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十二章 赴任黑省

2015年3月4日 更新

  赵中华这个时候跟我提出离职,小红的死和尸体被盗,只是其一。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是因为他在特勤一组里面,已经找不到存在感了。

  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特勤一组里面,欧阳涵雪和阿伊紫洛两位女士都是文职,一个负责后勤工作,一个负责技术指导,都不用冲锋在前线,欧阳涵雪甚至长居京都,负责居中联络,都不用随行出任务,而其余的成员,除了我一个头儿之外。都是七剑之中的一员。在这样的队伍中,尽管没有人对赵中华隔离,但是他自己,却能够感受到无形之中的生分和疏离。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七剑之间,因为有羽麒麟和北斗七星剑阵的联系,自然更加熟悉一些,七剑一体,而在这之外的赵中华,不管跟大家的关系处得如何。终究会有自己是外人的感觉在。

  这个才是最为致命的,赵中华找不到自己的存在感,就会变得无比的失落,也始终不能融入于这个团队里面来。

  他已经发现,此时的特勤一组,已经不再是有努尔、徐淡定时期的特勤一组了。尽管他与所有组员的相处都没有任何问题,甚至跟大多数人都是极好的朋友,但是自己终究到底,还是被实际地边缘化了。

  更加让赵中华觉得心中挂碍的是,本来这七剑的名额里面,是有自己的。

  他不过是运气不好,被一场急性阑尾炎给拖延了。

  赵中华心中负面的情绪由来已久。而这是我之前没有留意的,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酝酿过后,隔阂已然产生,而且在此刻已然爆发出来,我便知道,即便再多的弥补和挽留,也不可能再将他的心结给消除。

  果然,在我极力地挽留之下,赵中华依旧坚持了自己的想法。

  我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问他目前,到底有什么打算。

  赵中华告诉我,林芝红留下了一个妹妹,目前正处于宗教局的监管之下,如果可以,他想求我跟省局那边说一声,由他来做小颖的监护人,因为他那天在劝林芝红与我们合作的时候,曾经答应过对方,一定会给她妹妹一个可以舒适成长的环境,而也正是因为她,这才使得赵中华最终下定决心,脱离现在的特勤一组,改变目前的生活方式,让自己变得稳定下来。

  我点了点头,让他继续说。

  赵中华讲他有一个想法,就是在东官这儿落户,第一呢,是他总感觉这失踪案有一些蹊跷,他心中有执念,想要花时间慢慢地调查,第二则是他晓得随着南方省的迅速发展,闵教以及狗爷势力的衰败,一定会有更多的恶势力会在这里扩展,他希望能够扎根民间,暗中观察,好以后能够对我有一点儿帮助。

  听到了他的这话儿,我心中陷入了沉默。

  若是说贪图安逸,赵中华解甲归田之后,最好的去处自然是返回沧州,因为那儿是他的老家,无论是亲人还是朋友,都比这个陌生的城市多得多,没有一点儿后顾之忧,然而他现在却因为更深层次的东西,留在了这里,可以知晓,赵中华虽然执意离开特勤一组,但是却并没有想着卸下自己肩头的责任。

  他只不过是想用另外一种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其实是对我有用的。

  我与赵中华谈了好久,最后的时候,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还会在南方省再待一段时间,让他再想想,等我走的时候,会再征询他的想法。

  赵中华离开之后,我将自己关在办公室想了很久,想起最初与他见面的时候,他和他师父万三,武当道士方离一同出现,助我一臂之力,而后我初建特勤一组,赵中棣向我推荐了他,这破烂掌柜便一直都是特勤一组的成员,这些年东奔西走,出生入死,从一个青涩的少年人,变成了总局精英,本以为会一直待下去的,没想到事到如今,终究还是要离开。

  是我错了么,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我扪心自问,终究还是找不到答案,而后又经过了一周忙碌,案子终于算是初步了结了,而我让特勤一组的组员对于赵中华的挽留终究还是没有成功,与他关系最好的小白狐儿,此刻刚刚从白城子办完了魅魔的交接,便立刻马不停蹄地飞回了南方市,然而在进行了一场深度的交谈之后,也遗憾地告诉我,赵中华去意已决,已经没有再挽回的余地了。

  既然如此,我也只能好聚好散,通过关系,将被监控起来的小女孩林芝颖保释出来,交到了赵中华的手上,紧接着又嘱咐省局和东官市局的诸位同事,对我这个小兄弟,一定要多加关照。

