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二章 元神离体

2015年2月16日 更新

  陡然间听到这个声音,全身戒备的我顿时就是一阵心跳加速。
  
  那话儿在耳边转了一圈,我这才想了起来。这声音,分明就是当年的那个天兵天将,也就是邪灵教的天王左使王新鉴。
  
  我曾经猜想过很多人,但是万万没想到,此刻前来阻碍李师叔祖延命的,居然是他!
  
  事实上,我对于这个邪灵教灵魂人物的感情十分复杂,既知道他是统领天下邪道的总魁首,必然是大恶之人,但是心中又有些为他的风度和个人魅力所折服,当年他在神仙洞府之中遇见我,并没有伤我分毫,即便是晓得我与李道子有所牵连。甚至还看过我怀中珍贵异常的符袋。却是一点儿也不动心,之后更是杀上茅山,与我师父争夺收我为徒的权力。
  
  尽管我最终为了小颜师妹投入茅山,但是从内心里面,我对于这一位邪道豪雄终究还是充满敬意的,这也是我后来放过了他兄弟王新球的原因。
  
  尽管立场不同,但是却惺惺相惜,所谓英雄,不过如是。
  
  然而此时此刻,在江湖之上从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天王左使。居然就出现了,这让我无比的诧异,缓缓地将饮血寒光剑拔了出来,对着空中低声喝道:“王左使,今日我师叔祖在此作法,你若是有任何恩怨。日后再说,万不可在此耽误,不然休怪小子不客气了!”
  
  一声低沉沙哑的嗓声出现:“咦,原来是你啊,没想到他居然会找到你来护法;可笑啊,堂堂魔尊之躯,此刻居然成为了道门走狗……”
  
  我耳朵耸动。寻找着王新鉴有可能出现的方位,深呼吸,尽量让情绪变得平缓些,然后说道:“王前辈,你是江湖上的顶尖高手,邪门的扛把子,天下间自有无数让你关心的事情,你何必来骚扰我师叔祖呢?离开吧,若是你能够走,小子以后见到前辈,定然退避三舍,礼敬有加!”
  
  我这话几乎都有些卑躬屈膝的感觉了,但是为了李道子,我连性命都可以豁得出去,些许脸面,那有算得了什么呢?
  
  然而像王新鉴这般的人,他的心志坚定如铁,又怎么可能因为我的话语而改变决定,长长的一声叹息过后,他对我说道:“唉,小陈,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啊。你真以为我来对付你师叔祖,是与他有什么私人仇怨?李道子、洛十八和屈阳搅动天下风云的时代,我也曾经历过,对于这样的天才,我心中只是敬佩二字,然而大家终究还是立场不同,为了邪灵教的未来,为了沈老总的意志,我不得不杀了屈阳、谋害了洛十八,而如今,我也不得不将自己化作屠夫,来对付李道子……”
  
  他的话语里面充满了无奈和对人生的感慨,然而从他的话语里面,我却听出了浓浓的杀意来,心中一跳,冷然说道:“王左使是铁了心,要拿下我师叔祖的性命咯?”
  
  “我也不想,但是……”
  
  虚空之中的那声音在一阵长长的叹息之中,陡然变得坚定了起来,对我说道:“正如你所说,我是来取李道子性命的。”
  
  我闭上了眼睛,陡然将饮血寒光剑插入了岩石之上,恶狠狠地说道:“那好,小子不才,领教阁下手段。”
  
  那王新鉴惋惜地说道:“你不是我的对手,退下吧,免得伤了自己性命。”
  
  睁开眼睛,我瞧见的是布满法器和蜡烛的洞穴和躺在火焰之中的李道子,然而闭上眼睛之后,没有了视觉,感知中的这个世界便是一个不断变化的炁场,我陡然间便能够观想出此刻的情形,那就是一个附在水面的气泡之上,有一股锐利如箭的气息,不断地在四周盘旋着,试图戳破这个气泡,将里面的一切都给摧毁掉。
  
  我晓得这就是王新鉴的手段,尽管我不知道他此刻藏在何处,但是却晓得一旦这股气息破坏掉了李道子两天前所绘制的那个符文法阵,那么此刻正在偷天改命的李道子气息立刻泄露,这手段立刻就会破灭,再也完不成了。
  
  不能让这股气息坏了事,然而,我要怎么办呢?
  
  正在我苦思冥想之时,那气息却显得更加的暴戾了,显然是王新鉴在察觉到我已然注意到了他的行动,试图加快步伐,在我真正出手阻止他之前,将所有的一切都给搅成乱麻。
  
  我感受着气泡的摇摇欲坠,观想仿佛在一瞬间到达了极致,整个人陡然一震,便感觉一股气息从天灵盖之上生出,朝着那气泡的上方冲了出去。
  
  这种行为好像是突破了瓶颈之后,自然而然的事情,而我的意识一冲出了气泡,便立刻跟那股利箭绞在了一起,根本顾不得对方的强大和磅礴,便奋不顾身地绞杀,有一种同归于尽的悍勇和惨烈。
  
  似乎有感于我这种奋不顾身的二愣子劲儿,那股气息陡然拔高,与我保持了一段的距离,接着诧异地说道:“哎?你怎么可能领悟到元神离体,难道你也度过雷劫,入了化境?不对,不对啊……”
  
