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四章 恐怖问候

2015年3月1日 更新

  小红进了温泉山庄,身姿曼妙,就像一个赴宴的贵妇。

  以狗爷此刻的权势地位。其实想要找什么样的女人都不是问题,但是就如同很多人变成了土豪,有钱之后想要找些小明星嫩模一般,他之所以找小红过来伺候,无外乎就是因为小红长得跟魅魔刘子涵有七八分的相似,这种心理上的感觉,有的时候,甚至比身体上的更加敏感一点,也就是所谓男人的征服欲。

  在小红离开之前,我们调试了一下从省局特殊装备科里面领取来的“谛听子母玉”,这玩意也就是李浩然在这里当局长,方才有得存在,不然在别的地方。还真的找不到。

  谛听子母玉是龙虎山第一符箓师望月真人的作品。作为当今天下少数几个顶尖的符箓师中的佼佼者,这一位名列龙虎山三巨头的老道士手艺当真不错,用罕见和田玉雕琢而成的两瓣玉石,经过复杂的法阵导向,竟然能够记录出语音信息来,而两者分离之后,只要使用者存着一股劲力在其中,母玉便能够听到子玉周围的声音,跟“羽麒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可惜使用次数有限。不然他当真有叫板符王李道子的资格了。

  李道子,唉……

  温泉山庄是一处度假村式的营业场所,档次和规格都挺高的,属于狗爷旗下的产业。

  它并不同于寻常的酒店,平日里也不自备特殊服务业,女伴都需要自备。而狗爷所在的地方,则是温泉山庄的贵宾区,早先的时候我们已经派人过去摸过底了,被告知VIP贵宾区已经被人包场了,恕不接待外客,而张励耘、小白狐儿等人也提前潜入其中勘察,发现贵宾区内戒备森严。鸣哨暗哨不少,也有看似高手的家伙在巡视。

  瞧着排场,便晓得随着老朴等人的失踪,狗爷此刻已然有所警觉,又或者他这个人平日里仇家挺多,出行的时候,防范都能堪比外国的高级官员了。

  我此刻前来,除了带着七剑之外,其余人都没有过来,赵中华在省局照顾小红的妹妹,而阿伊紫洛并非作战人员,一直都在大后方,至于张副处长和省局、市局的专案组人员,因为事情涉及到鼎鼎有名的东官狗爷,出于保密的需求,我和几个领导讨论一下,还是决定暂时隐瞒了。

  这并不是不相信地方的战友们,而是事情实在是太过于重大了,我们实在是不能冒险。

  小红进去了,我们则分作两批,待在了停车场的车里面,我、布鱼、小白狐儿和林齐鸣一车,张励耘则带着董仲明、白合和朱雪婷一车,至于宛如影子一般的杨劫,他从来都是将自己藏在阴影之中,有的时候,连我都无法知道他到底待在那儿。

  我专心致志地将心神沉浸到了谛听子母玉的母玉当中,紧紧地等待着。

  一开始里面的世界一片混沌无常,而后开始一点一点地清晰起来,我能够听得到小红的心跳声,那子玉是挂在她胸口处的,我能够感受得到,她很紧张,扑通扑通的,一直想个不停,而我计算着时间,她大约走到了温泉山庄的贵宾区,在门口的那儿耽搁了一下,紧接着我听到一个阴寒的声音出现了:“梦云,好久没见啊,听说你准备回老家了?”

  这话儿说着,来人似乎动手对小红上下其手,小红嘻嘻笑着应付一番,接着婉拒道:“王老,你这死鬼,每次都为难人家,我一会儿要去将狗爷的,你将人家弄坏了,看你怎么跟狗爷交代!”

  那王老理所当然地说道:“现在上头的风声紧得很,听说宗教局那边从中央将黑手双城那煞星给请来了,就是为了调查东官这边的事情,我负责狗爷的防卫,自然要看得严一点儿——等等,你脖子上面的这块玉是什么东西,我以前怎么没有见过呢?”

  小红说道:“这个啊,是我们门主将我表现良好,给我的奖励,专门从东南亚佛堂请来的玉牌,赐福的,你别乱摸啊;对了,那人来了就来了呗,你们紧张什么,难道说,这事儿跟你们有关?”

  啪!

  王老似乎拍了一下小红丰满的臀部,接着猥琐地笑道:“妇道人家,少打听这事儿,刘子涵对你还挺好的,看来你这两年的钱可没有少赚,全部都上缴了吧——啧啧,这玉儿,看着可真名贵呢!”

