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六章 拜地头蛇

2015年2月18日 更新

  到了泉城,瞧见满街都是大红灯笼和喜气洋洋的红色布景,我这才意识到年关将近。没几天就要过年了,难怪宋司长对我的主动请缨推三阻四,原来是想让特勤一组安安稳稳地过一个年。
  
  特勤一组里面,除了小白狐儿、布鱼、董仲明这三个无依无靠的孤儿之外,其他人也都是有家有口的,在外面忙活一年,其实也还是有回家陪老人的想法,我先前是被憋闷得难受,本身又没有什么概念,所以没有太多的考虑,而此刻冷静下来,这才汗颜,对众人说道:“离过年也没有几天了。这一回任务争取赶紧解决。然后给大伙儿放假,回家过年,可好?”
  
  那些有家可回的人一阵欢呼,而小白狐儿三人的脸上也是露出了洋洋喜气。
  
  大家闲置了大半年,士气保持得还算不错,毕竟是干翻了太行武家的七剑,现在的心气和眼光都十分高,并不会将此刻的任务放在眼里,觉得这不过是手到擒来的事儿。
  
  当然,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还是得重视对方,我不断地给手下的组员施加压力,让他们一定不要骄傲。
  
  世事瞬息万变,任何一点小的变化,都有可能导致局势陡转。
  
  下了火车,泉城的工作人员过来接我们。为首的还是省局的孙主任。
  
  对于我们的到来,他表示了十二分的欢迎,毕竟曾经一同经历过黄河蝗灾案,他对于我们的手段和效率还是见识过的,尽管物是人非,特勤一组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一伙人,不过领头的毕竟没有变。而且经过数年沉淀,我在江湖上的名声也算是有了一定程度的巩固,所以热情之极。
  
  他一路伺候周到,将我们带到了省局来,省局的一把手梁翰生也露了面,表现出一副亲近的模样来。
  
  因为答应组员们要赶紧完结此案,所以我倒也没有太过于闲适,不过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也学会了圆滑,对于梁翰生接风宴的邀请,也没有给予拒绝。
  
  通往成功的道路很多,手段也不少,不过人脉起到了不可取代的作用,太过于孤傲和不合群,无疑会给我以后的工作生涯增添污点。
  
  我做不到赵承风的长袖善舞,但是却也能够随和亲切,不让人诟病。
  
  到了鲁东局,稍微应付寒暄一下之后,我们便来到会议室探讨业务,聊起了发生在泰山脚下大津口乡的这起事件,具体的原因是最近乡野屡屡有离奇硕大的蝙蝠出没,一开始乡人还觉得蝙蝠代表“福”,特别是这新年的时辰,觉得吉利,有人还摆起香坛供奉,然而在一天晚上,一群超过二十头的蝙蝠袭击了一个叫做蒋家沟的山村,有四名村人被咬中,一哄而散之后,倒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只是弄了点消炎和止血药,裹在伤口上。
  
  结果没想到第二天,这四人都纷纷病倒在床,他们的家人将其送到了乡卫生院,诊断的结果是病毒性感冒,并有高烧,医生打了退烧针之后,温度消了下去,连留院观察都不用,便直接回了家。
  
  结果第二天又是反复,而到了第三天,整个人变成了一具没有温度、没有呼吸的冰冷尸体,但是却还有意识,能够说话。
  
  这些人被送到乡卫生院里后,里面的医生束手无策,收留过后,准备送往县里面的大医院,结果一夜过后,人影无踪。
  
  除此之外,在附近的新庄、沙岭村和破庄子几个山村同样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或多或少,也都消失无踪了,案件被上报到了泰安市,接着又到了鲁东局,宗教局接手之后,对于泰山东麓的附近一片地带进行了初步排查,结果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东西,先前不断徘徊的巨型蝙蝠也不见了,不过这事儿已经开始发酵了,闹得附近人心惶惶,鲁东局这边人手不够,便尝试着跟总局这边联络求助,被我烦得不行的宋司长也就顺水推舟,将我和特勤一组发配了过来。
  
  情况大概是了解过了,会议室里,鲁东局负责此案的杜锦瑟杜队长给我们介绍了这段时间来他们的工作成效,就我的角度来,基本上还算是专业,不过此事过于诡异,终究还是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负责联络的孙主任问我有没有一些具体的想法,我摇了摇头,说这个东西,得赶到现场,才会有所发现,现在我也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因为到达鲁东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刚刚开完会,梁局长便派人过来接我们去酒店接风洗尘。
  
