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七章 都是算计

2015年3月2日 更新

  “刘子涵,你阴我?”

  狗爷刚刚自以为能够得以解脱,心情也是处于极度放松的状态。然而就在这即将逃之夭夭的时刻,却不曾想到自己一直敌视的魅魔刘子涵竟然出现在了这里,并且将他给一把推了下来。

  那狗爷浑身青色凛然,雾气环绕,然而却也不能违抗地心引力的作用,坠落的那一瞬间,终究没办法抓住任何东西,而我虽然没有预料到刘子涵的出现,但是却仿佛与她约好一般,条件反射地从怀中掏出了八卦异兽旗,朝着狗爷落脚的地方甩去,钉住阵脚。

  当狗爷重重地砸在了地上,陡然翻身而起的时候。在他的四周。早已有八头形态各异的炁场异兽腾身而起,将其阻拦。

  王木匠,如天神一般,高高居上,眯着眼睛打量着脚下这个需要对付的家伙。

  狗爷的反应迅速得简直不像是人类,双脚一蹬,那人便如同炮弹一般发射出去,然而在肉眼看不到的炁场世界之中,一头恐怖巨鳌用自己坚实的背部挡住了他的突击,狗爷冲得越是凶猛。结果撞得越是疼痛,巨大的音爆声从看不见的地方陡然爆发,而狗爷则痛苦的一声嚎叫,往回一滚,直接回到了阵中来。

  “八卦异兽旗,刘子涵。你这个臭婊子,居然连同茅山的家伙来谋害于我,我不服啊!”

  狗爷发出了凄厉到极点的怒吼,而楼顶上的那个女人却冷声哼道:“苟峰太,你这些年打着闵魔大人的名号在东官作威作福,然而闵魔大人一受难,你便倒打一耙。反噬闵教,甚至还妄图跟邪灵教分庭抗礼,像你这样忘恩负义的家伙,人人得而诛之,有什么不服的?”

  狗爷愤然喊道:“我那不是吞并闵教的产业,而是在接管,你懂不懂?这是我们自家的事情,与你这些外人何干?”

  屋顶上的刘子涵依旧当初那般的美艳,在不断飘飞的彩色丝帛映衬下,便宛如谪落凡间的仙女,只可惜她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媚气,却将她的那股仙灵之气蒙上了几许风尘的味道来,而听到狗爷的辩白,她则显得十分不屑,冷声说道:“一条摇头晃尾的土狗,脖子上面的缰绳没有了,便以为自己就是世界的王,以为凭着自己的这点儿本事,还有那点破钱,就能够对抗一切,不过现在呢,终究还是灰头土脸了吧!”

  狗爷依旧不服地怒声吼道:“你这臭女人,老子要是能够熬过秋水先生的秘术传承,现在就撕破这破阵,冲出去把你骑在身下,那时候看你怎么还能得意起来!”

  刘子涵耸了耸肩膀,微笑着说道:“十二鬼女术的确是来自灵界的恐怖手段,不过你却没有命来享受了——与其妄想那些不找边际的东西,还不如回头看一下你面前的对手吧,哦,忘了告诉你,你面前的这一个家伙,不但是杀害我丈夫耿传亮的凶手,而且还是亲手擒住风魔的恐怖角色,据说当日他甚至打得弥勒狼狈而逃,你自求多福吧!”

  被两人晾到一边的我这时却出言了,冲着楼顶上的魅魔刘子涵高声喊道:“既然我是杀害你丈夫的凶手,为何不下来,找我报仇呢?”

  耿传亮是被努尔一记朝天翼蛇棍给碾压致死的,不过李子涵对到了我的身上,我却也没有多做辩解,而被我这么一插话,那女人却冷笑一声道:“陈志程,我丈夫的那仇,自然是要报的,不过并不是今天。总有一日,我会将你亲自杀死,把你的心脏给挖出来,放在我丈夫的坟前祭拜,让他的在天之灵,得以安息……”

  她不想与我多做纠缠,转身就准备离开,然而这个时候,我却陡然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瓷瓶,高高举了起来,大声喊道:“什么在天之灵,耿传亮的神魂,就在这里,你就不想要?”

  我手中的这瓷瓶,是装那洗髓小还金丹的瓶子,天山神池宫做的是精品,搏的是名声,故而细节方面做得格外不错,一个装药的瓶子也弄得晶莹剔透,里面的金丹散发着充足的灵气,就好像真的就是一个封魂罐一般,那刘子涵本来都已经准备离开了,听到这句话语,浑身陡然一震,猛然回过头来,厉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信不信由你!”

  我当下也是将这还装着几颗小还金丹的瓶子往着地上一扔,而自己则朝着八卦异兽阵中扑去。

  我不扑不行,因为那狗爷趁着我跟刘子涵搭腔,他则从怀中掏出了一种黑色砂砾来,准备朝着头顶上的王木匠撒去,虽然我不知道这玩意到底有着什么危害,但是瞧见王木匠一脸惊慌的模样,便晓得我不得不管,不然说不定那煮熟的鸭子就可能飞走了。

  而就在我持剑入阵的那一瞬间,站立在楼顶上的刘子涵也腾空而下,像一朵轻飘飘的小白花儿,朝着我扔子啊地上的瓷瓶落去。

  我没有回头看一眼,却听到刘子涵充满失望的怒骂:“陈黑手,你这狗东西骗我?”