  他对我的表现格外奇怪,反倒是没有第一时间纠缠上来,使得我终于有了一点缓冲的时间,感觉此刻的状态与本我的存在有着很大的区别,思维能力似乎变得无限延长,一秒钟能够想出无数的念头来,也能够感知到对方的存在,那是一种比我强大数倍的力量,我真的一旦与他搅成一团,最终粉身碎骨的,一定就是我。
  
  这是一种奇妙无比的状态,然而还没有等我仔细体会,那股意识便又缠了上来,王新鉴带着冷静到可怕的声音说道:“小陈,你果然让我刮目相看,小小年纪,竟然能够感悟到元神离体的法门,这成就便是连我,或者三绝都无法做到的,天下间能够与你相提并论的,或许只有沈老总了,不愧是魔尊转世,不过狼虽说是狼,但一旦吃了屎,终究还是少了许多狼性,你既然想要死,我就送你一程——杀!”
  
  他的话缓缓而淌,就如同潺潺小溪,然而到了最后一句的时候,轰的一声,宛若惊雷炸响,整个空间立刻惊涛骇浪,万千汹涌集于一点,朝着我猛然撞来。
  
  我刚刚凝固而出的意志,又或者说是王新鉴口中的元神,在这样的一次撞击之下,陡然间整个世界一空,魂飞魄散,几乎处于了毁灭的边缘。
  
  要……死了么?
  
  在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粉碎的光点,然而就在此刻,藏在我心中的那股怒意陡然而出,它开始在我的脑海里面咆哮,疯狂怒吼着,而在这样的愤怒之中,我的意识却又重新组合到了一起来,伴随着这种愤怒,我几乎本能一般地冲到了那股意识跟前来,狂怒地大声吼道:“想要我死?我艹你咧,来啊,我让你干,让你干,你他妈的倒是来啊,我菊花都洗干净了!”
  
  疯子撒泼,这就是我整个的状态,虽说我此刻的意志弱小得如同一点风中蜡烛,然而却有着一股拼死也不服气的气势,而这气势的支撑点,则是我心中的那头魔头意识。
  
  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我只是一颗小幼苗,然而那魔头的意识,则是比我、比王新鉴恐怖得多的多。
  
  王新鉴虽说能够完胜于我,但是在这样疯狂的较量中,竟然也是屡屡受挫,一边往后退,一边大声喊道:“不对,你怎么将那东西给放出来了,它不是被李道子用精血封锁了么,你别来,别……”
  
  这天王左使的话语让我莫名地兴奋起来,更加凶猛地扑了过去,两人形势斗转,我反守为攻,变作了主动的一方,疯狗一般地冲上前去。
  
  这是意志的较量,谁害怕了,谁就是失败者。
  
  我的心中是这般想着的,所以一时之间,竟然没有拦住心中的那个魔头,让它放纵地冲击着,就想着拼尽了自己的性命,也要拦住这个家伙,没想到王新鉴并不与我刀锋相对,而是与我不停地盘旋游绕,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间听到了另外一个尖锐的声音,冲着我大声喊道:“你这个傻波伊,别闹了,睁开眼睛来,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
  
  一开始我还处于疯狂状态,并不在意,而后突然将心脏一抽,陡然间就从那种状态中抽离出来,睁开眼睛一看,整个人顿时就傻住了。
  
  洞中,围绕在李道子身边的十二根蜡烛,全数熄灭,没有一根存留。
  
  洞中一片黑暗,而我整个人的身子都是一阵僵直,轰然间,我感觉自己的整个世界都轰然一下垮塌下来,而这个时候,遥远的空间里传来了王新鉴得意的声音:“孩子,你到底还是太年轻了,事实上,李道子的这法阵,我其实是破不开的,所以真正索去他性命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归来吧,刚才的你才是真正的你,而此刻的你,不过是一头吃了屎的狼而已……”
  
  那声音渐渐地远了去,我感觉到自己脑中似乎一下子就要炸开了,对于自己充满了绝望般的憎恨,“啊”的一声,一口鲜血吐出,将脑袋往着岩地上恶狠狠地撞了上去。
  
  轰!

  1. ……:

    擦 这么虐?

  2. 好好:

    抢沙发

  3. 奇:

    这个傻波伊

  4. 刘孝:

    虐……

  5. 格格:

    猜中了王新鉴的捣乱!!!!!!

  6. 弥勒:

  7. 陆左:

    艹,大傻波一!!!!

  8. Rorschach_Ye:

    我去,这剧情。。。。。看得心惊肉跳。

  9. Rorschach_Ye:

    是不是三部曲的第三部是写三绝了。感觉三绝才是正主啊

  10. 虎皮猫大人:

    老王搞乱只是小陈心中幻像,傻波伊们 看不出来吗!

  11. 独角戏:

    我想问第一部曲是什么??

    • 阿阿:

      苗疆蛊事 完本了 这个是第二部了 好多人都是追了第一部来的

    • 杨影:

      苗疆蛊事

  12. 晨风-依旧:

    猜中了李道子是被大师兄害死的了~

  13. 张小邪:

    哭晕惹 小佛怎么可以这么虐

  14. 游客:

    崩溃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