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九章 出师不利

2015年2月19日 更新

  感受到这么一大股死气扑面而来,我当下也是两步后退,冲着旁边的众人警告道:“大家小心。退后,保持距离!”
  
  七剑立刻散开,而就在我话音刚落的那一刻,林中小屋冲出了十来个浑身腐烂发臭的尸体来,喉咙里面有着古怪的吼声,紧接着朝各人扑来。
  
  我眯着眼睛,并不上前与其硬拼,而是牢牢地掌控住场面,目光移动,试图找到这些尸体背后的操纵者来。
  
  我没动,但是七剑却没有停歇,这些尸体的面容虽说都已经开始腐烂,但是却和我们资料上看到的人像对比。相去无几。
  
  如此看来。这些活动的腐尸应该就是先前在几个庄子里陡然消失不见的病人。
  
  我们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他们不但被人利用,而且已然成为了一具尸体,终究还是没有生还的希望。
  
  这些刚刚成为尸体没有几天的东西,即便是再厉害的人炼制,也不会有太多的威胁,七剑将阵型收拢,四位年轻的成员一起出动,林齐鸣、董仲明、白合和朱雪婷各出绝招,试图将这些家伙给控制住。然而这些腐尸表面浮肿,劲道倒是挺大,一时半会根本束缚不得,那董仲明也是来了脾气,当下也是顾不得许多,直接一剑过去。将其中的一头腐尸胸腹剖开,接着剑尖一转,那脖子就抹了下来。
  
  董仲明一下死手,旁人立刻纷纷模仿,试图一下子就将场面给控制下来,然而就在董仲明收剑的那一刹那,我心中陡然一跳。下意识地朝着旁边吩咐道:“退,后退,有危险!”
  
  就在我的喊声中,那几头被斩杀的腐尸突然就像被戳破了的气球一般,陡然炸了开来。
  
  砰、砰、砰!
  
  几声炸响,漫天尸液飞扬,我顾不得许多,伸手抓住两个离我最近的同伴,朝着后面狂退而去,一直出了安全距离,我回头一看,整个脸都黑了——只见那些腐尸爆裂过后,固然是碎成无数,但是它们腐烂的血液和肉块散落各处,但凡沾到些什么东西,立刻有滚滚黑烟冒出,而七剑里面,身处尸群之中的林齐鸣、董仲明和朱雪婷纷纷中招,被那尸液给滴落到,唯独白合凭借着诡异的身法,逃过此劫。
  
  瞧见三人朝着后面狂退,我箭步冲了过去,将衣服脱下,然后朝着他们身上沾到血肉的地方猛拍,不过那东西终究太过于黏稠,已然擦不下去了。
  
  不过与滴落在地上便冒出滚滚浓烟的情形不同,这些尸液即便闻着十分恶心,但是却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用衣服一擦便不见了。
  
  我拉着被尸液沾染到的三人,心有余悸地问道:“怎么样,有什么异常的感觉没有?”
  
  林齐鸣等人将脸上、身上沾染到的尸液擦干净,止不住地反复揉搓,然后摇头告诉我没事儿,就是刚才被那一下给吓得不行。
  
  是虚惊一场么?
  
  就在我问他们的时候,远处的张励耘、小白狐儿和布鱼一起发力,捡起地上的石头泥块,朝着那些依旧奋力扑来的腐尸纷纷掷去,这些杂糅了劲气的飞石迅捷无比,纷纷击中要害,紧接着将这些腐尸给直接弄炸,在原地铺洒出一大片的暗黑色尸液来,滚滚浓烟腾然升起,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有一个精瘦的影子从屋子里陡然冲出,朝着我们这儿的相反方向倏然逃了出去。
  
  此人的城府倒是十分深,竟然能够一直忍到现在,我二话不说,直接冲着那个方向大声喊道:“杨劫,拦住这厮!”
  
  林中浮现出一道黑影,从树上陡然落下,一把短匕,封堵住了那人逃离的去路。
  
  两人对拼一记,却是杨劫顶不住对方的手段,朝着后面一个空翻而去,而就在这宝贵的时间里面,我已然一个箭步冲到了跟前,手中的饮血寒光剑陡然而出,朝着那人的后背斩去。
  
  这一剑森寒无比,对方感受到了浓浓的杀意,当下也是一个翻身,回手朝我拍了一掌。
  
  这一掌腥臭无比,跟刚才那些腐尸的表现一般无二,我将长剑往前一搅,却是将这掌气给消解,接着长剑一阵旋风般的卷动,将那人逼得步步后退,没了防备,而这时小白狐儿陡然从空处而出,五尾遥立,朝着此人当头拍了一掌。
  
  那人正在疲于应付我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击,却是没有料到小白狐儿这爆炸性的一掌,结果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能生生挨住,结果被一掌拍到了半空中去。
  
