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六章 线索纷纷

2015年2月26日 更新

  我们赶到了东莞厚街的一处出租房里,报案人是遇害者安晓宝的堂姐,据她说安晓宝在三天前离开之后。就再也不见踪影,去她上班的地方问过,结果才晓得她下班了之后,就没露过面,而一同上下班的姐妹则告诉她,安晓宝是坐摩的离开的,若是有问题,很有可能就是摩的司机见财或者见色起意,生出了歹心来。
  
  安晓宝的堂姐跟遇害人并不是住在一起,那个女孩平日里独来独往,与街坊邻里倒也没有什么来往,我们赶到出租屋的时候,瞧见房间里的垃圾桶里有烟头和用过的避孕套。询问她是否有男朋友或者异性伴侣。回答是没有。
  
  再深入的了解,这才知晓安晓宝的职业,跟大部分失踪的遇害人一样,都是某种不良服务行业的从业人员。
  
  这房间并不大,显得十分整洁,和正常的女孩子房间没有什么区别,我望着床头上面的张贴画,是一个皮肤白净、面容姣好的女孩艺术照。
  
  经过介绍,那就是失踪的遇害人安晓宝,一个来自西南小县的十八岁少女。
  
  张励耘从床头柜翻出了一个笔记本。很老式的那种,上面有还珠格格的大眼睛,和尔康贝勒的大鼻孔,我带上手套,简单地翻了一下,瞧见里面是一个文化程度不高的女孩。用难看的字迹一笔一划写出来的账本,写得很详细,每一单生意用“正”的笔画来记录,在后面还有一些工作的要求和心得,以及一些培训记录,看着那种让人面红耳赤的文字用一种歪歪扭扭的方法表达出来,我不由感觉到一股古怪的别扭。
  
  很多普通人心里面都有一种想法。觉得这些出卖自己肉体和灵魂的小姐卑微而低贱,在这个几百万的大城市里,失踪了就失踪了,没人会在乎——这种想法在很多办案人员的心中,其实也有一定的市场。
  
  不过我却不一样,我一直坚持一点,那就是生命便是生命,人只要没有犯原则性的致命错误,他(她)就有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权力。
  
  世界对任何人,都应该是公平的。
  
  对于见过无数冷血杀手和残酷案件的我来说,几个女子的失踪案,其实并不会那么的感兴趣,当然不是因为她们的性命卑微,而是因为这事儿当地的执法部门就能够破,我也不用耗费太多的心思,然而望着墙头那张充满希望的艺术照,我觉得总得给这些人一个交代比较好。
  
  没有人知道这些失踪的女孩儿到底去了哪里,是活着,还是死去,是被卖到了深山老林,或者囚禁于某处地下室,还是被分尸八块在阴沟,或者扔进了江里栽荷花,不过倘若不能迅速破案,只怕还会有第十三个、第十四个……
  
  这样残暴的凶手,实在是太变态了。
  
  做完了调查取证工作后,基本上没有太多发现的我们,在当地民警的带领下,来到了安晓宝工作的地方,一个档次不错的洗脚城。
  
  说是洗脚城,不过做的什么勾当,大家心知肚明,带路民警与这儿的老板还算是比较熟悉,一番寒暄之后,老板喊来了当天的领班,让她给我们做笔录,讲述了受害者安晓宝的情况,以及当天发生的事情。
  
  在对方的描述中,安晓宝是一个规规矩矩的女孩子,从来不与人拌嘴,也不会跟谁弄出什么纠葛,平日里的业务也只能算是一般,并不会有人忌恨,跟大家的关系处得还算是不错,总而言之,是个中规中矩的女孩儿;至于那天夜里,她是凌晨三点多钟下的班,因为是自己租的房子,并不与别人一起,便坐了摩的离开,之后就一直没有出现了。
  
  我摆了摆手,问道:“安晓宝的身份证呢,是不是押在你们这儿?”
  
  我问的是这边的规矩,一般来说,这种场子为了拴住小姐,都会在小姐进驻的前三个月里面,暂扣身份证,作为防范擅自离开的措施,而正是因为这个身份证,使得受害者的信息外流,让人晓得了她鬼节出身的消息。
  
  听到我的提问,老板连忙点头,他能够干到这个份上,关系自然也是不错的,晓得我们过来,查得是人命案,而不是他们经营的行业,倒也配合,叫了负责掌管身份证的二老板,也就是他的小舅子去取,结果等了半天,那小舅子这才姗姗来迟,一脸讪讪地笑道:“那个啥,身份证不见了,我找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看到……”
  
  我眉头皱了起来,而张励耘则毫不客气地一把将那家伙的衣领给揪了起来,恶狠狠地说道:“是不见了,还是你故意给了别人?”
  
