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二章 纯金棺柩

2015年2月21日 更新

  卢世超说九千岁正在恢复功力,这表明它每一天就会比之前更加厉害,虽然我不知道它已经回复到了什么程度。但是早一点阻止,说不定便能早一点结束。
  
  七剑的整体已经很强了,但是就单个拎出来讲,其实彼此之间的差距还是挺大的,我放心不下,所以自然是第一个走在了前头。
  
  我走在第一位,而刚才入定领路的林齐鸣、董仲明和朱雪婷三人瘫软在地,此刻也能勉强爬起来,跟在了我的后面。
  
  阿伊紫洛说的没错,这几个孩子的意志足够坚强,并不会被那家伙所控制。
  
  一入洞中,我立刻闻到了一股腐肉和动物粪便混合在一起的恶臭之气,当下也是从身上扯下一块布条。沾水过后。捆在口鼻处,稍微屏蔽一下这辛辣无比的臭气,紧接着一边走,一边那手中的强光手电打量四周。
  
  这是一处凹入山体之间的石缝,不宽,一人前行都有些勉强,稍微有些体积的人都只能侧着身行走。
  
  石缝的尽头一片黝黑,但是又有流动的风吹来,显然不是死胡同,山壁两侧有滑滑腻腻的东西。看不出是什么玩意,我也尽量不被其碰触到。
  
  如此走了五十多米,我突然听到前面传来一阵振翅之声,下意识地将手电朝着上方一照,却见数十、数百头巨大的猪嘴蝙蝠扑棱着翅膀,朝着我们这边奋力飞来。一开始我还以为这些鬼东西会如同先前一般,瞧不见我们,径直朝着上空飞去,结果当我瞧见领头一个,俯身朝下,一双眼睛如玻璃珠子一般红,满是暴戾之光。便晓得来者不散,当下也是低声报警道:“敌袭,小心你们头上的蝙蝠!”
  
  我从怀里抽出了饮血寒光剑,左手拿着强光手电照亮,右手则朝着最前面一头猪嘴蝙蝠狠狠刺去。
  
  这蝙蝠虽说一双眼睛赤红古怪,但是它之所以能够矫健敏捷,却都是因为一双耳朵能够接受超声波,人类用它的这个原理发明了雷达,而这家伙也凭借着天赋,在我即将刺穿它身体的时候陡然一个转折,便避开了我这致命的一击,朝着上方盘旋而去。
  
  不过我这一剑快疾无比,倏然之间又加速了,一剑陡然暴涨几尺,终于见了血,将后面一头跟风而来的家伙给刺穿了身体。
  
  这玩意比先前那几个脸盘大的巨型蝙蝠要小一些,不过也少不了多少,被饮血寒光剑刺穿之后,依旧奋力地扑棱着翅膀,丑陋的口中发出“吱、吱”的声音,尖锐刺耳,表现出了极为强悍的生命力。
  
  而就在我观察这猪嘴蝙蝠之时,后面也不断传来了剑与蝙蝠身体的碰撞声,七剑、赵中华和阿伊紫洛收缩队形,开始认真地与这些畜生拼斗起来。
  
  然而十几秒过去,在队伍尾端的张励耘对我高声说道:“陈老大,这蝙蝠实在是太多了,弄不走,而地方又狭窄,我们施展不开,怎么办?”
  
  我用强光手电往回照,只见此刻狭长的山缝通道之中,上空尽是不断飞舞的蝙蝠,充斥在了狭窄的空间里,一时间群魔乱舞,十分恐怖,瞧这数量,何止千百只,虽说大小不一,但是凶性却十分恐怖,吱吱的叫声充斥在整个山缝之中,着实有些让人头疼。
  
  我们此刻,不能退,那便只有进了,一想到如此,我将手中的长剑一扬,做了一个熟悉而古怪的印法,朝着一推,紧接着大声喊道:“诸位,随我往前。”
  
  我这一印,便是施展出了深渊三法的魔威之术,炁场所过之处,猪嘴蝙蝠要么闪避退让,要么直接全身无力,坠落下来。
  
  凭着魔威开路,我带着身后的一帮子人踩着一地的蝙蝠,在山缝之中快速前进。
  
  如此走了百米,前面的空间陡然一空,一股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我冲出了甬道,拿强光手电往前一扫,却见这是一个碗状的巨大空间,那面积足有大半个篮球场一般,周围到处都是带着绿色荧光的藤蔓之物,将整个山洞勾勒得一阵朦胧,不过却还是能够勉强看清楚洞中的景物。
  
  其实也没有多少好看的,这石洞里面虽然弄得碧丽堂皇,搞得像一个朝堂一般,亭台楼阁一应俱全,不过最终的底子,其实却是做了一个灵堂的布置,到处都是垂落的黑色旗幡,以及一对对石刻的金甲武士,以及童男童女,还有一些锈迹斑斑的金属鼎器,不过最醒目的,恐怕就是位于最中间的那一樽金色棺柩。
  
