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一章 垂死挣扎

2015年3月4日 更新

  在此之前,没有谁想到有人会对林芝红的尸体感兴趣,事实上为了给这位女士一个体面的结束。我们曾经找过入殓师过来给她的尸体做过化妆,尽量还原她生前的美好,然而被老狗生生吞噬虐杀过的小红死状实在是太惨了,以至于好几个入殓师都无从下手,这使得我们不得不从南方市请来了当时最有名的入殓师欧阳爱过来,方才勉强将她给恢复些模样,然而没想到刚过两天,尸体却又不见了。
  
  收到这个消息之后,当时的我并没有特别的紧张,毕竟作为案子的重要证物,小红的用处基本上已经算是走到了尽头,尽管我心中生出一些疑惑,不过还是将此事暂时搁置。先去参加了对狗爷的公审。
  
  说是公审。其实为了防止民众对于修行者的恐慌,与庭的人也基本上都属于内部人士。
  
  当然,对于苟峰太黑社会团伙一案中涉案的其他非修行者案件,比如凶杀、赌博、贩毒和经济犯罪等等,这些是会进行另一场公开庭审的,到时候会有大量的人员将出庭,而那个则并不是我关注的重点。
  
  我并不是检控方,带着手下坐在了庭边的一角,听着检察官对狗爷诸般罪名的控述。
  
  俗话说得好,墙倒众人推。先前狗爷在我们的眼中,当真是坚不可摧的城堡,没有一点儿空隙可钻,而当他一身的修为被我废了,而且被我现场抓住之后,失势的他则终于不能再掩藏住自己的罪行。他这些年来横行东官,乃至整个南方省时所犯下的罪孽,大都被陆续挖出。
  
  检察官指出苟峰太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并犯有故意杀人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持有枪支罪等九项罪名,其中还有多名公职人员涉案。这个尤为引人注目。
  
  面对着检察官的控述,狗爷供认不讳。
  
  事实上,时隔几日,再见到他的时候,我已经完全不能从这个浑身颤抖的老人身上,再看到当初雄霸东官的狗爷威风,而是一个垂垂老矣的暮年老头儿,他似乎认命了,安安静静地待审着,规规矩矩。
  
  这样的情况实在是有些反常的,就在众人欢欣鼓舞的时候,我的心中不由得生出许多疑惑,然而旁边的李浩然局长却并不以为意,觉得我这实在是有些多心了。
  
  庭审到了最后一个环节,那就是嫌疑人的自由发言时间。
  
  也就是他最后的一个辩解机会。
  
  这个是涉及到修行者法庭中独有的一个程序,说是辩解,其实不过是给自己求情罢了,然而当狗爷被旁边的法警扶起来之后,一直佝偻着身子的他,却努力地挺直了腰杆,目光在法庭中巡视一圈,最后落到了我的这边来。
  
  “陈志程,我要跟你说几句话!”
  
  老狗冲着我喊道,声音沙哑无比,而我则连身子都没有起,平静地坐着,眯眼瞧他。
  
  事实上,对于老狗所犯下的罪孽知道得越多,我对此人越是憎恶,而当他瞧见我这么一副模样的时候,脸上的肌肉一阵扭曲,环顾左右,紧接着缓缓地说道:“陈志程,我老狗纵横一世,没想到居然会落在你的手里,魅魔她当天说得没错,你才是一头真正的恶魔,跟你比起来,我们其实都不算是什么,迟早有一天,邪灵教会毁在你手里的!”
  
  我平静地说道:“多谢你的夸奖,我……”
  
  我话还没有说完,那老狗却接着说道:“我曾蒙上一代闵魔传道授业,方才会有今天的成就,算起来,我也是邪灵教之中的一员,虽然我之前一直跟当今的领导者作对,但是对于那个旁门左道之人最终的组织,却还是心存向往的,如今的我,功力被废,已然无用,也不愿意被他们这些蝼蚁一般的家伙审来审去,最后拉到白城子去给人解剖研究,那么,就让我最后为他们做一次贡献吧……”
  
  他的话语陡然而止,但是口型却一直在不断变化,我有些奇怪,而旁边的林齐鸣则立刻反应过来,冲着那边的法警大声喊道:“他在念咒文,快阻止他!”
  
  老狗是在一个木栅栏里面站着的,旁边的法警被林齐鸣这般提示,有些疑惑,还不知道如何处理,而我身边的林齐鸣则顾不得别的,直接跳出座位,冲到了那家伙的跟前,而老狗这时则突然带着强烈的憎恨,怨毒地说道:“我,身上流淌着啸天三头犬血液的男人,用我这尊贵的血液向陈志程诅咒,愿他立刻永坠深渊,灵魂永远不得解脱,在深渊之火的灼烧下,反复千年,嚎叫不停,不得安歇!”
  