  酒桌之上,大家你来我往,不住地敬酒,显得十分热闹。
  
  梁局长对我不断地夸奖,那态度跟先前我来鲁东的时候可真的不一样,不过仔细想起来,恐怕也是因为此刻的我职位比他还要高一级的关系。
  
  在国内这种官本位的环境中,即便是在宗教局这样特殊的机关,你修为比我再厉害,也不过如此,但是级别高上一点,那就是万万不同。
  
  即便如此,我也是小心应付着,一点儿架子都没有。
  
  与我同行的七剑和赵中华、阿伊紫洛年纪都不算大,在这帮官场老油子的包围下,不断地应付着劝酒和恭维,着实有些勉力,不过听到鲁东局前来接风的这些陪客那源源不断地恭维,倒也不是一件难过的事情,不一会儿,好多人的脸上都是红彤彤的,酒意十足。
  
  接风宴在一片欢乐祥和的氛围中结束,当梁局长和鲁东局的一众负责人离开之后,孙主任问我是不是先回招待所休息一晚,明天再到泰安去。
  
  我摇头拒绝了,回头问专门从泰安赶过来的杜队长,问他状态如何,若是可以,我们现在就赶过去。
  
  杜队长是鲁东局对于此案的负责人,他手下的兄弟此刻还在泰山东麓的老林子里面吃风呢,我们想要过年,他自然也是想着赶紧将这事儿弄得水落石出,当下也是连忙点头,不过瞧见我刚才一副酒气熏熏、摇摇欲坠的模样,多少也还是有些担心,问我能不能撑得住。
  
  我气行全身,酒气陡然一散,眼珠子却莫名清明起来,笑着对他说道:“现在呢?”
  
  杜队长拱手叹服道:“陈副司长修为名动江湖,倒是我小看您了。”
  
  我瞧见孙主任已经叫了车队过来,将杜队长叫上了我的那一辆车,出发之后,我问杜队长在泰山东麓那一带,可有什么出名的修行者,也就是地头蛇,我去拜访一下。
  
  杜队长下意识地愣了一下,想了半天才回答道:“说到泰山那儿,地头蛇自然就是岱庙,不过除了那种大豪门之外,还有寥寥几个散修,离东麓最近的,应该是竹子圆的金刀卢家,不过那卢家特立独行,并不与宗教局亲近,恐怕对我们的拜访,并不是很欢迎啊……”
  
  我微微一笑道:“我不需要他们的欢迎,办案子又不是请客吃饭,哪里需要那么多客气?”
  
  其实早在先前的案情讨论会上,我基本上已经想好了破局的思路了,泰山这边的修行者颇多,而这些人对自己一亩三分地的情况其实最为了解,若是想要知道事情具体的情况,与其一眼抓瞎,还不如找他们了解一下。杜队长也不是蠢人,瞧见我一本正经的模样,脑筋一转,立刻把握住了我的思路,定下也是吩咐司机,让他直奔竹子圆。
  
  泉城离泰安并不算远,车子一路行驶,到了夜里,终于来到了目的地的村子,杜队长让司机不用停,一路开到了金刀卢家的宅子前面来。
  
  路上的时候杜队长已经跟我介绍过了,这金刀卢家是孔府外系的一个分支,当家人叫做卢世超,是个不错的高手,一把金刀斩破鬼邪,在鲁东这一片还算是比较有名气,车停稳了之后,我下了车,缓步来到了村子里这最大的宅子门前,让杜队长去敲门。
  
  此刻已是夜里十一点,宅子的大门前两挂灯笼,将门前照得一阵飘忽,杜队长连续叫了七八声,里面才有动静,吱呀一声,探出一个老头沧桑的脸来,一只眼黑、一只眼白,打量了我们一番,然后用公鸭子一般的嗓音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杜队长上前拱手说道:“这里可是金刀卢家,我们是华东宗教局的工作人员,这位是总局来的陈副司长,想要找你们家主卢世超了解一下情况。”
  
  那老头翻了一下白眼,毫不犹豫地拒绝道:“不在!”
  
  这话儿说完,他反手一下,将大门给轰然关上了,留下一脸尴尬的杜队长,和若有所思的我在门口吹冷风。
  
  杜队长瞧见这情况,着急地叫了几声,还是没有回应,回头尴尬地对我说道:“陈副司长,这事儿……咳咳,金刀卢家对官面上的人物,并不是很感冒,所以……”
  
  我望着紧紧关闭的大门,若有所思地笑了一下,然后一挥手,说道:“既然主人不欢迎,那我们出村吧!”
  
  说着,我毫无芥蒂地上了车,而就在此刻,一道黑影从车队中陡然离开,跃上了卢家的高墙之上去。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酒精上头,今天不加更了,嘿嘿,大家莫怪我,有点飘,一年难得一次,哈哈,呃,么么哒,祝大家新年愉快。

  1. 桑彦兵:

    李道之会重修吗

  2. 夸克:

    新年快乐老佛爷

  3. 弥勒:

    杨劼

  4. 格格:

    要会会泰山奶奶了!!!!!!

  5. 我是疯子1985:

    过年好~

  6. 陆左:

    感觉会是那个被打回蝙蝠原型的十二魔星搞的鬼

  7. 晨风-依旧:

    祝各位书友新春快乐,羊年喜气洋洋~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