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九章 生擒魅魔

2015年3月3日 更新

  七剑能困得住武穆城,对付魅魔自然也是并不在话下。
  
  按理说十二魔星都是一时之风云人物,但是十根指头也还是有长有短。刘子涵一来并不是老牌魔星,而是新晋之人,根底并不如闵魔等人深厚,二来她到底还是擅长于床第之间的男女之战,修为的特点也多是以灵活、敏捷为主,那斩不断的彩色绸带与其说是武器,不如说是扮靓的道具,一旦被人给陷入阵中,发挥的余地,终究还是有限。
  
  不过仅管如此,刘子涵到底不愧于魔星之名,她身上的彩色绸带不断飞舞,竟然能够在空中划出一个又一个的圆弧。形成无数的炁场旋涡。将刺向自己的那些剑给悉数歪去,而她则在这些旋涡之中如鱼得水,七剑一阵暴风骤雨、连绵不绝的剑阵进攻,居然在她身上讨不到半点儿便宜。
  
  这般的手段,当真也是让人有些惊住了。
  
  要晓得,七剑之中,除了还比较年轻的董仲明之外,张励耘乃宗教总局中名列前茅的年轻高手,小白狐儿乃洪荒遗种、五尾之力,布鱼食狗鲶成精、崂山传承。其余的也是名门之后,各有千秋,特别是林齐鸣这小子更是有着傅山这位大拿罩着,颇有后来居上的态势,这样的组合合并在一起,便是连我。陡然间也有些招架不住。
  
  没想到刘子涵居然在我与狗爷交手的这么长时间里,分毫无伤,绝对是让人诧异非凡。
  
  或许以她的修为和手段,更擅长在这群攻之中,寻找生存的机会吧?
  
  不过七剑的对手并非只有刘子涵,在外围处,还有狗爷的那一帮护卫在。虽说此刻狗爷的落败使得他们溃散而逃,但是刚才的时候,那些家伙可就如同最烦人的苍蝇,在旁边嗡嗡叫个不停,倒也分去了七剑不少的精力。
  
  好在这里面的好手要么在前面被七剑给出手解决了,要么就被杨劫给出手拖着,倒也没有坏了局势。
  
  如此说来,事情倒也不是我想象中的那般差,而魅魔刘子涵在一阵纷呈复杂的剑阵攻击之下,情绪也显得格外复杂,听到了我的问话,冲着我厉声骂道:“难怪叫你陈黑手,原来当真是个说谎不眨眼的腹黑杂种!”
  
  魅魔这话儿骂得忒难听,然而我却浑然不在意,微笑着说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们既然想要借助我的手,来除掉苟峰太这个阻碍你们脚步的家伙,便不要怪我将你们也一起拖下水来。现在的你,应该是回归邪灵教了吧,你说耿传亮死在我们的手里,却忘记了我手下的兄弟,也有人丧命于邪灵教之手,双方既然已成不共戴天之仇,又何必故作君子呢,自然是不吝手段啦!”
  
  魅魔刘子涵在剑阵之中上下飘飞,仿佛敦煌莫高窟飞天的仙女,而瞧见她的脖子上,却已然是香汗津津,显然刚才的交战并非我想象中的那般和睦,她手中的彩色绸带不停,口中冲着我喊道:“陈志程,别以为将苟峰太拿下了,你就可以嚣张,有本事别人多欺负人少,我们单独会会!”
  
  瞧见这一个个叱咤风云的人物都落入我的囊中,我心情变得无比舒畅起来,冷声笑着说道:“这是要单挑的意思呗?”
  
  魅魔不耐烦地娇喝道:“你就说敢不敢吧,老娘搁这儿等着你呢!”
  
  我提起手中的饮血寒光剑,一步上前,回头望了一下四周暗处那些蠢蠢欲动的黑影,狂声笑道:“我与七剑,同进同退,你来一人也是战,来一百人也是战,不分彼此,哪里还要单独挑出来交手的道理?阵开,我先将这婆娘给拿下,再扯淡……”
  
  我往前一步而冲,七剑立刻分出了一个缺口来,将我融入其中,而作为七剑的首领,张励耘则将长剑一抖,大声吼道:“剑主归阵,七剑一体!”
  
  七人齐声呐喊道:“杀!”
  
  此话一出,阵中顿时一片肃然,魅魔这时的脸上变得异常严肃,晓得我的归位,使得刚才还能够应付自如的剑阵便得无比难缠,那难度陡然升了几倍,如虎添翼,又多了几处爪牙,顿时就完成了一场完美的蜕变,化作了最精密和恐怖的战争机器。
  
  刷、刷、刷……
  
  剑锋破空的声音不绝于耳,魅魔顿时感觉到周围的炁场都不一样了,原本能够玩得很溜的炁场旋涡突然多出了一些不受自己掌控的同类来,紧接着一把红芒汹涌的长剑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一剑,至强至刚,聚虚为实,流星掣电于胸口之间。
  
  魅魔当下也是将劲气一凝,那柔软得跟小姑娘腰肢的彩色绸带瞬间就如同吃了万艾可一般,变得坚硬无比,正好将我的这一剑给死死挡住了。
  
  这一下,算是被我逼到了不得不硬拼的死胡同里。
  
  她也是无奈之举,若是在刚才,她就已然凭着自己精妙绝伦的身法给直接闪避开了,然而此刻我的出现,风眼在身周呼呼而出,将她原本了然于心的炁场给搅得一塌糊涂,立足不稳,而我这边一动,那七剑也极为默契地将魅魔所有可以闪身而过的方向给封得死死,不让她有任何腾挪折腾的空间,将她给活活地憋死在了那儿。
  
  噗!
  
