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三章 墓室争锋

2015年2月21日 更新

  我一直想着敌人应该是一头腐烂的尸体,然而当那黑影说出第一句话来的时候,我不由得大吃一惊。不知道它那声带是如何出来的。
  
  不过此人已然重返人世多时,想必也是有一些手段将自己的身型重塑,如此想想,其实并不奇怪,而且这白胖子也比面对着一头腐烂生蛆的尸体要来的清新爽利一些。
  
  我左手上举,七剑立刻在我身后布阵,而赵中华与阿伊紫洛也自觉地站在阵中观察。
  
  众人循声望去,却见一个白白净净的胖子从黑暗的上空缓缓地落了下来,眯着眼睛打量了我们好一会儿,这才缓缓地问道:“瞧你们这些整齐划一的模样,想来应该是当今朝堂之上的行伍吧?那你们到底是锦衣卫,还是东西二厂呢?”
  
  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灰色的中山装,耸了耸肩道:“你猜的没错。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的那些特务机关早就消失了,我们现在的说法,叫做宗教局。”
  
  白胖子摇头说道:“屁,还不是一个卵样?实话告诉你,我有点失望,瞧你们这打扮,根本不能和穿着飞鱼服、佩着绣春刀的锦衣卫相提并论,俗话说得好,人靠衣装马靠鞍,连这外面都做得如此差。底子也好不到哪儿去;再有了,连娘们都招进来履职,你们是真的没有人了么?”
  
  它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指点,倒真的有几分领导风范,听得旁边的小白狐儿十分不耐烦,阴阳怪气地讥讽道:“九千岁。别歧视女人,说到底,你也不是一个爷们,对吧?”
  
  这话儿可戳中了那老太监的痛处了,原本还在高屋建瓴地给我们指点不足的这家伙勃然大怒,指着我们大骂道:“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丫头,正是不懂规矩!”
  
  小白狐儿反唇相讥道:“你个老不死的。死也不乖乖躺着,还出来祸害人间干嘛?”
  
  “桀、桀、桀……”
  
  白胖子的嘴里发出了一阵夜枭一般的叫声,紧接着他亢奋地振臂喊道:“我魏忠贤以贱身起步,到达权倾天下之威风,世间罕有,只可惜生不逢时,内有崇祯小儿使坏,外有八大门派逼宫,这才身败名裂,唯有死遁一途;不过我并不服气,执掌朝政的这些年,我网罗天下的奇人异士,早已另辟蹊径,练就一身修为,就等着来日重整朝纲,再现辉煌——尔等若是臣服,可以作为我麾下第一批臣子,而若是不服,直接抹去意识,化作傀儡,如何?”
  
  瞧见这精神病人一般的疯狂,我抱着胳膊笑道:“九千岁,山中无岁月,一晃数百年,你还真的以为能够自己一个人打天下啊,就你这几斤骨头,人一个导弹就将你轰到渣滓都不剩,扯这么多淡干嘛?”
  
  那白胖子傲然说道:“我当年修炼白莲圣典,已然超凡入圣,只差一步便能羽化升仙,而如今虽说沉睡多年,但是手段仍在,你看看我的这血蝙蝠大军,再看看我的活尸军队,只要日积月累,定然能够盘踞胶东,而后竖立旗号,广邀天下有识之士,不愁没有再登大宝之时,我瞧你们这些小家伙,修为还算不错,收入帐下也算勉强,速速投降吧,别让咱家动手,到时候就伤了感情了……”
  
  我忍俊不禁道:“还是算了吧,叫你一声‘九千岁’,那是佩服你几把没有还能在历史上闯下这么大的名头,真的要我们跟你造反,实在没有什么说服力,不如这般,我们拿下你的人头,回去请功,换点过年的奖金实在,诸位,拿下这家伙吧,它的自傲让我有些胃疼!”
  
  七剑早已蓄势待发,此刻一听到命令,立刻出击,想要将白胖子给围住,然而就在我下达命令的那一瞬间,此人却是脸色一肃,右手往天空一指。
  
  我们两人几乎是同时举起手,而就在七剑朝前包围的时候,我们头顶上一直盘旋的猪嘴蝙蝠陡然朝下,朝着他们七人扑来。
  
  我有魔威在身,那些蝙蝠不敢与我正面对战,然而七剑对于它们却并无威胁,当下也是一窝蜂地冲将上来,面对着这些数不胜数的变异畜生,七剑进攻的脚步却也受损,不得前进,唯有守住当下的阵地,凭借着剑阵精妙的剑网将其抵御在外。
  
  我瞧见七剑受阻,当下也是眉头一竖,吩咐落单的赵中华和阿伊紫洛小心,紧接着一个箭步前冲,抵达了白胖子的近前来。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我不动则已,一动便是雷霆之势,携着恐怖的魔威之能,没有一头蝙蝠胆敢在我面前飞舞,而就在我即将冲到那白胖子的跟前来时,黑暗中竟然浮现出了四个黑影,挡在了它的面前。
  
  我来不及细看,直接横剑斩了过去。
  
  剑势如奔马走龙,气势如虹,那黑影根本就拦不住我,一剑便斩落了两个头颅,然而就在脱落的那一瞬间,我心中一跳,下意识地往后疾退几步,气行全身,化作一道罡气附体。
  
  砰、砰!
  
