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八章 沙洲缉凶

2015年2月27日 更新

  虎门蛇头湾,沿江口处,浪卷云翻。天色已晚,越过沙洲,对岸的农家灯火寥寥,风吹温热缓缓,让人心中发堵生汗。
  
  这儿是距离龙穴岛并不算远的一处沿江口,距离着名的林则徐虎门销烟地也不算是太远,改革开放以来,南方省的发展日新月异,当许多内地省份还在为脱贫和温饱线而奋斗的时候,这一片热土已经逐渐形成了庞大的产业,它汇聚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人才和劳力,有无数人为之奋斗和拼搏,即便是这般偏僻的地方。也因为交通便利。显得还算热闹。
  
  我们已经和张副处长的队伍在半道上汇合了,大家一直来到了沿江边,下了车,望着对面的工地时,东官当地的工作人员这才给我们介绍,说那个叫做老朴的家伙,是东官地下世界的一匹老狼,这家伙带着一伙同样来自东北的青皮子,占着长安、厚街两个镇的皮肉业,基本上在那边做生意的。都得由他抽点水,不多,也算是一个孝意,算是承认他的管辖权。
  
  按理说这样的收入,已经足以让他兵强马壮,心满意足了。不过这家伙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赌棍,是澳门的常客,只要是兜里有钱,就会南下,过江城的拱北关口,到澳门玩两手。
  
  他有时输,有时赢。不过输的居多,所以除了养兄弟之外,手上的结余并不算多。
  
  这一回,老朴也算是真正下了决心,所以方才在这儿选址,准备在沙洲之上建一处农家庄园,对外说是吃海鲜、游江景的旅游酒店,实际的用途并不用怎么揣测,便能够晓得必然是用来作为会所之类的地方,又或者还会弄出一个地下赌场来。
  
  问题就在一点,这个平日里虽有大哥风范,但是兜里面空荡荡的家伙,哪里会有这么多的钱,来做这事儿?
  
  很明显,那个出资的家伙,便极有可能就是我们想要找的人。
  
  夜色降临,越过那农家,沙洲之上的工地依旧灯火通明,我听介绍,知道农庄的外部结构差不多已经做完了,此刻应该正在做内部装潢,有消息说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朴就在这儿巡查,所以在确定之后,我们便准备渡船过去,将那家伙给一把抓住,逼问出我们想要知道的事情来。
  
  然而此刻终究还是来得匆忙,没有来得及通知水上警察,这沙洲并没有桥连接,想要过去得有船,而这天色又这么晚了,跑生意的船家都回家吃饭了,一时间就有些犯难。
  
  这事儿对于我们来说有点问题,但是难不倒当地宗教局的同志,他们让我们现在这里慢等,自个儿则跑去寻摸,准备叫两艘小船,将我们给运过去,时间并不算慢,十多分钟之后,当地的同志便弄了两艘小艇来,大家上了船,我左右一看,此刻跟着我过来的特勤一组人员里面,只有张励耘、小白狐儿、朱雪婷三人,至于其他人,则各有事情不在。
  
  早知道那家伙在沙洲之上蹲着,无论如何,我就应该将布鱼那小子给叫来,撑一下场面的好。
  
  那沙洲离江边并不算远,坐上船,发动机“突、突”一会儿就到了,这儿并不算大,我们翻身下了船,快速朝着沙洲正中心的农庄摸去,众人走得迅速,很快就来到跟前,我挥手,让手下几人将这地方大概地围了起来,紧接着果断地一挥手,让张副处长领人直接闯进去,宣号拿人。
  
  我翻身跳上墙头,瞧见张副处长带着人冲进去,大声嚷嚷着,叫现场所有施工人员停下,不准动,接着宣称要抓捕老朴,请这些人将那家伙给交出来。
  
  然而消息似乎有出入,这一番突袭,并没有抓到老朴,虽说工地里有四五个操着东北口音的野蛮汉子,但是这里面并没有那个横行一时的家伙。
  
  很快,那几个男人被带到了我的面前来,张副处长当着我的面审问一番,对方为首的是个叫做金宗明的家伙,长得眯眯眼,三十来岁,个不高,一身悍然之气,对于我们的指控并不服气,一边夸张地挥舞着双手,一边义正言辞地嚷嚷道:“我们是做正经生意的,你们不能随便乱来,我不知道什么老朴不老朴,这个地方是我们辣白菜旅游公司开发的工地……”
  
  对方显得无比的暴躁,而我在旁边看着,一言不发,等到对方终于感觉到口有一些干,刚刚停下嘶吼的时候,我扬手打了一个响指,张励耘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朝着那金宗明的脸上一耳光扇了过去。
  
  他出手无比的狠厉,显然是动了怒火,有股一巴掌将那人给扇得直转圈儿的气势。
  
  事发突然,正在跟这几个人讲道理的张副处长都有些反应不及,然而那金宗明却是眉头一横,双脚一立一收,紧接着两只胳膊横在了胸口,保持警戒的姿势,右脚绷得如弹簧,一个凶狠之极的侧踢,将张励耘这一巴掌给拦到了警戒范围之外。
  
  这一腿,踢得虎虎生风,简直比正宗的跆拳道高手还要生猛入骨几分。
  
  我在旁边洒然一笑,果然不愧是跟着老朴打天下的精兵强将,别的不说,光这一脚踢出来的气势,也足以能够在势力横行的东官三十二镇里面立足了。
  
  如此看来,那消息并不算失误,只不过是哪里出了问题,让老朴提前得到了风声逃开了。
  
  不过,他能逃多远?
  