  李浩然知道我手下的赵中华想要离队,落户东官,当时也是激动了一番,他自然晓得,从我特勤一组出来的人,必然是精兵强将,莫名地兴奋了好久,说南方省局一定会好生安排,对他重重提拔的,然而当他知道了赵中华并非是要下地方,而是彻底地脱离这个系统,整个人都丧气得不行,找我聊了三回,说我实在是太浪费人才了。

  我自然也知道这事儿办得实在是太闹心了,也没有阻拦他对于赵中华的拉拢,不过在离开南方省的前一天夜里,省局和市局的相关领导给我们举办的庆功宴上,赵中华向我透露,说他已经用这么多年的工资和津贴补助,在东官城南盘下了一家废品收购站,准备长居了。

  听到他的汇报,我完全无语了,当初我们一直拿他在家的诨名开玩笑,没想到事到如今,他终究还是成为了一个破烂掌柜。

  庆功宴上,我还见到了赵中华收养的小女孩儿林芝颖,当真是唇红齿白,模样清秀,十足的一个小美人儿。

  光看长相,这小女孩儿长大了,说不定比那林芝红还要漂亮几分,如此说来,这赵中华倒也是个不要江山要美人儿的家伙,如此一说,却也冲散了许多离别的情绪。

  像是这样的庆功宴,本来大家都是浅尝辄止的,不过因为赵中华的离开,特勤一组的众人都来了情绪,纷纷展现出了自己的酒量来,结果到最后,省市两级的相关领导,包括李浩然局长,都有些喝醉了,我们这儿的大部分人也都是有些飘,至于赵中华,早已经被小白狐儿灌得酩酊大醉,哭得像一个孩子。

  尽管他执意要离开,但是内心深处,恐怕也是不太想放弃现在的生活,离开我们这些战友和同事的。

  会场之中,唯一没有醉的,除了酒量被北疆王培训出来的小白狐儿,也就只有我了。

  此时的我魔功大成,些许酒精对我已经没有太多的作用,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总是想要一醉方休的冲动。

  尽管这个时候,与当初努尔、徐淡定的离开并不相同。

  次日,宿醉未醒的特勤一组辞别了南方省的诸位领导和同事,踏上了北归的列车,赵中华来到站台送我们,一直到火车出发,远远的,都还能够看到他在挥手告别。

  回到了总局,诸多事物都需要处理,不过有着欧阳涵雪和张励耘这两个得力副手,这些我基本上都不用太多的操心,陪着宋司长去见了一回总局的几个大佬,将此事的过程讲了一遍,并且说出了我对于邪灵教的担忧,会后许映愚许老找到了我,询问我有没有外调的想法,王总有意将我调到地方去挂职,混一段时间的资历,然后再返回中央来。

  许老是宗教局创立之始的元老,两千年后,已经逐步地退出日常事务的牵绊,而是转入幕后去,而由他来找我谈话,基本上也属于最核心的意图了。

  我知道这个对于我来说,其实是总局对我的一种栽培,因为没有过地方就职的履历,在未来并不是很好提拔,也不敢有太多的推辞,当即表示服从总局的安排,然而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情是,关于我下去挂职的命令随后几天就下来了,并不是我预想的南方省,若是将我给落到了祖国最北方的黑省去,挂职做一个没有太多实权的业务副局长。

  这样的安排,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而我自己也有些不明白上面的意思,好在我离开之后,特勤一组并没有空降一位新的领导过来,而是由目前的副组长张励耘负责。

  这样的安排无疑能够安定住特勤一组所有人的军心,而考虑到特勤一组的战斗性,我并没有带着任何人离开,而是孑然一身,孤身前往。

  毕竟我此番过去挂职,不过是半年的时间。

  对于我的安排,七剑里面的大部分都是支持的,唯独小白狐儿并不愿意,虽然她是特勤一组的大姐大,不过终究还是个孩子,这些年来跟我分离的时间并不多,想一想这半年时光,多少也觉得有些难过。

  不过事情决定了,就没有半点儿回旋的余地,2000年的时候,我简单地办完了交接工作,便前往黑省,孤身一人。

下一章:
  1. 缘分天空:

    沙发?

  2. 小白狐:

    说好的晚八点档呢?等了半天想坐个沙发都不成。竟然安排我的陈哥哥一个人去黑省,讨厌你了

    • 弥勒:

      想要准时八点档你到黑岩去啊

    • 杨影:

      小狐狸,這不是正版的。。

  3. 云朵:

    小红后来出现在蛊事里的浩湾广场吧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