  张励耘军人出身,这些年来又经历过无数凶悍,一旦发起狠来,自有一股戾气,那家伙吓得腿软,结结巴巴地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啊,都放在办公室的保险柜里了,一直都没有动过,没想到现在去找,就是没有找到,我也没办法——那身份证又不是钱,我拿了有什么用?”
  
  我摸着鼻子问道:“王老板,除了你,还有你小舅子,还有谁能够接触到这些身份证?”
  
  老板讪讪地笑道:“这个嘛,就是怕小年轻的太马虎,所以帮她们保管起来的,平日里都封在了保险箱里面,谁还会特别在意?至于那保险箱的钥匙,除了我,也就这小子有了,没有别人。”
  
  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那行,你将你们这儿当天在场的所有技师和保安都召集起来,我要找人问话。”
  
  老板一愣,咯噔一下,嘿嘿笑道:“警官,不用吧,我们这些技师都是两班倒的,工作到了凌晨三四点,这会儿可都在睡觉呢,哪里叫得动?”
  
  我没有跟他讨价还价,而是扭过了脸去,张副主任瞧见了,黑着一张脸说道:“王老板是不愿意咯,那我们就回去了,不过我们一走,事情就说不清楚了,日后三天两回地过来找你,你可别不耐烦。”
  
  做这门生意的,哪里想天天有官家来查,那王老板当即也是点头认错,接着叫手下赶紧打电话联络,让当天所有在场的技师往回赶。
  
  大半个小时之后,洗脚城的技师和保安陆陆续续地赶了过来,一个个都是睡眼惺忪、呵欠连天的样子。
  
  我没有亲自处理,而是让下面的人给他们做笔录,而我则在旁边观察,看这里面是否有可能是花门修行者的人。
  
  大致审过一遍之后,张励耘找到了我,说起两个情况,第一就是王老板的小舅子刘清宇语焉不详,其中必有猫腻,第二便是载走安晓宝的摩的师傅,有人认得,别人都叫他费哥,是这一带的老人。
  
  我点了点头,这回大概看了一遍,一班技师里面,倒是没有见到一个有些底子的,估计是档次不够,人家花门未必看得上这儿,既然如此,突破口应该就得放在这两个点了。
  
  留一部分人顺着摩的师傅费哥的线追下去,而我则带着那刘清宇返回了东官分局。
  
  王老板这小舅子本就不是什么坚强之人,真正到了局子里面,也招架不住专业的审讯人员轮番招呼,没一会儿就服了软,告诉了我们一个情况,上个月有一个叫做老朴的家伙古来找他,想要了解一些场子里面姑娘的情况,他本来是不愿意的,但是因为在赌场里面欠了老朴的钱,没有底气,就给瞧了一回,原本以为这家伙估计是过来挖人的,结果这事情一出,回味起来,恐怕与他脱不了干系。
  
  而他之所以刚才不交代,则是怕姐夫知道自己是个烂赌鬼,在外面欠了一屁股的债,要是真的东窗事发,说不定那老东西根本不念他姐的面子,直接将他给踢出局去。
  
  至于那老朴,则是厚街这一带着名的大混子,他不是本地人,听说是丹东的,也有人说是脱北者,总之是个狠角色,黄、赌、毒,无所不沾,混得风生水起,场面上的人一提起他来,基本上没有谁不知道。
  
  将这小子的底给抖落清楚之后,我让人将他给拘禁满二十四小时,然后叫张副处长赶紧深挖一下那个叫做老朴的大混子。
  
  布置完这些,正好碰到赵中华过来换班,我想起林齐鸣跟我提起的事情,问赵中华怎么回事,他回答我,说他装成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混进大院里面,第三天的时候凑巧将小红的妹妹从车轮子下面救了下来,结果被非请着吃了一顿饭,一来二往,也就熟悉了。
  
  我点了点头,然后问有没有摸到什么情况,没有露底吧?
  
  赵中华告诉我没有,那小红平日里挺正经的,而且她妹妹虽然才十一岁,但是特别懂事,整日都待在家里面自个儿玩,也不出去,两姐妹看着挺可怜的,说不定家里真的有特殊情况呢……
  
  听到他唠叨一堆,我突然打断了他的话,认真地说道:“中华,你脑子是进水了么?”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今天加更,妥妥的……

  1. 笨熊-缪倩意爸爸:

    朴?好像蛊事里也有这个人

    • 陆左:

      段天德的保镖?

  2. 我是疯子1985:

    啦啦啦~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