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五章 意外之战

2015年3月1日 更新

  小红的话语里面,透着一股歇斯底里的疯狂,这个跟先前在审讯室里面扮演那柔情似水的好姐姐。和在狗爷、王老面前那风情万种的妩媚女人完全不一样,仿佛就是为了信仰献身的狂热信徒,而从她口中说出“弥勒”二字的时候,我整个人的心底里都不由得一凉。

  坏了,坏了,这小妞居然跟弥勒那个光头有关系!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对于那个总是笑眯眯的家伙总是有着一股极强的敌意,那个长得就像美唐僧的家伙,做事从来都是谋算极深,而且个人魅力简直让人恐惧,这小红既然是弥勒的人,那么她便远远没有我想象得那么简单。

  她这次过来。肯定不是想要完成我吩咐的任务。而是别有目的——至于这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我脑袋里面一片迷茫,而就在这个时候,谛听子母玉的母玉之中,传来了狗爷痛苦到了极点的叫声,以及他歇斯底里地怒吼:“臭婊子,我要杀了你!”

  我不知道小红到底对狗爷做了什么事情,只晓得此刻倘若我不介入,只怕她的性命就没有了。

  狗爷到底有多厉害,我自然不晓得,但是能够成为东官这一方热土霸主的闵魔师弟。而且他还有勇气和信心与弥勒掰腕子、随时准备着取代闵魔的位置,绝对不是寻常人物,至于小红,她虽说是魅族一门中的出色门徒,但终究还是差了一些,我亲手试过了她的手段。自然能够估计得出两者之间的脸悬殊。

  我终于明白了小红临走时眼神里面的决绝,以及那一份莫名其妙的释然。

  原来她此去,却是没有想到过活着回来。

  我们之所以对狗爷束手无策,并不是说他有多厉害,而是因为他从来都是藏在水下面,并不会将自己放在第一线,去暴露自己的犯罪行径。而我们办案子,讲究的是证据,手上没有任何证据,是不可能对一个身份地位都摆在这里的知名人物实施任何手段的,然而小红现在却想用自己的死,来坐实狗爷的罪名。

  人命大过天,单单一个杀人罪,便能够让狗爷黄泥巴掉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我们此刻自然得去救她,不能让她死在狗爷和狗爷麾下的人手里面,双方一方火拼,然而最后到底是谁得利呢?

  弥勒!

  这个借刀杀人的狗东西!

  我在一瞬间想明白了所有的一切,然而却不得不制止这一副惨剧的法身,猛然推开车门,朝着七剑吩咐道:“冲、冲、冲,进去救人!”

  七剑早已蓄势待发,先前瞧见我脸色阴晴不定,还有些犹豫,而此刻我的命令一下,立刻如七道利箭,冲入温泉山庄的检票口,朝着贵宾区飞奔而去。

  这温泉山庄的门厅是一处白色小楼,即便是进入普通的户外温泉区,也是需要门票的,此刻一群人蜂拥而入,保安自然过来拦着,不过我们哪里管得了这么多,直接绕过了这些人,朝着里面跑去,冲到了半路,负责狗爷安保的那些家伙反应过来,朝着我们一边呵斥,一边提着电棍之类的武器从来。

  七剑之中,一马当先的是小白狐儿,她与别人相比,有着绝对的优势的速度,如箭一般冲入人群之中,手中的长剑轻点,四五个普通保卫便直接惨呼一声,朝着旁边跌开了去。

  对面的人里面也不是没有高手,瞧见小白狐儿这般厉害,有一个毫不起眼的老头儿猛然冲了出来,厉声喊道:“哪里来的江湖朋友,报上名来!”

  他说着话,朝着小白狐儿猛然挥出一掌来,小白狐儿的剑势被这掌风给劈歪,伸出白净的小手,与他对了一下,结果整个人腾空倒飞而去。我听这声音,却是刚才与小红调情的保卫头子王老,虽然看不出他的来路,但却也是个一等一的高手,正想上前与其较量,旁边的张励耘对我说道:“老大,你想进去,救人要紧,这边的人交给我们吧!”

  对面那老头并不好对付,我虽然自忖能够压得住他,但是却也得耗费一番时间,而有着张励耘的承诺,我也没有再理会别的,越过人群,朝着狗爷和小红所待着的小屋飞奔而去。

  温泉山庄的贵宾区,是一栋又一栋独立的日式小屋组成的,如珍珠一般散落各处,而一团宽约三米的温泉渠将其串成一个圈儿,目标所在的是中间的一间房子,我让七剑来应付从暗处纷纷冲出来的护卫,而我则箭步狂奔,在饮血寒光剑的锋芒之中,我终于冲过了人群,带着巨大的冲势,朝着那薄薄的木板墙直接撞了上去。

  砰!

