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六章 山庄夜斗

2015年3月2日 更新

  狗爷浑身煞气,杀意凛然,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却指着他印着鲜血的裆部,恶毒地笑道:“咋地,那玩意没有了啊?”
  
  他的表情之所以如此狰狞,一半是因为愤怒,另一半则是因为身体的伤痛,刚才匆匆一瞥,我看得并不很完整,不过却也能够大致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毕竟能够让狗爷如此愤怒,而又是那一片血淋淋的场景并不多,这命根子对于男人来说,实在是太过于重要了,特别像是狗爷这般拥有权势的家伙。女人是他最重要的一个情绪宣泄口。若是没了,当真就有些生无可恋。
  
  这事儿不说还好,一说出口,那狗爷便觉得越发地疼痛了起来,当下也是双刀一错,朝着我这边倏然而冲,重重地砸了下来。
  
  狗爷手中的双刀,宛如两条青色巨蟒,带着青蒙蒙的光芒,朝着我兜头而来。我瞧见这玩意,晓得也是某种厉害的法器,心中不由得越发地兴奋起来,作为一个经常需要搏命的修行者,平日里最期待的事情,那就是能够和势均力敌的对手较量。我平日里总和七剑切磋,彼此都有着一手,没有气氛,此刻瞧见了这狗爷的一身手段,当下也是心中痒痒,举剑而迎。
  
  铛!
  
  双刀与长剑交击,青色与红色的光芒相互辉映。铰成了一团,我固然是感觉到一股巨力狂震而来,而那处于狂怒状态的狗爷更是仿佛劈到了一面铜墙铁壁一般,止不住地朝着后面跌去。
  
  双方一交手,便晓得对方并不好惹,我这一剑过后,晓得这狗爷的手段,也快能够跟茅山十大长老中前三除外的高手媲美,一身修为精纯无比,要不是我还有那深渊三法的土盾为凭恃,说不定在一照面就吃了亏,不过那家伙确实有些凶性,一招不成,又来一记,手中双刀化作了漫天挥舞的雪片,不断地朝着我的身前递来,叮叮当当的撞击声不绝于耳。
  
  就在我与狗爷交手的时候,我的身后又突然生出两道风声来,我头也不回地朝着对方拍去一记茅山掌心雷,只听到一声闷哼,接着黑影闪入了墙后,而头顶上则有射下了两块十字镖来。
  
  这出手的,则是狗爷那两个东洋忍者打扮的家伙,这两人当真应了身上的那一副装束,神出鬼没的,让我有些摸不着头绪,三两下,居然又给狗爷给扳了回来,差一点就给那双刀击中,斩断左臂。
  
  我这时方才收起了心中的傲气,手中长剑凝神静气,开始一剑一引,缠绕而行,将极快的“动”,化作了“静”,准备防守反击。
  
  我这边节奏一变,那两个小个子便有些跟不上了,出手骚扰了两回,结果有一个家伙被我抓住破绽,一剑挥过,立刻一只胳膊朝天飞起,不过那家伙到底是忍者打扮,这般的剧痛居然一声都没有吭出来,而是一个滚落,朝着角落潜了过去。
  
  五行遁术!
  
  就在那家伙准备施展这潜行的手段,等待着再次偷袭的机会时,一把黑黝黝的短剑出现在了他的胸口。
  
  一个脸面模糊的黑影同时浮现,将他的心脏给绞成粉碎,生机断绝。
  
  出手的人,自然就是一直跟随在我身边的杨劫,他称自己是我的影子,自然会有出现的时刻,而在击杀那人之后,他又一个跃身,朝着另外一人杀去。
  
  从头到尾,杨劫也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冷静得就像一块寒冰。
  
  杨劫去对付狗爷身边的贴身护卫,而我则终于有时间与面前这个凶人交手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从旁边突然冲来两人,冲着狗爷大声喊道:“狗爷,条子来了,好凶猛的一大群,兄弟们有点顶不住了,你先走,我们断后!”
  
  听到他们的话语,那狗爷倒也体现出了枭雄的果断与坚决,一瞬间将手中双刀往地下斜去,接着一挑,将小红的尸体朝着我这边抛来。
  
  而他自己,则朝着温泉池子那边一跃而退。
  
  正常的情况下,我自然是一剑将尸体斩碎,直接前冲,不过瞧见小红的尸体飞过来,我终究还是犹豫了一下。
  
  这个女人,的确可恶,也怀揣着拉我下水的目的,不过她却是舍身成仁,让我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了惩治狗爷的办法,就这一点来说,我也得给她留一具全尸。
  
  如此思量,我还是伸手将这尸体给一把揽住,朝着旁边的地上一放,而当我抬起头来的时候,瞧见地则是那两个保镖舍生忘死的冲锋。
  
  那两人不过是在尽自己的义务,而且他们此刻的表现也还算是忠义,我并没有斩尽杀绝的想法,而是长剑前指,微微一动,将风眼发动起来,接着将这两个东倒西歪的家伙直接给拍翻倒地,而当我完成这一切的时候,那狗爷却已经腾身而起,逃出了这一所日式居屋。
  
  我瞧了一眼正在跟那忍者拼得火热的杨劫,吩咐了一声“小心”,接着就没有再理,而是提剑,朝着前面追去。
  
  我冲出了这温泉居屋,瞧见狗爷在一帮保镖的保护下,朝着西边跑开了去,而夜幕下的温泉山庄则是杀声一片,到处都有喊杀声,热闹非凡,当下也是朝着周围大声喊道:“给我拦住那家伙,不能让他给逃了!”
  
