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七章 志程手段

2015年2月19日 更新

  上了车,离开金刀卢家之后,杜队长便一直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我。生怕“年少气盛”的我会因为面子被驳而大发雷霆,破坏当地团结,没想到我却不动声色,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便吩咐大家离开,这使得他有些刮目相看,不过终究还是有些担忧,小心地对我说道:“陈副司长,金刀卢家因为某些原因,跟官面上的人物并不来往,他们既然不配合,我们不如舍了,去找岱庙的人了解一下?”
  
  我没有回答他。一直等到车队出了村子两里地。我才叫住了司机,吩咐道:“车停一下吧,大家赶了一天的路,也是累了,稍微眯一下觉。”
  
  我说完,便闭上了眼睛,也不解释。
  
  那司机是杜队长的手下,诧异地看了一下自己的头儿,并不知道在这村子外面的路上歇息到底算怎么回事,一时之间也做不得主。倒是杜队长不敢质疑我的命令,当下也是使了眼色,让那司机靠边停车,然后通过对讲机,吩咐后面的几辆车也一律停住。
  
  我闭上眼睛,立刻就陷入了半入定的状态。将傍晚摄入的酒精给徐徐散出,整个人半梦半醒,进入了空灵之境。
  
  如此过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钟,我睁开了眼睛来,瞧见旁边的杜队长在黑暗中看着我,一脸惊疑,不由得奇怪地问道:“杜队长。你不睡么?”
  
  杜队长正打量着我呢,结果瞧见我突然睁开眼睛来,吓了一大跳,慌忙解释道:“呃,我,我不困……”
  
  我笑着说道:“既然不困,就下车走走吧。”
  
  我也不理他,推开车门往下走,杜队长浑浑噩噩地跟着我一路走到了路面的草丛,突然瞧见草丛之中浮现出一个黑影来,吓了一踉跄,正想喊叫,却见我与那黑影交流起来,心中慌张,仔细一看,竟然瞧不清楚那人的脸,正面变幻莫测,光怪陆离,着实有些超乎了他的想象。
  
  所幸那人并不与陈副司长交谈多久,轻声低语几句,便又隐入了黑暗里面去,而我这时则扭头过来,对着杜队长笑道:“老杜你既然睡不着,那便随我走一遭吧!”
  
  我往回处行走,从车队的前头走到车尾,通过羽麒麟的功效,七剑已经肃然而立,在那儿平静地等待着了。
  
  我望着七剑和赵中华、阿伊紫洛,然后说道:“刚刚得到消息,竹子圆的金刀卢家与此案有染,卢世超此人正在某处炼制尸阵,时间紧急,来不及等待太多,让我们直接进去,将证据找到,并且揪出那个家伙来吧。”
  
  “是!”七剑整齐划一的回答,接着扭头朝着夜幕下的村子潜去。
  
  七剑不会质疑我的决定,但是杜队长到底没有跟我有过合作,心中慌得没有底,冲到我的面前来,一脸紧张地问我道:“陈副司长,怎么回事啊,不是说不与金刀卢家为难么,现在怎么又要过去了?”
  
  我微微一笑,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如果平日,我自然不会与他们为难,不过若是犯了事,那就另当别论了,行了,我们走!”
  
  我不理睬他,而是与一组众人一同潜入村子中。
  
  夜色已然深重,我们再次赶回村子的时候,四处都处于一片静谧之中,金刀卢家是村子里最大的一副,几进几出的大院子格外醒目,不过此刻我们过来,便不再讲究规矩,从院子的东侧而来,直接翻过了院墙,径直来到了主院之中。
  
  我立在院墙之上,控制好场面,不让有人得以逃脱,而七剑之中的小字辈,林齐鸣、董仲明、白合和朱雪婷则积极地来到房间门口,侧耳倾听一番,紧接着一脚踹开,冲入其中去。
  
  他们的手段干练,行动训练有素,里面传来一阵拳脚之声,很快哀鸣声生出,然后特勤一组从几个大院子里押出了十七八口人来。
  
  这些人哭哭啼啼,也有的人狂躁不已,大声叫唤,显得十分不配合,我站在墙头,指着被集中在院子里的那一堆人,对旁边的杜队长说道:“老杜,这里面应该没有金刀卢家的家主卢世超吧?”
  
  院子里一大堆妇孺,正当年的壮年男子只有四个,另外还有两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和先前开门的那个老头。
  
  从体态上面来看,这些家伙都是修行者,而且修为也还不错,难怪杜队长不愿意得罪他们,不过此刻的这些人都吃了些苦头,要么腿瘸了,要么脸肿了,更有几人被五花大绑,捆得结实,如同粽子一般,嘴里面还堵着袜子,发表不得意见,至于其他妇孺,有的哭天抢地,撒泼打诨,结果被饱以老拳,便终于老实了些。
  
  杜队长是本地宗教局人员,自然了解金刀卢家的情况,一边在感慨特勤一组的战斗力,这么短的时间就将场面给控制住,一边对我指点道:“那个老头是卢世超的小叔,叫做卢可风,在鲁东道上也是一号人物,而旁边几个壮汉是卢世超的本家兄弟,那两个少年,是卢世超的两儿子——陈副司长,你抓人可得有证据啊,要不然以卢世超的影响力,到时候他去上面一闹,事情可真的有些麻烦呢……”
  
  他终究还是有些胆小,临了不忘叮嘱我一句,我却洒然一笑,从墙头一跃而下,一直走到了那老头的面前来,盯着他好一会儿,这才说道:“老伯,我们又见面了!”
  
