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章 尸涤虫,亡神蛊

2015年2月20日 更新

  瞧见这些蠕动不停的黑血,我浑身一震,快步走上跟前来。焦急地问道:“你们三人,到底怎么了?”
  
  林齐鸣跪在地上,一连吐了四五口黑乎乎的鲜血,这才缓过神来,趴在地上,无精打采地说道:“老大,我感觉浑身无力,好像是感冒了一样……”
  
  加入特勤一组之后,他们几个学生都已经改口了,而瞧见他这副模样,哪里是感冒,简直就好像是快要死去一般,我心焦力瘁。让他们都不要动。而我则深吸一口气,将手搭在了他手腕的脉搏之上。
  
  当我的手指搭在了林齐鸣的手腕上时,立刻感觉到他的脉象紊乱而无序,仿佛有无数的生命在撞击,心中了然,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我虽然并不是专攻医道,不过一事通,百事通,真正到了一定境界,便能够通过炁场来体查一切。而此刻的我能够感受到林齐鸣的身体里面,潜藏着数之不尽的微末生命,这些生命应该就是与卢世超体内一般的细小蠕虫,这些东西通过尸液的传播进入了他们的身体里,此刻正处于潜伏的时刻,只是集中在了他们被尸液沾染的区域。刚才的吐血只不过是与身体里的细胞进行排异反应,不过如果气行全身,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所幸他们后来都没有怎么出手,那些细小蠕虫并没有获得很好的扩散,而且几人的底子不错,应该还有挽救的可能。
  
  我心中思量着,轮流给他们检查完毕。却也不敢将具体的后果说给三人,只是告知他们,一会儿万千不要提起劲力,也不要行气,不然事情就变得糟糕了。
  
  就在我交待三人的时候,躺在地上的卢世超桀桀地笑了起来,大声说道:“你们别听他的,这是件好事,当你们发现那些可爱的小虫子充斥全身的时候,就会发现,其实它们就是伟大力量的源泉,它可以提供源源不断的力量给你们,让你们成为这个世界的王,藐视所有敌视你的人!”
  
  他就像一个狂热的教徒,不断地蛊惑着,我听得厌烦了,长剑压下,顶到了他的脖子上,淡然说道:“你这个束手无策的手下败将,就不要宣扬这些狗屁东西了!”
  
  卢世超勃然大怒,一边吐着口水,一边大声叫道:“你觉得你赢了么?哈哈,九千岁一定会为我报仇的!”
  
  我皱眉问道:“好吧,你家九千岁到底在哪儿,把它叫出来,我陪他玩两手……”
  
  卢世超诡异地笑了,冷声哼道:“它老人家正在恢复修为,而一旦让它回到了当年的巅峰时刻,别说你,就算是整个鲁东大地,都不会有它的对手了,到了那个时候,哈哈……”
  
  我冷冷地盯着这个家伙许久,然后回头对小白狐儿说道:“去把阿伊紫洛叫过来,我有事情找她!”
  
  小白狐儿应声而去,而七剑里面年纪最小的朱雪婷一脸惨白地走上前来,看着卢世超恐怖的胸口,忐忑地对我说道:“老大,我们不会也变成这个样子吧;若是如此,我还不如去死呢!”
  
  女孩子最是爱美,卢世超胸口这儿几乎镂空,拳头大的心脏不停跳动,旁边的肌肉黏稠,散发出浓重的腐臭味,让人恶心欲呕,实在是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我能够理解她的想法,好言宽慰道:“不怕,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些虫子的力量来源,都是那具来自于明末的出土腐尸,如果将它给消灭了,你们身体里面的虫子就会全部死去。不过就是一次难忘的经历而已,对于你们,也是有好处的——我知道,斩杀了武穆王一役,是七剑的首秀,你们所有人都充满了骄傲,但世间凶险无数,危机处处潜藏,所有人都记住,认真面对每一件事情,不然稍不留神,就会在阴沟里面翻船,你们可知?”
  
  听到了我的告诫,三人认真点头,陷入了沉默之中。
  
  我对于此事的理解并没有错,很快阿伊紫洛便赶了过来,证实了我的猜测,她告诉我们,这些抱团的蠕虫是一种叫做尸涤虫,体圆柱形,壁薄柔软,前端粗,后端细,全体暗红色,具棕褐色横纹,属于寡毛亚纲的单向蚓目,是一种十分罕见的腐尸寄生物,而在苗疆巫蛊之中,它还有另外一个大名鼎鼎的名称,叫做亡神蛊。
  
