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五章 第十二个

2015年2月26日 更新

  众人回返,次日清晨,杨劫回来告诉我。将那小红一直到了凌晨四点方才下工,她和酒店的另外两个女子一同住着,由摩的师傅载着离开,他一路跟随,终于在离酒店两里地的一处城中村前停下了来。
  
  尽管小红这些人属于高收入一族,两腿一开,财源滚滚,按理说能够享受到更更优越的生活品质,不过她们住着的地方,却十分简陋,是在一处老旧大院里面,混杂着几百号的外来打工者,无论是治安还是条件。都并不能算是好。
  
  是什么。让这个女人竟然会如此作态呢?
  
  难道真的如她所说,她家里面有一个身中尿毒症的父亲需要昂贵的医疗费用,所以才住在这儿来呢?
  
  我心中盘算了一番,不由得发笑了,身在魅族一门之中,自然是无亲无故,哪里还会与老家的亲人联系呢,应该都是谎言吧?
  
  然而杨劫接着又告诉我,说那小红的家里面还有一个小女孩儿,据说是她的妹妹。因为太晚了,而且又怕打草惊蛇,所以他也找不到机会混进去,只是远远地瞧了一眼,具体的情况,还得等之后的观察结果出来了再说。
  
  我点了点头。既然摸清楚了对方的落脚之地,那么事情就变得很好办了,我之后只需要安排人员过去监视,查清楚对方的社会关系就可以了。
  
  我没有让杨劫立刻去休息,而是将林齐鸣、董仲明和赵中华三人叫了过来,让他们随着杨劫一同折回那处城中村去,从今天开始。由这三人分三班倒的监视,务必在近期内弄清楚那小红的具体状况,并且查清楚到底是那些人与她有私底下的来往。
  
  至于是否将其抓起来,进行审问,这事儿我还是有一些犹豫,不敢实施。
  
  为何?
  
  魅族一门的成员,他们与寻常的修行者并不一样,魅惑之术也是修行的一部分,无论是对于意志,还是心灵,都是十分强大的锻炼,而且像小红这种已经修行到跟魅魔有七八分相似的人员,必然都是其中的高层,倘若贸然将其抓起来,一来我们这里没有确凿的证据,二来她若是矢口否认,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强求的,这样反而会失去机会,还不如耐心地监视观察,这样还更加有收获一点。
  
  我们面对的,是一群狡猾而残酷的敌人,耐心,是每一个在秘密战线中奋斗的人员,所必须拥有的一个品质。
  
  四人应声而去,而我则带着张励耘、阿伊紫洛、小白狐儿、布鱼、朱雪婷等人一同参加了张副处长召开的案情讨论会,并且与省局调查组、东官分局专案组的工作人员正式见过了面。
  
  对于此案,我虽然级别最高,但是却表明了一个原则,那就是以省局调查组的张副处长为主体,而我的主要工作,则是配合地方的行动,另外我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需要处理,所以平日里是不会留在局里面坐镇的,有事情,随时通知到我就行。
  
  对于我的放权,一开始张副处长显得有些不适应,毕竟能够请到总局的特勤组下来,自然一切都以我们为主,但是我这般做,却是将他放到了火盆上面来烤,这对于他来说,着实是一场考验,不过当得知我的主要目的,是想要查清楚魅族一门,以及消失已久的闵教之时,他也总算是妥协了,对我说虽说一切由他来张罗,不过终归到底,还得由我来掌舵。
  
  案情讨论会上,张副处长将十一个失踪人员的籍贯、生辰八字、职业、家庭和社会关系等等都进行了分门别类的说明,并且发动大家进行头脑风暴,也就是发散性思维,希望能够有一个比较初步的认知。
  
  会上我一开始并没有过多的参与,而是让年轻人来出头,使得他们能够展示出更多的才华来,然而等到我仔细研究了一番之后,却有一个十分重大的发现。
  
  我发现其中的一个失踪人员,居然跟我当年南下处理血色码头一案的时候,一个叫做曹聪明的前宗教局成员有关系。
  
  她的亲属关系里面写着一栏,父亲是曹聪明。
  
  我不管旁边激烈的讨论,将同样没有说话的张副处长叫来,指着这一栏问道:“老张,你看一下,这个曹聪明,是不是血色码头案中反水背叛的那个宗教局成员?”
  
  张副处长点头,告诉我道:“对,就是他,这个曹璐璐是曹聪明的女儿,在东官艺术学院读书,好端端的,突然就失踪不见了,真的是让人塞心啊!”
  