  张励耘一把试出了金宗明并非善类,而我却没有等他再有动作,而是陡然前移,单手猛然抓住了那家伙踢出来的右脚,那家伙还想避开,一个高难度的摆腿,身子腾空,准备给我一个回旋踢。
  
  我哪里能够让这家伙在我面前秀腿法,直接一个猛虎出笼,用旁人肉眼都难以捕捉的速度,一把将此人递上来的左腿抓着,紧接着将这左腿当做支点,直接把此人当做了棍子,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旋风,抓着这人就是一直回旋,如此甩了十来圈,等我停住,将他给扔在地上的时候,他已然是口吐白沫,一双眼睛不停地往眼皮上方翻去,显然已经是晕得不行了。
  
  我没有理会这个被玩坏了的家伙,而是一把抓住旁边的小弟,将他给高高地举了起来。
  
  于此同时,我魔威一震,整个人立刻化身为嗜血的魔兽,一双眼睛有凶光冉冉升起,仿佛要将他给活活吞噬了一般去。
  
  那小弟被吓得直哆嗦,整个人便感觉身体都不属于自己了,一副六神无主的模样,而此刻我则用一种古怪的语调催眠道:“说吧,老朴在哪里,那是我们之间的恩怨,我只找他,与你们无关!”
  
  那小弟两眼翻白,带着哭腔说道:“他、他刚走,接到电话之后,就带着瑶姬姐朝着西边跑去了……”
  
  “瑶姬是谁?”
  
  “是……是朴老大的情妇,长安的金牌妈妈桑……啊,别杀我,别杀我……”
  
  在魔威的威慑下,那小弟整个人都崩溃了,没有问出两句,便泪流涕下,一副要死要活的表情,我回过头来,除了特勤一组的人,包括张副处长在内的所有人都像见鬼一般地看着我,这时方才收敛魔威,将这人丢到地下,对张副处长吩咐道:“这些人都给抓起来,我去西边追人,你们封锁好现场,然后赶过来接应!”
  
  张副处长机械地点头,而我则带着张励耘、小白狐儿和朱雪婷越过院墙,朝着西边追去。
  
  小白狐儿因为天赋所在,对于追踪之事十分擅长,故而冲到了第一的位置,而朱雪婷则跟在我旁边,一脸古怪地对我说道:“老大,你以后别有事没事弄那魔威出来,你是没看到,张波有个手下都吓尿裤子了……”
  
  我耸了耸肩膀道:“事急从权,想要找到突破口,哪里计较得了那么多?”
  
  朱雪婷噘着嘴巴说道:“难怪别人叫你黑手双城陈老魔,你总是这样子搞,畏惧你的人,只怕会越来越多!”
  
  我倒也没有反对,平静地说道:“别人怕我,也不算是一件坏事。”
  
  沙洲并不算大,很快我们就到了西边的尽头,只见前面的一个小沙湾里,有一艘快艇正在启动,上面有三人手忙脚乱地忙活着,似乎显得十分紧张。
  
  我不知道那艇上面到底有没有老朴,但是却晓得在没有布鱼的情况下,他们若是发动了,只怕我们还真的有可能让人溜走了。
  
  想也没想,我直接一声大喊道:“尾巴妞,劫住人!”
  
  小白狐儿一马当先,一个飞身而下,落在了那水湾跟前,接着一个蛮不讲理的炁场摆尾,五道巨大的尾巴陡然浮现,一把拍在了那并不算大的快艇上面,接着我听到了让人牙齿发酸的碎裂声,那整一个快艇,却是给小白狐儿直接拍翻到了水里。
  
  沙湾旁边一片混乱,而当我来到跟前的时候,有一个浑身戾气的中年人正从水里爬出来,环顾四望,想瞧见到底是谁坏了自己的好事。
  
  我与他四目相对,对比了一下资料,心中释然。
  
  果然是老朴。

  1. y8:

    老朴………

  2. 嘎嘎 今天可以做沙发了吧:

    嘎嘎 今天可以做沙发了吧

  3. 我是疯子1985:

    居然不是沙发

  4. 弥勒:

    二楼的傻逼,你别得意,你不是沙发

  5. 晨风-依旧:

    以后催眠的活儿让小狐狸干,会不会有人射一裤子。。。

  6. 曾经的启爷:

    霸气十足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