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章 东官狗爷

2015年2月27日 更新

  我面前这姑娘,虽说被小白狐儿揍得七荤八素,不成模样。但是瞧这眉目,倒和那个摩的师傅费清口述的女鬼速写画长得差不多。
  
  瞧见了她,我低头问道:“你就是老朴的姘头瑶姬姐吧?”
  
  那女人被原本想要藏在水中逃走,结果给小白狐儿发现,两人一番拼斗之后,不敌受擒,一顿胖揍,此刻正是六神无主的时候,听到我这般问起,立刻冲着展颜一笑,露出最美的笑容说道:“是我,不知道老板你有啥事,咱有话可以好好说。用不着动刀动枪的。别伤了和气不是?”
  
  她若是正常模样,上了妆,只怕也是让人心动的美人儿,然而此刻浑身湿漉漉的,妆容消散,又多了几处淤青红肿,要多凄惨有多凄惨,实在谈不上有多好看,而且还平添了几许笑料,我忍着肚中的笑意。平静地说道:“打也打了,咱自然是得好好说话才行,不过在谈话开始之前,我得问一件事情,到底是谁给两位通的风报的信,怎么我们刚到。你们就跑了?”
  
  被扇得晕头转向的老朴和瑶姬对望一眼,那家伙瞧见我刚才那劲气外放的手段之后,却也变得服帖起来,低头说道:“这沙洲上下都是我的人,你们找船的时候,我这边就已经得到消息了……”
  
  我点头,回头对朱雪婷吩咐道:“你去告诉张副处长一声。将那两个船家给扣起来,别让他们给跑了。”
  
  朱雪婷应声而去,而我则回过头来,平静地说道:“这回过来找两位呢,所谓的不是别的,主要就一个事情,三天前在厚街荣盛足浴中心,有一个叫做安晓宝的女技师突然失踪了,载她离开的摩的司机费清昏迷不醒,经过招魂之后,他告诉我们,说他在城中村的巷子里面遇到一个女鬼,而那个女鬼,跟瑶姬小姐很像,我想问的是,安晓宝她现在人在哪里,到底还有没有活着?”
  
  瑶姬听到我的话儿,陡然一抬头,激动地大声喊道:“同志,你可不能冤枉好人啊,我也就平日里张罗些穷姐妹,卖笑赚钱,哪里敢做那种杀人越货、掉脑袋的事情啊?”
  
  听到这辩白,我哼声冷笑道:“你也知道是掉脑袋的事儿,那还敢做?”
  
  瑶姬哭丧着脸说道:“同志你真的愿望好人了,我真的是清清白白,一点事儿都没有犯呢……”
  
  我眉头皱起,小白狐儿看到,扬起手,准备扇她几个大耳刮子,被我拦住了,心平气和地教育她道:“尾巴妞,对于嫌疑人呢,我们要给予充分的权益,态度要端正,不要太粗暴了,这样不是很好——你也知道的,现在审得比较严,她到时候要是乱说话,你的麻烦可好不了呢。”
  
  小白狐儿噘着嘴巴说道:“怕啥,惹火我了,直接将她给丢到江里面去,说是拒捕被击毙了,谁也说不着我的坏话……”
  
  这话儿还没有说完,她便“啪、啪”两个大耳刮子,将那女人扇得眼冒金星,口鼻血流。
  
  我们俩的这双簧将那女人给吓得半死,她刚才与小白狐儿交过手,自知不是对手,也晓得这小姑娘不管手狠,而且还心黑,当下也是被扇了耳刮子,还陪着笑说道:“大妹子,我不会说你坏话的,我不会,一定不会……”
  
  她反复唠叨着,一脸苦相,而我则微微笑道:“瑶姬,老朴的来历其实很简单,人民军的敌攻组而已,清清楚楚,而你呢,一个鸡头、妈妈桑,居然手段还如此不错,再看一看你的身段,想来应该就是魅族一门的人咯,不过不知道你是否认识你们的山门护法耿传亮呢?你若是知道的话,应该晓得他是死在谁手上的吧?”
  
  听到我的话语,那瑶姬猛然一震,抬头朝我望来,几秒钟之后,她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浑身直打哆嗦,颤抖着说道:“你、你是陈、陈老魔?”
  
  若说外号,玉面小郎君、小飞龙之类的,自然是好听过陈老魔、黑手双城之类的诨号,不过现在既然已经被人广为传诵了,而且还有一定的名声,我却也不打算纠正了,毕竟凶名也是名。
  
  我依旧保持着微笑的模样,平静地说道:“大家都是这行当里面混着的人,也对熟悉对方的脾气秉性,你们魅族一门,按理说安安稳稳地弄些花门手段,我也懒得理,毕竟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厢情愿事情,实在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过你既然出来犯案,而且还谋害别人性命,我就不得不管了,至于落在我手上,到底有多么舒爽,你也是知道的,若是想体体面面地前往白城子,我觉得你最好还是招了的好……”
  
  老朴没听过我的名号,一脸茫然,然而瑶姬却是如雷贯耳,毕竟魅族一门与我算得上是渊源深厚,像耿传亮这种大头目也算是其中的二把手,有着不同戴天之仇,所以感受更加多一些,在沉默了好一会儿,她张了张嘴,艰难地说道:“我说,我……”
  
  “住嘴!”
  
