这才是对这个世界最好的交代,不过我有时候又在想,这个世界上,未必非黑即白,它之所以如此丰富多彩,就是因为有一个东西,它叫做‘人性’,我希望你的人性,能够战胜那魔头的魔性,而让一个无辜的生命,能够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来,平静地过完这一生。”
  
  我突然有些自暴自弃了,咬牙说道:“也许你真的错了,如果当初你选择了让我悄无声息地离去,或许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李道子感受到了我情绪里面的悲恸,摇头笑道:“不,这并不是最好的选择,我一直反复煎熬,但是到了现在,临死之时,我的内心告诉我自己,我并没有做错,孩子,你是个好孩子;因为爱,你或许能够成为这个世界秩序的守护者,而我,时代更替,还是留在历史之中供人评论,比较好一些——我们不纠结这个问题了,志程,你知道你内心之中的那个魔头,到底是谁么?”
  
  我摇头,又点头,然后说道:“我的梦中,它面如牛首,背生双翅,头上有牛角或者龙角,麾下有八十一个兄弟,历代道经佛典的记载中能够与之对应者,唯有魔尊蚩尤……”
  
  李道子点了点头,肯定地回到道:“对,就是他,万魔之尊、战争之主、九黎之君的蚩尤大帝,你心中的那个魔头,是它在大千世界中无数的投影之一。”
  
  他的话语验证了我心中一直以来的疑虑,而听到这话儿,我不由得一阵头疼:“原来如此,这么说,我若入魔,便是一个恶到了极点的魔头咯?”
  
  李道子摇头说道:“也不是。在那个蛮荒混乱的年代,魔物横行、百灵争锋,蚩尤崛起海滨边陲之地,征服九黎、建立法度、炼制金属、开启民智,将人族在百灵之地领出,建立文明,说是圣人也不为过;不过历史总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成王败寇,它最终被黄帝打败,于是这世间的法度则被篡改,所谓的天道也成了胜利者的工具,它便成了魔,也对这世间的一切充满仇恨,但是你若说它有多恶,其实并不准确——它也不过是一个不甘的失败者而已。”
  
  我明白了,所谓的世界憎恶,所谓的十八劫,不过是这个被胜利者改造过的天道,对于一个失败者的惩罚而已,不过即便如此,到了如今这个年代,倘若是让心怀仇恨的蚩尤投影重返世间,终究不是一件好事。
  
  李道子是希望我用伟大的人性,来降服我心头的魔,而依助这样的力量,来守护这世间我们内心任何的秩序。
  
  我明白了一切,然而却不知道自己最终的命运如何,也不晓得李道子以及所有人为我所做的牺牲,到底值不值得,尽管这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沉重的压力,但是我却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恐惧和迷惘。
  
  李道子瞧见我的表情,却洒脱一笑,对我说道:“你心中有底,一切皆好;至于现在,还是来将事情做完吧,我若死了,世间一切事情,与我无关,这几日我不断地回忆自己的一生,觉得其实也算是圆满,唯一的遗憾,是不能再见他一面……”
  
  我问道:“谁?”
  
  李道子摇头,然后起身而立,来到了石室缺口处,平静地说道:“一位故人而已,当年曾经有过约定,只不过它或许忘记了;也罢,时辰不早,开始吧。”
  
  他说罢,从行囊之中掏出一整套的华丽道袍,给自己穿上,接着手往前伸,微微一抹,从半空中掏出了十二根细长的白色蜡烛来,摆在了法阵的中心处,围成一圈之后,他右手手指在空中打了一个响指,那些蜡烛在瞬间就燃了起来,十二朵小火苗不停地翻动,充斥着生的气息,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总感觉这些火苗仿佛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性一般,担忧不已。
  
  相比我的心惊胆战,李道子却显得豁达许多,躺在了蜡烛围成的圈中,平静地说道:“好了,所有的事情都交代完毕了,我这一去,或者生,或者死,皆随天意!”
  
  这一句话,仿佛是对自己人生的遗言,他闭上了眼睛,接着立刻陷入了沉眠之中。
  
  在跃动的烛火之中,我仔细地打量着这位活着的传奇,心中思绪万千。
  
  我没想到身体里面的魔头居然真的就是那蚩尤的魔头投影,也没想到一个受到道家熏陶成长的道士,竟然对蚩尤生出这样的评价来,更没有想到的是,他在自己人生中最关键的时刻,连我师父陶晋鸿都没有能够陪在他身边,却选择了我。
  
  正如他所说,他的后半辈子,都是在忐忑和自我否定中度过的,然而他最终却选择了相信我。
  
  这位老人,此刻安眠于此的他再也没有当初的那般仙风道骨,也没有了世间顶级高手的风采,虽然身穿着道家最隆重的道袍,但是给人的感觉,和乡野之中所见到的那些老人一般,没有什么区别。
  
  他老了,真的老了,不再是传奇,而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而已。
  
  我在洞中枯坐,双目静静地望着那十二根蜡烛,瞧见那些火苗跳跃,每一次闪动都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这让我无比的纠结和紧张。
  
  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那蜡烛也烧了大半,突然间,那缺口处一阵电光雷鸣,接着朝此处游离而来。
  
  我心中一跳,豁然起身,却感觉平静的炁场一阵紊乱,那烛火跳跃不定,吓得我赶忙定住身子,接着瞧见那电光不断地在缺口闪耀,不过却失踪都没有突破。
  
  起初是电光,接着是如刀的风,又有风霜雨雪,千百般的变化,不过法阵之中,似乎有源源不断的力量支撑着,屏蔽了世间的一切干扰。
  
  如此过了许久,周围一阵平静,我瞧着那蜡烛似乎只有一小截,就快要烧完了,心中刚刚有些轻松,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冰冷的声音却在洞中响了起来:“李道子,你想多活几年,可曾问过我的意见?”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最近这几张,我写得真的很认真,因为它是从我开书以来,就一直在心中的故事,它有许多的意义,既延续了道事的开段,陈志程为何会来到这个世间,又承接了后面的一切,没有这样一段,就不会有道事的终结和大家不能理解的一切,李道子,李道子,百年前的三位最天才,倘若蛊事之中,最有关联的是阵王和蛊王,那么道事的核心,永远都只是这一个酷酷的老帅哥,没有别人。
苗疆道事里面的所谓道,便是他,献给你,永远的李道子,永远的道

  1. 肥虫子:

    应该是到了最后的日子了

  2. 魔教左使:

    天王左使驾到,废了志程的修为,与符王一道驾鹤

  3. :

    老王弄灭了火烛,志程打不过。所以最后开始和邪灵干起来了。

  4. 小白:

    志程魔神附体,干王新鉴,李道子成活死人,大师兄最后坠入魔道,

  5. 弥勒:

    留名

  6. Rorschach_Ye:

    额(⊙o⊙)…

  7. 虎皮猫大人:

    傻波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