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八章 一剑之威

2015年3月2日 更新

  狗爷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腰杆也伸得笔直,整个人陡然间变得无比的自傲起来。然而我却从未有听说过什么啸天三头犬,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不由得皱着眉头问道:“什么鬼东西?”

  听到我这般轻蔑的话语,那狗爷终于变得无比的愤怒起来,怒声喊道:“你可知道传说中二郎真君座下的哮天犬,还有西方神话里面的地狱三头犬,说的可都是这洪荒异种,在远古时期,它可是能够与麒麟媲美的洪荒异兽,天生高贵,而我身上,则流淌着啸天三头犬的血液,这可比闵鸿那老家伙修行的魔功。厉害无数倍。只要给我时间,我就能够成为雄霸一方的霸主!”

  我“哦”了一声,长剑下垂,平静地说道:“原来说到底,还是一只狗啊,难怪别人叫你狗爷你不生气呢,原来是这个原因,然后呢?”

  狗爷单刀下垂,右手的法刀前指,冲着我厉声喊道:“知道厉害了吧。识相的赶紧让开路来!”

  我扶额轻叹道:“狗爷你也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能不能不要那么天真和幼稚?屁话说得再多,有个屁用,是骡子是马,就出来遛一遛,你真当什么洪荒遗种有多值钱啊。我这儿是论斤卖的,一抓一大把,没哪个有你这般自信的,再说了,瞧你这模样,不过是学了个皮毛,跟人家那洪荒遗种。天差地别呢!”

  我话儿说完,整个人入定,神志朝着头顶上飘去,而血劲则朝着右眼的神秘符文中涌了过来。

  临仙遣策,天地规则。

  狗爷瞧见我身子微微一抖,整个人就仿佛变了一番模样一般,顿时就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恐惧来,没有再跟我多扯,也不指望后面赶来的手下能够过来解局,是将手中的法刀对撞一击,发出如洪钟大吕的声音,紧接着一扭身子,朝着我这边急速冲来。

  刚才将我一把扑倒的经过,给予了他充足的信心,此番再次前来,那可是用了十二分的力量,整个人就如同一台高速行驶的列车,带来了巨大的风压,简直就要将我给碾压了去。

  狗爷有着绝对的自信,想着如果以我刚才的表现,说不定就能够直接将我给弄倒在地,一刀将我的脑袋给取下来吧。

  然而他却实在是没有想到,开启临仙遣策之前的我,和将精神状态调整至巅峰状态的我,根本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而这二者,一个地下,一个天上。

  我修道已然快要三十年了,这些年来历经无数,然而真正让我陡然之间成长起来的,却是在李道子临时的时候。

  没有人晓得我在那一位叱咤风云近百年的老人时候,抱着他的尸体,到底想了什么。

  也没有人知道,他究竟给我留下来什么样的财富。

  我也是到了那一天,才真正窥探到了无数顶级高手能够触摸、但是无法表达和形容的境界,那是一种接近于世界底层规则的世界,它是万物,是唯一,是自然,也是道。

  我触摸到了道,李道子、我师父陶晋鸿以及王红旗、黄天望、许映愚他们所达到的地方。

  世界从此不再相同。

  但我将自己的状态调整至巅峰的时候,狗爷那恐怖到极点的力量便不再是那般难以抵御的东西,它虽然在陡然之间的爆发无比凶猛,不过在我的眼里,它不过是就一段一段的能量,并不是没有断点,只不过是持续得过于频繁,所以才感觉厉害而已,然而任何力量它都是有波峰波谷的,能否在一瞬之间,掌握到它的弱点,并且予以击破,方才是真正考验我的地方。

  我深吸一口气,那夜间的凉风从我的鼻孔中进入,一直浸润到了我的肺叶里,陡然间,我突然感觉时间变得如此缓慢。

  紧接着我知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并非时间变慢了,而是我下意识地出手快得让人无法捉摸。

  一剑!

