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三章 世间再无李道子

2015年2月17日 更新

  在知道是自己害死了李道子的那一刻,我顿时就觉得生无可恋,心中硬气腾然升起。懊恼地一闭上眼睛,低头就朝着岩石上面撞了过去,准备将自己给砸死。
  
  然而我这一撞虽说是诚心诚意,但魔躯终究是太过于坚实,虽说眼冒金星、头疼欲裂,却并没有第一时间丧失意识,直感觉脑袋轰然一炸,整个人疼得直抽抽,额头鲜血淋漓,将双眼都给模糊住了。
  
  不过越是这般痛,越能掩饰我心中的懊悔,我心中却在这样的痛楚之中,获得了自我惩罚的莫名快感。方才没有感觉到那种死一般的心痛。
  
  尽管头晕欲裂。然而我终究还是不能够原谅自己,当下也是毫不犹豫地再一次扬起脑袋来,毫无花哨地再次砸向地面。
  
  我生无可恋,只愿陪着李道子一同离去,黄泉路上,一同伺候而已。
  
  然而就在我第二次想要撞地自杀的时候,血肉模糊的额头却被一只冰冷的手给托住了,我感觉到了手上细腻的肌肤和衰去的力量,猛然睁开眼睛来,却见到原本昏睡在蜡烛中心的李道子却爬到了我的脚下。此刻正用手掌托着我的额头,不让我自残。
  
  瞧见这位老人居然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我满心欢喜得几乎就要炸开来,顿时就将额头上面的所有力量都收敛住,连滚带爬地抓着他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道:“师叔祖。你没死么?太好了,你没死!”
  
  我的心被那欢喜给填得满满的,然而当我抓着李道子的手时,却能够感觉到他的生命力正在飞速散去,整个人的心又是一阵冰冷,身体一僵,愣在了当场。
  
  此时此刻。我已经瞥见了旁边倒落一地的蜡烛,这些与性命攸关的蜡烛并不是自然燃烧完毕,而都是中途熄灭,差了一点点。
  
  那么现在的李道子,只不过是回光返照而已。
  
  我整个人都懵住了,耳朵边一阵“嗡嗡嗡”的响动,使得连李道子对我说的话语,都没有听清楚,一直到他说了第三遍,我方才使劲儿地摇了摇头,这才听到:“……你这孩子,真的是太傻了,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情来呢?”
  
  我三十多岁的人了,听到这话儿,满腹委屈顿时爆发了出来,像个孩子一般地抱着李道子,嚎啕大哭道:“师叔祖,我对不起你,我没有能够完成保护你的任务,还害死了你,我真该死……我不想活了,就让我随你而去吧,黄泉路上,我给你鞍前马后,做个伴儿,好么?”
  
  李道子的脸上依然没有太多的血色,不过越是如此,他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的慈祥起来,就好像是父辈一般,带着欣赏的目光仔细打量着我,重若珍宝。
  
  他没说话,而此刻却有另外一个尖锐的声音凭空响起:“你这个傻波伊,脑子真的是抽抽了,你真的觉得没有你,老杂毛就能够活下来啊?”
  
  比起先前王新鉴那虚无缥缈的话语,这声音显得无比的真实,我脑子停顿了一下,这才下意识地循声望去,却见到一头五彩斑斓的大鹦鹉出现在了洞中,这肥鸟儿在空中盘旋一圈,趾高气扬地落在了那翻倒一旁的巨大石鼎上,一双宝石般明亮的眼睛炯炯有神,正朝着我这边看来。
  
  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进入的此处,不过却第一时间想起了它的来历。
  
  这肥厮却是句容萧家大院之中那头会骂人的虎皮鹦鹉,自称“虎皮猫大人”的肥鸟儿,它此刻不在句容,居然出现在了千里之外的麻栗山,而且还说出这样的一番话语来,实在是让我震惊无比。
  
  我整个人都傻了,然而被我扶着的李道子却在陡然间显得精神焕发了,挣扎着坐起来,脸上的皱纹散开,宛如一朵绽放的老菊花,笑盈盈地说道:“老友,我千算万算,却没想到你居然变成了一个鸟人——啊哈哈,这、这还真的符合你原本的性格啊……”
  
  那虎皮猫大人屁股一撅,怒气冲冲地骂道:“我艹你大爷的,你以为我想啊,老子当初从阴阳界回来的时候,给泰山老母那婆娘拦了一道,差一点就魂飞魄散,要不是老子够巴闭,寻了个空隙逃出,说不定真的就没了。真正到了魂飞魄散的时候,哪里还顾忌得了许多,还不是慌不择路地跑,结果没找到生孩子的人家,反倒是进了一个蛋里,浑浑噩噩几十年,这才逐渐回想起从前——哎,不讲了,说多了都是眼泪,艹!”
  
  这肥厮倒是个话唠,一说话,噼里啪啦就是一大堆,我在旁边站着,听这话语里面的意思,才晓得这位虎皮猫大人居然就是我师叔祖这些年来一直在找的那位老友,而这一位当真是彪悍无比,居然能够投胎转世,从阴间折返而回,重临人间。
  
  唯一可惜的事情就是,投胎也实在太不靠谱,人猪八戒投错了胎,好歹还能重修人身,他此刻就一个肥硕的鸟身,着实是有些不能见人。
  
  我嫌啰嗦,然而李道子听到它的话语,却甘之如饴,只是当它说道泰山老母的时候,眉头微皱道:“泰山老母好歹是道教尊神,你这般诋毁她,实在不好。”
  
  虎皮猫大人摇头说道:“老杂毛,你一会就要去阴阳界了,归她管,尽管拍马屁就是,大人我还得在这个世界上活那么久,见面也是以后的事情,不管,不管!”
  