  我这一撞,直接将那木板筑成的日式小屋撞出一个大窟窿来,而我在地上滚落一圈,直接一跃而起,正好瞧见两个浑身赤裸的人,缠在一起。

  匆忙之中,我瞥见小红七窍流血,雪白的脖子处一片淤青,此刻已然死去,成为了一具毫无生气的尸体,而另外一个两鬓斑白的精壮老者,则是下身一片血肉模糊,双手上面尽是蠕动的脏器,却是从小红的胸腔之中,活生生地掏出来的,而在他的嘴里面,还有一块跳动不已的肉团,看那模样,似乎就是小红的心脏……

  好狠的家伙,居然在吃人肉?

  我突然地出现引来了那老者的注意,他猛然抬头望来,双目之中一片赤红,鼻孔一张,两道白色气箭从里面陡然喷出,看得我心中一阵惊讶,而对方则陷入了歇斯底里的疯狂,冲着我大声喊道:“弥勒,你这个狗贼好算计,想要我苟峰太死,哪有那么容易?”

  他三两口,便将嘴里鲜活的心脏给直接吞进了喉咙里,手往旁边一摸,弄了一件浴袍套在身上,紧接着身子一俯,竟然从地板下面掏出了一把两尺长的螺旋刺,朝着我蛮不讲理地掷了过来。

  嗖!

  我的心脏一紧,感觉就像是被枪指到了脑门一样,整个人都忍不住战栗起来,当下也是一个铁板桥,弯腰,朝着后翻了过去,那螺旋刺却是从我的小腹上方两寸处破空而过,朝着我身后的墙洞刺入,隐没到了黑暗之中。

  这一刺我虽说是避过了,然而那螺旋刺却将房间里面的整个炁场都给扰乱了,我感觉气流一阵紊乱,却有一种旁人在我身边使用“风眼”一般的错觉,当下也是马步不稳,直接躺倒在了地上,而就在此刻,对方却是一个猛虎下山的纵扑,凶猛至极,从上而下,朝着我躺倒的地板处扑了过来。

  我人虽然躺在了地上,但是炁场却一直关注着对方,他一动,我便朝着旁边猛然一滚,紧接着一跃而起,回头一看,只见我刚才停留的地方,却是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大窟窿,而那精壮老者却是不见了踪影。

  好厉害的手段!

  我的心中一阵惊讶,不过血却莫名其妙的热了起来,看得出来,这个精壮老者,也就是十二女人失踪案的幕后主谋,是个绝对值得重视的对手,他的手段诡异而强大,我若是一个大意,说不定就要栽在了他的手里,当下也是将饮血寒光剑护在胸前,脚步缓缓地踏着木质地板,耳朵竖起,静静地感受着对方的去处。

  轰!

  就在我陷入一片沉静的时候,一声巨大的炸响,从我的脚下传来,我恰好能够预判到了这一击,朝前一个跃步,避开了这一击,感觉一道劲风朝着我的心窝子里面扎去,当下也是一剑挡开,结果剑身受到了巨大的力量撞击,接着传递到了我的手臂之上,弄得我双手发麻,而我却不惊反喜,狂笑一声,那力量灌足双臂,再次往前一劈,却是将这东西给直接斩落到了地上。

  哐啷一声,我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刚才弄得我双臂发麻的,却还是那种造型古怪的螺旋钢刺。

  刷,一身浴袍的狗爷再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来,不过此刻的他,手上已经多了两把绘满符文的法刀,而在他的身旁,则有两个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小个子黑衣人,这两个家伙一个手中有一把超过六尺的巨型日本刀,而另外一个,则是两把尖刺,我眯着眼睛瞧了一下这两个黑衣人,心中了然,居然是东洋日本的忍者武士。

  在两个不知道深浅的忍者武士护卫下,那狗爷的脸沉似水,法刀交错,指着我寒声说道:“弥勒到底给了你们什么许诺,居然胆敢这般过来杀我?”

  我将手中的饮血寒光剑平平举起,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混合着硫磺和鲜血的气息,说道:“我是宗教总局二司副司长,陈志程!”

  狗爷陡然一惊,露出了两排雪白的牙齿:“你是黑手双城?”

  我将长剑高举,朗声喊道:“宗教局在此擒拿杀人犯苟峰太,闲杂人等但凡有敢阻拦,妨碍公务者,一律杀无赦!”

  狗爷也一下炸了,面目狰狞地吼道:“妈的,陷害我,我先弄死你!”

  1. 啦啦啦:

    沙发

  2. 晨风-依旧:

    弥勒的异性魅力简直令人发指~

    • 奇:

      羡慕不

  3. 弥勒:

    冷冷一笑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