  我眉头皱紧,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这样的案情讨论会,从上午一直进行到了中午的午饭时间,大家到餐厅去用餐,我被一堆人围着,如众星捧月一般,而就在这时,我却发现角落处有一个十分熟悉的老人,顿时就惊住了,拨开众人的包围,端着钢制餐盘一直来到了那老人的桌前,恭谨地喊道:“张伯,好久不见,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看到你。”
  
  这个在角落里面默默用餐的老人,却正是鼎鼎有名的镇虎门张晓涛,血色码头一役里,他失去了自己最亲的儿子,之后心灰意冷,便没有选择继续留在局里,而是退休了,不过我记得他好像说总也闲不住,想要回乡,在当地的宗教局谋一个看大门的工作,没行到他的家乡,却是在东官。
  
  面对着我恭谨地问好,那张伯却显得缺少许多热情,平静地说道:“你没见到我,我倒是见到你了,只不过不知道位高权重的你,是否还认识当年的张伯不,所以才不敢跟你打招呼呢……”
  
  我慌忙上前求饶,笑着说道:“瞧您说的什么话儿,我十三岁那年,若不是您掌劈邪符王杨二丑,将我给救出来,说不定就没有我了,更何谈现在的一切?您是我的救命恩人,不认识谁,都不可能不认识您,张伯,咱爷俩什么关系,你要是这么见外,那就不是我的问题,而是你看不起我了!”
  
  听到我这一番话,那张伯的脸上方才露出一点儿笑容来,摇头说道:“人老了,心思也敏感了,你别见怪啊,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要不是你,我未必能够为自己儿子报仇……”
  
  我把餐盘放在张伯的对面,坐下之后,寒暄两句,然后问起一事来:“张伯,你隐居此处,定然是想找到闵魔的线索,不知道这些年来可曾有所收获?”
  
  张伯摇头,对我说道:“那个家伙自从当年在龙穴岛吃过大亏之后,便一直没有再露面了,有人说他现在在台湾,也有人说他在粤北的某处小渔村里面开帐收徒,不过基本上都算不得准,那家伙好像突然就消失了一般。”
  
  我点头,想着当年弥勒承诺我压制闵魔十五年的话语,当真是没有作假,只不过那闵魔如此休养生息,一旦爆发起来,说不定更加让人头疼呢。
  
  我又问起张伯对今日案件的意见,他却摇了摇头,说他年纪大了,对于这些烧脑细胞的事情,终究是做不来了,这些事儿,还是让受过教育、能够系统办案的年轻人来吧,至于他,每天守着个大门,朝九晚五地过活着,就挺好,也不操心。
  
  张伯吃过饭就离开了,晃晃悠悠地朝着大门那儿走去,我望着他的背影,感觉这个老人的修为,似乎比之前显得更加强大了许多。
  
  只不过不知道是因为心中的恨,还是这些年来的心境变得淡然了许多。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几乎每天都在调查之中度过的,我那几日每天都在东官、洪山、江城、南方市以及鹏市等地晃悠,与当地的宗教局人员交流,并且还跟他们的线人进行沟通,试图找到一些邪灵教的线索,不过收获并不是很大,一眨眼,我们到达南方省已经有一个多星期了,这天我回到东官,林齐鸣跟我汇报,说起了一个情况,那就是赵中华跟那个小红的嫌疑人有些瓜葛了。
  
  我一愣,想着莫不是跟那女子产生什么情感牵连了吧,若是如此,二十啷当岁的赵中华可挡不住那女人的媚功呢。
  
  结果一了解,方才晓得赵中华跟那小红的妹子因为某件小事儿熟悉起来,并且开始进入了小红的生活圈子里。
  
  我皱着眉头想了一下,正想仔细了解这事儿,这时张副处长的一个属下匆匆跑了过来,找到了我,告诉我一件事情,在东官的厚街镇,又接到了一起女性失踪案,而经过调档,发现这个女性的生辰,依旧是农历的七月十五,也就是鬼节当天,得知消息之后,张副处长准备立刻前往厚街调查,问我是否需要同去,我当下也是没有再多犹豫,立刻召集了在家的所有特勤组员,跟着大部队一同前往现场。

  1. 弥勒:

    稳沙发啦

  2. 呵呵:

  3. 晨风-依旧:

    小红

  4. 我是疯子1985:

    ……又没沙发了

  5. 咕噜:

    厚街镇。哈哈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