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三章 枕边藏人

2015年3月1日 更新

  我心中充满疑惑,然而不到半个小时,审讯室里面却传来了消息。说小红妥协了。
  
  我原本以为这小红不过即使一个化名,没想到她真的就是小红,全名林芝红,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我点了点头,然后跟着进了审讯室。
  
  先前我一直都没有露面,便是在心中盘算着如何说服对方,毕竟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我们是不能勉强嫌疑人的,毕竟还有政治部这个部门在监督我们的一切工作,若是事情弄得实在是太违反常规和粗糙了,我说不定也混不下去,而当赵中华说服了对方低头。也就是我可以自由发挥的时候了。
  
  推门而入。我瞧见小红被捆在身后的双手被解开了,正跟赵中华聊着天呢,感觉到我进来了,她浑身一僵,脸色立刻变得有些古怪。
  
  我不理会她的反应,径直来带审讯台前来,拉了一张椅子坐下,二郎腿绞起来,然后说道:“林芝红,好名字。我听说你有合作的想法了,这很不错;不过我晓得一件事情,那就是你的身上,曾经被魅族一门下过毒蛊,只要你一旦露出背叛的行径,并且被人发现。就会立刻毒发身亡,介不介意我叫个人过来,帮你检查一下身体啊?”
  
  小红抬起头来,一脸激动地看着我道:“什么,你能够治好我身上的毒?”
  
  我耸了耸肩膀,然后说道:“在没有检查之前,我不敢说任何大话。具体的情况,我觉得还是问相关方面的专家比较好一些。”
  
  我摸到了桌子上面的对讲机,让人将一直在省局的阿伊紫洛叫过来。
  
  阿伊紫洛背着一个巨大的医疗箱来到了审讯室,没有二话,便立刻开始忙了起来,她先是给小红做皮试,紧接着开始抽取一部分的样品观察,手脚麻利得不行,到了后面,她将自己那条灵蛊给放了出来,在小红的身上走了两圈,这才最终确定了下来。
  
  她的这手法中西结合,十分专业,让人生出许多希望来,小红也是激动地看着阿伊紫洛,而那长辫子的女教授则朝着我望了过来。
  
  当着小红的面,我也没有多少隐瞒,而是挥了挥手,平静地说道:“没事,你直接说吧。”
  
  阿伊紫洛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这毒蛊很简单,就是滇南五毒教流传下来的害蛊变种,是取小蛇、蜈蚣、蝉、蚂蚁、蚯蚓、蚰虫、头发等研磨成粉末,长期供奉而成的一种毒物,发作的时候会晕眩、喜怒无常、形如癫子,毒物沉淀于肠内,小腹绞痛如死,十分厉害,若说破解,倒也不难,只需跟着我回总局研究室里面去,不出两个月,自然能够将余毒给排完,不留祸患……”
  
  我有些惊讶地问道:“这么慢,有没有比较快速的办法?”
  
  阿伊紫洛苦笑着说道:“陈老大,你有没有搞错啊,巫蛊之术,最为神奇,能够不经过下蛊人解毒,这已经是了不得的成就了,你以为我是金蚕蛊王啊,拜托,我给她解一次毒,自身的蛊灵都会受损呢!”
  
  我点了点头,然后问道:“有没有什么药物,可以暂时压制这毒性发作呢?”
  
  阿伊紫洛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小瓶子,说道:“当然,对方给她的,应该是那蛊灵排泄物制成的缓解药,而我这里则有雄黄、蛇胆等调制而成的辟毒丹,功效相当,能够抵得了一时……”
  
  我接过了这个小瓶子,让阿伊紫洛先去,接着说道:“刚才中华跟我说你有几个条件,不如一一说来吧。”
  
  我让阿伊紫洛给她检查身体的行动和对话,给了小红很大的信心,她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黑手双城的名声,小女子一向是有听过的,如雷贯耳,也晓得像你这般的大人物,定然不会自食其言,所以就提出了三个条件。”
  
  我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催道:“你说吧,放心,只要答应了你,我是不会反悔的。”
  
  “第一,我那妹妹纯洁无暇,出淤泥而不染,从来就没有干过任何的坏事,请你们前往不要为难她,也别将她给牵扯进来。”
  
  “你放心,那女孩儿也就丁点儿大,没人想着把她扯进来。”
  
  “第二,我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或者意外,请你们帮我给我妹妹找到一个好去处,让她和普普通通的正常人一样,健康快乐的成长。”
  
  “可以。”
  
  “第三,大姐虽然控制我做了许多事情,但是她终究还好将我领出大山的指路人,我不想用从她那里学来的手段,来对付她。”
  
  “这个……实话告诉你,我们这回的目标,是狗爷,所以你用不着有这样的心理负担。”
  
  听到了我的承诺,那小红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原来如此,想必你们是因为那十二个鬼节出身的女孩儿失踪案赶过来的吧?若是如此,倒是跟苟峰太那老东西有一点儿关系……”
  
  我眼睛一亮,手指不自觉地敲击着桌面,沉声说道:“哦,你也知道一些这事儿?”
  
