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五章 极尽哀荣

2015年2月18日 更新

  我整个人有许多不能启齿的小秘密,平日里是不会跟别人说尽真话的,不过对于我师父。却从来都是意外,因为这世界上最值得我信任的人,除了小颜师妹,便是我师父陶晋鸿了。
  
  这两个人,我甚至愿意为了他们去死。
  
  小颜师妹有的时候,还因为能力的问题,我不会将自己所有的事情与她说出,但是我师父却是我人生道路上的明灯,绝对没有什么隐瞒的需求,我当下也是将这两天经历的事情与他一一说来,完毕之后,我一脸狐疑地对他说道:“师父,师叔祖在离世之前。让我转告你。我们茅山之上,有人并不想让他活着,于是将消息传到了王新鉴耳中,这人你觉得到底是谁?”
  
  师父望着逐渐远去的送葬队伍,往后退了三步,每一步都踏在了斗罡之位,三步之后,将周围空间隔绝,然后说道:“你觉得呢?”
  
  我沉吟一番,这才说道:“所谓内应。有两种,第一类是受了控制,自小潜入茅山学艺的卧底,他是带着目的性来到茅山的,自然有什么消息都会传出去;而另外一种,则比较恐怖了。那就是他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和企图,之所以将这消息传到邪灵教耳中,是想要借刀杀人,从而达到自己最终的想法,这样的人,远远比前面的更加恐怖,因为无论是从能力、地位还是破坏性。都更高于前者。”
  
  我师父点头说道:“你在宗教局办事多年,倒是懂得很多事情。”
  
  得到师父的肯定,我当下也是深吸一口气,然后对他说道:“师父,你若是同意,我立刻对茅山内部这上千号的人进行调查,看看到底是谁出卖了师叔祖!”
  
  师父叹了一口气,然后对我说道:“你在朝中多年,应该看过了许多世事变迁,也晓得任何一个团体和组织,都不可能同心同德,齐心协力,因为每一个人的述求都是不一样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主张和立场,这里面平衡才是最重要的,茅山也是如此;所以你刚才的分析我很赞同,但是此刻并不是大张旗鼓,找出凶手的时机,因为如果我们真的动手做了,茅山人心惶惶,不知道会出多少变故。”
  
  我顿时就急了,梗着脖子说道:“师父,师叔祖尸骨未寒,难道你真的不愿意为他报仇雪恨么?”
  
  师父认真地看着我,好一会儿,这才平静地说道:“这也是李师叔的意思,现在的关键不是找出那个内奸到底是谁,而是将茅山的影响力扩展出去,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团结向上的团体,至于那人到底是谁,这事儿会交给刑堂来处理,你就不用插手了。”
  
  我着急地说道:“那么要是这事儿就是刑堂做的呢?”
  
  师父眉头一挑,对我说道:“你确定?”
  
  我自知失言,摇头苦笑道:“弟子失言了,刑堂长老刘学道乃茅山最得力的长老之一,刚正不阿,应该不可能是那个谋害师叔祖的凶手。”
  
  师父平静地说道:“凶手到底是谁,如何找出来,我心中有数,不过时机不对,所以你我暂时将这仇怨埋藏在心底里。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人一定是会受到处罚的,不过并不是现在,而是在局势稳定之后,这个也是你李师叔祖临走时告诉我的,你没在我们的位置,不知道朝中和道门中人对于茅山的压力,此时此刻,万万是不能有任何异动的……”
  
  我心中一跳,失声喊道:“师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师父摇头说道:“这些事儿,就不让你参与你,你且记住,此事交由我来做,至于什么时候做,我会通知你的,而你回到朝堂,努力表现就是。至于你师叔祖的死,茅山将会统一口径,说他于茅山后院羽化登仙,此事你且记住,不可与任何人谈论你在麻栗山的事情,切记、切记!”
  
  师父没有说原因,然而我却能够从他的口中听出了此番的凶险来,当下也是应下,然后随着师父一同前往清池宫,给李道子唱诵三天三天的道场。
  
  李道子在茅山的威望,比掌教真人和任何一位十大长老都要高得多,他的法会几乎所有的茅山子弟都参加了,不管是在外游历的、任职的、离山的,还是在内闭关的,林林总总,整个法会居然有一千八百多人参加,我从来没有想过茅山宗门下,居然会有这么多的人,而且其中的高手多如繁星,当真觉得这茅山不愧是天下间顶级的道门魁首。
  
  这么多人,将清池宫挤得满满当当,念诵经文的声音在峰顶上空汇聚成了音海,汹涌而起,形成了一种磅礴的炁场来。
  
  因为宗门隐秘的关系,茅山不接受任何道门和政府的登门悼念,便是国家的追悼,也都只是送礼到了山门之前,便被封堵住了,不过当今之世却也都晓得了李道子陨落的消失,为他纵横天下的那个时代结束而纷纷悼念,几乎所有会画符的修行者都会在这几天上一柱香,给逝去的符王送行。
  