  那是一樽比寻常人家的棺材几乎大上一倍的巨大棺柩,位于三级汉白玉祭坛之上,离地两米多,上面浮雕无数,不过通体呈现出了黄金的纯色,显得十分碧丽堂皇。
  
  我们来过的山缝并不是这儿的入口,在左前方处有一个正正经经的通道,那儿有幽幽的光芒传递而来,清冷而冰寒。
  
  可以猜测,这里应该是一个隐秘的墓室,倘若不是之前的一场山体走移,弄出了一条狭长的石缝来,只怕这儿不知道要多少年,才会重现世间。
  
  我缓缓地踱步,从石洞的边缘一直来到了中间的汉白玉祭坛中,靠近中间的那棺柩跟前,长剑试探性地敲击了一下那巨大棺柩,有铮然的金属回声,显然全部都是金属打制。
  
  旁边的一组人员都跟了上来,不管头顶上漫天飞舞、寻觅攻击机会的蝙蝠,站在那汉白玉的祭坛上,围着这巨大棺柩打量。
  
  赵中华掏出了一把锋利无比的小刀,在那棺柩上面一削,却是切下了一小块的金属来,放在强光手电上面仔细打量一番,这才惊讶地冲着我说道:“老大,这棺材盒子,全部都是用金子做的!”
  
  这话儿一说出来,我立刻听到周围传来了一阵倒吸气的声音,显然大家都是被这般的大手笔给震惊到了。
  
  如此体积的棺柩,如果真的是用纯金打造,那得有多少吨?
  
  不谈它的古董价值,光按照时下的金价来算,这么多的金子,那得值多少钱啊?
  
  如此想想,除了横征暴敛的九千岁魏忠贤,还真的没有多少人能够做出这么大的手笔来——即便是皇帝恐怕也不可能这般粗鄙和奢侈,毕竟皇帝还有后代需要照拂,至于太监,当真是生无可恋,自然想要尽己可能地置办墓室,好让死后过的堂皇尊贵一点。
  
  山洞之中的墓室应该是提前就修筑好了的,而之所以选址泰山,恐怕也是想让自己多沾一点帝皇之气,毕竟泰山是古代封建王朝祭天问神的地方。
  
  赵中华震撼于这棺柩全金的材质,而我则打量起了棺柩之上的纹雕,以及汉白玉祭坛扶栏之上的图案,却是由好多个画面组成,因为雕工精美,我倒是勉强能够猜得出讲述了一个丰功伟绩、权倾天下的故事,不过因为我对魏忠贤的一生并非很了解,所以也无法从这华美的纹雕之中,找到一些与他平身相契合的东西来。
  
  张励耘走到了我的身旁,担忧地看了一眼头顶上密密麻麻的蝙蝠,这些家伙没有了石缝中的暴戾,不停的盘旋游荡,却给人予巨大的心理压力。
  
  深吸一口气,张励耘对我说道:“老大,要打开这棺材么?”
  
  我们此番前来,是为了找寻那头极有可能是前明大太监魏忠贤的腐尸,只有将这玩意给消灭,我们手下的组员才能恢复健康,泰山吸血蝙蝠一案也才能够终结,而那罪魁祸首,则最有可能就躺在这棺材里面。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感觉这棺柩之中,似乎还隐藏着别的什么东西一样,有着一股莫名的恐惧感。
  
  我沉默了一下,这才感觉到是那棺柩本身给我带来的压力,与那头腐尸无关,当下也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来吧!”
  
  这话儿说完,我跃身跳到了棺材盖子上,快步走到了前端来,仔细观察,发现这东西并没有被封死,盖子和棺材本身,其实是可以活动的,当下也是用力,准备将其一把掀开。
  
  然而还没有等我行动,头顶上原本还算是安分的吸血蝙蝠轰然炸响,像战斗机一般地盘旋而下,不要命地朝着我飞来。
  
  我进入墓室之中,大半的心思都是放在头顶的这些吸血蝙蝠身上,它们一有异动,我立刻反应过来,当下也是一掌击出,将魔威施展到了极致。
  
  轰!
  
  这些蝙蝠终究还是抵挡不住源于灵魂深处的恐惧,还没有靠近我,便一涌而散了,而我也趁着这时机,脚下猛然一用力,将那纯金的棺材盖子猛然踢出了一个缺口,接着脚尖伸入其中,往上一抬,便是将这巨重无比的盖子给直接踢飞了出去。
  
  盖子砸落到了下面的汉白玉祭坛处,而我低头一看,则一脸惊疑。
  
  我的目光之下,竟然没有瞧见我所期待的那具腐尸。
  
  里面只有一滩积液,散发着金属一般的光芒。
  
  我心头一震,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头顶的蝙蝠惊悸地叫做,竟然疯狂地朝着我们前来的石缝涌了过去,将其拥堵住,紧接着从我们头顶上传出一个尖锐无比的声音来:“请问,你们是在找咱家么?”

  1. 笨熊-缪倩意爸爸:

    哈哈 沙发

  2. 哇哈哈:

    沙发

  3. 船长:

    哈哈

  4. 我是疯子1985:

    动作好快,沙发都没了

  5. 弥勒:

    起床看完继续睡

  6. 晨风-依旧:

    大师兄跳进棺材再洗个澡淬炼一下魔体。上次是韭菜绿的,这次是土豪金的,不可错过啊。

  7. 月半子:

    大师兄,魔体,洗澡又一次强化。又要暴走了

  8. 波音747:

    洗个澡,洗洗更健康!

  9. 虎皮猫大人:

    老魏都弄出来了,这是个什么节奏啊!

  10. 椰子:

    再削点金子,哈哈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