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八章 真假莫辨

2015年2月19日 更新

  “不如同去?”
  
  我平静地看着那个叫做卢子文的少年,他低下头,不敢与我对视。脸憋得通红,有一种想要钻到地缝里面去的感觉。
  
  他到底还是年少,脸皮并没有修炼到一定的程度,自然对被我当面揭穿的这件事情难以应付,然而那老头儿卢可风却是见惯世事的老江湖,哪里会被我镇住,黑着脸说道:“也不知道你从哪儿弄来的这玩意,明显就是栽赃嫁祸,想要诬陷我们?没门!我告诉你,我金刀卢家……”
  
  他的话并没有说完,便在我一个眼色之下,被旁边的布鱼给揪了起来,接着恶狠狠地往地上掼去。
  
  这劲儿之大。将铺在院子里面的青砖石都弄得碎成了好几瓣。
  
  布鱼秉性老实。不过毕竟在特勤一组跟了我这么多年,知道对什么善,对什么人恶,趁着这老头还没有背过气来,一脚碾在他的胸口,将卢可风给死死踩住,使得他说不出后面的话儿来。
  
  布鱼一动手,卢家一堆人立刻蠢蠢欲动,想要反抗,结果特勤一组的诸位可不是吃素的。三两下,将所有胆敢反抗的家伙给直接撂翻,揍得鼻青脸肿。
  
  这下马威一出,场面顿时一清,我踱步走到了这老头面前来,踩着他的脑袋道:“自报一下家门。某人姓陈,陈志程,江湖人抬爱,送了一个匪号,叫做黑手双城,只要是遇见坏人,办案便从来不讲规矩。你若是想要卢家被斩草除根,寸草不留,那么就给我保持好硬气,老子偶尔还会缅怀一下你,给你上一柱香;不然就给我好好交待,你那大侄子跑哪儿去了!”
  
  卢可风被我这般死死踩住脑袋,整个人屈辱无比,当下也是发了狠,咬牙说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有种就弄死我!”
  
  我摇头叹气,对旁边瞠目结舌的杜队长笑道:“这些家伙,怎么都是这么一副德性,都以为我的话是假的一样。杜队长,我怀疑卢家参与了罪大恶极的杀人案,特别是那个叫做卢子文的小子,而且他还妄图反抗,我是不是可以直接当场击毙,格杀勿论啊?”
  
  杜队长听到我的话,整个人都不适应了,被我这般炯炯有神地瞪着,当下也是迟疑地说道:“这个,可以吧……”
  
  我一挥手,吩咐旁边道:“那谁,把这熊孩子给我杀了,免得他们以为我陈志程的名头是假的!”
  
  卢子文听到我这平静无比的话语,莫名就颤抖了一下,色厉内荏地喊道:“你们敢!你们办案子不是讲究证据的么,怎么可以随意杀人,你们……”
  
  他话依旧没有说完,便被张励耘一把掐住了脖子,一路拉到了我的面前来,毫不犹豫地拔出剑,准备就捅下去,那卢子文瞧见我们不是在开玩笑,而像是真的,顿时就紧张了起来,朝着被我踩在地上的卢可风喊道:“小爷爷救我,救我啊……”
  
  卢可风被我踩着脑袋,哪里动弹得了,不过他倒也心硬,依旧不肯张口,然而这时旁边有一个人说话了:“小七哥,别啊,这儿都是孩子,你杀了他,岂不是会吓坏小孩儿?”
  
  这话儿说得卢家人莫不松了一口气,齐刷刷望去,瞧见说话的却是一个面容娇美的少女,心中顿时想着真的是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呢。
  
  然而还没等他们高兴多久,那少女却走过来,揪住卢子文的脖子道:“我去隔壁院杀吧,别让小孩儿的心里面留下童年阴影!”
  
  说话的是小白狐儿,她一边说着,一边将卢子文拉到了隔壁去,那少年这时才发现我们是动真格的,顿时就大声呼救起来,然而小白狐儿带着他到了隔壁院,便听到那叫声骤然停止,接着一个脑袋抛到了上空,又落到了地上去,咕噜噜地转,而小白狐儿则提着一把血淋淋的长剑折转回来,平静地复命道:“可以了,小孩儿还拼命挣扎,弄得捅了两剑才结果……”
  
  她说得若无其事,而那卢可风瞧见那不断滴血的长剑,顿时就崩溃了,疯狂地骂道:“你们这些狗日的鹰犬,没人性的家伙……”
  
  他这话儿说得有些绝望了,而我则俯身,猛然将他给揪了起来,恶狠狠地骂道:“心痛了?啊,那我想问你一句话,你可曾想过那些被你侄子害死的人家,是不是和你一般心痛?你可考虑到那些人的感受——尾巴妞,还有一个,那个叫做卢佳一的小子,也参与了,劳烦你一同处决!”
  