  尽管拒绝了许多道门同仁的追悼,但是终究还是有一些人是无法拒绝的,龙虎山与茅山一直不对付,不过此时的龙虎山第一人,善扬真人却还是携礼而来,与他同样重量级的,还有崂山的无尘、无缺两位道长,以及青城三老——此刻的梦回子、重瞳子和酒陵大师,已然纷纷突破了原本的境界,兵解成仙,化作了鬼仙之身,而尽管如此,他们依旧穿越千里,前来与那位逝去的传奇送行。
  
  李道子的丧礼之隆重,几乎成了两千年最重要的盛事之一,看着这般的热闹情形,我却反而显得比较冷淡,除了偶尔的应付之外,大部分的时间里,都在旁边冷眼旁观着。
  
  我知道师父也是身不由己,不过就我的想法,不管是他,还是李道子,更加愿意的,不过是安静的离去。
  
  此刻的极尽哀荣,不过是对他的一种折磨而已。
  
  三天之后,李道子终于在茅山历代先祖的墓园下葬,一切结束之后,萧克明突然找上了我,对我认真地说道:“大师兄,师叔祖到底是谁害死的?”
  
  听到他的问题,我有些诧异,问他到底听到了什么,他摇头,冲着我说道:“告诉我,我要为他报仇!”
  
  虎皮猫大人曾经说过,李道子一声高傲,眼高过顶,从未有收过徒弟,不过能够入得他法眼的,只有两个,一个是我,另外一个,则是萧克明。
  
  我面前的这个小子,倾注了李道子晚年的大部分心血,是他符箓之道传承的第一人选,不过此刻的萧克明终究还是一个孩子,性子轻浮冲动,我当然不敢将其中的原因告知于他,于是认真地对他说道:“小师弟,你还小,有的事情,有我和师父就够了,而你最主要的责任,就是好好修行,只有当你掌握了足够的力量,你才能够去实现自己的抱负,懂么?”
  
  这小子的思维似乎陷入了死胡同里,盯了我好一会儿,然后咬着牙说道:“大师兄,你怎么跟师父一样,我不会罢休的,我一定会找出那个凶手,并且将其手刃!”
  
  他重重地发下誓言,然后转身离开,当时的我并没有太多细想,因为我觉得这事儿终究不是他能够办成的,然而我却没想到一个被称作天才的少年,终究与普通人不一样,也不会想到这个家伙,虽然付出了不少坎坷的代价,但是竟然真的就实现了自己的诺言——当然,这是后话,容后再续。
  
  李道子的丧礼办完过后,我带着一身疲惫离开了茅山,心中尽是创伤,极需要一些事情来抚平我的伤口,于是我一回到总局,就找到上面请求任务,宋司长晓得我的情况,怕我出手太重,推三阻四,而终于过了十几天,他却找上了门来,告诉我有一件事儿,非得我出马了。
  
  我问是什么事情,宋司长告诉我,说最近在泰山出现过几次吸血蝙蝠咬人的事件,被咬中的人在三天左右的时间里不断发烧,然后变成一具活尸,紧接着消失不见了。
  
  这事儿是华东局上报过来的,说他们已经组织力量去侦查了,不过人手少,希望上面派人过去,给予帮助。
  
  宋司长觉得这事儿比较棘手,而且感觉这事儿似乎还跟境外势力有所牵连,不过问题应该不多,也是对新成立的特勤一组一种检验。
  
  再说了,我在鲁东办过几次案子,与华东局的工作人员都熟悉,相互之间的配合也是得心应手,不存在多少磨合的时间,所以跟上面请示了一下,决定让我带队过去,问我的意见如何。
  
  我心情比较烦躁,特别想要找点事情来充实一下自己,当下也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让人过去接收了资料,接着在次日带队从京都出发,直接前往鲁东泉城。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丧事其实可以简办,不用太过于隆重,我个人觉得。
人都死了,安安静静离去不好?
今天除夕了,小佛给大家拜个年。

  1. 弥勒:

    看完了起床准备贴对联了

  2. 徐学智:

    李道子为什么不选择转世重修

    • 虎皮猫大人:

      你怎么知道老杂毛没有转世重修?!!

  3. Rorschach_Ye:

    打吸血鬼?!什么时候打黄山龙蟒?

  4. 笨熊-缪倩意爸爸:

    年三十还笔耕不止,小佛辛苦了!

  5. 陆左:

    给小佛拜年啦~

  6. 我是疯子1985:

    我只是来露个脸

  7. 旅途:

    小佛辛苦了,新年快乐啊

  8. 度世:

    嗯,丧事简办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