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五章 前朝遗恨

2015年2月22日 更新

  全身沉在凝固得如同水泥的黑色泥潭之中,无法动弹,我心中已然生出了许多绝望。然而就在此刻,林齐鸣浑身一震,紧接着长剑回转,朝着那满脸腐烂、眼神怨毒的魏忠贤指去,沉声喝问道:“当初八大门派的顶级高手汇聚一堂,竟然没有将你给杀死,还让你这魏阉存活至今,实在可叹,不过你犯到了我的手上,便让我为故国再出一份力吧!”
  
  林齐鸣这声音苍老而浑厚,并非他本来的话语,我陡然一震,而那倒在墙角的魏忠贤也是莫名诧异道:“你不是那个年轻人。你到底是谁。竟然能够超脱出我的掌控?”
  
  林齐鸣持剑而立,傲然说道:“某家山人傅青主是也!”
  
  傅青主此人在明末清初的时候十分有名,是当时大名鼎鼎的名士,却有“医圣”的称号,而明亡之后,清政府屡次征召,他都没有应允,做了道士,曾与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李颙、颜元一起,被清末大家梁启超称为“清初六大师”——然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在魏忠贤死遁亡故之后发生的事情,所以此刻的他并不知晓,而是一副不屑一顾的模样,冷然说道:“咱家可不管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讨债小鬼,识趣的,就给我滚吧!”
  
  傅青主乃极为孤傲之人。此刻被这个祸乱朝纲的大阉人蔑视,顿时就控制不住心头的怒火,当下也是扬起手中的玉衡剑,朝着魏忠贤扑去。
  
  两人相距七八米,依林齐鸣的身法,骤然而至,眼看着那长剑即将刺入那腐尸的胸口。却见那家伙口中一阵喝念,即将得手的林齐鸣陡然一停。
  
  长剑距离魏忠贤只有半米不到,结果却始终都递不出去了,仿佛有天大的力量在拉扯着他。
  
  林齐鸣身体里的傅青主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怒吼,然而却不能再寸进一步。
  
  画面仿佛定格了一般,两人凝固成了木偶,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出乎人的意料之外,那头腐尸最后居然占了上风,缓缓地站了起来。
  
  这家伙喘着气,对这面前的林齐鸣说道:“傅青主对吧,与咱家相比,你不过就是一只不知道飘荡多久的孤零小鬼而已,还想将咱家收了,可真是笑死人咯!你可知道我身体里面的这虫子,有什么讲究么?它的最终形态叫做盖扎德比西魔虫,那是天竺人的说法,乃当年天竺一高僧所献,能够死而复生;就是凭着这玩意,咱家才能够成为当时世间一等一的高手,要不是天下间最顶级的八大佛道高手围攻,咱家可落不到现在这副模样呢……”
  
  腐尸一脸得意的笑容,而几乎凝固住的林齐鸣一脸坚决,双手缓慢地朝着肚子处摸了过去,陡然间一拍,便有一大股的秽物从身体里面喷了出来。
  
  随着林齐鸣不停地拍打,那些秽物的喷洒而下,地上的一滩黑浆之中虫子翻滚,我这才晓得他之所以凝固不动,却是因为体内的亡神蛊实在是太过于多了,使得他的行动不能自由。
  
  这双方一边在努力回气,而另外一方则在排出体内的虫蛊,每个人都争抢时间,等待着临终一击的机会。
  
  而除了这两人之外,赵中华被那些剩余的腐尸逼到了角落,抵挡得十分勉力,无法过来支援,而我,此刻已经努力了一百次,发现自己越是动弹,坑中的黑浆便越是硬得如铁一般,让我根本无法逃脱。
  
  此时此刻,所有的动作都显得多余,我也只剩下期待了。
  
  傅青主好歹也是一方大牛,虽说此刻已经只剩下了残魂一缕,不过说不定能够逆袭,将这头恶心的腐尸给斩于剑下。
  
  就在我无限的期待之中,那前身为魏忠贤的腐尸却缓缓地站了起来,本来已经腐烂不堪的脸上突然变得平滑,又恢复了先前白胖子的形态,紧接着他举起了双手,桀桀笑道:“你看,最终还是我胜出了吧?”
  
  他再次一掌拍出,无数腥风卷起,朝着面前的林齐鸣毫不留情地翻涌而去。
  
  这一下,却是真正地想要对方的性命。
  
  中者必死。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林齐鸣手中的一把剑陡然转折,横陈在了胸口,与那肉掌硬生生地拼了一记。
  
  林齐鸣修为到底还浅,那腐尸能够与我势均力敌,与他则是直接碾压,毫无意外,他直接朝着后方飞跌而去,越过了我身处的泥潭,眼看就要落入其中,结果他陡然一沉身,却是单脚踩在了我的脑袋之上,借助着这一下助力,他一个漂亮的翻身,左手凌空在自己的胸口点了数处穴道,落在池边的时候,长剑一指,凝声说道:“魏阉狗贼,某家不管你生前如何风光,只晓得一点,此刻的你,将由我来埋葬!”
  