  她正要说起,旁边的老朴立刻狂暴起来,冲着她一顿暴喝:“瑶姬你个臭娘们,你要是敢出卖他,别说你,就是你们魅族一门,都吃不了兜着走的……”
  
  我眉头皱起,也不阻拦,而是饶有兴趣地看着一脸惊慌的老朴,瞧见这个一脸刚毅额汉子眼中,竟然流露出了恐惧来。
  
  那瑶姬面对着我战战兢兢,但是对老朴却兵不客气,而是反驳道:“哼,那个狗爷虽说是闵魔的师弟,但是你却不晓得面前这一位爷的厉害——他可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黑手双城,别的不说,便是闵魔大人,可都是栽在了他的手里;现如今的天下之间,能够与他并肩的同龄人寥寥可数,而像狗爷这般盘踞一方的土豪、地头蛇,哪里是那强龙的对手?老朴,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不傻,也想活!”
  
  “狗爷?”
  
  我口中说着这个词眼,莫名感觉有些熟悉,而当听到这一位居然是那闵魔的师弟时,不由得高看了一眼。
  
  我曾经参与过血色码头一案,自然知晓闵教的厉害,光是凭着那样一个团伙,差一点就将南方省的一众高手都灭了,束手无策,当初倘若不是请了天下十大中的东彪禅师作外援,胜败也都还在未知数,能够成为闵魔的师弟,这样的家伙,即便是只学到了几分,也算是十分棘手的人物了。
  
  我不动声色,听着两人吵了几句,这才拍了拍手,平静地说道:“正如瑶姬小姐所说,识时务者为俊杰,老朴你既然这般强硬,想来是觉得我治不了你了——这样难怪,我的确想不出如何处置你,不过作为人民军特殊部队的高级干部,我觉得将你遣送回国,让你们国家的人来安置你,这样的办法似乎妥当一些。”
  
  听到“遣送”二字,老朴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一双眼睛瞪得滚圆,死死地盯着我,大声喊道:“我不要遣送,我不要!我宁愿去死,也不愿意回去了……”
  
  我不知道回到故乡这件事情,对于老朴为何会有这么严重的刺激,不过嘴角一翘,对他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来聊一聊狗爷的事情吧?”
  
  老朴沉默了几秒钟,这才抬起头来,对我说道:“你跟我保证,不要将我遣送回国!”
  
  我点头,答应了他的请求——遣送回国?想得真美,犯下了这样的案子,还想逃之夭夭,简直就是太天真了。
  
  这两人都已服软,于是就开始陆陆续续地交代了事情的经过。
  
  他们的确是有将那叫做安晓宝的女技师给绑架了,至于那女孩儿最后的去处,他们也不知晓,人是交给了一个叫做狗爷的家伙,而两年来,经过老朴和瑶姬的手,总共有五个女孩子被松了出去,这事儿源于与狗爷的一次饭局,狗爷当时跟老朴谈起,说想要找一些农历七月十五出生的、阴气十足的女子,至于做什么,他也不是很清楚,总之如果这事儿办了,钱啊地盘之类的,都不用发愁。
  
  这个所谓的狗爷,是横陈在东官地下的一头巨鳄,他平日里并不出头,不过道上好几个风光无限的大人物,都是他门下弟子,而且他算得上是黑白通吃,控制的工厂、市场和酒店业让人心惊,老朴算得上是这一片的地头蛇,然而跟老朴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小虾米。
  
  最后的目标确定了,我也就没有继续审问,而是问了瑶姬,说起了魅族一门的事情,然而那女人却显得十分狡猾,告诉我门中的弟子都是各自行动的,她有几个女弟子,至于上面的人,她也是有好几年都没有见过了。
  
  这话儿应该是有所保留,不过我也不介意,这事儿回去了,可以慢慢地审,而这时张副处长也带着人摸了过来,我将情况跟他说明,然而当听到“狗爷”这个词的时候,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吃惊地说道:“不可能吧,怎么会是他?”

  1. 巴巴科:

    又斷在想看的地方…

  2. 沙发:

    沙发

  3. 溦:

    狗爷,这名太俗了

  4. 流水:

    狗爷。。。最后不会让布鱼弄死吧

  5. Rorschach_Ye:

    加把劲地写啊

  6. 黑手:

    这些女的是不是都被封在浩湾广场的柱子里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