  李道子对这位老友的话语显得十分无奈,叹息地笑了笑,然后对我说道:“志程,刚才它说得没错,王新鉴临走之时的话语,不过是给你种下心魔而已;这事儿与你无关,即便你不在此处护法,即便你不与他相斗,他也能够通过灵魂侵入,将我的法阵搅破,一样将我的计划曝光。偷天改命这事儿,一旦给他惦记上,就基本上没有成功的希望,只是到底谁将我这几日要换命的消息传出去,这个才是真正需要你帮我调查的……”
  
  我完全懵住了,一脸错愕地说道:“啊?”
  
  虎皮猫大人说道:“还不明白?王新鉴那狗日的,使得是一石二鸟之计,他此番前来,已然是元气大伤,害不得你,便用轻飘飘的一句话将你心魔勾出,让你在悔恨懊恼之中了却生志,却不曾想你这傻波伊,还真就傻乎乎地自我了断了——你娘咧,你要是死了,谁给老杂毛办后事啊?未必要我来搬你们的尸体咩,拜托啊,大人我即便是这般壮硕,也及不上你们的一根大腿毛好吧,能不能别这么为难我?”
  
  这家伙的一番插科打诨,倒是将此刻的离别气息给冲散了,我也在两人的解释之中醒过神来,才晓得此事只关乎于命,跟我的表现倒是没有太多的关系,害死李道子的,是那个将他命不久矣的消息传给王新鉴的人。
  
  那人,是谁?
  
  对于这个问题,李道子摇头,对我说道:“知晓我这几日换命的,除了你,就是你师父,不过旁人却能够从中推算出来,但是不管怎么说,那人都是我们茅山宗内部的人,这事儿你回去,告诉晋鸿,让他注意身边的毒蛇……”
  
  我认真地点头,虎皮猫大人瞧见我一脸悲痛欲绝的模样,笑着对李道子说道:“老杂毛,你看看这小子,修为勉强还凑合,脑子却有些不够使,还有现在这一副死了老子的模样,实在让人丧气得很,不就是死吗,人固有一死,怕个吊啊?大人我还不是从幽府里面爬出来了吗,你这个老家伙比我在这世间多活了几十年,还怕应付不了那场面?就当度个假咩,搞晒?”
  
  听到了它这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话语,李道子也笑了,摇头说道:“那是你,跟我没关系,不过这事儿也怪我,生老病死,不过是天理伦常之时,我却偏偏要逆天而为,终究不过是放心不下茅山的未来而已,现如今瞧见晋鸿手段纯熟,门下弟子璀璨而起,我其实也没有好挂念的了,就此离去,也算是不错的事情……”
  
  两人几句感慨,将我给说懵了,完全颠覆了我的时间观,而这时那肥鸟儿冲着我说道:“嘿,小朋友,有点眼力劲没,两个有半个多世纪没有见面的老友,聊点隐私和性生活的话题,你是不是得回避一下?”
  
  我一愣,结果师叔祖被呛得咳了几声,然后也对我说道:“志程,你且出去,我与这老友有几句话交代。”
  
  两人都这般说了,我忙不迭地将李道子放平,然后逃一般地离开了神仙府。
  
  我走出洞子,外面依旧是一片漆黑,我仰望着天上星河,颇有些不太真实的感觉,蹲在洞口,脑子里面乱糟糟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不知道过了多久,里面叫了我一声,我慌忙进去,结果瞧见师叔祖背靠着墙壁,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平静地说道:“孩子,我走了,这个世间,就拜托你多照顾了……”
  
  这一句话说完,他阖上双眼,安然而逝,而我则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嚎啕大哭起来。
  
  我不知道更高的境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却只明白一点,世间再无李道子。
  
  世间再无李道子!
  
  呜哇!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那个如师如父如人生明灯的老人,终于就要离去了,世间再无李道子,再也没有那个疼我、爱我的老人……
李道子临去之时,终于不再板着脸了,满脸的严肃也化作了慈祥的笑容,唯一的遗嘱,也不过是一句拜托,和希望你快乐……
李道子,一路好走。

  1. 船长:

    唉……

  2. :

    杨梅干的

  3. 弥勒:

    走好T_T

  4. 陆左:

    一代宗师!!!受我一拜~~~

  5. 我是疯子1985:

    唉……桑心

  6. 吴杰超:

    原来他李道子叫虎皮猫好好培养那个小杂毛啊

  7. 流水:

    还是有大人在看着欢乐

  8. Rorschach_Ye:

    哇哇哇哇……二五仔不是梅浪就是杨知修

  9. 小白:

    杨知修么

  10. zxl:

    杨知修,我草你妹哦…狗日的

  11. 张小邪:

    李道子,再见!

  12. 游客:

    觉得是梅老狼。王八蛋,害了两个了

  13. 度世:

    一代宗师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