  老头性子暴烈,结果最是遭到的束缚最多,不但全身给绑得结实,而且嘴也给堵住了,十分痛苦。
  
  面对着满脸笑容的我,他的脸和脖子都憋得通红,一双眼睛瞪得滚圆,忿怒不已,这时张励耘将他嘴里面的臭袜子给拔出,那老头便是一口痰吐到了我的脸上来,大声嚷嚷道:“你这狗贼,朝廷的鹰犬,你还正当自己是几百年前的锦衣卫么,你们这么明目张胆地冲上门来,不分良贱地一通乱抓,别以为没人管,我认识好几个老伙计,一样制得住你,我……”
  
  他满腹的牢骚要爆发,然而瞧见自己的那一口痰冲到了我的脸上,结果被一股炁场屏蔽,如柳絮一般地滑落而下,脸色顿时就变了,后面的话语,再也说不出来。
  
  他是金刀卢世超的小叔,老江湖了,自然见过许多高手,但是能够劲气外放到此刻模样的,却是一个没有,由不得他撒野。
  
  我微微露了一手,瞧见这老头稍微地消停了一点,这才满意地说道:“老伯,这个世界上呢,尊重都是相互的,你若是安安稳稳地配合,我自然礼遇有加,但是你若将我当做傻子,我就不介意将你绑成粽子,一饮一啄,便是天定,你觉得如何?”
  
  老头虽然被我的手段给镇住,不顾却依旧不服气,目光游离一阵,瞧见了我旁边的杜队长,顿时就来了劲,冷然说道:“杜锦瑟,你个狗日的引狼入室,亏我跟你父亲还是世交,妈了个巴子……”
  
  我笑着瞧了一眼旁边的杜队长,故作诧异地说道:“哦,老卢你还跟卢老伯有故?”
  
  卢队长尴尬地说道:“呃,咳咳,都是鲁东道上的,自然并不陌生——陈副司长,我的意思是,金刀卢家一直都是本本分分的人家,如果没有证据的话,手段最好还是不要这么激烈的好,您说呢?”
  
  我望着一院子愤愤不平的脸孔,并不搭话,而是走到那两个少年的跟前来,然后问道:“你们两个,哪位是子文,哪位是佳一?”
  
  地上的少年一个体格雄壮,一个稍微显得文弱一些,不过两人都是桀骜不驯之辈,那个体格雄壮的少年瞪着一双牛眼睛,冲着我怒吼道:“小爷就是卢子文,你这朝廷的狗官,有本事便杀了我,小爷若是眨一下眼睛,就是你孙子!”
  
  他一脸的戾气,显示出了心中强烈的不满,而我却不慌不忙地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巧的录音笔,高声喊道:“我给大家听一段录音,大家安静!”
  
  空气陡然宁静下来,我打开了录音的播放键,紧接着从里面传来了音质并不算好,但是还算清晰的声音:“小爷,外面的那帮鹰犬走了?”
  
  “嗯,走了,开出村子了,咱金刀卢家的名头到底还是响,上面又有人,他们哪里敢乱嘚瑟!”
  
  “小爷,这事儿要不要通知一下我爹?”
  
  “子文,对,这事儿得赶紧通知你爹,若是让那些人晓得蒋家沟、新庄、沙岭村和破庄子的事情跟你爹有关,他又没有防备,只怕会被突然袭击到呢……”
  
  “那我现在就收拾东西,赶紧过去?”
  
  “不用,先等半个时辰,看下周围情况,如果没有人监视,你和佳一就趁着夜色过去……”
  
  ……
  
  对话很简单,而且音质也算不上好,不过却能够清晰地听得清楚对话的两人,正是这个叫做卢子文的少年,和那老头卢可风,院子里一帮喊冤的家伙听到这对话,面无人色,而刚才还倔强无比的少年脸上,更是惨白如雪。
  
  而这个时候,我揪着那少年的脖子,用一贯平静的声音说道:“子文,你不是要去找你爹么,正好,我找他也有事,不如同去?”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新年第一天,祝大家跨快乐乐,身体健康。

  1. 晨风-依旧:

    沙发

  2. 笨熊-缪倩意爸爸:

    哈哈,新年好!

  3. 弥勒:

    大家新年快乐

  4. 我是疯子1985:

    新年快乐,都好勤劳!

  5. 戀卿:

    唉,我还想大师兄生个孩子呢

  6. 缘份天空:

    新年快乐、大家好。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