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七章 卿本佳人

2015年2月22日 更新

  洛飞雨的一句话将我给问住了,对呀,她凭什么救我?
  
  按理来说。像洛飞雨这样的江湖奇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跟官面上的人物打交道,原本我已然将她给撵走的,而此刻她却出现在这里,杀了这泰山吸血蝙蝠的幕后凶手,被镇压几百年的前明大太监,这可不是学雷锋做好事,而是为了她手中的那颗蛋。
  
  双方本来就有分歧,她又如何会多生事端,将我给救出来呢?
  
  我心往下面沉去,结果那小妞儿微微一思忖,却突然笑道:“也罢,今天我之所以能够得到这幽冥变形虫的虫卵。其实都是你的功劳。我不过是捡个便宜而已,咱也不能太不厚道不是?”
  
  这话儿说得有点绕,不过我却听清楚了她的意图,心中一松,却见到洛飞雨轻轻地拍了一下手掌上面的虫卵,口中轻声喝念道:“摄!”
  
  这一句话出口,在我身体里面不断翻腾的虫子全部都停歇了,那一瞬间的舒爽让我忍不住叫出了声,眼泪都快要流下来。
  
  没有被那种万虫噬体的人是无法体会到快乐的,我这也是有些无奈。本来我的魔威可以让这些小虫子远离的,不过落入这神奇的泥浆之中,我大部分的意志都被凝固,不但不能自拔,连深渊三法都使不出来,这才造成当下如此狼狈的模样。而那虫子突然停止,顿时就感觉解脱了一大半。
  
  洛飞雨将我身体里面的虫子给停住了,手腕一翻,将那虫卵给藏在了袖间,然后说道:“好了,不出一刻钟,你身体里面的虫子便全部化作蛋白质。将你漏成筛子的身体修补妥帖了——你别害怕,这东西可比西方人的桑拿强多了,它能够扩展你的经脉,促进血液循环,古代楚巫就曾经用这个来锤炼身体,练就金刚之体,最是不错。”
  
  这个原理,阿伊紫洛曾经跟我说过,我倒也没有多少担忧,只是苦笑着说道:“那你好歹也帮我弄出这个鬼地方啊?”
  
  洛飞雨一个翻身,落在了泥潭旁边,摇头说道:“那可不成,这事儿一码是一码,我之所以救你,是念在杀了那姓魏的老鬼,大部分都是你的功劳,而我只是捡个漏,至于捞你出来,我可不敢,你要是上来了,反悔了,想要跟我讨要这幽冥变形虫充公,那咱两可又得打一架,多麻烦?不过你也别急,这玩意它是有规律的,每隔一个时辰就软一刻钟,你到时候自己爬出来便是了,省心得很……”
  
  我甩去脸上的虫尸,一脸苦相地说道:“我知道你有办法把我弄出来,求你了,我保证你找你麻烦,这儿挺臭的,别这么无情好吧?”
  
  洛飞雨摇头,自顾自地朝着角落走去,慢悠悠地声音从远处传来:“得了,我可不敢相信你们这些官府众人的话语,咱还是就此别过吧,有救你的那时间,我还不如在这个地洞里面找一找,看看有没有那白莲圣典呢……”
  
  话儿说完,她人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站在潭边的赵中华一脸紧张地对我说道:“老大,要不要扣住她?”
  
  我被这傻小子的话语逗笑了,问他道:“啊,你能够拿得住她?若是如此,我倒也不拦着你!”
  
  赵中华像泄了气的气球,一脸无奈地说道:“那小娘们强得厉害,我可不是对手。”
  
  我耸了耸肩道:“你都这么说了,那还说这么多废话干嘛。”
  
  赵中华似乎对那洛飞雨很有兴趣,望着她离去的背影,舔着嘴唇说道:“老大,你说,这小丫头片子比我还小一截呢,她到底是什么来历,怎么就那么厉害呢?”
  
  我笑着说道:“怎么,喜欢人家?”
  
  赵中华羞涩地挠着头说道:“没有,即使好奇而已,我还真的没有见过女孩子里面,胸前有她那么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吃了些啥……”
  
  我听到这话儿,整个人顿时就不好了,没好气地骂道:“你这小子,脑子都放在人家小姑娘的大咪咪上面去了,难怪修为没有啥长进,行了,别说这么多了,那女子是天山的凤凰,你想了也白想,赶紧看一下能不能联络到张励耘他们,想着把我从这鬼地方弄出来吧,我是受够了,这地方就跟一粪坑一般,熏得我眼都辣了。”
  
  赵中华忙不迭地应声跑开,而没多久,不远处的林齐鸣悠悠地醒了过来,活动了一下,感觉无法动弹,对我问道:“老大,我这是在哪里?”
  
  我问道:“嘿,你到底是傅青主前辈,还是林小胖?”
  