  小白狐儿的五尾之力到底有多恐怖?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至少对于我来说,如果不曾防范的话,下场与此人并不会相差多少,但见此人在空中腾起,接着骤然落下,重重地砸在了那小木屋的一边,结果整个屋子轰隆一声,直接倒塌了下来,动静弄得颇大,让人汗颜。
  
  捉贼不能懈怠,即便那人被轰入废墟之中,我也没有片刻停留,一个纵身而走,飞奔到了跟前,长剑一阵挑,终于将昏死在其中的那人给翻了出来。
  
  此人两腮发尖,地中海的发型,中等身材,却是跟那卢子文和卢佳一有七分相像,我可以肯定他应该就是我们一直所要寻找的卢世超了。
  
  不过就在我俯下身子,准备将他给捆起来的时候,手指却停留在了半空中。
  
  因为我瞧见了一件颇为恐怖的事情,那就是此人的胸口处是裸露着的,上面的皮肤居然不见了,露出了红黑色的肌肉以及雪白的骨头,一颗拳头大的肉团在胸腔里面不停地颤动,扑通、扑通,看得我浑身发麻,鸡皮疙瘩不由自主地就浮现出来。
  
  此人中了小白狐儿倾力一掌,本来没有什么反抗能力了,不过瞧见他这副模样,我依旧感觉到一阵恶寒,心生恐怖。
  
  我深吸一口气,再仔细一看,却见他的胸口处并非镂空,而是有一层几乎透明的薄膜蒙着,粉红中带着黑褐色的肌肉里面,似乎有一种由无数根爬虫组成的东西在里面蠕动,维持着他旺盛的生命力,也使得他在这样的重伤之下,依旧还能够不断地自我修复。
  
  我不知道此人何时会醒来,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走上前去,刷刷几剑,将此人的双手双脚都给切了下来。
  
  我出剑甚快,结果那人的伤口处居然没有多少血流出。
  
  之所以如此,除了因为饮血寒光剑的缘故之后,还有他身体里面的那些爬虫,将伤口给封堵住了。此人四肢被斩了之后,剧烈的疼痛也终于刺激到了他,悠悠醒转过来,瞧见居高临下站着的我,恶狠狠地说道:“你是谁,你对我究竟做了些什么?”
  
  我平静地说道:“官方的调查组,卢世超,坦白告诉我,你身体里面的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他一愣,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面容,摇头说道:“不可能,泰安和鲁东局的那帮子家伙,个个都是不干正事的官老爷,而且我都认识,你不是!”
  
  我微微一笑,然后说道:“我自然不是鲁东局的,我是总局来的,某家陈志程,你可听过?”
  
  此人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来,紧紧咬着牙,恨声说道:“原来是黑手双城,那帮废物竟然找到了你,难怪能够如此快速地找到我这儿来。”
  
  我一挥手,卢可风和卢佳一给押了上来,瞧见躺倒在废墟中的卢世超,脸色十分尴尬,而我则对地上这个家伙说道:“有人愿意带路,所以倒也没有多少难度。好了,卢世超,话咱也不用多聊,坦白告诉我把,那具出土的明末腐尸到底在哪里,告诉我,我可以饶你不死。”
  
  卢世超桀桀地笑了起来,眼皮上下一翻,紧接着说道:“你觉得我落到了这副田地,对生死还有什么执念么?”
  
  我刚才为了防止如此怪模样的卢世超弄手段,上来就将他的四肢给废了,除了保险起见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心忿林齐鸣、董仲明和朱雪婷受伤的事情,不过这样一来,倒是将他的死志给逼了出来,实在是有些出乎意外,不过我却并不多言,而是指着旁边的卢佳一说道:“你眼睛一闭,固然万事皆休,不过难道不为自己的子孙后代,以及你们卢家想一下么,偌大的家业,就因为你一时误入歧途,便轰然崩塌了,九泉之下,你可有脸面对自己的列祖列宗?”
  
  修行者是最讲究传承和祖先的,这才是对方的软肋,然而那卢世超却冷冷一笑,一双眼睛却是要凸出来了,寒声说道:“他们既然出卖了我,就会受到应有的报应,至于你,哼哼,九千岁一定会为我报仇的……”
  
  这话儿正说着,我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几道闷哼声,回过头去,却见林齐鸣、董仲明和朱雪婷纷纷跪倒在地,离我最近的林齐鸣一阵呕吐,居然吐出了果冻一般的黑血来。
  
  这黑血离口,还一阵蠕动,看着格外恶心恐怖。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新年加更奉上,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小佛祝大家身体健康,往事如意。
七剑终究还是太多短板,收些苦难也属正常。

  1. 格格:

    九千岁——-武穆生?

    • 弥勒:

      一楼你是怎么扯到武穆生去的?

  2. 笨熊-缪倩意爸爸:

    佛爷辛苦!从蛊事追到道事,终于赶上了

  3. 剑神一笑:

    明末腐尸魏忠贤

    • 陆左:

      魏忠贤有可能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