  原本无论如何都斩不断的神秘彩绸丝帛,此刻却是被我一剑斩破,紧接着我能够感受到一股轻灵之气从上面散逸出来,朝着四周散开了去。
  
  那魅魔的脸色陡然一变,咬着银牙,手中的丝帛猛然一抖,将自己的身影给笼罩住。
  
  而下一秒,她竟然朝着旁边强行突围而走。
  
  魅魔此刻也是感觉的出来了,我的出现使得这北斗七星剑阵产生了质的飞跃,倘若再留下一会儿,绝对逃脱不了狗爷此刻的下场。
  
  这可不是她所愿意看到的,在魅魔的剧本里,只要确定狗爷被我除掉之后,她便是飘然远走,不留下一丝云彩,深藏功与名,站在黑暗的角落里冷笑。
  
  然而此时此刻,她却被困在了局中,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样的情绪让魅魔这般厉害的强者也没有了坚持下来的心思,而是想要强行夺路而逃,然而七剑早就预料到了她会有这样的可能,就在魅魔即将脱离剑阵掌控的时候,她的前面突然多出了一只莹白如玉的小手儿,而那手的主人,则是一个长得跟她一般狐媚的少女。
  
  我能的,我能!
  
  魅魔想着自己强悍的实力,不断地给自己催眠,觉得自己绝对能战胜面前的这个女孩,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狐媚脸儿的少女黝黑的双眼圆睁,陡然间猛一回头,身后竟然出现了五条巨大无匹的气流,化作了蓬松无比的劲风,朝着她扑面而来。
  
  魅魔将自己全身的功力都集中在了身上的彩绸之上,非要与这女孩儿硬拼一记。
  
  她这是在搏命,赌自己能够战胜得了这个看着并不怎么样的女孩子。
  
  砰!
  
  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震响,一股巨大的气息扑落到了地上,我们脚下的地砖陡然间也开始松动,有的甚至直接离开了地面,朝着旁边飞溅而起,而对拼的双方,小白狐儿固然是朝着后面推开,不过她的位置立刻有白合和朱雪婷给顶上,至于魅魔,则是一个踉跄,朝着后面跌了过来。
  
  接着她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一凉,有一种深入骨髓的冰冷,接着她发现了一个让人心碎的事实。
  
  自己的脖子上,却是被一把红芒四溢的长剑给架着了。
  
  魅魔能够感受得到剑上传递过来的凶性与暴戾,甚至能够预感到,倘若自己这么稍微一动,那么就绝对会身首分离,脑袋瓜儿脱离脖子,鲜血朝着空中喷洒几丈。
  
  到底是花门出身,这魅魔也是一个能屈能伸的枭雄人物,脸上在一瞬间便露出了微笑来,将手中彩绸一扔,缓慢举起手来说道:“别这么认真好吗?我投降了还不成么,黑手双城你没必要赶尽杀绝吧?”
  
  能够抓到十二魔星这般的人物,我自然不会让他轻易死去,当下也是将长剑稳稳地架在了她的脖子上,然后吩咐旁人将这女人给捆住。
  
  动手的是林齐鸣,他是七剑里面绳技最好的人,不但擅长教学大纲里的各种缚绳术,而且还跟多名民间专家,包括小破烂等人学过,对于像魅魔这般精通柔道和缩骨术的顶级高手来说,倒也能够不出差错。
  
  我的手稳得如同磐石,一直等到魅魔被林齐鸣用三种手法给五花大绑,没有一点儿动弹能力的时候,方才将长剑移开了去,环顾四望,长长吐出一口气。
  
  这一夜,当真是刺激无比,我们本来不过是想要找寻一点儿证据,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般大的收获。
  
  尽管这里面有被给弥勒利用的嫌疑,但是想一想魅魔都给我顺手拿下,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就在我松了一口气的这会儿功夫里,我听到远处有呜哇、呜哇的警笛声,回头一看,张励耘笑眯眯地对我说道:“没事,是我通知了张副处长他们过来!”
  
  好吧,终于结束了。

  1. 弥勒:

    上课ing…

  2. 小佛:

    沙发

  3. 流水:

    这么快。。

  4. 我是疯子1985:

    起晚了,没沙发了

  5. 晨风-依旧:

    武墓生快来送死

  6. 高三党:

    哥又悄悄地从地板上醒来……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