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六章 敌友莫辨

2015年2月22日 更新

  即便是瞧见那黑色虫子即将就要将我给淹没,但是听到这声音,我依旧忍不住朝着声源处望了过去。
  
  我实在是太过于惊讶了。因为说话的这人,却是那个刚才被我赶走的女孩儿洛飞雨。
  
  她不但没有走,而且还在这关键时刻,出现在了此处,这简直就是太匪夷所思了,以我的警觉性,竟然没有发现她是什么时候进来的这里。
  
  我没有发现,那白胖子却也有些莫名其妙,它此刻已然是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我的身上,无数的黑色蠕虫从他的身体里面爬出,此刻都要淹没到了我的胸口前,骤然瞧见又冒出了这么一位来,顿时就有些慌了。朝着头顶处的黑暗大声喊道:“怎么可能。你是从哪儿过来的,我明明已经将那通道给堵死了,怎么可能还有人能够进来呢?”
  
  它这边说着话,那爬虫已然涌到了我的胸前,这些小虫子一点道理都不讲,直接用口器撕开了我的真皮层,奋力往里面钻去。
  
  这种撕心裂肺的麻痒让我一瞬间几乎就要晕厥过去,不过我却凭着最坚定的意志咬牙扛了过来,头往上面抬,感觉这洛飞雨的露面。兴许就是我能够逃脱生天的一线生机。
  
  从头顶上落下来的那黑衣女孩儿,明眸皓齿,肤白胜雪,胸口的小山包颤颤巍巍,规模可观,却正是我先前在林中遇到的洛飞雨。
  
  这女孩儿落在了泥潭的边缘处。望着困在其中狼狈无比的三人,以及潭边仓皇失措的赵中华,得意地说道:“老魏,哦,错了,九千岁大人,你也许不知道。其实我们盯了不是一天两天了,连放你重新返世的那场小地震,都是我们弄出来的,所以呢,你的行动,我们基本上都是掌握其中的,所以我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
  
  那些虫子已经爬到了我的脖子处,而白胖子则显得有些仓惶了,言辞不善地对洛飞雨说道:“你们是谁?”
  
  洛飞雨微微一欠身,然后说道:“你的晚辈,不过具体的也不用给你说太多了,九千岁,你那本白莲圣典搁在哪里了,好像并不在黄金宝棺之中啊?”
  
  白胖子脸色一肃,咬着牙说道:“原来是为了我的秘法而来,那好,你杀了潭边的那个小子,然后将我弄出来,待我处理完这里的事情之后,就将白莲圣典交给你,你看可好?”
  
  我心中一紧,下意识地望了洛飞雨一眼。
  
  这女孩儿虽说与我有点交情,不过她正邪莫辨,来头又神秘得很,在这般重要的东西面前,未必不会同意白胖子的提议。
  
  然而让我高兴的事情是,那洛飞雨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白胖子,嘿然笑道:“叫你一声九千岁,你还真的当自己是爷了啊?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那可不是你叱咤风云的年代,你也不是横行天下的大魔头,此刻的你,不过是一头苟延残喘的腐尸而已,脏了吧唧的,跟我谈什么条件?且不说我跟池子里面的那位爷还有点交情,单说我此番过来的目的,那白莲圣典也不过是顺带的玩意而已——你若给,咱还好说,不给,我也未必稀罕。”
  
  这小丫头牙尖嘴利,说得白胖子无言以对,好一会儿才沉声说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洛飞雨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来,从身后摸出了那把锋利的秀女剑,淡然说道:“老魏,经过你这几百年的温养,那幽冥变形虫的虫卵,想必已经被你培育得差不多了吧?东西做出来,总是需要给人用的,你不觉得我就是那个虫卵注定的主人么?”
  
  “什么?”
  
  白胖子原先还显得比较淡定,但是听到洛飞雨的这一句话,整个人就变得惊恐而暴怒起来,陡然一阵,那身子竟然拔高了几十公分,一直到了腰间,尽管潭中的液体呈现出丝状,将它紧紧禁锢在泥潭之中,不过还是能够感受到它的怒意,紧接着这家伙怒吼道:“你想要我的盖扎德比西魔虫?你知道我为了这小玩意,耗费了多少年的光阴和心血么?想要夺走它,除非先要我的命!”
  
  洛飞雨没有一点犹豫地冷声笑道:“人家说好长时间不见天日了,脑子会坏掉,现在看来果然没错,你难道看不出来,我就是来要你命的么?”
  
  此话说完,她毫不犹豫地飞出一剑,朝着白胖子射来。
  
  那白胖子本来还想用那白莲圣典来与对方做点交易,拖延一点时间,结果瞧见这小娘子一点道理不讲,直接出手,顿时就有些懵了,厉声吼道:“你想让我死,我就让你亡!”
  