  两声沉闷的炸响出现,那家伙却是又使出了之前的伎俩,挡在面前的黑影也是四头腐尸,一旦受到什么致命的危害,立刻如同被捅破的气球,直接炸裂开来,臭气充盈。
  
  我的下意识救了自己,不过这洞中并不算大,那腐尸炸裂开来,众人纷纷回避,结果却给了那白胖子更多的空间,它瞧见我手下众人都被吸血蝙蝠给吸引住,也起了将我拿下的心思,当下也是发出了桀桀的怪笑声,紧接着贴身而来,一掌拍向了我的胸口处。
  
  它这一掌,腥风狂飙,火辣辣地让人睁不开眼,即便打不到我的身体,也不是那么好受,我心中凛然,朝着对方掌势的正中心,直直刺出一剑。
  
  这一剑乃我从师叔祖李道子那儿所学来的意境,那就是勘破万千繁复,回归本我。
  
  任何手段,总是得有一个支撑点。
  
  我这一剑,便是刺在了那支撑点之上,几乎没有一分偏离。
  
  果然,就在我出剑的那一瞬间,一股黑气陡然而起,从它的掌心出汹涌冒了出来,如一枝利箭,直直射入了我的胸口。
  
  这黑气并无实质,而饮血寒光剑此刻也是红光大盛。
  
  两者相撞,结结实实地拼了一记。
  
  嗡!
  
  整个空间都出现了一声让人耳膜欲破的炸响,而在这样的响动之中,空中那些疯狂乱舞的蝙蝠居然都受不了了,纷纷跌落下来,那白胖子瞧见如此情形,脸色顿时一变,身子一扭,朝着洞中另外一边的通道飘了过去。
  
  想跑?
  
  我自然不会让这条大鱼离开,当下也是箭步前冲,紧紧跟在了后面,而林齐鸣和赵中华两人也第一时间跟了上来。
  
  那白胖子别看一肚子肥肉,但是身法诡异莫名,宛如无物,快得就像一道影子,我快步跟着,进入旁边的口子,快步冲过了十米走廊,紧接着赶到了另外一个昏暗的空间之中,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刺耳的齿轮声,下意识地回头一望,却见林齐鸣和赵中华双双扑到了我的身边,而在他们的后面,则是一面巨大的断石,将那通道给直接堵死。
  
  轰!
  
  巨大的响声在这山洞之中回响,却是那白胖子将两边给隔开了来,我的脸色陡然一阵肃穆,晓得这鬼东西虽说功力并未恢复,但是手段仍在,对着墓室又十分熟悉,当真是难缠到了极点。
  
  知道后路被断,我并不惊慌,而是回头过来,瞧见这儿是一处黑雾腾腾的巨大空间,与先前那儿差不多,不过没有诸多石雕法器。
  
  那白胖子站在正中,遥遥地望着我们。
  
  我没有二话,提起剑就朝着前方冲去,魏忠贤哪里晓得我竟然有这般凶悍,一边后退,一边大声叫道:“护卫军,帮咱家拦住这凶人!”
  
  它这话儿一说,四周的墙壁顿时一翻,有二十多头腐尸朝着我们冲了过来,我知道这些腐尸个个都是属炸药的,一点即炸,也不与其硬战,而是吩咐身边的两位,让他们与这些腐尸纠缠,而我则快步越过尸群,朝着那白胖子冲将过去。
  
  我一旦发起狠来,那速度绝对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比拟的,这些腐尸虽说比寻常僵尸的反应要灵活一些,不过终究还是赶不上我。
  
  我越过了尸群,举起手中的剑,朝着那白胖子猛然一斩。
  
  白胖子哪里晓得我竟然如此悍勇,当下也是有些心慌了,一边闪避,一边厉声喊道:“你这家伙,倒是好手段,不如你我结盟,共谋天下咯?”
  
  我气极反笑,不屑地骂道:“井底之蛙,只能坐井观天,哪里能够晓得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宽广?你还是死吧!”
  
  我胸中一团火,憋闷到了极点,当下也是一剑前伸,箭步如龙,终于刺中了那白胖子的胸口。
  
  剑尖入体的那一刹那,我满心欢喜,以为终于结束了,然而就在这时,饮血寒光剑的上面一层,竟然被无数的黑虫给凝住,动弹不得,而那家伙却发出了诡异的一笑:“桀桀,修为还行,不过脑子却终究还是太愚蠢了——给我死吧!”

  1. 游侠:

    有人吗?

  2. 麻批娃儿。。:

    。 。 想搞麻坯。。

  3. 弥勒:

    坐着地板吃烧烤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