  这亡神蛊的宿主是包括人类的正常生物,它可以赋予这些人激发潜能的力量,而来源则是沉积几百年的腐尸。
  
  如果这腐尸能够凝练出意识的话,身中亡神蛊的人便有可能受到掌控,沦为对方的工具。
  
  而一旦腐尸被消灭了,那么这些虫子在几天之内,化作大量的蛋白质,以及磷、钙、铁、钾、锌、铜和多种维生素,如同给人进行了一场大补,调节身体,十分有益。
  
  听到阿伊紫洛的解释,几乎处于绝望的三人好歹缓过气来,林齐鸣捏着自己怎么都减不下去的小肚腩,笑着说道:“如此说来,倒也还有些希望。”
  
  阿伊紫洛笑着说道:“你们几个的意志,与平常修行者并不相同,因为佩戴着羽麒麟的关系,所以那腐尸应该是控制不了你们,反而因为某种原因,使得你们能够逆向寻找,顺藤摸瓜地找打它的藏身之地——不过你们不许在还未有靠近的时候,便对它产生出太过于浓厚的敌意,不然那鬼东西就有可能惊到,远遁千里,到时候事情就变得不妙了。”
  
  情况并没有显得多坏,林齐鸣、董仲明和朱雪婷虽说因为不小心而中了那亡神蛊,但是却反而给我们提供了指引出敌对目标的方法来。
  
  如此说来,便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一夜奔忙,到了此刻所有人都有些疲惫了,而且这些场面都得有人收拾,我让三人尝试了一下,发现并没有太多的效果,于是决定收队,将这边的事情移交给当地的有关部门处理,而我在带着我们的人,抵达了附近的小镇上休息,并且给受伤的三人进行控制,使他们藏蛊的地方不会进行太多的扩散。
  
  阿伊紫洛本身带着一整套的工具箱,到了小镇,也没有休息,而是立刻投入了对这亡神蛊的研究之中,用一种尖锐的镊子夹出那细小的几乎不可见的虫子来,放在载玻片上仔细观察,然后开始进行一系列的实验,而我即使到了旅店,也没有停下,不断地与还在现场的杜队长沟通交流,让他们一定要做好防范措施,对林中小屋进行彻底查杀,千万不要造成二次污染。
  
  泰山的吸血蝙蝠一案,基本上已经找到了幕后真凶,就是金刀卢家的卢世超,不过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他不过就是一条走狗,而幕后,则是一头来自明末的恐怖腐尸。
  
  不管是为了破案,还是为了我手下的三名小组成员,我都得赶紧将这鬼东西给找出来,不然特勤一组有将面临着减员的危险。
  
  我让林齐鸣、董仲明和朱雪婷三人好生歇息,自己却并没有睡,等到了清晨时分,阿伊紫洛便过来找我汇报,告诉我基本上已经查清楚了亡神蛊的宿主与寄生者之间的联系,通过一种波长搜索的示波器可以大概确定方向,再接着就是三人的感应,可以找到具体的位置,唯一的难点,在于如何在保持林齐鸣等人清醒的同时,还要让那头腐尸觉得他们并无敌意,不过是循着本能的指导找过来的。
  
  我跟阿伊紫洛商量了一番之后,决定对三人进行潜意识的催眠,一旦那腐尸的意识与他们进行接触的时候,便引导到自我催眠之后的意识之中,让它感受不到他们心中的怒火。
  
  这事儿自然交由小白狐儿来做,到底是洪荒异种,已经修炼出五尾之力的小白狐儿也觉醒了一种天赋,那就是魅惑,也就是对于幻术的精通。
  
  这种手段使得她能够让人在不经意之间产生幻觉,并且为之迷惑,办这事儿最为适合。
  
  因为此时需要在不经意间完成,所以我们并没有通知林齐鸣等三人,而是叫醒了他们,然后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让小白狐儿对他们进行了潜意识的催眠,完毕之后,我整顿了队伍,由阿伊紫洛带路,开始朝着附近的山里走去。
  
  给我们指路的,是阿伊紫洛提取的亡神蛊,通过集中在培养皿中,最终由示波器收集引导意识的一个简陋仪器,到底是专攻此道的大学教授,手段果然非凡,很快我们就穿过了好几个村子,下了车,开始进山,一路西行,来到了泰山东麓的山林中。
  
  此时正是年关十分,天寒地冻,林中的鸟儿都没有几只,越往里面走,别说行人,就是虫儿都不曾见到。
  
  一直来到了一处山涧前,阿伊紫洛才将那简陋仪器收起,对我说道:“此刻就要靠他们三人感应了!”
  
  我点头,正想对三人吩咐,突然眼角处却瞧见了林间有一个黑影闯入我的视线,仔细一打量,却发现这人竟然就是当日怒闯慈元阁拍卖会的黑衣少女洛飞雨。

  1. 船长:

    沙发上

  2. 流水:

    得。。给几个最弱的发经验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