  小红点头说道:“苟峰太虽说这些年来事业办得不错,不过江湖人最看重的,便是修为,别人总是拿他称作闵魔的师弟,而他却一直想要有朝一日,超过对方的修为,将那闵鸿撵下魔星之位,成为新一任的魁首,只可惜因为天赋所知,他终究不能实现这目标,一直到了后来,有一个神秘的先生出现,据说是传给了他某种方法,接着就陆陆续续地发生了这样的案子……”
  
  我听着小红的讲述,一边示意旁边的赵中华记录下来,一边询问道:“如此说来,那十二个失踪的女子跟苟峰太有关咯?”
  
  小红说道:“那家伙是有名的老油条了,要不然也不能在这个地头上混这么久,他自然是将事情交给心腹去办,自己则一推二六五,清清白白,若说确定,这个还真的抓不到他的把柄。”
  
  我沉声问道:“那好,这事儿暂时搁下,你今天早上跟那老狗见面,谈得什么事情?”
  
  小红低下了头,沉默了几秒钟,这才低声说道:“苟峰太找我,不为别的,就是通知我一声,让我今天晚上去鹧鸪斗的温泉度假山庄,好生伺候他……”
  
  我眼睛一睁,惊讶地说道:“怎么,你跟苟峰太有那种关系?”
  
  小红的脸变得有些红了,低头说道:“苟峰太此人,一直对我大姐魅魔刘子涵垂涎不已,但是我大姐这几年却在为山门护法守孝,不沾任何荤腥,所以他一直吃不到嘴里,烦闷得很,而我则是门中修炼魅罗天阴基最为出色的几名弟子之一,与大姐的长相神似,也就成了他发泄兽欲的对象,每隔一个月左右,他都会叫我前去侍寝……”
  
  “魅罗天阴基、侍寝……”
  
  我口中呢喃着这两个词眼,心中有一个想法突然浮出水面,不过我却压抑着,继续盘问道:“不对,你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凭什么他叫你去,你便去?”
  
  小红身子颤了一下,没有说话,而我则直直地盯着她黝黑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道:“难道说,陪苟峰太上床,就是刘子涵交给你的任务?”
  
  小红点了一下头,轻声说道:“对,是的。”
  
  一旦涉及到了魅族一门,她便采取了闭口不言的态度,我也没有办法更多地挖掘出里面的内幕,而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她说道:“我不管你魅族一门跟着狗爷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你今天晚上过去,帮我一个忙,从他口中套出关于十二个失踪女子的消息来,并且给他录音,留下证据——如果这事儿办成了,我们一笔勾销,你看如何?”
  
  小红摇头说道:“不行,苟峰太那人十分小心,在他的房间里面,任何电子设备都会被监察出来的,我不可能录音。”
  
  我想了一下,摆手说道:“这个东西,我来想办法,你的任务就是打探出那些女子的下落就好。”
  
  小红思考了一会儿,终于答应了我的要求,而我也没有再待在审讯室里,吩咐手下照看好人,而我则找到了等待结果的省局李浩然,询问是否有替代窃听器的东西,他想了一下,给我批了一个条子,让我找人去特殊装备室领一种叫做“谛听子母玉”的法器,这是一种由和田白玉篆刻而成的符箓,拥有类似窃听器的功能,是龙虎山望月真人的作品,十分好用,唯一的缺陷就是,它的耐用性比较差,用不了几次。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我领了那谛听子母玉,子玉交给了小红,接着带队再次返回东官,一伙人一路而行,终于来到了偏离繁华的鹧鸪山附近。
  
  苟峰太与小红相约的温泉度假山庄,就在这里。
  
  此时夜幕降临,我看着远处的建筑以及初上华灯,心中莫名有了一丝古怪的悲凉,仿佛在这个夜里,会发生许多难以想象的事情一般。
  
  收回目光,我深吸一口气,拍了拍小红的肩膀,微笑着说道:“加油!”

  1. 鲁坐:

    第一

  2. 晨风-依旧:

    小红肯定要挂了

  3. 徐学智:

    小红的悲哀。。。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