  林齐鸣根本想不起刚才傅青主上身的情形,还是我跟他说过之后,这才勉强将前因后果给对应上来了,不要意思地摸头说道:“老大,对不起,我错了。”
  
  我摇头说没事,他问我胸口的剑伤如何了,我低头一看,差不多快结痂了。
  
  赵中华去找了一圈,没有什么发现,想要朝着洛飞雨那边的通道摸过去,被我制住住了,虽说此刻墓地的主人已经灰飞烟灭,不过并不代表这儿不危险,我们此刻身处的是墓地中心,越往前走,机关重重,便越是危险,还不如等待着紧急救援好一点。
  
  所幸的一点是那泥潭中的浆液融化时间似乎提前了,没多久便化了开来,我与林齐鸣带着一身湿哒哒的黏液马上了坑边,摸了一把脖子,撸出一层虫尸来。
  
  我身上有羽麒麟的母玉,此物能与七剑沟通,刚才在泥坑之中被屏蔽了,此刻倒是能够联系,我将意识沉浸其中,将这里的情况通知给了在外面的其余人,让他们留两人在此,其余人则回去通知杜队长等人,派人过来进行施救工作。
  
  张励耘等人在断龙石那边忐忑不已,接到了我的消息,无比兴奋,当下也是各行其是,不再耽搁。
  
  我处理完这些事情之后,将饮血寒光剑拔了出来,朝着洛飞雨离开的那个通道走了过去,瞧见通道的出口处便是一个凹坑,往下一看,尽是密密麻麻的钉床,人落下去,只怕就要给扎一个对穿,在往前看,只见两侧有数十根羽箭,直接扎入了坚固的墙壁之上,深入一半,可见劲道之强,不过并没有瞧见洛飞雨的身影,想必这点小把戏,倒也难不倒那个高来高去的女子。
  
  与这头传奇腐尸的交手,让我精疲力竭,当下也是生不出再往那黝黑的墓道里面查探一番的想法,而是折返回来,靠着一个墙壁,闭目而眠。
  
  我在这边打坐回气,那赵中华倒是兴致勃勃地跟林齐鸣说起他昏迷过去的经过来,虽然我刚才简略说过一遍,但是从赵中华的口中说出来,却又是另外一番味道,平添了许多精彩,听得林齐鸣赞叹连连,一双眼睛冒星星。
  
  两个臭小子的话题,没多久就开始围绕着那个胸口鼓鼓囊囊的神秘女孩身上来,搞得我都忍不住侧着半边耳朵听。
  
  如此一阵闲扯,倒也不觉时间飞快,杜队长带着大部队赶了过来,而且还特意叫了附近的消防队,与我沟通之后,准备通过定点爆破的手段打开一条通道来。
  
  这些都是专业的事情,我也不插手,不过他带的人倒是蛮专业的,过了一段时间,终于将这通道给凿开来了,烟雾消散,小白狐儿第一个冲了过来,瞧见我这一副脏兮兮的模样,忍不住眼泪都留下来了,扑过来准备抱我,我一把将她给拦住,苦笑着说道:“别,你先闻闻我身上的味儿,可比刚刚掏过粪的师傅还要臭。”
  
  这一句话将她给逗乐了,噗嗤一笑,冲着我说道:“真的很臭,难闻死了!”
  
  小白狐儿一脸的嫌弃,而随后赶到的杜队长则是浑然不觉,一路小跑着过来与我握手,恭谨地说道:“陈副司长不愧是总局的领导,这破案的速度简直让人惊掉了下巴,跟您比起来,我们这些人都像是吃干饭的一般了……”
  
  我摆手,谦虚了几句,然后了解起外面那堆吸血蝙蝠的情形。
  
  杜队长告诉我,说许是这儿的真凶死了的缘故,那些脸盘大的畜生全部都死了,没有一个活着。
  
  我松了一口气,因为若是那些吸血蝙蝠并没有死,一旦蔓延开来,又将是麻烦一桩。
  
  后面还有许多事情,不过这些都有别人操心,并不用我亲力亲为,此时此刻的我什么想法都没有,就想着赶紧洗一个热水澡,将这一声腌臜到了极点的污垢给搓没了,然后再打上三遍肥皂,少一遍都不行。
  
  泰山吸血蝙蝠一案基本上算是结束了,我也完成了对特勤一组成员的承诺,让大家尽可能赶在大年三十那天回家过年。
  
  不过事情总是有一些首尾需要处理,我也不得不在泉城多待了几天,跟省局的一些领导应付了一般,然而就在我准备离开泉城,返回京都的时候,却听到了一个让我诧异不已的消息。
  
  那洛飞雨,竟然是邪灵教天王左使的外孙女!
  
  这什么情况?

  1. KK:

    啦啦啦

  2. 晨风-依旧:

    (⊙o⊙)…我还以为他早知道了呢

  3. 邪:

    大咪咪→_→

  4. 弥勒:

    我喜欢

    • 流水:

      这虫卵是要给你那虫子吃的么

  5. 缘份天空:

    唉、不说了、说说都是泪。知道就好。

  6. Rorschach_Ye:

    大咪咪最后没跟老萧在一起也是可惜了

  7. 我是疯子1985:

    天王左使无处不在

  8. 社:

    哎,这个墓一下子出了两个古代前辈,要是岳飞也在就好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