  狗爷此刻若是得以逃走,问题就有些麻烦了,以他此刻的权势和地位,逃之夭夭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最头疼的就是他倒打一耙,将小红之死归咎于我们的算计,而他有着血淋淋的下体来作为借口,的确也蛮具有说服力的,但真正到了上层博弈的时候,事情的定论就变得很难了,会有许多人站出来为他说话,而我们,则极有可能被围攻,陷入权力的泥潭之中去。
  
  所以他还是留下来,陪着我们将事实给做牢了,一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这样才是最好的状态。
  
  谁都没有想到小红会来这么一招,我这回过来的目的,是想通过谛听子母玉来收集他介入十二女子失踪案的证据,所以带来的人也就只有七剑,至于省局和市局的人则一个没有,没想到小红通过自己的死来敲定了一切,情况就变得无比复杂了,所幸的是七剑这几年到底也是受尽了考验,一声令下之后,立刻有小白狐儿、林齐鸣和白合站了出来,阻拦在了对方的面前。
  
  我们这边令行禁止,而狗爷之所以能够横霸一方,倒也不是浪得虚名,他手下养着许多打手和供奉,都是十分厉害的高手,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些家伙平日里吃好喝好,金钱女人伺候着,此刻也是搏了命,朝着前面三人不要命地冲了过去,给狗爷争取逃命的时间。
  
  不过有了这么一阻拦,我也终于追上了狗爷的步伐,两人一前一后,却是在山庄的道路上不断穿行。
  
  我追得无比紧,剑尖几次都差一点划到了狗爷的后背,他后心发凉,心中也是暴躁不已,大声怒骂道:“陈黑手,你这个天杀的狗东西,居然和弥勒合起伙来,设计陷害于我,我若是能够逃得出去,一定要让你不得好死……”
  
  我脚步不停,口中却反驳道:“狗爷,饭可以多吃,话却不可以乱讲——弥勒是弥勒,我是我,我们各行其道,他与你的仇怨,我不管,我要做的,就是抓你一件事情,那就是你当着我的面杀人了,这就得送你去白城子里面,吃吃牢饭!”
  
  狗爷大声咆哮道:“妈的,我那是自卫,自卫懂么?”
  
  我一股心火朝着头顶上冒了出来,当下也是怒声呵斥道:“自你他妈的卫,我艹,你当我不知道啊,你有见过他妈的自卫,能将人的胸口掏开,心脏给吞了的吗?苟峰太你真的当我是那些整日看报纸、喝茶水的官僚,可以视而不见么?实话告诉我,我来找你,就是为了那些因为在鬼节出身,惨遭你施加凶手的女孩而来,你若是识趣,赶紧告诉我她们到底在哪里,放了她们,你或许还有活命的希望!”
  
  在我前面的狗爷在疾奔,而他跑动的姿势开始变得格外奇怪起来,就像一头禽兽野狼一般,不断地佝偻,到了后面,竟然是双手双脚地在地上攀爬,通过后腿发力,一跃七八米,那速度开始变得恐怖起来,而喉咙里则发出了沙哑的嘶吼,不过却还是与我搭话道:“放人?哼哼,你先管好自己的性命吧!”
  
  瞧见他这副模样,我当下也是陡然一阵,将道心种魔功法提升到了极致,这才勉强追上了他的速度,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家伙竟然猛然一跃,直接跳到了前面一栋三层小楼上去,居高临下,得意地冲着我笑道:“陈黑手,你能够弄得住闵魔,便以为困得住我么?做梦吧……”
  
  这话儿还没有说完,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身边突然多出了一道倩影,手中的丝帛一卷,竟然将他从那楼顶上直接推了下来。
  
  啊,这倩影,好熟悉!

  1. 船长:

    沙发

  2. LXF:

    嘎嘎 还是要来一次沙发

  3. LXF:

    靠 每次不如人快 悲剧呀

  4. LXF:

    以后 先回复在 看小说了 MBD 次次搞不到沙发

  5. 一休:

    小观音

    • 弥勒:

      我的师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傻波伊

    • 奇:

      大咪咪

  6. 我是疯子1985:

    ……动作太快

  7. :

    飞雨

  8. 晨风-依旧:

    魅魔

  9. 流水:

    用丝帛的肯定是魅魔了

  10. 格格:

    魅魔刘子涵!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