  它困在泥潭之中,避无可避,当下也是用身体迎上了这一把飞剑,让其直接从自己的胸口穿过。
  
  不过到底是积腐了几百年的老鬼,这家伙的手段当真了得,借助着这一剑的力量,竟然硬生生地将自己从泥潭之中提了起来,一直到了膝盖处,方才停止,不过却也恢复了大部分的活动空间,双手往前一拍,将这飞剑给死死抓着,不让其再进一寸。
  
  白胖子本来就是一头腐尸,皮糙肉厚,给刺上几剑却也没有什么影响。
  
  此刻的它双手握住那剑柄,却是努力地往回拔出,想要控制住洛飞雨的这手段来。
  
  这一下可让洛飞雨勃然变色,她跳着脚,大声骂道:“哎,你这腌臜货色,别碰我的剑啊,弄得脏兮兮的,我可不想洗——这得费我多少包洗衣粉啊?”
  
  此刻的我上半身都已经被白胖子体内的黑色虫子给爬满了,整个人都处于痛苦欲死的边缘,不过听到这句话,却觉得莫名有趣,忍不住笑出声来,而那白胖子却气得直哆嗦,一边拔剑,一声怒骂道:“小丫头,你当真惹怒我了,若是我出了这泥潭,不把你的小嘴给撕了下酒菜,我就不叫魏忠贤!”
  
  洛飞雨脸色一肃,终于不再闹了,而是平静地说道:“你是前辈,我自然敬重于你,若是你没有被那黑手陈拍散了大部分神魂,也没有掉入这泥潭,我自然是退避三舍;而此刻,很抱歉地告诉你一句,人死了,就乖乖地离开吧,赖死赖活地留在这个世间,真的没人喜欢你——小女子洛飞雨,在这里就恭送九千岁升天……”
  
  她将这话儿拉长了语调,紧接着双手一挥,那秀女剑开始剧烈抖动起来。
  
  这股劲道使得白胖子不能再分神,全心全意地抵抗住这一股力道,而那洛飞雨却是飞身一跃,直接跳到了泥潭之上来,不过她脚下已然布得有蚕丝,故而并没有陷落其中,而是悬空在了泥潭之上,紧接着她用一种快得让人肉眼都难以捕捉的速度,抽出了一张黄纸符箓,拍在了白胖子的额头之上。
  
  随着符箓一落,那白胖子迅速腐烂了去,头发和脸皮脱落,露出了粉红的肌肉和白色的骨头来,一对眼珠子也滚落出来,若不是还有一点筋儿连着,说不定就掉落了出来。
  
  似乎感受到了身体里面的变化,那家伙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尖利的叫声,然而这叫声在到了一个顶点之后,骤然停歇了。
  
  这是它的声带也失去了活性。
  
  一张符箓,便将这头传奇的腐尸给弄成了如此模样,不过洛飞雨毫不停歇,双手一拉,有数根银色细丝出现,这细丝围绕着那腐尸的头颅缠了几圈,接着一拉一扯,一颗隐约能见颅骨的脑袋直接落了下来,而洛飞雨却顾不得这腐尸的肮脏,素手白净,直接从脖子的缺口处往下伸去,好是一阵掏弄。
  
  这女孩儿的手臂如藕,娇嫩无比,在那腐烂的血肉之中一阵翻腾,巨大的反差着实让人难受,不过洛飞雨却并不觉得,她不避腌臜,也顾不得在手臂上不断爬着的黑色虫子,终于从白胖子的胸腔之中,掏出了一颗拳头大的白色虫卵来。
  
  这虫卵仿佛是百年腐尸魏忠贤的心脏,一掏出来,那具身体便是一阵狂震,紧接着我似乎听到了一声极为不甘的叹息,然后这具身体便颓然下来,失去所有的活力,栽落到了泥潭之下去,黑色的液体将它淹没,没了声息。
  
  这一位曾经叱咤世间的风云人物,在时隔几百年的时间之后重临人世,结果还没有来得及大展手脚,便已经遗憾离世。
  
  洛飞雨根本顾不得那家伙的死活,而是一脸欣喜地瞧着手中的那颗白色虫卵,让人感觉眼眸之中,有小星星在不断闪耀,仿佛这虫卵就是她的整个世界,除此之外,别无它物。
  
  我不知道这虫卵到底有多厉害,但是身体里不断钻来钻去的黑色虫子却将我折磨得几乎就要发疯了,忍不住朝她喊道:“洛小姐,先别管那虫子,救人要紧啊?”
  
  我受尽折磨,声音沙哑,细不可闻,叫了两声都没动静,不过赵中华却是听到了,冲着洛飞雨大声喊道:“大姐帮忙救人啊!”
  
  洛飞雨这时才反应过来,低头看了我一眼,一脸诧异地问道:“啊,我为什么要救你?”

  1. 笨熊-缪倩意爸爸:

    又是沙发

  2. 老农:

  3. 弥勒:

    这么老了还上沙发

  4. 春节好多网上不了:

  5. 虎皮猫大人:

    因为我的小师弟看上你了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