  这诅咒每一句说出来,老狗的脸便胀红一分,说到最后的时候,他身上的血管一齐破裂,凝出了一个狗头形状的血色符文来。
  
  这符文化作一道光,穿过了法警、林齐鸣和我面前的几位,一直射到了我的脑门上,那速度近乎于光,我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便直接中了招。
  
  瞧见自己最后的一击成功,那老狗陷入了狂喜之中,陡然狂笑道:“哈哈哈,你毁了我的一生,那就让你陪着我一同下葬吧!”
  
  在他疯狂的笑声中,我缓缓地站了起来,瞧见如此情形,老狗陡然变色,失望地尖叫道:“你……这怎么可能,你怎么能够中了我的诅咒,却依旧无事?”
  
  我板着一张脸,面无表情,事实上在那血色符文入体的一瞬间,我曾经以为自己大祸临头,然而没想到它一入到深处,便立刻被另外一种同样属性的力量给吞噬了。
  
  我心中顿时释然,晓得同样身为诅咒,我身上的十八劫,可比这个高级无数倍,自然造不成什么危害。
  
  倒霉也有倒霉的好处,我心中苦笑,却并不准备告知于狗爷,而是平静地站起来,缓慢地走到了他的跟前来。
  
  我看着这一位曾经叱咤风云的老人,嘴角一咧,不屑一顾地说道:“无聊!”
  
  说完这句话,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法庭,身后传来了狗爷歇斯底里地怒吼,以及到了一半,戛然而止的声音。
  
  狗爷倒下了,他的人生也终于走到了尽头。
  
  我出了法庭,刚刚返回临时办公室,李局长便找了过来,一是安慰我,二来是打听情况,当得知我并没有任何事情之后,递给了我一根烟,点燃之后,与我一同感慨了一下狗爷之死。
  
  接着李浩然跟我聊了一下案子破获之后的情形,他告诉我,魅魔虽然什么都没有招供,但是狗爷覆灭之后,魅族一门、甚至邪灵教即将大举进入南方省的趋势,已成定局,经过这么多年改革开放的发展之后,南方省已经超越了台湾和香港,成为我国经济规模最大,经济综合竞争力、金融实力最强的省份,这是一块大肥肉,无数人等着下手,而就他而言,总是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若是我有想法,他可以跟总局提一下,把我调到这儿来履任。
  
  接到了他的这个邀请,我十分意外,毕竟除去他口中所说的种种困难,作为经济总量占全国八分之一的省份,有关部门的分量举足轻重,李局的退位让贤,着实让人有些看不透。
  
  在思考了几秒钟之后,我还是婉拒了他的提议。
  
  虽然如果我能够替代李浩然,出任他现在这个位置,对于我仕途的发展,有着至关紧要的意义,但是我终究还是没有太多管理的经验,让我从一个冲锋在第一项的技术性人员,变成一个管理者,这个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一个大挑战。
  
  就目前而言,我终究还是不能很好的胜任。
  
  李局叹了一口气,也没有坚持,抽完一根烟之后便离开了,随后赵中华推门而入,找到了我。
  
  我本以为他是过来跟我说起案子的事情,没想到他竟然向我提出了辞职。
  
  这事儿着实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而当我问起他到底是什么想法的时候,赵中华告诉我,说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据他所知,小红也是一个出生于鬼节的女子。
  
  我皱着眉头,对他问道:“你的意思是,这件案子还没有算完?”
  
  赵中华没说话,他知道如果自己点头肯定的话,基本上算是否定我们这些天来的所有努力,他不能这么做,只是低下头,深吸一口气,然后对我说道:“老大,我觉得这里面一定还有些东西,是我们没有注意到的;特勤一组很快就会回京了,而我则想留下来,继续调查此事。”
  
  我盯着他的眼睛,平静地说道:“那也不用辞职啊?”
  
  赵中华咬了咬嘴唇,然后说道:“老大,我觉得我已经不能胜任目前的工作了,在整个特勤一组里面来说,我已经是一个多余的成员,不如趁着现在的机会,跳出来,做一些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吧……”
  
  他的这一句话,说得我陡然一惊,也使得我终于明白了赵中华为何会在这个时候,提出辞职的原因来。

  1. 我就是我:

    沙发?

  2. 弥勒:

  3. 晨风-依旧:

    关键时刻得阑尾炎,不然就是七剑的一员了

  4. 坏蛋:

    破烂掌柜是为了小红的妹妹,他未来的老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