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二章 鬼节失踪

2015年2月24日 更新

  按照总局行动处的惯例,一般来说,每个特勤小组完成一个任务之后。都会给予一段时间的休息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既是给小组成员休整、调养、养伤的诸事预留,也是给总局一定时间的案件审核和报告处理,并不会着急着给我们再次安排任务,特别是下到地方去的案子,所以对于宋司长的话语我有些奇怪,问为什么一定要我去。
  
  对于我的问题,宋司长笑着说道:“倒也不是非要你去,不过你看一看案件的卷宗,在回复我去还是不去吧。”
  
  我接过卷宗来,稍微地打量了一下,这才发现是一个并不算大的案子。说的是东官陆陆续续有女子失踪。经过调查,竟然都是农历七月十五鬼节出生,而且还有数份报告显示,在南方省东官市有花门弟子活动的情形,而且还有日益繁荣的迹象,不过因为省局那边对于是否打击这个,一时间没有形成定论,所以便一并上报到了中央来,让总局这边牵头来动作,以免得罪地方领导。
  
  毕竟抬头不见低头见。伤了和气,总是不好的事情。
  
  所谓花门,其实就是娼门,前者不过是一种比较和善的说法而已,这叫法古已有之——古代把人按身份划分为九流,其中又有上、中、下不等。那下九流有很多说法,其中一种就是一流戏子,二流推,三流王八,四流龟,五剃头,六擦背。七娼,八盗,九吹灰,基本上涵盖了许多行业,而这里面就有其一,也就是娼门。
  
  有一个说法,讲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两个职业,一个是杀手,一个是娼妓,这话儿不假,不管怎么说,有需求就有市场,而且还要欣欣向荣,从古到今都不曾断绝。
  
  这玩意儿,无论是地上还是地下,总之就是存在,而因为历史悠久的缘故,这里面其实也是有很多门道的,很多可怜人团结起来,形成了林立的门派,形形色色,不一而足,而这里面,近代比较出名的,恐怕就属魅族一门,它们的首领每一任都叫做魅魔,而当年沈老总整合天下旁门左道的时候,她们能够占上一席之地,代表整个花门,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厉害。
  
  不过尽管如此,花门并不仅仅只有魅族一门,大同婆姨、泰山姑子、扬州瘦马、杭州船娘,这些在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花门宗派也非浪得虚名之辈,但是我从这报告的字里行间,却是能够瞧出一个线索,那就是魅族一门,极有可能就在东官一带活动。
  
  而据宗教局的消息,魅魔刘子涵已然重新归建于邪灵教。
  
  我与邪灵教,无论是从弥勒那边算起,还是从王新鉴这里说起,都是针尖对麦芒的生死大敌,宋司长也正是瞧见了这一点,才会将这任务交到了我的手上来,也是想着我说不定对此感兴趣,更加能够发挥主观能动性一些。
  
  不过宋司长也的确猜对我,我对此事还真的是很感兴趣,不为别的,就为当初黄河口蝗灾一役之中,那魅族一门的山门护法耿传亮,曾经出现过。
  
  虽说我已经确定了努尔和张大明白没有死的消息,但是对于张世界、张良馗和张良旭来说,却是已经长眠在了烈士陵园之中,他们也是我特勤一组的战友,是我生死与共的兄弟,这便是仇,而我却不能不报,所以我几乎没有半点犹豫,当下也是将此案给接了下来,接着将手上的事情交接一番,然后带队南下,赶到了南方省。
  
  我曾经几次来到过南方省,对于这个经济总量居于全国前茅的金融大省,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我并不算陌生,而负责南方省局的李浩然局长,我也是十分熟悉,到达南方省的省会南方市,李局长亲自过来迎接我们,表现出了十二分的热情来。
  
  我与李局长以前在金陵曾经是同事,或者换一个说法,当年的我还只不过是他手下的一个小兵儿,现如今重新聚在一起,回想起当年之事,不由得多出几分感慨来。
  
  与罗贤坤一样,李局长也是出身于龙虎山,不过他这一脉与龙虎山三大巨头,也就是张天师、善扬真人、望月真人并不和睦,当然,做到了他的这个位置,即便内部有着再多的矛盾,对外彼此也是能够同气连枝的,当然,我对李局长的职业操守,还算是比较认可的,所以交流起来也还算顺畅,并没有太多的分歧。
  
