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四章 几经反转

2015年2月21日 更新

  白胖子虽然胸口被我刺中,不过却并不惊慌,当我的剑尖直入胸口的时候。黑虫翻涌,顿时便难以再进寸步,而与此同时,那些黑色虫子油光水亮,顺着剑刃就朝着我的手上爬了过来,几乎只是一眨眼的时间,便已然即将接近我的右手之上。
  
  这家伙桀桀怪笑,也是有缘由的,一旦我被那黑虫侵入,形势便会立刻陡转,急转而下,然而我哪里会让这事儿发生,当下便是将劲气往着剑中一送。大声喝道:“饮血寒光剑。还不发威!”
  
  一声令下,那饮血寒光剑自我的意志陡然而动,这玩意是集合了无数惨死于我剑下的亡魂灌溉而出的,也非凡物,当下也是陡然一震,剑鸣而起,无数红光从那孔缝之中游绕而出,将这些黑虫给束缚住,接着狠然一勒,那些汹涌而来的黑虫狂潮立刻一顿。一点一点地退散,到了最后,红光集中在了那家伙的胸口处,陡然一震,这白胖子立刻一声惊呼,朝着后面跌了过去。
  
  我心中狂喜。将长剑一扬,就准备乘胜追击,将这前明腐尸给直接度化了去,免得遗祸人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却感觉到身后有一阵风声响起,回头一看,却见是林齐鸣疾冲而来。只以为他是赶过来帮我对付那白胖子的,于是错开身位,让来势汹汹的他不阻去势,却没想到林齐鸣手腕一抖,竟然朝着我的胸口刺来。
  
  我断没有想到这小东西会向我下手,当下也是猝不及防,稍微让开一下,结果胸口终究还是给那玉衡剑刺到胸口,刷的一下,鲜血就迸发出来。
  
  胸口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刺激得我脑海一清,一边往旁边退开,一边长剑一绞,将林齐鸣接下来的攻击给全数卸开去。
  
  一直等到他的剑势稍微缓了下来,我方才有时间打量,这才发现林齐鸣双目一片赤红,嘴唇青紫,脸色乌黑,显然是中毒入了内里,陡然想起了阿伊紫洛的交代,说中了尸毒的这三剑都不能剧烈行气,然而一入洞中,大家全神戒备,自然不可能留得手段,运气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却不知道林齐鸣是何时扩散而出,此刻更是被白胖子给直接控制了去。
  
  我一剑荡开林齐鸣疯狂的攻击,余光处瞧见赵中华还在尸群之中左冲右突,虽说处处惊险,倒也能够应付,于是回过头来,冲着白胖子说道:“我已经在他的脑海里下了催眠手段,一旦被你控制,便会立刻昏倒在地,怎么你还能施法于他?”
  
  魏忠贤被我一剑破开胸口,那白胖子的模样已然不能够维持,胸口处不停地流淌着黑色的脓液,整张脸也开始腐烂开来,不过听到我这一问,它不由得意地说道:“我有白莲圣典一部,涉猎甚广,天文地理,诸子百家,皆在其中,若是论如何控制人的意识,我比你多出几百年的经验,怎么可能会被你们这些小娃娃给难到?”
  
  林齐鸣在我旁边疯狂击剑,不过他与我到底还是相差甚远,失去了突然性,我倒也不会太过忌讳,一边用剑将他给格挡开去,一边盯着已然化作腐朽尸体的魏忠贤,冷声哼道:“说了这么多,你终究不是我的对手!”
  
  魏忠贤不屑一顾地说道:“我若是还有当年鼎盛时期的修为,就你这样的家伙,甚至都不能入得我的法眼,即便是此刻,我也不会怕你几分,有本事你来!”
  
  我此刻已然将胸口的伤痕凝结了去,当下也是厉喝一声道:“自然,我取了你的性命,一切皆休!”
  
  说着话,我手中的长剑陡然一绞,将林齐鸣的剑势搅乱,紧接着一个错身而上,左手重重地拍在了他的脖子上,毫不留情。
  
  林齐鸣的本事我熟悉无比,他的剑法也基本上是在我的注视下成长起来的,对我而言,自然也没有什么秘密,所以一阵应付之后,我暴然而起,将他给拍晕在地后,并不着急与魏忠贤拼死拼活,而是折身回返,冲入了与赵中华纠缠不休的尸群之中,抬手而出,那茅山掌心雷凝练到了极致,一掌一个,直接拍在了那些腐尸的脑门之上。
  
  我用的是雷劲,并不伤其躯体,而是直接镇住其中的神魂,结果一掌一个,眨眼之间,手下便倒下了一大片的腐尸。
  
  这些可都是魏忠贤的宝贝,费尽了心血弄出来的,自然不会让我一一击破,它瞧见我在那儿大杀四方,也是没有片刻犹豫,反守为攻,朝着我冲了过来,双掌不断交替,拍出无数腥臭的黑风来。
  
  我被魏忠贤盯上之后,难以再继,于是抽剑而返,与其斗成一团。
  
  成为腐尸的魏忠贤身形诡异,力大如牛,由无数黑色线虫充斥其间的它又不太畏惧我手中的剑,而且一双手掌坚硬无比,却是能够与我的饮血寒光剑正面交锋,端的是十分厉害,不过即便如此,我也是没有半分畏惧,攻势如潮,一会儿掌心雷,一会儿炼妖壶观术,一会儿又是长剑纵横、深渊三法,一副非要将其赶尽杀绝的架势,那魏忠贤越打越惊心,惊讶地喊道:“等等,你小子到底什么来历?”
  