  小白狐儿抱剑领命道:“好的。”
  
  说罢,她朝着伏在地上的那个卢佳一走去。
  
  瞧见她杀气腾腾的模样,所有人都晓得我们这个可不是闹着玩的,杜队长下意识地想要拦一下,而那叫做卢佳一的少年则突然疯狂地朝着我这边磕头,大声喊道:“领导,不要杀我,我愿意帮你带路,我知道我爸在哪里,不要杀我……”
  
  大哥的遭遇将这少年吓得肝胆欲裂,他到底还小,哪里能有什么气节,唯求活命而已,而被我踩着的卢可风却也没有反对,而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表示默认。
  
  他叹了一口气,我也一同叹息,案件能有进展,自然是好事,不过这些家伙欺善怕恶的表现,却着实让我有些恶心。
  
  既然有人肯带路,我自然没有再耗费时间,让杜队长联络局里面派人过来,将卢家的这些人给押住,而我则随着卢可风、卢佳一一同前往卢世超藏身之处。
  
  杜队长被我的手段给惊住了,当下也是唯唯诺诺,带着他手下的人将场面给看住,不过在我临走之时,找到了我,一脸紧张地对我说道:“陈副司长,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讲?”
  
  我诧异地问道:“什么事?”
  
  杜队长舔了舔嘴唇,望了不远处的小白狐儿一眼,然后回头,斟酌了好一会儿语气之后,这才对我说道:“陈副司长,那个啥,我们办案子呢,也是有一定程序的,如果太过于激进,不敢规章制度来办事的话,政治部那边恐怕有很大的麻烦——这次我可以帮你掩盖下去,不过如果事情闹得比较大,只怕……”
  
  他的言辞闪烁,不过基本上已经将自己的意思表达清楚了,那就是我这般胡作非为,即便是功效卓着,但是也实在是太违反法规了。
  
  这种事情说得好听点叫做行事果决,说不好听点,那就是草菅人命了。
  
  听到他的话语,我不由得笑了起来,冲着小白狐儿笑道:“尾巴妞,杜队长质疑你的行事手段呢,你要不然过来,给他解释一下?”
  
  小白狐儿走过来,左右看了一眼,然后低声说道:“杜队长,你一会儿收拾场面的时候,去隔壁院子看一下,那小家伙不过是被我打昏了而已,并没有死去,至于刚才的效果,大部分魔术,小部分幻象,具体的诀窍就不跟你说了——如何应付政治部,俺们比你清楚得多,这个就不用你来担心了……”
  
  被告知了真相过后,那杜队长脸色数变,到了最后,他后退一步,朝着我和小白狐儿长鞠到地,诚恳地说道:“原来并没有觉得您有多厉害,此时此刻,我杜锦瑟算是领教了,不愧是传说中的黑手双城和特勤一组!”
  
  得知了真相的杜队长显得特别积极,将后续的处理全部揽在了手上,而我们则押着被蒙在鼓里的卢家祖孙一同前往卢世超的藏身之处。
  
  那家伙藏身在离村子不远的一处桃树林之中,我留了赵中华和阿伊紫洛在卢家,协助杜队长处理后事,与七剑一路飞奔,马不停蹄。
  
  那少年卢佳一出于对死亡的恐惧,跌跌撞撞,并不停歇,而在路上,卢可风也交待了自己侄子犯案的缘由。
  
  一个月以前,泰山发生了一起小范围的地震,而卢世超则发现了一具藏身在地缝中腐尸,一开始他还想将这腐尸除去,不过发现自己并不能力敌,接着才知道这腐尸居然是明末一着名修士,被镇压在泰山之下,如今复出,修为惊天,觉得既然不能力敌,不如降了,跟着喝口汤,于是也才有了接下来的事情。
  
  这话语说得我们面面相觑,没想到这里面的事情居然这般曲折,竟然还关系到一具前明腐尸,这事儿就有点意思了。
  
  说话间,我们已经来到了这一片桃树林中,隐隐能够感觉到前方有死气弥漫,我让众人小心些,接着朝林中摸去,一路来到了卢世超藏身的林中小屋前,瞧见那一排三间的守林屋,着实有些古怪,当下也是将卢家祖孙控制住,接着一挥手,带着七剑小心翼翼地摸了过去。
  
  我踮着脚步,缓慢地靠近了小屋的正门处,瞧见外面布置着许多香料,显然是想要掩盖住此处的异常,长剑前指,顶在了木门上,微微用了一点力气,里面被关死了。
  
  我挥手,让七剑将这儿给围住,接着一脚飞踹,将那木门给直接踢破了去,往里面一看,却瞧见一股浓黑如墨的死气,朝着外面陡然冲了出来。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一年之计在于春,大年初一,不加个更的话,感觉以后都不会精神呢。
你们说呢?

  1. 大神--殷:

    更吧,别委屈自己

  2. ,,,:

    必须的

  3. 我是疯子1985:

    必须加

  4. Rorschach_Ye:

    加更

  5. 徐学智:

    这几天没牌运,天天输。还是看书好啊,既涨姿势又省钱

  6. 弥勒:

    边烧烤边看

  7. 小妮:

    我是美女又性感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