  小红娇嗔一声,终于从那个似乎是负责狗爷安保工作的家伙手中脱身出来,紧接着朝里面走去。

  我心中思索着,我说怎么魅族一门会将这么多门下弟子放到这一带来呢,原来是在筹集活动经费,如此想想,当头儿的,也真的是挺辛苦的,毕竟市场经济,没钱,队伍都不好带。

  大概过了半刻钟的时间,我终于听到推门声,紧接着一个低沉的男中音出现:“你来了。”

  小红发嗲地娇呼道:“狗爷,你有多久没有找我了,害得人家日思夜想的……”

  那男人没有理会小红的娇声,而是冷静地说道:“早上的时候,我找你谈了一下,你说晚上回复我,现在考虑得怎么样?离开刘子涵吧,带着你手底下的姐妹,过来跟我!”

  我眉头一跳,这是什么节奏,小红不是说过来伺候狗爷的么,怎么两人谈的事情,有些不对劲?

  我心中生疑,将手抬起,让七剑做好战斗准备,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小红也收敛起了浑身的娇媚之气,出言说道:“狗爷,我今天想了一整天,大家按理说都是一个大旗帜下面的人,何必又要分个彼此呢,你也知道,我是魅族一门中少数几个大媚主,若是我投入你的门下,只怕门主会与你生出嫌隙,到时候闹大了,谁的脸上都不好看……”

  那男人冷哼一声,淡淡地说道:“既然是同气连枝,那魅魔自然应该晓得南方省这一块,是我们闵教的地盘,你们魅族一门从滇南过来捞过界,可曾想过我闵教的感受?我晓得,我师兄是遁走台湾了,但是闵教的旗子却没有倒下,怎么就没有人,问一问我的意见呢?”

  那边说着话,似乎还对小红动手动脚了一番,而那女人也半推半就地迎合了一会儿,这才解释道:“你忒大的人物,找我这下面的人撒什么脾气?你也知道,魅族一门这些年一直在国境以南的夹缝中生存,本来就艰难无比,南方富庶,自然就过来讨食了……”

  “小红,你告诉我,魅族一门迁往南方一带,是不是弥勒那光头对你们许诺过了什么?”

  “狗爷,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就是一个小小的媚主,在门中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人物,要是我晓得这些事情,何必跑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来,出台接客赚钱?至于你说的这些教中大事,我更是一点儿也不知晓呢……”

  “哼,那个光头弥勒,自忖有那天王左使王新鉴的扶持,居然还想号令三军,将散落无数分块的邪灵教给整合到一块儿来,都听他的指挥,简直就是狂妄之极,他上次找过我,结果被我给了一颗软钉子,当时他虽然满面笑容,似乎毫不介意,但是我却晓得,他一定会有拿捏我的想法,而魅族一门过来,便是他的驱虎吞狼之术,别以为我不晓得。”

  “狗爷,你别跟我这小女子讲这么多,都跟你说了,我身上可种得有毒,只要我一生异心,便会发作,你就别为难人家了!”

  “刘子涵的手段,我自然晓得,不过你放心,我手下养得有东南亚过来的大巫师,你这点儿小毒,不过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我晓得,你不肯投我,是觉得我没有实力,不过实话告诉我,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只要成功了,绝对能够超过我的师兄,到了那个时候,整个南方省都在我的控制之下,什么弥勒,什么刘子涵,都不过是浮云而已!”

  “哎呀,狗爷,你别说了,讲得人家浑身发烫呢,快点,我可好久没有体会狗爷的勇猛了,我要呢……”

  “小浪蹄子,能好好说话不,给你自然可以,不过我警告你啊,千万不要使出你那采阳补阴的媚术来啊,我可不是那些凯子,任你随意摆弄!”

  “怎么会,人家怎么敢在你面前班门弄斧呢……”

  母玉里传来一阵喘息和呻吟之声,紧接着“啪、啪、啪”,那种少儿不宜的声音不绝于耳,小红在那头放肆喊叫着,听得我浑身发麻,心中想着这次倒是听到许多秘密,不过却并没有关于那十二个失踪女孩儿的事情。

  难不成狗爷口中的那件大事儿,就是我们所要破的案子?

  听到母玉那边传来的活春宫,我正犹豫着是否屏蔽不听,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却突然听到狗爷发出了一声惊悸地大叫,愤然地喊道:“艹,你这婊子,你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吗?”

  那小红桀桀地怪笑道:“狗爷,弥勒叫我给你问好!”

南无袈裟理科佛、 说:
今天加更,妥妥的。
三月的第一天,向本书的学生朋友们问好,你们辛苦了!

  1. 高三党:

    哥轻轻地走了,带走一张沙发

  2. 奇:

  3. 小五:

    胖妞啥时候会出来啊?

  4. 弥勒:

    呵呵一笑

  5. 溦:

    不辛苦,您辛苦了,多加一更就好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