  我看似随意地刺出了一剑,直接击到了狗爷这双刀攻势的临界点,陡然之间,他感觉到自己拼尽全力弄出来的攻势在一瞬间崩溃,当下也是心慌意乱地变招,而就在这时,我终于动了,长剑飘飞,以一套连绵不休的攻击,将此人恐怖的力量和手段给不断地消耗在进退之间。

  狗爷到底有多厉害,不曾与他交过手的人,是不会明白的。

  我甚至感觉到身为南方省局掌门人的李浩然,面对着如此状态之下的狗爷,也不能活着离开,或者几十个回合下来,也得身首异处。

  这是一种基于力量层面的狂暴碾压,一点道理都没有。

  若说力量,我即便是一身魔功在体,也比不上此刻的狗爷,但是我却能够从另外一个层面上,将他给镇压住,那就是境界。

  有的人看山是山,有的人看山不是山,而有的人看山还是山,同样的景物,在不同的人眼里,却有着不一样的结果,而狗爷想要凭借着力量将我给直接碾压住,却不晓得,力量和修为,在我看来,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

  两人交手,看似狗爷占据了绝对的主动性,然而整个战局的走势,却一直被我所掌控着。

  我让他进,他便进,让他退,他便退。

  而这个时候,是该我让他束手就擒的时候了,在双方又一次的奋力拼斗之后,我将手中的饮血寒光剑高高举起,对着这把红芒冉冉的长剑高声喊道:“饮血寒光,我听到了你的声音,你是在渴望这个家伙的鲜血么,那么就给我力量,让对手看一看,你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两人一番酣战,那疯狂无比的狗爷终究还是有些疲乏了,不过瞧见我对着长剑说话,却也咧嘴冷笑道:“好疯癫的家伙,你当你这剑里面,藏着一尊大神呢?”

  我扬起了剑,冷然笑道:“大神没有,不过倒是有无数惨死于我剑下的亡魂!”

  两人同时跃起,刀剑相撞。

  轰!

  真正的火星撞地球,恐怖的撞击在炁场之中,掀起了无数风浪,整个空间都为之一震,此刻传到我们耳中的,并不是单纯的兵器撞击声,而是宛如雷鸣一般的轰响。

  这是剑与刀的对撞,也是我陈志程与苟峰太倾尽毕生手段的最终决战。

  时间仿佛在一瞬间定格住了。

  我能够瞧见对方脸上的每一根毫毛,而狗爷也死死地盯着我黝黑的眼睛,就等待着自己充满信心的这一击,将对方给直接砸成稀烂。

  尽人事,听天命。

  咔嚓!

  所有的宁静都被这么一道“咔嚓”声打碎了,这声音却是从狗爷手中的双刀处发出来的,对方那不知道来历、但是异常珍贵的法刀最终还是架不住饮血寒光剑的凶猛一击,这魔剑在最终的一瞬间,红光将整个山庄都给照亮,所有的孔隙都打开了,一呼一吸,仿佛活了过来一般,再配合着我倾尽全力的一击,最终将对方的双刀斩断,紧接着再次前击,斩落到了狗爷的额头之上。

  我只要再进一寸,那长剑便能够切入狗爷的脑颅之中去,就像热刀子切牛油一般,毫无任何阻力。

  然而我却最终还是停顿了一下。

  就在这一刹那,狗爷终于得以反应过来,将毕生的修为集中到了额头处,而我则是以手中魔将,将他所有的修为都给一下子,陡然击碎。

  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东西,在旁人看来,我的剑抵在了狗爷的额头之上,接着往下一带,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道恐怖的血痕。

  仅此而已。

  然而一剑而过之后的结果,是那凶猛得不似人类的狗爷轰然跪倒在地,身上的毛发宛如被野火烧去的春草,迅速枯萎下去,紧接着脸开始变了模样,就像吹胀的气球瘪了,萎顿下来,而几秒钟之后,他又恢复了先前的模样,唯一不同的,是整个人仿佛苍老了二十几岁,仿佛行将枯木了一般。

  而知道此刻,面对着这样的失败,狗爷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地呢喃说道:“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击败得了我?”

  这个男人有着足够的骄傲,他曾经觉得自己能够取代闵魔,成为南方省的一方霸主,曾经觉得能够凭着一己之力,力敌天下英雄,然而此时此刻跪倒在地,却感觉世事宛若浮云,一切都显得是那般的不真实,就好像做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梦,口中不断地说道:“怎么可能,怎么……”

  我刚才陡然之间,将血劲上涌,此刻回落下来,也有些吃不住劲,摇晃了一下身子,这才稳住,深吸一口气,对着他说道:“世间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属于你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而你,终究会被时代所抛弃……”

  狗爷一生修为,尽毁于我的一剑之中,顿时不再说话,整个人宛如死了一半,而我这时则回过头来,朝着被七剑围着的魅魔说道:“刘大姐,怎么样,我手下的这七把剑,可还合乎你的胃口?”

  1. 高三党:

    哥又轻轻地来,卧在了沙发上

  2. 流水:

    这么屌

  3. 我是疯子1985:

    大师兄升级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