  我没有给它半点喘息的机会,一边剑走如龙,一边凛然笑道:“能杀你便好,管那么许多?”
  
  魏忠贤脸色变得无比严肃,心虚地说道:“不对,你刚才的手段之中,既有中原道门的剑道与术法,又有魔功横溢,另外转折之间,竟然还有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法门——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一个人的身上,你到底是什么来历?”
  
  我说道:“非要弄清楚我的来历,有什么区别么?”
  
  魏忠贤一边拼命后退,一边说道:“当然有区别,你若是如我猜想的那般,那我们便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这架也没有必要打了……”
  
  我长剑在手,胆气十足,冷然笑道:“谁跟你一家人,寿元将尽就赶紧去投胎,赖在这个世间有什么意思?”
  
  此话说完,我毫不犹豫地一剑飞了过去,径直刺在了魏忠贤的面门之上,它陡然一转,避开剑锋,然而我这却只是一式虚招,还留有七分的气力,当下也是跟着它猛然一转,剑锋横扫,准备将它的头颅拿下。
  
  魏忠贤瞧见我一副不依不饶的架势,顿时就炸了,哇啦一声大叫,双掌合十,紧紧抓住了我的剑尖,厉声骂道:“你既然想要我死,那就让我们同归于尽吧!”
  
  它双手按着饮血寒光剑,丝毫不顾上面近乎沸腾的红光,一点一点地往着自己的胸口移动,而与此同时,他身体里面的黑线虫子,却朝着我这边移来。
  
  它的意思是,剑入它体,虫入我身。
  
  两人同死。
  
  我自信饮血寒光剑能够将这鬼东西给直接烧死,但是却不能保证自己能够在那些恐怖的黑虫子侵蚀之下存活,那鬼东西本来就是一个死物,而且荣华富贵皆已享受,生无可恋,但是我却不同,我有小颜师妹,有师父,有父母家人和朋友,还承载了李道子毕生的期待,这性命珍贵无比,哪里会和这厮以命换命,当下也是将劲气行于全身,使得这道经种魔大法攀升到了极致。
  
  魏忠贤一开始凭借着自己的天赋,力量远远胜出于我,然而此刻却发现在这方面,它已然渐渐地处于劣势了,当下也是更加拼命,一副拼到了极致的模样。
  
  我此刻已然将饮血寒光剑激发到了极致,心中一动,对着那长剑一声吩咐道:“你且稳住一下!”
  
  此言刚落,我便将那长剑松开了,紧接着双掌齐出,结出了一个法印,朝着那魏忠贤的额头之上遥遥拍去。
  
  炼妖壶观术!
  
  这样的行为其实特别危险,然而就在魏忠贤想要抵挡的时候,那饮血寒光剑嗡然一声,竟然凭着长剑本身的意志,将其拖延了一下,仅仅是这弹指一挥间,我已然遥遥拍出了一记,炼妖壶观术陡然发威,印在了魏忠贤的头上,它顿时浑身一震,朝着后面飞跌而去,重重地撞在了墙上,滑落下来的时候,整个身体都开始冒出了滚滚黑烟,仿佛即刻就要不行了一般。
  
  我浑身一震激动,抓起半空中的长剑,就朝着那家伙疾步奔走,准备一了百了,结束此獠罪恶的一生。
  
  然而就在此刻,那家伙突然发出一阵桀桀怪笑,手往墙壁猛然一拍。
  
  我心中一动,顿时感觉不妙,果然脚下一空,那地板却是陡然间消失了,我借力朝前一跃,结果终究跳不出这险境,径直掉入了一处尽是黑色积液的泥垢之中。
  
  一入这大坑里面,我便奋力挣扎,结果才发现这玩意不知道是什么,竟然如水泥一般,将我给束缚其中。
  
  魏忠贤中了我一招,也动弹不得,不过它却将手一扬,原本被我拍晕到底的林齐鸣却站了起来,缓步来到大坑前面,长剑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魏忠贤冷冷一笑:“终于结束了,死在自己手下的手里,难过吧?”
  
  剑架在脖子上,我望着远处被缠在尸群之中的赵中华,心中一紧,叹道:“这怎么可能?”

  1. 晨风-依旧:

    沙发

  2. 弥勒:

    失啊杀 fo啊发

  3. 弥勒:

    擦,慢了

  4. 笨熊-缪倩意爸爸:

    这么快!

  5. 我是疯子1985:

    ……沙发又没了

  6. 1124:

    活着的史书啊。赶紧制服请回去口述历史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