  傅青主是前明遗老,对于李闯、魏阉等一帮将晚明推向深渊的家伙最是愤恨不过,手中的长剑一转,便奋不顾身地再次冲将上前。
  
  那腐尸先前能够控制林齐鸣不得上前,是因为对方的身体里面有着自己下的虫蛊,可以控制得住,而此刻经过傅青主这明末清初“医圣”的手段反击之后,那些蛊虫已然被暂时封锁,所以不得不硬着头皮,与这家伙拼将起来。
  
  这两人都不是当代之人,一个是前明大太监,一个是明末清初的一代宗师,命运让两人相遇到了一起,立刻碰撞出了璀璨的火花,战斗精彩之极。
  
  我虽然身处险境,但是瞧见两人的拼斗却是酣畅淋漓,有一种甘之如饴的豁然。
  
  这两人距离当今已有几百年的光阴,手段都是古法而为,既没有这几百年来修行上的变迁和融合,也有了许多失传已久的手段和绝学,两人双掌一剑,却是看得我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两人你来我往,手段都是格外犀利,但是我却能够看得出来,傅青主控制的林齐鸣,大都还是正宗道门的手段,不过与如今的精妙相比,更是多出了一分大气磅礴的意境,不拘小节,那身法并非一味的临势而变,反而是切合了几分八卦斗罡,化被动为主动之意;至于那头腐尸,除了因为本身的限制之外,它体现出来的东西更多是诡异,许多动作都近乎于人类身体的极限,而且以力破巧,有一种要将面前对手生生碾压的态势。
  
  白胖子讲究速战速决,而傅青主则用那剑法之妙对敌,双方一阵酣畅淋漓的大战,倒是一场龙争虎斗,不过我在旁边观战,却能够瞧得出一点,那就是林齐鸣终究是底子太薄,即便此刻主宰他身体的傅老爷子厉害得很,不过终究是有些“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感觉,逐渐处于了下风来。
  
  瞧见如此,我忍不住扬声提醒道:“傅老前辈,与其跟这阉人拼命,不如退一步,先将场面给清理了,救出我们,再携手与此獠斗个生死!”
  
  我一出生,拼得你死我活的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朝着我看了一眼。
  
  傅青主与林齐鸣终究不同,和我也没有多少情感,所以一眼看来,眼神冷淡,反倒是那白胖子哈哈一笑,扬声说道:“年轻人,你现在所在的地方,是那积垢了数百年的泥浆,里面有我身体里虫子多年的排泄液,沉重如铁,要想将你救出,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你觉得他真的有那个时间么?”
  
  他这般说着,我原本以为傅青主便会放弃了,然而没想到他竟然陡然一折身,朝着角落处的尸群飞奔而去。
  
  高手出手,终究不一样,赵中华被那些不能碰、只能避的腐尸折磨得脑门冒烟,却见傅青主刷、刷几剑,却是将这些腐尸给全部斩落头颅,而奇怪的事情是,他在一剑结果的同时,朝着空处一拍,那腐尸便悄不作声地倒地,并没有想象中的爆炸。
  
  傅青主一离开,去清理腐尸,那白胖子却也不示弱,飞身临到了泥潭前,厉声说道:“想让人救你?哼哼,我先将你给斩了……”
  
  它说着话,一掌拍了下来。
  
  我心中一阵惊悸,不过还好这泥坑并不算深,我踮脚站在里面,却也只能漫过我的胸口,双手依旧还在外面,我身子动不得,扬剑而起,却是将这一掌给破了去,远处的傅青主趁着白胖子注意力分散,倏然而返,一剑刺到了它的后背,结果白胖子反应迅速,反手一抓,竟然将他给一把抱住,双双跌入泥潭之中。
  
  两人一入泥潭,顿时也动弹不得,而在这样的环境逼迫下,林齐鸣的身子猛然一抖,里面传来一阵哀鸣,那傅青主却是消失不见了去。
  
  三人被困泥潭,林齐鸣昏迷,我动弹不得,唯有那白胖子却发出了古怪的笑声,紧接着身体的伤口处流淌出大量的黑虫,朝着我这边浸满过来,赵中华摆脱了腐尸,也冲到了坑旁,焦急地冲我大声喊道:“老大,我该怎么做?”
  
  赵中华问我,我却不知道如何回答,眼看着那黑虫即将流淌到了我的身体中,魂飞魄散。
  
  就在此时,一个我意想不到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我外公说得果然没错,就是你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所有的事物,都是有关联的……
不知不觉,今天居然就初四了,春节在不知不觉中就过去了,哎呀,哎呀,你们红包收了多少?
啊,已经不是收红包的年纪了么,哎呀,握个手,又老了一岁。

  1. 弥勒:

    更新真难

  2. 笨熊-缪倩意爸爸:

    板凳

  3. 弥勒:

    那个洛什么的?

  4. 流水:

    得 人头又被抢了

  5. 大火球:

    大咪咪来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