  李局长诸事繁忙,并没有精力跟着这个案子,此事是由省局行动处的张波副处长具体负责的,在介绍过后,他便离开了。
  
  省局的这位张副处长是南方省本地潮汕三界庙的护法弟子出身,三界庙名字虽然被称为“庙”,不过却是一处“惟道独尊”的道家道场,庙中供奉着二郎真君和托塔李天王,传承的则是丹鼎派,主张内外兼修,日积薄发的道义,李局长与我介绍的时候,我已经仔细打量过了,不愧是能够做到现在这个职位的干部,当真是一把不错的好手。
  
  在省局的小会议室里面,张副处长给我们具体的介绍了案子的情况,原来在近三年来,已经陆续发生了十一起的妇女失踪案,当地的公安机关进行过专案调查,结果一直没有发现尸体,此事也不了了之,毕竟当地的人员流动量实在是太过于巨大,管理不便,警力也不是很充足。
  
  此事本来是准备搁下来的,不过后来宗教局这边审核档案的时候,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这些失踪的妇女,有一大半都是“下海”的小姐,而所有人的出生日期,都是着名的鬼节七月十五。
  
  在我们这个行当里面,自然晓得七月十五那天出生的人,阴气一贯都是比较足一点,鬼门开,比较容易看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也比较容易沾染祸事,陆陆续续有这么多的女人失踪,自然是一件极为古怪的事情,于是案子在两个月前第十个女人失踪之后,便调到了宗教局这边来。
  
  目前省局行动处这边掌握的情况并不多,那些女人都是正常的作息生活,基本上没有任何异状,突然一下就消失无踪了,从种种迹象上来看,如果真的有凶手的话,那么下狠手的应该是同一个、或者同一伙人。
  
  但现在的问题在于一点,那就是东官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大了,我们根本无法捉摸到凶手的意图,也无法对占受害者大部分比例的小姐这个特殊人群进行管控,尽管我们晓得凶手极有可能对生辰在农历七月十五的女人下手,但是满城的小姐都是游击队,未必会配合我们的调查。
  
  开会的时候,张副处长对我说,局里面已经对东官市里面大部分的营业场所进行过了布控调查,尽管过程十分艰难,但最终还是排查出了四十五名于农历七月十五出身的特殊服务行业从业人员来。
  
  当然,这比之那些徘徊于街头巷尾和小发廊里面的小姐来说,实在是九牛一毛而已,很多的人,都没有办法进行具体的统计。
  
  小红、小兰、莉莉、露西、杰西卡……
  
  听听,这些名字里面,有几个真名,有多少假证,另外还有很多地方,直接就是一号、二号、十八号……
  
  张副处长其实十分专业,跟我讲的几个思路我也十分认可,在地方上面进行调查,其实像我们这些人发挥的作用并不是很大,反而是他们这些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才能够如鱼得水,我等待他讲完之后,先是肯定了他之前的工作,紧接着我告诉他,说我们下来,其实也没有太多的想法,凡事都需要先过去看一看,具体的先不讲,到时候再聊。
  
  确定完方针之后,当天我们就随着张副处长的调查组前往离南方市并不算远的东官。
  
  东官是南方省最重要的交通枢纽和外贸口岸,下辖28个镇和4个街道,拥有六七百万的人口,这里充斥着大量外来的打工者和冒险家,到处都是密集型的制造业,被誉为“世界工厂”。
  
  小小的东官拥有规模如此庞大的人口,自然也是龙蛇混杂,前来此处的人除了大量的打工者、老板、商人、白领等等各行各业之外,还有许许多多捞偏门的灰色地带,因为人多,所以服务业格外发达,乞丐、流氓、地痞、小偷、黑帮、小姐……特别是后者,从全国各地而来的下海女性汇聚于此,规模庞大,生存于各个酒店、夜总会、洗浴中心、发廊以及街头巷尾,深得港台人士的推崇。
  
  我们到了东官之后,跟当地的办案人员接触过了,也没有具体的参与,而是走走看看,大致了解一番,而到了第二天夜里,我从张副处长手上拿了一张名单过后,决定带着手下几个年轻人,前往一家酒店实地勘察。
  
  我觉得,这一次,应该能够碰到我想要见到的人。

  1. 船长:

    什么人?

  2. 流水:

    仇人 耿传亮之类

  3. 我是疯子1985:

    居然还有地板

  4. 弥勒:

    哈哈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