  我冷然一笑,扬剑朝着狗爷斩去,而在我的身后,则同样传来了刀剑撞击,以及猎猎的破空之声——那是七剑赶到了!

  北斗七星剑阵。

  通过羽麒麟,我与七剑能够在某一种层面上互相沟通心意,这使得他们能够在最合适的时间里面赶到,我对这些亲手培育起来的手下有着绝对的信任感,所以头也没有回,便与狗爷交起了手来,那长剑前挥而往,却是扑面的黑砂。

  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正想用长剑去绞,结果王木匠则大声警示我道:“小陈,这是极为阴毒的冥河砂,能够腐蚀法器灵体,你别让它沾到!”

  哦?

  我当下也是没有再进,而是将身体里面的气息朝着外面猛然一震,将这些黑砂给屏蔽开去,接着又拍出一掌,将这些黑砂给全部驱散。

  然而即便如此,那些黑砂飘散到了旁边,沾染到了周遭的异兽,那些阵灵却不约而同地发出了直入灵魂的嘶吼,仿佛受到了巨大的畏寒一般。这些异兽是八卦异兽旗的根本,也是我师父传承给我的东西,它们的受伤使得我整个人变得异常愤怒,将手中的长剑一扬,恨声说道:“苍穹之下,你居然胆敢使用这般恶心的东西,看我不弄死你!”

  狗爷本来心情就是无比的憋闷,此刻听到了我的话语,一双眼睛瞬间变得宛如恶魔一般的凶戾和血红,雪白的牙齿张开,怒声吼道:“弄死我?你来试试!”

  他说上就上,直接一个纵身,就朝着我飞扑过来,我只感觉到眼前一道黑影划过,紧接着感觉到他竟然在凌空中避过了我手中的一剑,冲到了我的跟前来,双手紧紧抓着我的肩膀,将我朝着地上猛然扑去。

  我没想到他竟然能够在这么一瞬之间,速度能够达到那般的极致,被这巨大的力量猛然一扑,却也维持不住平衡,朝着后面的地上重重跌倒。

  半空中,这家伙喷着口沫,得意地大声吼道:“你不是很能么,你不是杀了魅族一门的山门护法,擒住了速度快过飞鸟的风魔么,怎么就这点手段?”

  轰!

  我背部着地,而扑在我身上的狗爷却像是一辆汽车般沉重,一阵眩晕过后,我这才发现压在我身上的狗爷已经不再是原先的那个精壮老者,他原本有些衰老的脸上红光满面,两腮之间,竟然长着根根竖直的黑毛,宛如钢针一般,而他的鼻子也变得跟狗鼻子一般模样,喷着乳白色的臭气,嘴完全凸出于脸上,一张开,口涎滴滴答答地流到了我的脸上,一股积年老粪坑的味道,从里面猛然涌了出来。

  呃,真臭!

  他歇斯底里地说完,张开的嘴巴朝着我的脖子间咬了下来。

  我全身被制,感受到了这个家伙非人类的力量,当下也是屈膝隔在了两人的中间,就在他咬下的那一刻,猛然出腿,抵住了狗爷的胸口,不让他得逞,而我的左手也是一个放抓,扣住了他突然之间变得毛茸茸的手臂,心念一动,那炼妖壶观术陡然而出,朝着对方的身体里面吸去。

  双管齐下,我终于避免了被啃去脖子的危险,而此刻已经变成狗头人一般模样的狗爷也发出了惊天的吼叫:“汪、汪、汪!”

  这声音简直就是对耳膜的谋杀,我整个人都不由得一震,紧接着感觉到压在自己身体之上的力量变得有些松了,双脚再次用力,将这家伙给猛然一踢,朝着天空蹬开,紧接着一剑而出,朝着他斩去。

  被我挣脱的狗爷在半空中,从身手抽出双刀,将我这愤然一剑给架住,紧接着一个倒空翻,落在了我的对面。

  我摸了一把脸上黏稠得宛如鼻涕的口液,双手握住饮血寒光剑,缓缓前指,凝神说道:“你这是什么鬼东西?”

  狗爷脸上露出了残忍的表情,桀桀怪笑道:“啸天三头犬,你可晓得?”

  1. 弥勒:

    沙发?

  2. 我是疯子1985:

    板凳?

  3. 笨熊-缪倩意爸爸:

    十二女鬼被封柱中 被陆左赶上那个

    • 流水:

      哇。。你不说还真想不起来 过去一年了

  4. 朵朵:

    是不是就快要完结了啊?最后小破烂去跟进这个案子就和陆左遇上,陆左也加入宗教局。蛊事就开始了。什么时候出来第三部呢?期待

    • 坏蛋:

      这时间跨度不对,中间还有十年左右的跨度

    • Cell nucleus 。:

      完结应该是在黄山龙蟒以后才对呀小道现在都没出山呢

  5. 坏蛋:

    小红的妹妹就是破烂掌柜的老婆吧

  6. Rorschach_Ye:

    你们别忘了,弥勒就是小佛爷,小佛爷在蛊事里没有肉身,是灵体。并且蛊事里也提到过大湿胸的修为因为某些事情失去了大半。那么肯定就是最终章跟最后大BOSS弥勒决斗,以弥勒身死魂不消,大湿胸重伤修为大减为结尾。黄山龙蟒一役肯定会是重头戏,但不会是结尾。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